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报应(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23 2019.07.03 21:15

  “事情办的如何?”念薇坐下,开门见山地问。

  “顾大人,一切都在您的预料之中。那两名绝色歌姬进府后,顾相同卫夫人争吵日多。听说顾相要收那两个女子为妾,两人还为此大吵了一架。”高通道。

  “哦?当真如此?两人之间的感情如此不堪一击?事情的进展倒是比我想像中更加顺利。”

  当年那个人为了卫氏冷落母亲,放纵她甚至害的母亲没发好好入土为安。听说顾相此后再没纳妾,夫妻二人琴瑟和鸣。既然两人如此牢靠,那她就测试一下,高价寻了两个美貌歌姬让高通想办法送入相府。只是没想到,这对渣男贱女这么快就闹翻了脸。

  “是的。听闻相府现在闹翻了天,丞相整日宿在歌姬房中,卫夫人哭着喊着要见太子妃呢!”

  “呵,顾雪都自顾不暇了,哪有能力去管娘家后院的事!”念薇冷笑,相信用不了多久,不用她插手,曾经显赫一时的相府就四分五裂了。

  “虽然不知大人与顾相有何愁怨。但在下看来,谁若是有顾大人这样的敌人,怕是要寝室难安了。”

  念薇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如今早就卸任女官了,你不必称呼我什么顾大人,叫我顾薇即可。再者,如今高大人可是进了内阁,那可是我朝权力中心,前途可谓不可限量。这次让你替我办这件事,手段并不光明磊落,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顾薇姑娘客气了。若非您给机会,我也不可能出人头地。姑娘的知遇之恩,高通感激不尽,今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知会一声。”

  念薇拜别了高通,转身去了明月阁。天色渐晚,夜幕降临,汴河畔的灯火渐渐亮起。

  环顾一周,明月阁内小厮丫头和美人们已换了不少生面孔。曾经她在这里时总是轻纱蒙面,如今他们并不认识自己。只偶有人投来惊艳之色。

  “我找郝妈妈。”念薇避开热情的美人,掏出一锭银子给门口的龟公。那人满脸喜色的接过,笑着引路。

  很快,念薇被引到一间包房。不多时,门外响起一道娇媚的声音。

  “不知是哪位贵客找妈妈我呀?”

  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伴随着支呀一声,门被推开。郝妈妈扭腰摆臀的进来了。

  “好久不见,妈妈!”念薇笑道。

  郝妈妈怔了一下,惊喜的开口:“薇儿?”

  “是我!”念薇上前抱了一下她,“那日宫中宴会,薇儿还要多谢妈妈!”

  “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同你师傅当年是手帕交,我可是把你当女儿一样呢!只是,杳娘她……你也知道,她争强好胜,一直跟你不对付……如今她落得这样的结局,也是悲惨……你就别怪她了……”

  念薇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道:“绿萍来投奔我,同我说了一些……我想见见她……”

  “绿萍怎么找到你那的?”郝妈妈吃了一惊,很快又了然,“一定是听杳娘胡言乱语的……她现在不比往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妈妈带路吧。”

  郝妈妈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约莫一刻钟,两人到达了明月阁后院最深处的一个破旧的小院前。此处念薇以前是知道的,听说是放置废弃杂物的,还有闹鬼的传闻,只是从未来过。

  低矮斑驳的墙壁爬满了杂草,在夜色中黑漆漆一片。念薇举着灯笼,刚剥开挡路的半人高的荆棘,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硕大的东西窜过,不知是老鼠还是黄鼠狼或者别的什么……

  “她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郝妈妈哆嗦了一下。明月阁是在她接手之前也是青楼,听闻这处废弃的院子死过不少姑娘……有不服管教被毒打而亡的,也有被抛弃后疯癫而死的……每到深夜,此处阴森可怕,从无人敢靠近。

  念薇点点头,踩着杂草进了院子。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偶有夜猫尖锐的叫声,在深夜荒园中显得异常可怖。

  念薇面不改色地往深处走去。很快,周围有歌声响起……

  念薇驻足片刻,侧耳倾听。曲调非常熟悉,是汴河畔流行的楚地歌谣。歌声婉转灵动,她已经很久没听到杳娘的歌声了。

  循声走去,果然见到一个女子。

  她身材纤细,身着一身破烂的红衣正在快速旋转着。

  “杳娘?”念薇轻声唤了一声。

  女主听到声音,停住了脚步,缓缓回过身来。

  一向淡定的念薇不禁大惊失色——

  杳娘那张原本媚色倾城的脸此刻如鬼魅一般,在摇曳的灯火下显得愈发恐怖……

  饶是听绿萍说过,杳娘的脸早在大火中毁容了,可念薇还是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惨状。

  “杳娘?”念薇重复一声,“你还认识我吗?”

  “”哈哈……都是坏人!……”杳娘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不可抑制,笑着笑着掉下了眼泪。她旁若无人地兀自发着疯……

  念薇轻叹一声,站在那儿看了她良久,方转身离开。

  回到王府已接近午夜。刚进了天水阁,迎面就撞上桃红。她一脸焦急地搓着手。

  念薇不甚在意地笑道:“你个丫头居然还没睡,在等我吗?这么用心,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昏暗中念薇没有看到桃红欲言又止的模样。昨夜彻夜未眠,今天又忙了一天,身心俱疲。她快步往寝殿走去。

  寝殿内黑漆漆的,念薇唇角微弯。出门前她吩咐桃红如果有人来找就告知他们自己不舒服睡下了。

  正要往床榻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你还知道回来?”

  突然灯光大亮,寝殿内瞬间灯火通明。

  念薇心头微滞,转身,只见秦靖正端坐在书桌旁,一双黑眸冷冷地看着她。

  “深更半夜,王爷在此吓人吗?”念薇抿唇,秀眉微蹙。

  “这里是靖王府,本王想在哪休息就去哪休息。倒是你,成婚第一日,就不安于室,当真是业务繁忙。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已是靖王侧妃了?”秦靖的眼中黑云压城,山雨欲来。

  念薇怔愣片刻。她当真没想到,他会在此。只是,此刻头痛欲裂,眩晕感一阵强过一阵。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低头往前走。

  突然,轻微一声响动。念薇低头,原来白日随手买的竹簪掉在地上。

  惊讶间,秦靖已经捡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