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搞事情

重生只想搞钱 死鱼非咸鱼 4073 2020.01.05 14:18

  “怎么了?”苏澄看不懂姚冠英为什么会露出这种僵硬的表情。

  姚冠英马上回过神来,恢复笑脸,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刚才有点愣神,我得跟爸妈先回家,不聊了,白白。”

  “哦,好,再见。”苏澄冲着姚冠英摆了摆手,跟哥哥一块目送一家三口的身影走远。

  等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路口,苏澈才缓缓开口道:“你这朋友,好像有点怪。”

  “哪里怪?我觉得挺好啊,平时在学校我们就经常在一起的,别的女生都不怎么跟我说话。”苏澄说的时候,语气中透着一丝感激。

  如果不是姚冠英,自己恐怕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接着说道:“有好几个平时没怎么说过话的女生,现在都跟着姚冠英一块和我玩了。”

  “有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班的女生小团体。”苏澈脸上笑着,心里想的却是见识一下这群女生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牛鬼蛇神。

  虽然重生前也没上过学,但他身体里的灵魂毕竟是一个经历过婚姻的成年人。学校里小女生那点简单的心思,他稍微注意点就能看穿。

  这个姚冠英,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友好。

  只是苏澈也没着急提醒妹妹,毕竟这世界上很多道理,都要人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别人讲的再多,也只是烦人的说教而已。

  “小团体?”苏澄向哥哥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苏澈摇了摇头,告诉妹妹这只是随口一说,然后两个人就回家了。

  …………

  时间过得很快,朱自清的匆匆描写的很到位,苏澈这个没什么文化的人也很喜欢。

  就是开头的一句话他不太认同。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但再来的燕子,应该不是同一只了。

  说了点废话。

  总之就是一晃,日子就来到了7月7日这天。

  因为苏澄被停了课,所以兄妹俩个提早来到了京城,先去看了城门上的伟人像,又去长城当了一把好汉。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太巧妙了,期间遇到了姚冠英一家,双方再次热情的打了招呼,然后擦肩而过各玩各的。

  或许如果苏澈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家长,姚冠英的父母应该会热情的邀请他们一块游玩。毕竟是异地,他们是老乡,又有着相同的目的。

  但苏澈只是个比她们女儿大两岁的男生,却又是苏澄的家长。

  身份上跟他们持平,年龄却是晚辈。

  就很尴尬。

  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双方都很识趣的没有提出通行的建议。

  长城上偶遇之后,苏澈又带着苏澄见识了京城的小胡同,体验了一次豆汁儿,吃了著名的臭豆腐,奢侈的享受了一把京城烤鸭。

  “你怎么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体验了一圈下来,苏澄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儿。

  苏澈好笑的回答道:“我说我在这生活了很长时间,你信吗?”

  “我又不是小孩儿,咱俩从小就一块儿,你去过哪我还能不知道?”苏澄哼哼着表示不满:“不说实话就算了。”

  苏澈也很无奈啊,自己说实话总是没人信。

  他只好编了一个谎言:“来之前上网查了攻略。”

  “我就觉得你肯定是做准备了,要不然不能这么熟悉。”苏澄马上接受了哥哥第二次的说法。

  苏澈心里默默的呵呵一笑。

  这座城市,曾经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记,因为他在这里遇到了一个人。

  现在说的话,叫‘未来的妻子’?

  嗯,很形象。

  这会儿她应该还在念高中,苏澈记得是京城一中,是个地地道道的学霸。

  可惜的是高中都是封闭式的,外人不让进,所以苏澈刚升起的想去看看的念头,马上就被打消了。

  7月8号,苏澈在苏澄的强烈要求下,也去给自己买了一身像样的衣服。用苏澄的话说,两个人是挨着的,如果到时候幸运观众真的选中了自己,哥哥肯定要跟着一块上镜啊。

  所以哥哥也得重新收拾一番。

  苏澈只能恭敬不如从命,让妹妹帮忙为自己挑选了一身衣服,穿起来看上去很不错,颜值确实提升了不少。

  然后7月9号这天晚上,两人都换上了新衣服,苏澄对着镜子转了个圈,心里美滋滋。

  苏澈也对着镜子照了照,当着苏澄的面,一脸惊叹的冲镜子问道:“嚯!帅哥你谁啊?”

