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问你呢,穷逼

重生只想搞钱 死鱼非咸鱼 4108 2020.01.01 22:08

  “谁说的不重要,现在我说的是你的问题。”赵燕表情严肃,沉声说道:“平时看你挺老实的,也听话,虽然成绩一直上不去,但是挺让老师省心的。”

  到这里,她话锋一转,语气戴上了一丝嘲讽的说道:“没想到你这都是装出来的,之前我还纳闷的,你看着也不笨,这么听话怎么就是成绩上不去呢?我现在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的,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师我…………”苏澄张了张嘴,将要解释一下,却直接被赵燕打断。

  “你什么你?”赵燕音量越来越高,表情也越发的狰狞:“说什么家里有事儿,还特意让你哥来请假,真是一家人都没一句真话,上梁不正下梁歪。”

  “赵老师。”苏澄的声音冷了下来,表情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从原本的充满歉意,变成了冷漠。

  就像她平时一样,经常会冷漠脸没有表情。只是平时的冷漠脸出于习惯,而这一次,却是带着愤怒的情绪。

  正在起头上的赵燕没发觉苏澄情绪的变化,或者在她的认知里,犯了错的学生根本就不配有情绪。所以她仍旧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这也是想多了,本来你们两个都是没有父母的野孩子,能长成这样不错了,我就不该对你要求那么高。”

  渐渐的,她的语气变得平缓,言语的内容却愈发刻薄:“就你哥,苏澈,做出这种事情来也在意料之中,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老师,说完了吗?”苏澄身形笔挺的站在赵燕面前,原本一副低头认错的姿态,现在因为她心情的转变,散发出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赵燕惊讶了一瞬间,然后轻蔑的笑了起来:“怎么?你还有话要说?”

  “第一,我哥没骗人,他跟您请假,说的是家里有事。一家人看演唱会,这是我们的私事,没必跟你说的那么详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家有事就可以了。”

  苏澄声音十分平静的说道:“第二,你对我和我哥进行了人身攻击,这件事情你需要道歉。给我道歉,也得给我哥道歉。”

  “第三………”

  说道这里,苏澄稍微停顿了片刻,而后转身给赵燕留下了一个背影:“如果赵老师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上课了。”

  说完,她不顾赵燕在身后的叫喊喝骂,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被关严的办公室门,赵燕气的从脖根红到了耳尖。她双眼瞪圆,喘着粗气,与苏澄先前的平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消消气,赵老师,都教书这么多年了,为一个学生气这样不值当。”

  “是啊赵老师,算了吧,考大学又不差她一个,这样的学生爱学成啥样就学成啥样被。”

  “这么多年什么学生没见过,这种不听话的哪个班都有,赵老师你不用放在心上。”

  …………

  办公室里的老师纷纷出言劝说赵燕,虽然这些话不疼不痒没什么用,但该表演的还是要表演。毕竟大家同事一场,平日里笑嘻嘻的,面子上总要过得去。

  苏澄回到班级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原本冷漠的表情,变得愈发阴沉。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傻白甜,相反,她非常的有主见,内心也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成熟一些。

  不然的话,苏澈重生之前,她也不会在对哥哥失望后,彻底与哥哥断绝来往。

  这种事情没有一定的魄力是做不出来的,大多数人在被道歉以后都会选择原谅,尤其道歉的人本身并不是罪魁祸首,而且还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苏澄的心中有一杆称,衡量着自己遇到的一切。

  就像哥哥太执着于钱,她会试图纠正哥哥的想法,但又不会彻底否定钱的作用,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

  这杆称上有砝码,如果遇到了会令称倾斜的事情,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她会放上一两块秤砣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平衡。可当这杆称倾斜的太厉害,自己的砝码不够用时,她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砝码都拿掉。

  丝毫不妥协。

  “苏澄,赵老师找你说什么了?”见苏澄回来,姚冠英急忙走过来问道。

  苏澄抬头,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姚冠英一眼:“赵老师知道我请假是要去看演唱会的事情了。”

  姚冠英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飘忽,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满脸担忧的问道:“那赵老师有没有提过我?我也要去演唱会的事情她知道吗?”

