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赐药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55 2019.06.05 19:45

  回到凤仪宫时,秦瞳正伏在王皇后身边撒着娇。念薇方一进来,殿内整个气氛忽然变了。白嬷嬷站在王皇后身旁神色不明的看着她。

  秦瞳轻笑:“母后,你瞧,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呢。”

  念薇弯腰行礼:“娘娘昨儿说想吃糕点,奴婢去采了些新鲜的花做高点,殿下找奴婢可有事?”

  “本公主找你没事,但母后可事找你呢。”秦瞳阴阳怪气的道,“是吧,母后?”

  念薇心中划过不好的预感。

  果然,王皇后开口道:“薇儿你过来。”

  念薇依然走了过去。

  只听秦瞳冷哼:“抬起头来给母后瞧瞧。”

  念薇眉头蹙起,没有动,可心中的猜测越来越清晰。

  王皇后却也不在意,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方道:“的确生的标致。”

  “母后,这哪里只是标致,分明是长了张勾人的狐狸脸呢!”秦瞳不怀好意道。

  王皇后问:“薇儿,你可愿去伺候陛下?”

  她的语气平淡无波,可就是这样过分的压抑却让念薇看出了她的不悦。王皇后一向以“仁爱”示人,有事也会发飙,但这样的平静却是稍有的。念薇知道,她越是平静越表事情越大。

  因此念薇很快跪下,垂眸惶恐着开口:“娘娘恕罪,奴婢从未有这种妄想。”

  王皇后却笑了,亲自扶起她:“你多虑了,你也知道,本宫这凤仪宫冷冷清清的。当初把让你来本宫这里本宫就说了,会找机会把你引荐给陛下。若是你能得陛下喜爱,一来前程无量,二来本宫脸上也有光,本宫现在只问,你可愿意?”

  念薇看着眼前母女二人,宽大的水袖中,她的手指渐渐攥紧。

  王皇后近来本已打消这个点头,这时候突然提起,想来跟秦瞳脱不了干系。脑中划过一道光亮,念薇瞥了眼一脸得意的秦瞳,垂了眼,装作娇羞的样子。

  “若能给皇后娘娘分忧,薇儿自是感激不尽。”

  王皇后拍了拍她的手:“好。莫要忘了你今日说的话。”

  念薇乖巧道:“薇儿省的。”

  本以为听说听到要去伺候陛下这女人会又哭又闹,没想到她居然欢喜的应下了。看着两人一团和气的样子,秦瞳却丝毫没有奸计得逞的快.感。

  她轻哼一声:“有的人空有副好皮囊,心中却只想着荣华富贵,真是恶心!”

  这样的女子,也配让元嘉惦念吗?她本来有些犹豫这样会不会热闹他,但是她实在无法忍受这他们站在一处有说有笑的样子!见一次,她就无法抑制的嫉妒!不管怎样先她从元嘉身边踢开再说!

  念薇心中冷笑,装作没有听到。

  王皇后和七公主打的好算盘,但她从来就不是任人摆布之人。

  夜幕降临,念薇坐在房间内正在饮茶,白嬷嬷推门而入。一个小宫女捧着药碗跟在她身后。

  白嬷嬷吩咐道:“放桌上,你先下去吧。”

  小宫女应了声是,将碗放下,出去了。伴着吱呀一声响,房门合上。

  念薇瞥了眼桌上,心里一清二楚,却问:“这是什么?”

  白嬷嬷冷笑道:“这是皇后娘娘吩咐的,姑娘还是乖乖喝了吧。”

  “哦?不知道这碗是什么呢?”

  “奴婢还以为姑娘很聪明呢,怎么这会儿糊涂了呢。娘娘虽然让你给你机会欧伺候陛下,可若姑娘想留下自己的子嗣,怕是过于贪婪了呢。”白嬷嬷面上毫无波动,话中却暗含威胁。

  念薇挑眉:“薇儿确实不太聪明,不然怎么不知道哪里不小心得罪了嬷嬷,惹您不快了!”

  “你胡说什么!这药是娘娘的吩咐,你赶紧饮下,不然老奴也不好交代!”白嬷嬷脸色一变,冷厉道。

  “是吗?”念薇的手指敲打在桌面上,“那日,娘娘让我给太子妃宣读《女德》、《女戒》,嬷嬷明知太子妃已然嫉恨我,却让我单独去送太子妃。嬷嬷知道,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太子妃自然发作不得,可出了凤仪宫就不同了。那日我被太子妃罚跪,嬷嬷开心吗?”

  白嬷嬷脸色划过惊诧,再次审视起这个女子来。见她直直看着自己,白嬷嬷干脆地承认了:“没错。我是不喜欢你。小小年纪却心机深沉。一个官家女儿,不好好回到储秀宫却凑到皇后娘娘身边,想借娘娘上位,你还嫩的很!”

  念薇嗤笑一声,道:“我知道自己近来不慎抢了您的风头,实在对不起呢!”

  “你、你胡说什么……”白嬷嬷被戳中心事,脸上顿时青红交加。

  “嬷嬷莫急。薇儿本无恶意,只是初来乍到、年轻不懂事,之前若有得罪还请嬷嬷不要放在心上。”念薇收了笑,诚挚道,“以后我若是离开了凤仪宫,这误会怕是就解不开了。不如今日你我二人就冰释前嫌吧。”

  听完这番话白嬷嬷已是一身冷汗。人家毕竟出身高贵,若是得了陛下喜爱前途更是不可限量……万一得罪了她……

  她嗫嚅了好久,结结巴巴道:“话虽如此,只是这药是皇后娘娘吩咐……”

  “嬷嬷不用为难。”念薇打断她,端起药碗,仰头一饮而尽。

  白嬷嬷目瞪口呆。她在宫里待了大半辈子,头一次见这么干脆的。这个姑娘,是个狠人。

  她有些不忍道:“姑娘也莫要太忧心,这药只是一两年内怀不上孩子罢了,姑娘今后的日子还长者呢,日后养养还是有机会的。”

  一两年?

  王皇后倒是好打算。想用她固宠,又怕她有了孩子脱离掌控端来这药。所谓花无百日红,一两年新人也变旧人了,等她被厌倦还能跳的出皇后的五指山?

  她还知道,若非顾忌凉州顾家,顾家这药就不是一两年而是会让她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了。

  不过,王皇后不知道。这些,她根本不在乎。

  念薇从袖中掏出一个小香袋,递给白嬷嬷:“多谢嬷嬷。”

  仅仅是掂了一下,白嬷嬷已经知道这香袋里却另有乾坤。

  她笑纹爬满脸庞:“姑娘不必如此客气。姑娘还是准备一下吧,明日按照规矩陛下要来咱们凤仪宫,娘娘让您准备侍.寝。”

  白嬷嬷走后,念薇冷笑一声,理了理衣服往冷宫走去。通往冷宫的路荒僻漫长,一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在夜色的掩饰下,念薇一路畅通的到这宫中禁地。高大却破旧的宫墙融入黑暗中,她瞥了一眼,往后面的山林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