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斗法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666 2019.06.07 19:25

  当夜念薇就病了,腹部钻心的疼,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

  翌日一大早,白嬷嬷竟亲自送了食补的粥过来。

  “老奴跟着皇后娘娘也有大半辈子了,要说在这后宫,娘娘的心倒真不算坏,瞧,娘娘特意命人煲了这温补的汤过来。娘娘说了,只要你听话,日后自然是是前程无量。”她扶起念薇,慈爱的笑着。

  念薇柔弱的笑道:“嬷嬷放心,我省的。”

  如今看来,这王皇后倒是颇有手腕,打一棒槌再给一个甜枣。想必她是自己这些日子在凤仪宫顾家却并没有为之奔走,觉得自己没有靠山,又一心想爬龙.榻所以好控制吧。

  脑海中却浮现了那日去青莲宫的情景,高贵妃宫中,居然种着来自西南琼州的琼花——此花世间罕见,乃因其一年四季盛开不谢,因而有“长生花”之称。世人只知道它神秘、美丽、长久,却不知它含有微毒——花香四溢,长久闻之却会使妇女终年不孕。念薇不通药理,可她师傅眉娘却出自医门,更是神医药公的师妹。因而扶疏山上典藏的医药书籍确是不少,其中很多世人都以为失传了。她少时曾翻阅一二,曾在一本破旧的奇物志上见过记载。没想到,高贵妃宠冠后宫,园中却种植此花,到底是谁的手笔?若是有人有心而为,那么王皇后的嫌疑最大。

  念薇本以为只是巧合,毕竟知道琼花毒性的人当世无几。如今再看,却变了想法——高高的宫墙,像是一口幽潭,映在里面的人一会清晰一会模糊,深不可测。

  喝碗粥,身子果然好多了。念薇去给王皇后请了安,王皇后拍着她的手温柔叮嘱了半晌,她一一应是。

  天幕渐黑,宫灯亮起。

  宫女在伺候念薇沐浴熏香、妆点完毕后,引着念薇出来。

  王皇后见了,眼睛一亮:“不错。”

  念薇羞涩的低下了头。

  “一会儿陛下来了,你就站在本宫身边。若是陛下中意你,本宫自然顺水推舟成就这桩好事。”

  王皇后笑着嘱咐道,念薇乖巧的点头。

  不料,饭菜已凉,换了一次又一次,御驾却迟迟未到。王皇后的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

  凤仪殿内一时间寂静无声。一会儿,乾元殿来了个公公传话。

  “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陛下让奴才来跟娘娘说一声,今日国事繁忙就不来了,让您行先休息。”

  王皇后冷着脸坐着。

  白嬷嬷见状,送走公公后,朝皇后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小太监很快就出去打探消息了,不多时就小跑着回来了。

  白嬷嬷看了王皇后一眼,问他,“陛下当真在处理国事?”

  小太监小心翼翼地回禀:“听说刚刚贵妃去了乾元殿……”

  一时间殿内空气仿佛凝滞了。

  白嬷嬷问:“可打听到,陛下现在在哪?”

  “在、在青莲宫……”小太监话刚落音,抱着脑袋惨叫一声。

  王皇后怒极,凤袍一挥,桌案上的碗碟杯盏瞬间摔了满地。念薇站在她身后,吓了一跳。

  白嬷嬷见状,使眼色让被碎瓷砸到的小太监下去。

  “高洁这个贱人!”王皇后铁色铁青,咬牙切齿。

  “这高贵妃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二次了,娘娘莫气。”

  “这贱人摆明是故意的,她定是知道了本宫的计划,不然她平日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在初一十五这样的日子来这一出!”王皇后很快冷静下来,吩咐白嬷嬷,“查,给本宫彻查,一定要把这凤仪宫的内鬼救出来。本宫倒要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奴才敢给她通风报信!”

  “娘娘……”念薇嗫嚅道。

  王皇后看向她,神色略略缓和:“你放心,来日方才,本宫定会让你得偿所愿。她高贵妃截的了陛下一次,还能此此都来?便是本宫答应了,朝廷那些言官可不会答应!”

  得偿所愿?到底是谁得偿所愿?