  苏澄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盯着姚冠英看了好一会儿,确认了她没在演戏之后,才缓缓开口道:“没有,赵老师没说你,她应该只知道我。可是我不太明白,这事儿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到底是谁说出去的?”

  这时,一直不敢靠近的曹天硕突然走过来,给了苏澄一个听上去还算合理的答案。

  “你俩昨天聊演唱会的事儿聊了那么长时间,很多人都听到了,没准谁嘴欠就告诉老师了。”

  “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老师没找我啊?当时我们两聊天,要告状也是告我们俩啊。”姚冠英问道。

  曹天硕两手一摊,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到了,兴许赵老师还没找到你呢…………”

  这货话音未落,就见班主任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门口。这次的她跟苏澄一样面色冰冷,淡淡的暼了苏澄一眼:“这节课你到门外站着,什么时候想好了来找我,我满意了你才能回来上课。”

  “赵老师,你还没有向我和我哥道歉。”苏澄认真的说道。

  赵燕没有像刚才那样直接发火儿,而是冷笑一声,故意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说道:“看来你今天是彻底暴露本性了,之前我还纳闷呢,曹天硕学习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对你有早恋的想法?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幸好我当时没直接批评曹天硕,要不我都愿望他了。”

  砰!!

  苏澄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双目含怒,眼眶微红,里面有晶莹的液体在打转。

  她盯着赵燕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她在从自己的作为上离开,话也不说径直走出了教室。

  赵燕冷笑一声,本以为苏澄是服软了,却没想到,苏澄走出教室并没有停下,而是直接走向了楼梯,向着教学楼外走去。

  赵燕这下慌了。

  学生逃课不可怕,可怕的是当着她的面走,要是路上遇到点什么意外,她这个老师是脱不开干系的。

  而苏澄现在的样子,很明显是要往校外走去。

  她只犹豫了一瞬间,就决定追上去。

  不论如何,都不能让苏澄这么离开学校。

  可她穿着高跟鞋,哪里能追的上穿着运动鞋的苏澄?

  走在前面,脚步越来越快,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叫自己回去。苏澄的双腿便加快了速度,从走的变成了跑的。

  不一会儿,她就跑出了校门。

  这年头还不流行封闭式学校,尤其是公立高中。

  赵燕身为一名老师,自然是没办法追逐去的。见苏澄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门前,她又急忙往回跑,跑到办公室里找到苏澈的电话就播了过去。

  “喂,你好,我是苏澈。”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苏澈说道。

  然后他听了一会儿对方说话,表情瞬间大变:“啥?苏澄跑了?”

  …………

  离开学校,苏澄越想越委屈,她本来想要保持一贯的冷静,不想哭的,可眼泪就是不听使唤,不要钱似的顺着脸蛋往下淌。

  她一边抽着鼻子,一边拼了命的往家跑。一直跑到了家附近的大桥上,看到了哥哥的身影。

  苏澈急忙迎了上去:“怎么回事儿?”

  “哥,我不想上学了。”苏澄满是委屈,哽咽着说道。

  “那就不上。”苏澈揉了揉妹妹的头发,递过去一张纸巾,问道:“谁欺负你了?”

