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打一拳哭很久啊

重生只想搞钱 死鱼非咸鱼 2037 2019.12.09 09:22

  跟丁宁一同来的有个混混叫窦志恒,江湖人称小窦,留着一头跟百事可乐封面一样的蓝色风暴杀马特,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冲了过来,抬手就要按苏澄的肩膀,嘴上跟着叫嚣:“我他妈让你站那,听不…………”话音未落,小窦突然觉得眼前的光线变暗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身影已经横在了他跟苏澄之间,接着,他便看到一个拳头在自己眼前不断的放大,最后印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砰!

  “啊!!”

  窦志恒一声惨叫,应声倒地。

  他隐约感觉自己听到咔嚓一声,不知道是不是鼻梁骨断了,反正疼的要命,疼的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自己鼻子是不是真的塌了,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鼻子一直在流血怎么办。

  自己不会失血过多而死吧?

  我还年轻,我还没叱咤风云,我的名字还没在江湖上流传开!

  我不能死啊!

  越想越害怕,再加上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窦志恒终于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哀嚎:“流血了!我流血了!救命啊!我不想死啊!快救命啊!”

  “…………”

  苏澈一脸愕然的看着打滚的窦志恒。

  这届的混混都这德行么?

  虽说混混本身就是欺软怕硬的多,但他们多少也是有点骨气的,至少为了面子死撑,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着喊救命。

  “这是遇到极品了。”苏澈心道。

  不过也好,遇到这样的极品会让自己一拳的威慑力被放大,有助于摆脱眼前的麻烦。

  对方混混加起来有十几个人,自己只有一个。如果放在平时他肯定不会把这些个弱鸡的新手混混放在眼里,不管他们有多少人,只要盯着其中一个往死里打,打完了再打下一个,其他那么多人基本都是不敢还手的。

  别问为什么,都说了他们是弱鸡,都怕自己成为被盯着打的那一个。

  欺软怕硬,以多欺少,苏澈经常这样形容混混,但根植在混混骨子里最深处的秉性只有两个字——自私。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只不过在混混身上,自私被放的很大,即便是陌生人,也一眼就能够清楚的看出来。

  被围殴的时候盯着一个人打,本来是下下策,但在面对真正混混的时候,却是上上策。

  只是现在苏澈没办法这么干,他身后还有个妹妹,没办法不顾一切的拼命,只能发狠震慑住对方,而窦志恒这个极品的行为刚好帮了他一个大忙。

  一拳打的人叫救命,出拳的人得多猛啊?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脑海里都是这个想法。尤其是丁宁为首的十几个混混,前一秒还嚣张的仿佛要上天,下一秒就全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谁都不敢主动开头说话,甚至连跟苏澈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毕竟,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窦志恒。

  “有事儿?”苏澈看了丁宁一眼,淡淡的问道。

  “你……你谁啊?我告诉你,我哥是董印,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你就完了!”丁宁微微一怔,然后强撑着吼道。

  再害怕,面子也得撑住。

  “董印?”苏澈皱起了眉头,问道:“他不是一中那边的人么,你怎么跑南溪高中这边来挑事了?这可不是他的地盘。”

  “谁让苏澄总去骚扰曹天硕了,我就是来告诉她以后离曹天硕远点的。”丁宁不服气的说道。

  苏澈回头看了看苏澄,苏澄愕然:“我班一男生,是给我写过情书来着,我交给老师了。”

  “你也是个狼灭啊。”苏澈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苏澄茫然的问道:“什么是狼灭?”

  “这不重要,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苏澈摆了摆手,转头对丁宁说道:“我不知道你跟那个曹天硕什么关系,总之让他以后离苏澄远点,明白了吗?”

  “不可能,曹天硕怎么可能给苏澄写情书…………”丁宁正说着,突然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从校门走出来,她脸上一喜,立刻朝着人家大喊:“曹天硕!”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跟周围同学有说有笑的男生,表情突然变得僵硬。他缓缓转过头来,看到丁宁一伙人,艰难的挤出一个笑脸,不情愿的走过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说有个女生纠缠你吗?我过来帮你摆平。”似乎是刚才看窦志恒被挨打的劲儿过去了,不害怕了,跟曹天硕说话的语气都自然了许多。

  天见可怜,窦志恒还躺在地上打滚呢。

  曹天硕看了看丁宁,又看到了窦志恒,最后目光又落在了苏澈跟苏澄兄妹身上,胸口里仿佛有一列火车在乱撞。

  “是他么?”苏澈指着曹天硕,问道。

  苏澄点了点头,主动走上前来,认真的对曹天硕说道:“曹天硕同学,把你给我写的情书交给老师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但我们真的不合适,你能不能换个女生追?”

  一听到把情书交给老师这几个字,曹天硕就想吐血。他还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红果果的羞辱,简直没有人性好吧!

  实在太过分了,就连跟丁宁一块来的其他混混,此刻都无比同情曹天硕。

  只有丁宁,她表情略微尴尬的问道:“真的是你给她写的情书?不是她骚扰你?”

  “我一开始不就告诉你了?”曹天硕一脸的莫名其妙,语气十分不耐烦的说道:“你别老听李丹给你讲故事,她那人多能编你不知道?她自己喜欢我我不同意,就不允许我喜欢别的女生。从初中开始,只要我追别的女生,她就找你告状,说我被女生骚扰了。你自己数一数都多少次了?”

  “可是………”丁宁还想辩解一下,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为自己的好闺蜜李丹辩解?

  别开玩笑了,自己不是也一样喜欢曹天硕。李丹对自己撒的那些谎,自己哪次不是心知肚明却装作不知道的配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阻止曹天硕跟别的女生在一起。

  所以这一刻,她哑口无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