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债主(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55 2019.06.18 20:40

  只见丞相顾涛和夫人卫明兰正在同犯人镇国公话别。

  十年了,印象中的这对贱人似乎老了不少,只是,没想到,这种时候,两人居然双手交握,呵,当真是夫妻情深呢!

  念薇冷笑着走到监斩席上坐下。

  身边的官员一脸讨好的笑意:“顾大人,陛下还有什么旨意要传达吗?”

  “大人多虑了,陛下只是命本本官来送镇国公最后一程。大人一切照例便是。”

  监斩官额上冷汗频出,命人把丞相夫妇请走。

  “顾相,职责所在,请见谅。”

  顾涛往台上冷淡的看了一眼,拉着夫人离开。不料夫人却哭得死去活来,怎么也不肯走。

  顾涛脸上划过一丝不耐。他能保全她已是不易,没想到她如此不识大体。在这种关键时刻,他顾家怎能还同通敌卖国的嫌犯牵扯不清!

  他最终长叹一声,命人将夫人扶上马车,自己先行离开。

  念薇看到这一幕,心中嗤笑。

  娘亲,您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当初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和害得你一尸两命的女人,他们害了你,却似乎过的很好呢。

  你放心,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主人公都走了,她都观刑兴致缺缺。念薇离开台上,理了理衣服吩咐人备马车回宫。

  经过卫明兰的马车时,念薇听到歇斯底里的哭泣声,笑着停下了脚步。

  “夫人,你知道镇国公大人和您哥哥卫明廷为何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她声音很大,隔着马车窗帘,里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卫明兰一把掀起帘子,狠道:“你再说一遍?来人……”抬头,却呆住了。

  这张脸?

  这张脸,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到底像谁呢……

  挥去心中疑惑,卫明兰立刻端起了贵妇的气势:“你敢如此对我说话,是不要命了!”这时,身边的丫鬟同她耳语了几句。只见她面带质问,“你就是顾女官?一个三品女官,也敢来编排我,不想活了是吗?”

  话刚落音,却见她发出一串低笑。

  卫明兰正要发作,却见女子低头附在耳边说了句什么。

  卫明兰美艳的、保养得还不错的脸皲裂开来。

  念薇说:“还记得十年前被你害死的梅书卉吗?”

  卫明兰不可思议的双目圆睁。

  “一尸两命,您真是够狠呢。听说那毒药是镇国公府独藏,一点点下在梅夫人的饮食里,神不知鬼不觉。夫人真是好计策。”

  卫明兰汗毛倒立、浑身颤抖。

  “两条人命,正好您父亲和兄长抵了。他们还多赚了十年命数,真是幸运呢。”

  卫明兰手指颤巍巍指着念薇,“你、你到底是谁?”

  念薇发出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好半晌才开口,“你的债主。”

  她的目光太过阴鸷,明明笑着,却仿佛来自地狱,带起一阵阴风,让人不寒而栗。债主?难道……

  “你是顾、顾薇?”卫明兰不可置信地摇头,“不!这不可能!顾薇她早就死了!这不可能……你到底是谁?”

  “你猜。”念薇邪魅的勾起了唇角,“夫人,失去父亲和兄长的滋味如何?瞧,你们卫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妇孺很快要被没入教坊,一辈子为奴为妓,你开心吗?”

  满意的看着卫明兰脸色惨白、一脸痛不欲生,念薇欣赏了一会,大笑着扬长而去。

  从那年母亲惨死眼前开始,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地狱。

  在梦中她无数次的想手刃这个凶手。可是,死对这个恶妇来说太便宜她了!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她也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

  马车上,念薇一路都在低笑,仿佛疯子一样。

  开心吗?

  即使自己出卖了灵魂,娘亲却再也回不来了。

  下马车的那一刻,阳光耀目,念薇抬头挡住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被太阳照的原因,有什么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她仰头,将泪水逼回眼眶。

  她独自站了好久,直到车夫将车子拉走,才回过神来。她转身,却怔住了。

  秦煜正定定望着她,不知站了多久。

  四下无人,他独身一人站在这里,念薇打算装作不认识,径自越过他往乾元殿走。经过他身侧的时候,手臂却被抓住了。

  她不得不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看他。

  “为什么接近孤?”秦煜艰涩的开口。见念薇一脸冷淡、静默不语,眼底压抑的情感喷涌而出,他一把扯过她,让她面对自己。

  他固执的又重复了一遍:“为什么接近孤,顾薇。”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都站在这里质问她了,都叫她“顾薇”了她还能说什么呢。这些日子,两人只作不识,偶尔在乾元殿碰到他,他也生疏的叫她顾女官。如今这般,显然他什么都知道了。

  那么,又有什么好问的。

  “你是顾相长女,顾薇,孤说的对吗?你接近孤,是为了利用孤报复同父异母的妹妹顾雪?”见她不置可否,他脸上故作的淡定开始崩溃,“既然决定利用了,为何又中途放弃?”

  “因为我失败了呀,呵。”念薇抬头,一脸嘲弄,“殿下不要误会,我对太子妃娘娘倒真没有多少恶意。原本我只是想让卫明兰尝尝女二被退婚身败名裂的滋味,可惜我高估了自己,被抛弃的却是我。难不成殿下甩了我,还不让及时抽身而退吗?”

  “那是误会。孤那时忙的焦头烂额,本想等忙完一阵子后再去相府退婚,可是圣旨下了,无力回天。你为何不等等,孤一定会娶你的……”

  念薇觉得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

  “我绝不会嫁给您。”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煜艰难地开口:“为什么?”

  因为他无法给她太子妃之位吗?

  “因为我不爱您,您也不爱我。我虽深陷泥沼,却知道,欺骗换来的东西,到最后,终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所以,那些两情相悦、琴瑟和鸣的日子,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双眸幽深,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坚定和认真。

  “孤是真心的。”

  念薇的脸一时僵住了。

  曾经,她多么想有这样一刻。有那么些温馨美好的时刻,她想拥有他。她甚至想过要放下所有的执念……可是,腐烂的土壤只会开出恶之花。他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注定与她不是一路人。

  “那些不过是错觉。我已经忘记,也请殿下放下执念。”她说完,毫不留恋的离去,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给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