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美好的校园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死鱼非咸鱼 2053 2019.12.06 14:57

  外挂是啥?这个概念很广,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辅助工具。而对于玩游戏的人来说,外挂就专指游戏作弊器了。

  高婷婷这种小女生喜欢玩的游戏是劲舞团,虽然这个时期已经有外挂了,但不是很多,她暂时还没接触到。目前她对外挂的了解只停留在传奇私服上,而且还不是自己用的,是听网吧里玩私服的人说的。

  总结下来,这丫头知道什么是外挂,但没用过。

  “传奇私服的外挂吗?”高婷婷好奇的问道。

  苏澈眼睛仍旧盯着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快舞动,一心二用的回答着高婷婷的问题:“私服外挂现在比较多,我暂时不打算弄。”

  “那是什么外挂啊?”

  “劲舞团的。”

  “劲舞团也能用外挂么?”高婷婷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

  她一直以为只有传奇私服能用外挂呢。

  苏澈稍微放慢了一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头来,颇有深意的看了高婷婷一眼:“没有不能开外挂的游戏,你还是太年轻了。”

  “说的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高婷婷小声吐槽了一句,就回到吧台继续玩劲舞团了。

  苏澈这边仍然在专注的敲代码,时间便如同他跃动的手指一样,飞快的偷偷溜走,太阳在西边,距离地平线越来越近。

  哐!

  网吧略显老旧的大门被用力推开,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但网吧里根本没人去注意,大家都在专注的玩游戏。只有刚好做完手头工作的苏澈,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熟悉的身影慌不迭的冲了过来。

  “澈哥,不好了!出人命了,超哥他们被抓走了!”

  赵南说话的时候脸上尽是惊慌,声音颤抖的厉害。

  苏澈看了眼时间,下午七点,距离胡超跟人约架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算算也应该到这一步了。

  他不禁有些感慨。

  看来蝴蝶的翅膀扇动的不够猛烈,暂时还没能改变胡超的人生轨迹。

  不过问题不大,反正他也没打算刻意去改变其他人的人生轨迹。重生的是自己,只要改变自己就好了。

  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问赵南:“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我看斌哥给人捅了,心里害怕,就……偷偷躲起来了。”

  赵南说的小心翼翼,生怕澈哥发火揍自己一顿。

  可没想到………

  “你做的没错,我知道了。”苏澈只是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

  赵南就愣住了。

  为毛澈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超哥可都被抓走了啊!

  怎么澈哥换了个不正常的发型,行为也变得不正常了?

  苏澈察觉到了赵南的疑惑,但他没解释。

  既然已经决定不做混混了,那就要跟这群人彻底划清界限才行。话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有时候跟混混们多说一个字都能引来不少的麻烦。

  混混存在的本身就是麻烦。

  当然,如果这群混混能够改过自新,苏澈还是很乐意跟他们做朋友的,但这个可能性不大。

  所以大家还是少来往吧。

  “澈哥,你不去帮忙吗?”

  犹豫了一下,赵南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本来按照他的‘社会地位’是没资格质疑苏澈的。

  苏澈笑着反问道:“难不成我还能杀进派出所,把胡超他们救出来?”

  “…………”

  赵南被问的有点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觉得澈哥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做。

  苏澈不禁叹了口气。

  混混就是这样。

  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帮上忙,至少要表现出一副很想帮忙的样子,嘴里要骂骂咧咧,行为上要蠢蠢欲动,最好边上还有人拉着,这样他就能装B的大喊:“艹他妈的!别拉我,敢抓我兄弟,我弄死他!”

  然后,表演的差不多了,劲头也都过去了,大家就会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各回各家。

  等到第二天,再提起胡超的时候,就会有人说:“当时就我没在,我要在肯定…………(以上省略一万字的吹牛B)”

  看看,多么虚伪的一群人。

  明明都心知肚明,却每个人都乐此不疲。

  苏澈懒得再跟赵南多废话,现在都七点了,还有半个小时妹妹就放学了。

  今天是自己重获新生的第一天,以接妹妹放学作为新生活的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

  六月初的白天还很长,哪怕现在已经七点了,太阳的半个身子仍然顽强的坚守在地平线之上。

  头顶上零零散散的能看到几颗星星,西边的云彩被烧的通红。

  苏澈不紧不慢的走在刚翻新不久的宽敞马路边上,脚步轻盈,心情舒畅。

  来到南溪高中的大门前,刚好学校里面响起了下课的铃声。总有那么几个学生像是会瞬间移动似的,铃声刚响起就已经冲出了大门。

  看着这些飞奔的身影,苏澈有点感慨,当初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而且每次都能拿到第一名。

  过了一会儿,等先遣部队走的差不多了,放学的主力军才陆陆续续的从教学楼里涌出来。男生三五成群,女生结伴而行,虽然都穿着同款的运动服,但不同的颜色却能让人一眼就分辨出男生还是女生。

  有些人扔一旦到社会上,就安能辨他是雄雌了。

  苏澈穿的也是校服,头发也从杀马特变成了学校里很普遍的毛寸。他安静的站在门口,看上去并不显眼,连那些之前经常跟他一起在校门口游荡的混混都没能把他认出来。

  倒是这群混混本身挺引人注目的,毕竟那一头夸张的杀马特,走到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们都是辍学的人,表面看着不屑一顾,实际上对学生是羡慕的,苏澈曾经也体会过这样的心情,在他被迫辍学一个月后。

  陈奕迅《红玫瑰》的歌词很贴切,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学校就像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拼命想逃离,外面的人想进却进不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混迹在人群当中,由远及近,最后站在了苏澈的面前,脸上满是惊喜:“哥,你剪头发了?”

  这是第一个对苏澈换发型感到惊喜而不是惊吓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