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竹伞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403 2019.06.10 19:20

  念薇抬头,正对上一双幽深似海的眼睛。

  他正握住她的胳膊,彼此离得很近,他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眉眼就在上方,温热的呼吸缭绕在鼻端。

  “多谢殿下。”她稳住身子,拉开他粗粝的手,后退一步。

  “你如今得偿所愿当了女官,不趁热打铁获得陛下宠信怎么跑到这犄角旮旯里来了?”

  秦靖讪讪的收回手,整个人又恢复了一派轻松的模样,他转身在一排排的书架间转了转,随手抽出几本书,带起了一阵尘土。他捂住鼻子,十分嫌弃的扔掉。

  念薇看到眉头蹙起,慌忙捡起书,小心的放回原处:“殿下着是做什么,这些书都是珍品孤品,很珍贵的,而且分门别类放好的!”

  “看不出,几日不见你倒是变得爱书如命了,若有人知道顾大人就是明月阁红极一时的‘念薇’姑娘,想必会吓死吧。”秦靖双手抱臂,斜倚在书架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念薇不想理他,只说:“深更半夜,靖王殿下不睡觉跑到这藏书阁我干嘛?莫非是要借书,是的话请您明天再来,按照规矩登记好再取。”

  秦靖嗤笑:“怎么,太子殿下能来,本王不能来?刚刚你没瞧见,本王可是瞧见了,太子可是在楼下站了好久呢,就在这窗下望着你,最后还留下了一把伞,瞧,多痴心。怎么样,感动吗?”

  仿佛没有听到他最后的嘲讽,念薇似笑非笑道:“哦?宫中规定,皇子成年后除了太子皆要开府建宅,搬出宫外。这藏书阁,太子能来合理合法。可这个时候,靖王殿下怕确实不能来呢。宫门显然已下钥了,殿下却还在宫中晃悠,若被有心人知道了,大做文章,那就麻烦了!”

  念薇不过随口说来,却不知她话中哪里得罪了秦靖,只见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灯光下竟有几分鬼魅。

  半晌,秦靖冷笑一声:“本王过来不过是好奇,你一个小小女子打算如何报仇。没想到却看到这样‘感人肺腑’的一幕,男子深夜送伞,女子深情凝望,呵。”

  “这就不劳殿下操心了,殿下上次不是说了吗,你我已经两清。”

  她冷冷的想要同他划清界限。不知为何,秦靖有些愤怒。

  “不如本王给你一个建议。瞧着太子方才的样子,想必对你念念不忘,可见你之前勾搭他也不是没有成效,不妨再接再厉。对了,这样还用报什么仇,到时候你就和太子妃姐妹二人共侍一夫,也就同那顾相夫人还有那镇国公府都成了一家人,皆大欢喜。”

  他笑得讽刺十足,念薇气得浑身发抖,她张了张嘴正要反驳,话到嘴边却忽然卡住了——说什么呢?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为什么要解释。

  她沉默了一会儿,只冷冷道:“靖王殿下只需知道,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请殿下放心,我不会成为殿下的敌人。”

  秦靖瞳孔微缩,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翌日,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听说南郡快马加鞭进贡了些新年的荔枝和番石榴,宣武帝知道了亲自前往青莲宫送给高贵妃尝鲜。因此这日乾元殿没什么事情,念薇一早就在藏书阁翻阅典籍。她决心熟读大乾律法,等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将卫氏族人绳之以法。

  “顾大人,有人来找。”小宫女在楼下唤道。

  难道靖王又来了?

  念薇心中莫名烦闷,下了楼,却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薇妹妹,你近来好吗?我可想死你了!”江纤月一把抱住念薇,拉着她的手,一脸喜色,“那日你去了永巷,我和嫣然姐姐担心死你了,没想到你如今却做了御前女官,可是我大乾开朝第一人呢!瞧你这身女官服,多气派!”

  这还是那日她去了永巷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念薇微笑:“**姐怎么来了,快坐!”

  “不了,今天到你这来,是想着我们三姐妹好久没聚聚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嫣然姐姐那看看她。”

  “也好。”念薇点了点头。那日在凤仪宫,也没来得及同她叙话。

  “咦?这是谁的伞?”

  顺着江纤月的目光,念薇眸光落在阁楼墙角——

  那把竹伞正静静的靠在墙边,一如昨晚。

  不待念薇阻止,江纤月已经拿起了伞:“这把伞好精致呀,柄骨上还雕着竹子呢,妹妹这是你的伞吗,正好外面下雨,借用一下!”

  念薇张了张嘴,最终也什么也没说。

  也罢,不过一把伞而已。

  江纤月把来时带来伞递给念薇,自己则撑起了竹伞。两人一路往王嫣然住处。她如今正住在瑶华宫偏殿。虽说她一朝获宠被封“嫣嫔”,是这届秀女中的佼佼者,可到底未分不高,自然没有资格成为一宫之主,这瑶华宫正殿还住着一位瑶妃,只是素来不得宠在这宫里没有什么存在感。

  两人撑伞并排走着,行至御花园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叱喝从八角凉亭传来——

  “站住!”

  念薇她们回头,雨水和郁郁葱葱的草木遮挡了视线,两人并没有看清是何人。正觉莫名其妙转身欲走,却见一个宫女冒雨跑过来。那宫女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着江纤月手中握着的伞,又踮起脚望了下伞顶,咬唇问:“你们是何人,这伞是从何处而来的?”

  念薇心道不好,拉着江纤月就要走。可江纤月却定在那儿不动,她昂起了头颅,不屑道:“我们是何人关你什么事,这伞是我朋友的,你管得着吗?”

  宫女冷笑:“奴婢自然管不着,可太子妃娘娘有请呢。”

  江纤月惊讶的眼睛都圆了:“太子妃?太子妃叫我们做什么?”

  “两位请吧。”那宫女不耐地催促。

  念薇只好跟着两人往凉亭里走。

  “参见太子妃娘娘。”江纤月率先行礼,见念薇还在僵着,拉了一下她,小声道,“发什么呆呢?”

  念薇僵立在那儿,脊背挺得笔直。

  而顾雪见是她,惊讶后脸上马上布满了乌云。

  刚刚那个宫女得意道:“娘娘,奴婢瞧得可清楚了,这女子打的伞分明是太子殿下的!那日殿下亲自雕刻的竹子,奴婢瞧得一清二楚!”她趾高气昂仿佛马上就要被夸奖,不料迎面一个巴掌大力甩来,她瞬间摔倒在地,嘴角流血,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子妃。

  顾雪死死的盯着念薇,双眸喷火:“你难道不需要向本宫行礼,顾女官?”

  她的语气带了十足的嘲讽,头颅高扬很是得意。

  不错,念薇如今是正三品女官,就算宫中上下颇为尊敬她,可还是得给太子妃行礼。

  念薇心脏微缩,她刚刚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小步,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如此渺小——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一瞬,明月阁中被掌掴的、凤仪宫中她被迫跪在她脚边,这些屈辱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着,她告诉自己要忍,可这一刻,她却实在曲不了自己的膝。

  “好你个贱人,居然敢不服宫规,到底是谁给你的胆量!”顾雪兴奋起来,仿佛捉到猎物一样。

  话刚落音,一道了冷峻的声音响起——

  “孤给的她胆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