  “臭不要脸。”苏澄好笑的轻轻打了一下哥哥的肩膀。

  苏澈也不甘示弱的捏了一下妹妹的脸蛋:“走了,演唱会要开始了,咱们得提前入场。”

  “哦!”苏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一路小跑走在了哥哥前面。

  …………

  偶像的力量总是强大的。

  他不能给予人生活上的实际帮助,比如你饿了他不会让你变饱,你冷了他不会让你变暖。

  但他能够成为人们精神上的支柱,或许你难过的时候听了一首歌找到了共鸣,就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的人。感觉自己要撑不住的时候看到了一篇文章,你就会觉得,其实自己受到的那点挫折其实也算不了什么。

  苏澄还年轻,没有经历过人生的酸甜苦辣,但有一个偶像站在前方,她就会感觉自己漫无目的的人生多了一份追求。

  偶像不是恋人,把偶像当暗恋对象的人属于脑子有病。

  对于苏澄来说,偶像是榜样。

  在跟哥哥一块来到工人体育馆钱,看到门口人山人海的景象时,她的心里便隐隐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想要成为跟偶像一样的人的种子。

  “好多人啊。”苏澄忍不住发出一阵感叹。

  “没事儿,前场票跟后场票走的通道不一样,不用担心跟人挤。”苏澈一脸淡定的说道。

  苏澄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突然,兄妹俩边上凑过来一个面相猥琐的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朋友,要票子伐?”

  “什么票子?”苏澄亮眼瞪圆,化身好奇宝宝。

  苏澈解释道:“演唱会的门票啊,很多人之前买不到票,都会到现场来买。”

  “为什么之前买不到票的,现场就能买到啊?不是都卖光了么?”苏澄问道。

  “对啊,因为卖光的票都在他们手里。”苏澈指了指身边的中年男人,然后转过头来,对后者说道:“我们有票了,谢谢,你去问问别人吧。”

  “我这可是前场票,就在舞台下面的,能近距离看到周杰伦,还有机会握手!”中年男人不死心,继续推销着自己手里的票。

  苏澄越来越不懂了,前场票现在还能买到?不会是假的吧!

  而且话说回来,谁会把好不容易买来的前场票卖出去?脑子不好使吗?

  苏澈为了摆脱这位中年黄牛的纠缠,只好把两张前场票亮出来给对方看了一眼:“我们有前场票了,真的不用。”

  黄牛愣了一下,旋即面无表情的走开,寻找下一个目标。

  然后苏澄把自己的疑惑说给了哥哥听。

  苏澈就把黄牛这个职业详细的给苏澄介绍了一番,苏澄当即义愤填膺,双目含怒,言辞激烈的指着刚刚黄牛离去的方向:“这种人就应该报警抓起来!”

  她的声音很大,好在现场声音嘈杂,没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苏澈不禁老脸一红,突然感觉面对妹妹正义的面容有点心虚。

  毕竟自己现在最赚钱的营生就跟黄牛差不多,都是挖人商家的墙角。唯一不同的是黄牛把人的票网贵了卖,自己是把人的游戏币往便宜了卖。

  当然这也是市场决定的。

  游戏币没有成本,不限量随时都能买到,所以要便宜才行。而门票的话,那真是一票难求,物以稀为贵自然要卖的贵一些。

  况且成本摆在那,不贵也不赚钱。

  反正二者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所以苏澈有点没勇气看妹妹的脸。

  好在妹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因为演唱会已经开始进场了。

  上万人的进场,可是一项大工程。费时费力,一场几个小时的演唱会,夸张点说可能光进场就要用去一半的时间。

  “前场票在那边。”苏澈指着一个人比较少的入口说道。

  苏澄看了一眼,心里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前场票人少,不然自己穿的这件连衣裙怕是要被挤烂了。

