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永巷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3121 2019.05.29 11:40

  江纤月恋恋不舍地走了,整个大殿安静下来。

  高贵妃看着下首恭谨站着的姑娘,弯唇笑道:“把脸洗一洗。”

  念薇心下一惊,犹豫片刻,依言照办。

  很快,洗去妆容,张倾城容颜出现在高贵妃眼中。

  高贵妃满意的点了点头:“世人都喜欢出风头,却不晓得枪打出头鸟,没想到顾小姐倒是个机灵的,但是懂得‘藏拙’这一项,就比其秀女聪明多了。”

  “娘娘恕罪。奴婢无心欺瞒。”念薇仓惶跪下,“只是前些日子脸上出了疹子,不得已涂了厚厚的粉和药膏遮掩一二……现如今好了,却担心洗掉药妆被人议论……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她半真半假地说着,心中忐忑。

  不料高贵妃却没有问罪的意思,只见她捂嘴笑了两声,问道:“不知顾小姐怎么看靖王?”

  念薇一时间怔住了。

  难不成高贵妃这是看重她了?万万没想到!

  贵妃身边的嬷嬷语气不善道:“顾小姐,贵妃娘娘问你话呢!”

  念薇恍然惊醒,慌乱道:“娘娘恕罪,殿下身份尊贵,奴婢不敢妄议。”

  高贵妃勾唇笑道:“但说无妨。”

  念薇“娇羞”地低下头,道:“听闻靖王殿下七岁就在国宴上解开了漠北国刁难我朝地三道谜题,化解了一场干戈;十五岁率领黑旗军平定琼川叛乱;如今更是成功治理了黄水,功在社稷……殿下英俊不凡、才华横溢,是无数大乾少女的爱慕对象……奴婢自然不例外,只是我恐配不上殿下……”

  高贵妃满意的点头,她挥了挥示意念薇停下,“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本宫的儿媳,自然是本宫说的算。我儿已经十分尊贵,并不需要身份多么显赫的儿媳,本宫只想寻一个聪明又听话懂事的,你明白吗?”

  念薇乖巧的点头,殿中气氛倏尔变冷,顺着高贵妃的目光,她转头一看,只见殿门外,秦靖负手而立,也不何时到的,听见了多少。

  高贵妃收敛了笑容,斥道:“没有规矩!”

  秦靖缓步买进殿内,他瞥了念薇一眼,冷哼一声:“母妃满意了,可有问过儿子的意愿?”

  高贵妃面色一变:“莫非你还在念着那个贱婢?!”

  “母妃想找个听话懂事的姑娘,怕不是想更好的操控儿臣吧。”秦靖面无表情道。

  “你这个逆子!”高贵妃气地站起来,随手扔了手边茶盏。

  咣当一声,秦靖的额角已经渗出血来。高贵妃愣住了,她几步冲到秦靖身边,颤着手指要摸他的额头,“你为什么不躲?”

  秦靖侧身不动神色的躲开了。

  高贵妃回过神来,睨了眼念薇:“本宫乏了,顾小姐先回去吧。”

  “诺。”念薇行礼退下。临走前,她看了眼秦靖,他笔直的站着,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回到住处已过了午饭时间,她们没有品阶的秀女自然是没有单独的膳食的,过了饭点就只能饿肚子了。念薇回到房间,一向聒噪话多的江纤月此时正背对着她睡觉。

  她给自己倒了杯水正准备对付一下,肚子咕噜一声响了起来。

  “给你!”

  念薇惊讶的抬头望去,只见江纤月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中捧着一包桂花糕。

  她缓缓迈步过去,接了过来:“谢谢你,纤月!”

  江纤月忽然抓住她的手,红着眼睛问:“贵妃娘娘留你谈了什么?她是不是看上你了?你是要嫁给靖王了吗?”

  她一口气连问三句,念薇一时不知怎么解释,只道:“姐姐误会了,贵妃只是见我脸色有意,所以单独留下询问。”

  江纤月却冷哼一声,放下她的手,又背对她躺了回去。

  “恭喜你了,顾妹妹,不——未来的靖王妃。”

  她阴阳怪气的话语撩得念薇心情烦躁。念薇没有再解释。只是,第二天,念薇就“病”了。

  早上集合点名,众人这才发现缺了念薇。王嬷嬷命人去房间找,派去的宫女回来急匆匆禀告说姑娘高烧不止。一行人赶紧赶紧去房间查看。念薇这才醒来,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看上去十分羸弱。

  “我没事,只是受了凉。”念薇虚弱地道。

  谁料太医看过后却皱眉道:“小主怕不是普通的风寒,而是染了——时疫!”

  众人一阵惊愕。不知是谁惊呼一声,秀女们四散退了出去,生怕被传染上。只有江纤月站在门口,紧紧攥着王嫣然的手。

  念薇一头一跳。

  时疫?