  王皇后想用她的美貌把皇帝留在凤仪宫,这是她的心愿,可不是自己的。

  长长的睫毛下,念薇眸中冷光划过。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日高贵妃就和王皇后唱起了对台戏。

  凤仪宫主殿。王皇后端庄的坐在主座上。众嫔妃请过早安后,王皇后赐坐。念薇侍立在她身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后的王嫣然,她显然也看到了自己,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转开。

  众人叙了好一会儿话,高贵妃姗姗来迟。她身材高挑,保养得当,整个人看上其艳光四射。她缓步步入殿内,却并未行礼。

  “不好意思,妹妹来迟了呢。”她轻笑一声,径自往皇后下首第一个空位坐下。

  如此无礼,在场的人几乎都见怪不怪了。只有几个新晋升的嫔妃面露诧色。

  王皇后不悦道:“今日是这次大选宫中嫔妃第一次聚在一起,贵妃妹妹却不守时,让我们一干人苦等。若让新进姐妹以为这宫里的规矩是闹着玩的,日后铸下大错,她们没有贵妃你有人庇护,万一不小心丢了身家性命,可就不好了。”

  皇后说完,众人神色各异,特别是新进嫔妃,看向高贵妃的目光是又嫉妒又羡慕又畏惧。

  高贵妃捂唇扑哧一声:“还请姐姐恕罪呢。妹妹昨日伺候陛下,陛下忧心妹妹太过劳累免了今日请安呢。”看到王皇后瞬间变黑的脸色,她红唇勾起,接着道,“听闻姐姐宫中来了个可人儿,妹妹今日就是特意过来瞧瞧的呢。”

  她昨日听说皇后给宣武帝准备了一个美貌女子,可是特意赶去乾元殿截胡了人。没想到这女子竟是凉州顾氏,要不是当初这姑娘染了疫病说不定她就选了这女子嫁给靖儿了。王皇后这是诚心与自己过不去?

  高贵妃脸上笑意加深,她瞅着念薇徐徐开口:“顾小姐可愿来本宫身边?说来,本宫的青莲宫颇有几分凉州水墨江南的风格呢,皇后身边能人多的是,少一个两个没什么,本宫到身边倒是急需顾小姐这样的人才呢。”

  念薇看了王皇后一眼,笑道:“多谢贵妃娘娘抬爱。奴婢不敢擅自做主,一切都听皇后娘娘的安排。”

  高贵妃挑眉:“哦?那皇后觉得如何?妹妹向你讨个宫女,这么小的事情你不会吝啬到不同意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王皇后突然摔了茶盏:“本宫不同意,怎么了!别忘了,本宫才是这六宫之主!”

  高贵妃冷哼:“皇后作为六宫之主居然如此没有气度,不知道陛下知道了会如何做想呢。”

  “你!”王皇后气得浑身发抖。

  高贵妃却目中无人的扬长而去。场面一度冷却。最后皇后挥手让众人各自散去。

  一时间凤仪宫陷入沉寂。王皇后抚着额头休息了,念薇往一侧偏院走去。忽然听到有人叫她。

  “薇妹妹!”

  念薇转身,行礼:“参加嫣嫔娘娘!”

  王嫣然扶起她:“妹妹怎么如此见外!无论身份如何变化,你我永远都是姐妹”

  “你近来好吗?那日你去了永巷,我和纤月十分担心你!没想到你来了凤仪宫呢!不过,你要怎么会惹得皇后和贵妃相正争?”

  念薇苦笑:“姐姐也知道这宫中皇后贵妃水火不容,我只是不幸地成了她们斗法的一个借口罢了。”

  “你要小心点。”王嫣然叮嘱。

  “姐姐也是。”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机会你去我那儿叙叙话。”王嫣然看了眼四周说。

  念薇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她离去。

  她低头看了眼脚下从青石板间冒出的小草,嘴角挂着冷淡的笑容。

  此刻,高贵妃定然是去找宣武帝闹了。皇后贵妃相争,会是怎样的结果呢,她十分期待。

  果然,傍晚,陛下身边的内侍总管就传了旨意,调她去乾元殿当差。

  王皇后当场又摔了几口斗彩好瓷。

  念薇长睫下眸子湛亮,唇角高高扬起——她做了这么多,迂回曲折的,终于迈出了复仇的第一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