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昙花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364 2019.07.19 20:30

  见念薇出来,绿萍赶紧上前,问道:“姑娘试的怎么样?”

  念薇将琴交给她,冲思琴居的老板点了点头:“就这把吧,还凑合。”

  回到王府已是晌午了。

  想到那日秦靖说要自己等他用膳,念薇正在踌躇要不要等他一起,忽然有是侍女来禀:“侧妃娘娘,殿下请您过去一起用膳。”

  话刚落音,桃红就喜滋滋的抢道:“好啊,我家娘娘很快就去,不会让殿下久等的。”

  念薇瞪了她一眼,理了理鬓发,“走吧。”

  不知为何,心里竟然甜丝丝的,莫名有些好奇又有些期待。他今日上朝有什么事吗?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

  桃红难得见到她羞怯的模样,忍不住捂嘴偷笑。

  只是走着走着,念薇发现这条路却似乎不是通往孤鸿居,而是往王府饭厅而去。她眉心微蹙,颊边的红晕渐渐消失。

  进入饭厅,秦靖和江纤月果然坐在主座上,苏、姚两位侍妾也在席。

  念薇淡声行了礼,扫了一眼圆桌,随意寻了个空位坐下。

  不料江纤月却在此事发声:“顾妹妹怎么坐那么远,姚妹妹,你同侧妃换下位置。”

  念薇听了,眉头深深皱起。

  自己坐在江纤月一侧,与她隔了一个位置,而那姚玲,却正坐在秦靖旁边。江纤月让自己同她换位置,摆明了是要给自己拉仇恨。

  她正要拒绝,可那姚玲却摄于王妃的威严撇着嘴站了起来,让出了座。

  念薇只好硬着头皮在秦靖一边落座。

  江纤月适时笑道:“开饭吧。”

  侍女们站在一侧布菜,一桌人默默无语的吃着。

  念薇目不斜视,安静的用饭。

  秦靖显然心情不佳,他才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

  江纤月关心道:“饭菜是不和殿下的胃口吗?”

  一旁站着的季明道:“王妃娘娘,殿下口味比较清淡。”

  江纤月一脸歉意:“是妾身准备不妥。”

  秦靖眉头微蹙,余光中见念薇事不关己低头用饭的模样,脸色沉了沉。

  “你做的已经很好,王府内务还要王妃好好打理。”秦靖忽然温柔的开口,说着,将手覆在江纤月手上拍了拍,又转头对众人说,“王妃贤良淑德,是你们的榜样,你们平日要尊重她,多向王妃学习。”

  他的目光似乎不经意间扫过念薇的脸,见她果然脸色一僵,嘴角渐渐上扬,心情大好。

  江纤月羞涩地道:“王爷放心吧,妾身会将王府后院管理的妥妥帖帖的,让您无后顾之忧。”

  秦靖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吩咐道:“三日后,父皇要陪母妃去静安寺礼佛,顺便探望皇祖母,到时你记得一早去宫中,同母妃同行。”

  江纤月点了点头,含笑看向念薇:“顾妹妹也一起去吧。”

  念薇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心思电转,点了点头。

  饭毕,下人端来铜盆,秦靖净了手。

  江纤月因先前得了秦靖的夸赞,心中得意,又看到对面不动声色的念薇,想到那日她趾高气扬的模样,眸中划过一丝不甘。

  或许,自己在殿下心中也有一席之地的,她也是有机会的?

  她试探着开口:“妾身今日得了一盆昙花,听花匠说可能今夜会绽放,昙花绽放实在是难得的奇景,不知妾身有没有这个荣幸邀殿下今夜一同欣赏?”

  苏姚二人面面相觑,心叹:这王妃邀宠也是下了血本的。

  念薇睫毛翕动,不自觉看向秦靖。

  秦靖仿佛没有觉察到一众视线,对上江纤月写满期待的脸,唇角勾起:“好。”

  饭毕,回到天水阁。念薇想了想,提笔写了封信夹在银票中封好让桃红送至思琴居。

  绿萍见她似是心情不好,便问:“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心生不宁的。”

  念薇摇摇头,敷衍道:“可能中午积了食,走走就好。”

  她走到回廊下,见那鹦鹉正安静地立着,也不说话,忍不住轻叹:“你也积食了吗,如此懒散?”

  明明心中有更重要的事,可不知为何,中午饭厅那幕总是挥之不去——

  他温柔的覆上江西月的手,他答应了她晚上一起赏花……

  念薇心中烦乱,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看不清他。

  断崖山,他奋不顾身的救自己;深谷中,他的温柔,还有这么久以来他对她的好……只是,或许,他对别的女人也会这样温柔呵护?

  她同鹦鹉对看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好半晌才发现此刻的自己有多么可笑。

  “绿萍,把我新得的琴抱来。”

  天水阁临水而建,一侧连着竹林。秋日暖阳映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拂过,吹过心头,带走烦扰。

  念薇坐在湖边抚琴,音律在指间流淌,心中渐渐安静下来,整个世界只余风声、琴声和偶尔的鸟鸣。

  湖对面,季明一脸忐忑的躬身站着。

  秦靖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却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殿下,咱们还过去吗?”季明犹豫着问道,等了许久,就在他以为殿下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到一声冷笑。

  本来因为听到那人赠琴之事不悦,中午故意答应了江氏的邀约,想刺-激一下她,只是刚答应他就后悔了——万一因此,两人真的渐行渐远就不妙了。他想着她会生气、难过,所以赶来想同她解释一番,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心情在弹琴?

  尽管他不似那人一样精通音律,却也听得出,这琴声平静悠扬,如高山流水,心浮气躁之人是断然弹不出的。

  季明一直伺候在秦靖身边,旁人不知道靖王的心思他却是一清二楚的。

  “殿下,听管家说娘娘上午去了一趟思琴居,想必这琴应该是刚买的。”所以不是那位送的,您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没想到秦靖的脸却更沉了,他阴鸷地瞪了季明一眼,吓得对方不再敢多言。

  他自然之道她断琴之事,只是一想到她将自己重金购置的琴如垃圾一般的扔了,却念念不忘那绿幽,就气闷不已。听到自己晚上要去江氏那,她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事到如今,自己在她心中竟仍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秦靖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晚上,念薇独自用晚饭,沐浴更衣后准备睡下。

  桃红诧异道:“姑娘,您不等殿下吗?”

  念薇闻言一怔,看着跳跃的灯火,道:“不必。他今晚不会来。”

  她以为自己很淡定,话出口才发现有多酸。

  这下正在整理床铺的绿萍惊住了,印象中明月阁中的姑娘自信满满,一向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如今怎会发出如此寂寥之语?

  绿萍问:“怎么了吗?”

  桃红白日跟着念薇,自是知道的,她瞪了绿萍一眼。

  念薇无意间扫到两人交换神色,自嘲的笑了,再这样下去,大仇未报,她自己就沦为怨妇,她决不允许。

  她敛了敛神,打开窗子,夜凉如水。

  因为顾及王皇后同那些老臣,宣武帝陪高贵妃去上香,并不公开,外人并不知晓。那日又逢休沐,朝中大臣都不用上朝……

  很好。

  念薇眸中泛着冷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