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债主(1)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321 2019.06.17 20:20

  一瞬间念薇怔住了,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直到觉察他企图撬开她的唇,念薇猛然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他。

  “殿下这是做什么?”她怒极,一个巴掌用力扇过去。

  他不躲不闪地挨了,抬手揩了下嘴角,看了眼手指上的血迹,毫不在意地低笑。

  “你笑什么?”她气愤地问,只是刚刚挥手的动作却让肩头的伤口撕裂了,此刻钻心地疼,连质问的话听起来也有几分虚弱。

  月光下她脸色惨白,额上冷很涔涔。秦靖意识到面前女人似乎有些不对,顿时彻底清醒了。他收敛笑意,凤眸在她身上扫过,最后停在那暗红的肩头。

  “你受伤了?”他不自觉拔高了声音,神情紧张。

  “小声点!”念薇蹙眉。两人靠的太近,她有些不适。故而她往一旁挪动两步,离开他高大的阴影中,语气不善道,“我没事。”

  她十分气愤。还从没有人敢这样对她,即便委身明月阁的日子,秦煜也十分尊重她。这个人,居然敢强吻自己!只是此刻肩头钻心地疼,她实在没有力气再质问他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突然一黑,她软倒在他怀中。

  秦靖拍了拍她的脸,见她没醒,又探向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拦腰抱起她。

  ……

  念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她警觉的坐起来,看来眼身下的竹床,接着打量着四周。显然这里是间竹屋,陈设简单,却十分眼熟。

  对!是冷宫后山林子里的竹屋,她曾来过!只是上次来时这里还蛛网密布,现下却干净整洁,显然是打扫过了。

  “你醒了?”秦靖推门而入,她身后跟着一个宫女,端着药碗。

  “我怎么会在这儿?”念薇说着就要下床。

  “别动。”秦靖吩咐宫女把药碗放下,“你先出去吧。”

  “诺。”

  竹屋内只余他们二人。

  念薇已经清醒了,回想到昏倒前的那个温,又看了一眼床头的药碗,一时间心绪杂乱,只道:“谢谢。”

  “你伤口感染,发烧了,把药喝了吧。”秦靖沉声道,在一旁的竹椅上坐了下来。

  念薇感觉肩头是不怎么疼了,只是——是谁帮她换的药?

  她垂眸看了眼肩,尴尬犹豫的模样一分不落地落入秦靖眼中,惹得他低笑:“放心,不是本王换的。”

  被戳破心思,念薇的脸烧了起来。秦煜一时竟然有几分痴了,印象中这女子聪明狡诈,不是冷冰冰的便是在算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温柔乖巧的她。只是不多时,他的这个想法就被打破了。

  念薇很快正色道:“殿下之前说‘两清’,但我心中清楚,没有殿下给我的这个身份我什么也做不了。现在,是我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了。”说完,她从怀中掏出那叠信,递给他。

  看罢,秦靖大惊失色,“这是?”

  “这是我给殿下的礼物。”

  “此事事关重大。你为何不自己亲自呈给陛下?”秦靖神色郑重。

  念薇自嘲道:“我的斤两我自然再清楚不过。如今我不过一个三品女官,这东西在手中不是废纸便是催命符,我,而靖王殿下您就不同了,这些会成为罪证,足以让您铲除一个重要敌人的罪证。”

  “你倒是看得通透,也很会说话。”秦靖手指在桌上轻扣,“可若是本王对这些没有兴趣呢,一个镇国公,本王还没放在眼里。”

  片刻沉默后,念薇笑了:“即便您没把镇国公放在眼中,可他在信中言明,将我大乾边防布防图给了漠国,您也不在意吗?”

  秦靖手握二十万黑旗军,常年征战沙场,且听闻其封地就在北方,如今漠国虎视眈眈,万一这图落入漠国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她不信他不在乎。

  “你就是为了这个受的伤?值得吗?”

  她诧异的看向他,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念薇楞了楞,片刻后到:“与殿下无关。”

  与他无关?好一句与他无关!

  大婚之夜他抛下新娘,撇开一切来看她。他就是想知道,她会不会有一点点上伤心难过抑。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就好,他可以重新筹谋一切……

  “原来是本王自作多情了。”秦靖冷笑。

  低沉陈厚的声音带着嘲弄,伴随夜风砸进念薇心涧,掀起一波波涟漪。惊讶、不可置信,甚至一瞬间似乎有一丝丝窃喜?不,怎么可能?

  或许只是她今日受了伤,需要温暖,所以一时间有些混乱了。只是,大仇未报,她绝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羁绊,更何况,他今日娶了**姐……

  不管怎样,她从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念薇咬唇道:“殿下今日只是喝多了,产生了错觉。等殿下酒醒了,就会发现我同世上所有的女子一样俗气、乏善可陈,今日之事我会忘记。”她顿了顿,轻声说,“祝殿下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秦靖久久的看着她,直到确定这番话出自她的真心。满腹话语最终化成了苦笑:“好,你好的很。”

  这样毫不含糊、不留一丝余地,拒绝的斩钉截铁,当真好的很。

  ……

  很快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近来漠国来犯,这个当口,靖王却呈上了镇国公私通敌国的证据,宣武帝勃然大怒,下令彻查。不出半月,通敌叛国、侵吞田产、买卖官爵、草菅人命各种罪证堆满了大理寺案头。言官们也没闲着,痛批镇国公种种罪行罪无可赦。一时间朝堂人心惶惶,平日同镇国公往来密切的官员人人自危,纷纷努力撇清关系。连镇国公的女婿顾丞相都不敢开口为其求情。弹劾的折子如雪花般满天飞。

  乾元殿的气氛一日比一日沉重。

  这日,前线传来战报,边境三城接连被攻陷。宣武帝大怒,当场踢倒一位兵部官员。

  “一群废物!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

  书房内鸦雀无声,在场的大臣们无不心惊胆颤。

  好半晌,有位将军站出来道:“陛下,这漠国一向只是滋扰生事并不敌我军,如今却突然屡战屡胜,势如破竹。这其中恐有蹊跷,怕是早就掌握了我大乾的边境布防图!”

  这话一出,其他大小官员纷纷点头赞同。

  “混账!”宣武帝怒极,问道,“他招了没有?”

  “回禀陛下,还没有。”大理寺卿很快答道。

  “不必等了。拟旨,镇国公叛国通敌,贪污受贿,罔顾国法,罪不可赦。念其早年功勋卓著,本人斩立决,九族赦其死罪改为流放。”

  宣武帝面色冷峻。按照大乾律如此大罪本是要满门抄斩的,如今铁证如山,这番决断已是顾及顾相和太子妃的颜面了。

  站在他身后的念薇,唇角缓缓扬起。

  她筹谋多日,终于等到了这日。

  午时,念薇特意装扮了一番,一身红色的女官服,墨发束冠,英气十足的去了刑场。

  不出所料,那男人和那女人都到了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