  一方面是心疼钱,500块呢。另一方面她怕万一幸运观众真的是自己,穿着一身被挤烂的连衣裙可不好意思上台。

  兄妹两人很快走到门口,苏澈把其中一张票递给妹妹:“你先拿着进去,我有点事情马上就回来。”

  “啊?”苏澄有点懵。

  “没事儿,你就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引走到自己位置就行了。”苏澈嘱咐道:“别乱走啊,找到自己位置就别乱动了,要不这么多人我找不到你。”

  “哦好。”苏澄虽然还是很猛,但已经轮到自己进场了,就没多问,只是按照哥哥说的老老实实进场,然后找到自己的位置,立正站好。

  至于苏澈干嘛去了………

  只见他走到一边,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一个工作人员的胸牌,挂在脖子上又回到了入口处,在其他工作人员的注视下,大大方方的走向了工作人员专用通道。

  这胸牌是他之前托张弛帮忙弄的。

  当然以张弛的能力肯定弄不来真的,苏澈只是要来了工作人员胸牌的样式,然后仿制了一张,贴上了自己的照片。

  有了假证,他在后台一路畅通无阻,趁着别人不注意走进了控制室。

  控制室里有很多屏幕,虽然他的专业不再摄像摄影上,但操控这些屏幕的本质都还是计算机,而计算机正是他的强项。

  于是他很轻易的就入侵了控制室的后台系统,开始修改里面的小程序。

  控制室里很安静,门外的却熙熙攘攘的很嘈杂。时不时的会有脚步声传来,苏澈一直警惕着有人开门。但好消息是,那些脚步声没有一个是冲着控制室来的。

  连苏澈自己都觉得被欧神眷顾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修改程序的完成度越来越高,而他面临的风险也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高。

  十分钟过去,门外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多了。

  十五分钟过去,他听到有人喊导演,让相关工作人员尽快来到控制室。

  二十分钟的时候,他听到有人让造型师赶快帮周杰伦做造型。

  等到了二十五分钟的时候,他的程序终于搞定,可以功成身退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控制室的门却响起了锁头被打开的声音。

  咔嚓。

  一道光线照进昏暗的控制室,苏澈急忙关掉控制室的后台,站起来屏住呼吸。

  只见门缓缓被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再轻轻的把门关上。

  伴随着门锁声音再次响起,那个娇小的身影如释重负的靠在门上,松了口气,小声的自言自语道:“总算溜进来了。”

  啪!

  苏澈突然把控制室的灯打开,出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提问的同时,他看清了眼前娇小身影的模样。瞪圆的大眼睛,带着微微婴儿肥的脸蛋,配上那张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小嘴,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就呈现在的苏澈的眼前。

  这是一位少女,黑长直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一身干净的阿迪达斯运动服。胸前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规模,伴随着粗重的呼吸一起一伏。

  苏澈甚至感觉这么宏伟的山峰会不会影响少女的呼吸。

  “你是谁!!”

  沉默了片刻,少女爆发出了一声尖叫,仿佛见了鬼似的整个身子拼命往角落里挤。

  苏澈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工牌:“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你是谁?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少女也看了看自己的胸前,除了两座山之外并没有所谓的工牌。于是她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避开苏澈直视的目光,干笑着说道:“呵……呵呵,那个……我说我迷路了……你信吗?”

  “你猜。”苏澈笑着问道。

  少女干脆心一横,指着苏澈怒道:“那你说怎么办吧!我就是偷偷溜进来的,你咬我啊!”

  这下轮到苏澈愣住了。

  他看着这张熟悉又年轻的娃娃脸,不由得一阵惊讶。

  自己那个温柔端庄的老婆,年轻时时候是这么跳脱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