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赐婚(4)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372 2019.06.26 22:22

  顾雪结巴地说不出话来:“你……”

  念薇上前一步,身子前倾,唇角挑起:“你知道吗,有种叫鸟鸫,它们通体全黑,看似不起眼却非常记仇。一旦遭到折辱,定会奉之百倍千倍。恰好,我也非常记仇。本来我对太子没什么意思我,若是你再敢来招惹我,那么,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勾引’。”

  看着顾雪面色骤变的脸,念薇轻笑着后退一步,转身上了顾府的马车。

  回到顾府的日子十分惬意。从前,习琴、跳舞或是在明月阁以及宫中虚与委蛇,日子像绷紧的弦。念薇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悠闲过。

  这里是顾家在京城的宅院,平时几乎无人居住。因为赐婚的事,顾夫人已从凉州赶来准备嫁妆,到时她就从这里出嫁。

  如今她的日常起居都有丫鬟照顾,顾夫人待她同亲女儿一般体贴周到,一切围她都安排的妥妥贴贴,甚至还给了她一笔不菲的私房钱。只是有一样,顾夫人坚持让她亲自缝制嫁衣,说这是凉州的习俗。

  这日,念薇正坐在轩窗前缝制嫁衣,突然,窗外扔进一个纸团来。

  怔愣间,头一痛。低头,指头不小心被针划破了,血珠滴落在鲜红的嫁衣上,很快消融不见。

  莫名的,心中划过不好的预感。

  念薇放下缝了一半的嫁衣,捡起纸团,她犹豫了片刻,打开——

  “欲知乃母埋身之处,月晦酉时至京城西郊三百里断崖。”

  没有落款。

  念薇的手紧握成拳。

  当年母亲死后以不详之名被草草埋了,顾家那些宗亲在卫氏的授意下根本不允母亲葬入顾家祖坟。她那时候太小,又因“谋害亲母”的罪名被关进宗祠,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来京城将近一年的时间,她四处打听,却毫无进展。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当年的知情人早已杳无音讯。

  那么这张纸条,到底是谁所写?又有什么阴谋?

  可是,让母亲入土为安,是她多年的夙愿。总是刀山火海,她也要闯一闯。

  念薇将纸条紧紧握在掌心,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小姐?”熟悉的声音在珠帘外响起。

  念薇悄悄将纸条收入袖中,抬头望去,惊喜道:“桃红?”

  桃红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上去给念薇一个热情的拥抱:“小姐,奴婢可想死你了!”

  念薇忍不住被她感染了。

  “你怎么出宫了?”她不是在御香坊吗?

  “听说小姐很快要嫁给殿下了,奴婢真替您开心!瞧,殿下多体贴啊,知道奴婢从前伺候过您,特意殿下将奴婢从宫中弄出来了,让我伺候您呢!”

  念薇闻言心中一怔。

  秦靖?当真是他认识的那个阴冷莫测之人吗?

  他……喜欢自己?

  那日之后,她十分混乱,她本打算于大婚之日趁乱逃走,再离开京城暂避一段时日。可是,她悄悄攥紧袖中的纸条,心中踌躇不定。

  而且,这些日子来,顾夫人对她十分好,好到她甚至有种错觉她当真成了这个凉州的“顾薇”。如果她走了,对顾家会不会有影响?到底是圣上赐婚,答案不言而喻。

  她一向自诩冷漠无情。只是这世间太冷,对她好的人,她实在不想辜负。

  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很快就到了出嫁前日。钦天监算出这天是百年一遇的黄道吉日。只是因为只是娶侧妃,再加上这桩婚事的起因并不光彩,所以仪式从简。王府派轿来接,从侧门入府,并不设宴,也无需拜天地父母。

  念薇已经换上了嫁衣,听喜娘说完明日流程,心中蓦地松了口气。

  “顾小姐,这是规矩。您莫要不开心,再怎么说,这侧妃仅居正妃之下,是上皇家玉碟的,同其他的妾室可不一样呢。”喜娘小心翼翼地开口,就怕惹她不开心。见念薇笑着并不在意,喜娘很快笑起来,“再者,听闻那江氏并不得宠呢。老奴还从未见过姑娘这么美的人呢,以姑娘的姿容,日后定是王爷的心头宝呢,若是姑娘再生下个一儿半女,那江氏怕都矮您一头呢!”

  念薇一时间有些发懵。

  侧妃?宠爱?子嗣?

  直到此刻被人唠叨着这些她这些甚为刺耳她从未想过的话题,她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当真要嫁给他了是吗?

  念薇将喜娘打发出去,她静坐一会儿,脱下嫁衣,洗去妆容,换上一身青衫,扮作小生悄悄从后门溜出去。她去了茶楼,照例找到了当日那个说书先生。

  “按照约定,这是剩下的酬金。”念薇从袖中掏出一袋金子,推到说书人面前。

  那说书人掂了掂金子,却又推了回来。

  “怎么,不够?”念薇面色一沉,“这是三百年足金。我们当初说好的。”

  说书人摸着胡子笑道:“不是老朽不想收,只是我们门主说了,那个消息是免费给您的,不收钱。”

  念薇十分惊讶。鬼门做杀人和消息的买卖,难道不是为了钱?她根本不认识什么门主,为何不收她的钱?难不成他认识自己。

  念薇收起金子,道:“我想见一见贵门门主,亲自感谢他。”

  她本来只是买个消息,并不打算同这种组织有任何交集。只是如今,她倒是有些好奇了。

  说书人笑道:“门主说了,该见时自会见面的。”

  念薇听了点了点头,很快抛掷脑后。

  回顾府已是日暮时分。晚霞映红了天边,念薇匆匆走着,正打算从后门进府,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对街的食铺外独坐。

  “元嘉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念薇几步走到他身边坐下,冲店小二喊了一声,“来两碗馄饨。”

  元嘉沉默不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念薇见状,脸色的笑容也消失了。

  小二端来馄饨。念薇推给元嘉一碗。见他低着头没有动作,她轻叹一声,正要去拿筷子开吃,突然,手被握住了。

  粗粝的手掌紧紧攥住她的,念薇眉头微蹙,正要开口,却听他道:“薇儿,你当真要嫁给靖王?”

  原来元嘉哥哥是听到这个消息赶来的。

  念薇点了点头,挣了挣手却没有挣开,忍不住道:“疼。”

  元嘉低头看了一眼,黑沉的俊脸可疑的红了。

  “对、对不起。”他呐呐道。

  念薇收回手,取了勺子将自己碗中的馄饨舀给他一些,笑道:“我记得小时候元嘉哥哥最爱吃馄饨了,娘亲做给我吃的,你却故意来抢!”

  讲到娘亲,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这世界上,能听她倾诉,拥有共同回忆的,怕也只有他了。

  那轻微的、低不可见的叹息落在元嘉耳中,重重砸击着他的心。

  “你当真要嫁给靖王?”从她用凉州“念薇”身份出现在秋猎时,他就心存疑惑,直到听到她的婚讯,他才渐渐有了猜测——那凉州顾家虽然表面是清流中立,实则同靖王关系匪浅,如今她又要嫁给靖王,那么,当初给她“顾薇”身份的是谁,不言而喻。

  念薇点了点头。

  元嘉沉默半晌,咬牙问:“你爱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