  王嬷嬷见多识广,吩咐众人散开,镇定道:“徐太医可诊清楚了?”

  那姓徐的太医摸着胡子冷道:“本官行医三十年,从无误诊。这疫症来的蹊跷,并非无药可医,只是需要尽快隔离,以免扩散,万一不慎扩散我们所有人都承担不了这个后果。”

  王嬷嬷点了点头,对念薇道:“姑娘,对不住了!宫规在,得委屈您迁去永巷了。”

  王嫣然她们闻之色变。

  大乾有民间歌谣唱:“天牢血,永巷泪。”凡有朝廷重犯,按照大乾律要押入天牢,而罪犯的女眷一则入教坊为妓,一则入永巷为奴。渐渐的,永巷也成了宫中罹患重病的嫔妃宫女“养病”之地。进去了,几乎没有人能出来……

  念薇心头大震。

  昨晚,她分明只是往头上浇了几盆冷水,她粗通医理,自己分明得得是小小的风寒,却被这徐太医言之凿凿说成是“时疫”!若是等殿选完,她们这些官家闺秀落选者还能被遣送回家,可如今这个时间,按照宫规连顾家也是不能回的!一旦入了永巷,错过了半月后的殿选,就算她病好出来了,再留在宫里,身份却是尴尬不已!怕是要沦落为伺候人的宫女了!

  到底是谁在害她,用心何其歹毒!

  念薇没有思忖多久,她整个人昏沉沉的,很快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才发现她已经身在永巷了。她整日躺在破旧的木板床上,每日有人送来药和简单的饭食,放在门口就走。念薇猜想,大概是王嬷嬷安排的人。难得,她沦落至此,秦靖竟然没有放弃她这颗可有可无的棋子。

  许是幼时受了苦,她的身体很快就好了。走出那间低矮的屋子时,永巷中正在埋头干活的妇孺们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念薇朝她们笑了笑,仰头望着天空。高大的宫墙、漫长狭窄的宫道,但是头顶,却是湛蓝的天。

  她深呼吸,暗暗下定决心。

  王嬷嬷派人传信来,要不要派个太医来诊断。若是太医诊断她的“疫症”好了,她就可以回到储秀宫参加殿选了。念薇拒绝了。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她独坐在门前石阶上,不多时,意料之中地,地上多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多谢殿下关照。”她当然没那么天真,进了这里,想活着,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秦靖站在她几步外,问:“你不想回储秀宫?”

  念薇道:“是。我改变主意了。”

  秦靖冷笑一声:“莫非你是得了贵妃得许诺,以为自己可以做靖王妃?”

  念薇怔了一下,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殿下以为如何呢?”她突然倾身上前,伸指轻触他的胸.口。

  月光下,秦靖颀长的身子明显僵住了。他攥住她的手,“本王不喜欢不听话的棋子,若是你后悔了,本王可以把你送出宫去。”

  “殿下弄.疼.我了。”

  秦靖放开她,沉默片刻,道:“本王已经查明,这次是皇后指示太医以疫症之名把你送进永巷,你受委屈了。我会安排太医来给你诊断,明日你就回储秀宫。至于贵妃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

  念薇笑道:“殿下误会了,薇儿出身卑微,怎敢肖想王妃之位。只是纵是交易,殿下也该与我坦诚相待,我想问一句,若是我成功入了陛下的眼,必然会惹贵妃娘娘不喜,若贵妃娘娘刁难与我,敢问殿下会帮谁呢?”

  她心中本有疑虑,高贵妃圣眷正隆,儿子送美貌女子入宫夺宠似乎不合情理。可看那日的情形,她似乎明白了。高贵妃和秦靖母子关系紧张,秦靖看起来对高贵妃新存不满。他想利用她与太子的关系,可对自己来说,这却是行走在悬崖上。

  见他沉默,念薇冷哼一声:“殿下不答,薇儿却已知道答案。贵妃娘娘善妒,眼里根本容不下沙子。我一介民女不晓得,殿下却是清楚的。说是交易,你我各取所需,实际上殿下却只是把我推入火坑,顺便给太子添添堵,我说的对吗?”

  进宫这些日子,高贵妃的“事迹”可是如雷贯耳。若是不得宠的妃嫔也能在唯唯诺诺的在宫中过活,可稍有姿色被宣武帝看重的,几乎都不得善终。高贵妃连畅音坊的一个歌姬都容不下,又怎会后宫会有新的宠妃诞生?

  即便是她给他挡了刀,他也从未将考虑过她的未来。

  秦靖眸中翻滚。

  不错,那日两人定下“交易”,他只是瞧这女子有趣,随口答应的。他是想瞧瞧,太子若是看到曾经喜欢的女人嫁给了父皇,是什么反应……

  只是,被她这么直白的挑明,不知为何,他竟有些愧疚。

  念薇定定的望着他:“我出身卑微,自然入不了殿下的眼。我会让殿下看到——我的价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