  苏澄接过纸巾,擦干净鼻涕,然后把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都如实跟哥哥说了一边。

  在听的过程中,苏澈的表情发生了很细微的变化,等苏澄说完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如果有人从头观察到尾就会忍不住发出感叹,真不愧是亲兄妹,生气的时候都是一个德行的面瘫。

  是的,苏澈现在面瘫了,跟刚才的苏澄一样。

  说的好听一点叫冷漠的表情。

  “我想回家。”苏澄委屈巴巴的说道。

  苏澈拉住妹妹的手,却是往学校的方向走去:“肯定要回家,但被欺负了,咱也不能就这么忍着。”

  …………

  学校教师办公室里,赵燕刚给苏澈打过电话,然后就把这件事丢到一边,让姚冠英来到办公室里,开启了新一轮的训话。

  虽然苏澄刚跑的时候她稍微有点慌了神,但回来打完电话,冷静下来想一想,这本来就是苏澄自己的问题。不听话,不学习,撒谎,顶撞老师,最后还擅自跑出学校。

  这种学生留在学校也是个祸害,倒不如从此别来上学了。

  至于苏澄的安全问题,反正也给家长打过电话了,这事儿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所以她现在才有心情给姚冠英训话。

  但她的训话听在其他老师耳朵里不仅不像训话,反而像是慰问。

  “怎么?9号家里人要带你去京城啊?”赵燕问道。

  “嗯,主要是看演唱会,顺便还会去趟长城,我都没去过长城呢。”姚冠英笑着露出了两颗虎牙。

  “行,出去走走也好,但是成绩要包吃住,不能落下明白吗?”赵燕耐心嘱咐道。

  “放心吧赵老师,期末我有信心争一争第一,就算上不去,也掉不出前三。”姚冠英一脸郑重的向赵燕保证道。

  赵燕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多嘴说了两句:“还有,我看你最近总跟苏澄待在一起。你离她远点,她家就一个哥哥,连父母都没有,别被带坏了。”

  “我看苏澄人不错啊,您平时不是也挺喜欢她么?”姚冠英歪着头,一脸天真的问道。

  赵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她平时就是听话,不惹麻烦,也没多好,成绩不行还不来参加补习班,一提她我就头疼。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我就省心了。明明学习这么好还来参加补习班,其他人有什么资格不来…………”

  咔嚓!

  赵燕话音刚落,就听到办公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然后苏澈拉着苏澄的手走了进来。

  所有老师都投来惊讶的目光,愣了一秒钟后,纷纷端起茶水,准备看热闹。

  “难怪了,原来是因为苏澄没参加补习班。”苏澈慢慢走到赵燕面前,笑着说道。

  “你来这做什么?”赵燕面色不善的问道。

  “接受你的道歉啊,苏澄不是说了,你应该向我们两个道歉么?”苏澈反问道。

  赵燕气的笑了起来:“没教养就是没教养。”

  苏澈突然眼神一横,怒视着赵燕:“要不我现在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没教养?”

  说着,他还撸起了袖子,一副跃跃欲试要动手的样子。

  赵燕立刻慌了,她站起身来警告苏澈:“这里是学校,敢动手你们两个都没好下场!”

  苏澈盯着赵燕看了一会儿,脸上的阴郁突然化开,恢复先前的微笑:“开个玩笑,看给赵老师你吓得。我们都是文明人,懂什么手呢。”

  “你不用跟我装,李树清的事儿我都知道了。”赵燕冷哼一声说道。

  苏澈认同的点了点头:“所以你看吧,嘴欠的人就得挨揍,你说是不是?”

  “你到底要干什么?别耽误我工作。”确认苏澈不会动手之后,赵燕也硬气了许多,哪怕现在苏澈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威胁她。

  “没什么,就问找老师你几个问题。”苏澈说道。

  “快点问。”赵燕没好气的说道。

  “这问题挺简单的,学校师老师你开的吗?”苏澈问道。

  “我开的还能让你进来?”

  “那赵老师在学校里有股份?”苏澈继续问道。

  “没有!”赵燕没了耐心:“你到底要干什么,没事儿的话别浪费时间。”

  “赵老师别急。”苏澈缓缓开口道:“既然学校不是你开的,你也没股份,那你哪来的勇气不让苏澄上课?还得让你满意了才能上课?”

  “问你呢,穷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