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大婚(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26 2019.06.28 22:57

  秦靖忽然冷笑:“本王求娶你,不过是看你可怜罢了,顺便看看你那心上人太子会是什么反应。”

  仿佛冷水浇头而来,心底那点隐秘的羞涩、紧张、期待瞬间荡然无存。念薇面上红晕褪去,先是惊愕,继而很快变成清冷淡漠的样子,宫灯的映照下,越发幽白。

  见她不说话冷冰冰的事不关己的模样,秦靖莫名的有些愤怒。

  “听说太子昨日就赶回了京城,本王本来还十分期待他来抢婚呢,没想到却毫无动静。”

  话落冷风乍起,纱幔翻飞,念薇只觉被一股大力所挟,裙摆飘荡,几个旋转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秦靖长臂一伸,一手将她揽住,一手食指微抬挑起她的下巴。

  “你难过吗,嗯?”他盯着她美丽的脸,想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可面前的女子除了冷,还是冷。

  短暂的怔愣后,他身上的酒香让念薇眉头蹙起,她冷冷道:“殿下喝醉了!”

  她说着一把推开他。

  看着她脸上的防备和冷漠,秦靖忍不住怒火中烧。

  “今日是本王大喜之日,本王自然要多饮几杯庆贺一番。你说本王明日要不要给老七送些礼物,多亏了她,本王何德何能竟娶了大乾第一女官、太子的红颜知己!”

  他话里的讽刺让念薇十分不舒服,淡漠的脸上覆上一层寒霜。

  “殿下当真喝醉了!竟开始胡言乱语!”她后退几步,拉开同他的距离,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说一遍,我同他毫无关系,请殿下记住了!”

  她眉目清冷,眼中的决绝让他忍不住失神,酒也醒了几分,一时有些后悔。他是知道她当初接近太子也只是想利用他罢了,只是一想到那日藏书阁中的情形,莫名的生气。

  可他身份尊贵,从没有道歉的经验。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冷。秦靖没话找话道:“如今你已嫁给本王,老七几次三番害你,你放心,本王自会为你讨回公道!”

  念薇闻言一怔,忽然想到当初秋猎时七公主欺负她,他为她报仇的事……心中一时划过暖意。

  这个男人,虽然嘴毒了一点,性格古怪了一点,但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她之前在宫中一路顺风顺水,她知道其实离不开他的庇佑。今次,发生了这种事,她早就名声尽毁,若非他求娶自己,她估计早已被顾家抛弃,甚至随变什么人都都可以踩上她几脚,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师傅教导她,男人都是无情无义的东西。可她却觉得,面前这个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念薇道:“多谢殿下。殿下多虑了,我想,不必殿下出手,七公主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秦靖点了点头,随意打量了这间喜房。当初他娶王妃并没有进房,在书房呆了半宿就去了宫中。如今看到这满目艳红,他突然有了实感。

  床榻上铺满了花生瓜子,秦靖的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的桌案上,桌上摆着酒壶和两个酒杯——按照惯规矩,成亲是要喝合卺酒的。

  顺着他的目光,念薇也看到了酒杯。喜娘出去之前还特意叮嘱过,一定要合了交杯酒,从此夫妻一体、琴瑟和谐。

  只是,她却明白,这场婚礼,不过他借以庇护自己罢了。这酒,自然没有必要喝。

  见他没有离开的打算,念薇忍不住忐忑起来。她犹豫了一下,道:“殿下要醒酒汤吗?妾这就吩咐桃红送来。”

  听她别扭地变了称呼,秦靖轻笑:“你很怕本王留下来吗?”

  念薇被戳破心思,面上划过尴尬。

  虽然两人已有过肌肤之亲,但那时中了药,意识并不清醒。嫁给他只是权宜之计,她并不爱他,也不想那样的错误再次发生。

  但她当然不能承认:“殿下说笑了,时辰已晚,殿下还是先沐浴更衣吧。”

  “你放心,本王从来不勉强女人。”秦靖深深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她呆呆站着,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没有安全感,对陌生的环境一直十分敏感,而这里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熟悉。因此在喜娘以及一众多侍女下去后,念薇就自行掀开了盖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里居然是当初自己在王府的住所,天水阁。

  她想,应该是他特意吩咐了的。

  她并非木偶,虽然他时常恶语相加,但他对自己的好,她看在眼中。大约也猜测出,他可能对自己有好感。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就放过了自己?

  她自侍美貌,下山后见过她脸的拜倒在她裙下的男子不计其数,她并不在意我。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不去动貌美的新娘呢?

  难道是她猜错了,他并不喜欢她,娶她不过可怜她罢了?或者传闻是真的,靖王不近女色,对女子没有任何兴趣?

  念薇一时间心绪翻飞。她觉得她一点也了解这个男人。

  不知不觉中,她开始在意他。

  这晚,念薇彻夜难眠。

  同样未眠的却不只念薇一人。

  这天晚上,七公主秦瞳在宫中哭的眼睛都肿成了核桃。

  原来宣武帝命人彻查了国宴那日发生的事,毕竟涉事二人,一个是他破格提拔聪慧周全的女官,一个是他十分宠爱的儿子。这二人一个守礼谦恭,一个冷漠孤高,都不是淫-乱宫廷之辈。这件事宣武帝自然一早就看出事有蹊跷,但他万万想不到的事,始作俑者居然是他平日里最宝贝的女儿!

  之前秋猎时有人击鼓鸣冤状告她策马行凶,引得言官喷了他一身唾沫,他力排众议保下她。本以为这个老七只是骄纵了一些,经此之事,日后会收敛一些。没想到,她居然变本加厉,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宣武帝一怒之下下旨同意了漠国的求婚。秦瞳听到自己要嫁给漠国的老皇帝,当场就晕了过去。她苦苦哀求,宣武帝却心意已决。王皇后心疼女儿却也无法。

  秦瞳走投无路,只好去求太子。

  她肿着眼睛去了东宫,却被李青告知太子把自己关在佛堂,闭门谢客。

  “哥哥在佛堂干嘛?”她擦掉眼泪,疑惑道。

  “公主还是请回吧,太子殿下吩咐了,谁也不见。”李青无奈道。

  “好你个李青,这么没有颜色!本宫是旁人吗?本宫是太子的亲妹妹,你再敢拦,我要了你的狗命!”说着就要硬闯。

  李青苦着脸正在犯愁,却看见高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喜道:“殿下!”

  整整一天一夜了,殿下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里面,可算出来了!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哥哥,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秦瞳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