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宴会(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41 2019.06.14 19:25

  顾雪挑唇轻笑:“怎么,顾女官这是见到故人心虚了?”

  宫灯映照下,念薇的脸有些苍白苍白,面对质问,她却只是给自己倒了杯茶,默然不语。

  席间众人心思各异,此时都惊住了。一则太子妃所说的此事太过离奇,青楼女子怎会成为一代女官?二却是,顾女官这个反应,难道此事竟是真的?这可是欺君之罪!

  仿佛看到了念薇的下场,顾雪一脸的志得意满:“明月阁老板,你可瞧清楚了,你面前这位‘故人’可是半年期曾名噪一时的琴姬念薇?”

  席间有些人是听过“念大家”的名号的,只是“念大家”一直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见过,有幸听过她出席宴会弹琴,也一直都是白纱遮面,无人见过其容貌。听了太子妃这话,这些人开始暗暗观察念薇。顾女官虽身着暗红色官袍淹没在衣香鬓影中,但细看却是容貌昳丽,为世间少有。难道说……

  郝妈妈犹豫着,战战兢兢的没有开口。

  顾雪脸上颇为不耐:“怕什么,你就把之前同本宫说的当着陛下的面再说一遍。”

  “这、这,民妇不敢……”她看了看太子妃,又看了看念薇。

  一直沉默不语的念薇这时放下茶杯,唇角漫起笑意:“你但说无妨,我也十分好奇呢。”

  顾雪冷笑一声,心道看你强撑到几时,她冷冷睨了郝妈妈一眼:“瞧不见满殿人都等你呢吗?还不快说!”

  郝妈妈哆嗦着开口:“这姑娘确实和民妇的故人十分相似,可方才民妇仔细瞧了瞧,不是一个人……”

  万万没想到她会如此说,顾雪脸都气歪了:“你胡说!”

  怎么回事?她可是屈尊降贵亲自见了这刁妇,而且给了她一笔重金的,这人答应的好好的,她一定不会放过此人!

  一直没有开口的高贵妃不悦道:“今日可是本宫的生辰,太子妃搞了这么一出是故意让本宫不高兴是吗?”

  “不、不是的,儿臣绝无此意。”顾雪慌乱着开口,她指着念薇,愤愤道,“此人出身低贱,冒名顶替官家女子进宫,欺君罔上、蛊惑陛下,实在是居心叵测!儿臣还有一名证人,此人正是大乾有名的舞姬、明月阁的头牌——杳娘,可以证明此女是青楼女子!”说罢,吩咐身边侍从去传人。

  念薇唇角的笑意逐渐消失。

  见到郝妈妈时她很淡定。郝妈妈虽看似见钱眼开、见风使舵,实则意志坚定、做事有一套自己的准则。她一直疼爱自己,后来自己才偶然得知,原来她是师傅的旧识。更何况,郝妈妈在天子脚下,经营这么大的一青楼,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会是那般害怕的模样,定是佯装的。所以她很淡定。

  可是,窑娘就不同了……她心高气傲,又素来看不惯自己,倒是有可能被顾雪威逼利诱……

  念薇不动声色地坐着,心却渐渐沉重起来。

  她努力这么久,绝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疏漏功亏一篑。

  不多时,侍从慌乱的跑进来,身后却空无一人。

  “人呢?”顾雪焦急地问。

  “娘娘,人、人不见了……”

  “什么?”顾雪大惊失色。那杳娘信誓旦旦会当庭指证,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气氛一时间凝滞了。本该是轻歌曼舞、欢声笑语的宴会气氛全无,这场生辰宴的中心人物高贵妃的脸色已然全黑,正要发作,宣武帝将手覆在她的手上。高贵妃冷哼一声,转身离席。宣武帝的脸也跟着变得阴沉。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顾雪却仍不肯放弃:“陛下,儿臣对天发誓,儿臣所言千真万确。不信您可以去调查……儿臣可以找到证人……”

  话未落音,只听殿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我就是证人。”

  声音洪亮且浑厚、铿锵有力,如钟鸣般砸进宴席。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年轻的将军不急不徐地走来。

  “是镇北侯!”有人立即认出了来人。

  一时间场面热乎起来。前些日子陛下提拨了一位年轻将领,且亲封为“镇北侯”,很多人都听说过。

  这就是她名义上的哥哥——顾彦?

  念薇看向中央,正撞上他的目光。两人不动声色的彼此看了一眼,很快移开。

  “参见陛下,贵妃娘娘。臣来迟,请恕罪。”顾彦恭声道。

  “爱卿免礼。请入座。”宣武帝眉头舒展。

  顾彦却没有动,而是皱起了眉:“陛下,臣刚刚进来时听到臣妹似乎遭人指摘,不知道是不是臣听错了或是会错了意呢?”

  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想起,这顾女官可不正是镇北侯的妹妹吗!

  顾雪愣住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那贱人假身份的哥哥?他这话是要帮那贱人?

  “镇北侯,你可要看清楚,这女人分明是……”顾雪指着念薇冷冷道。

  顾彦冷笑一声,一字一句道:“臣的亲妹妹,臣还认得清。不知道臣妹是哪里得罪了太子妃娘娘,让你这般诋毁臣妹。”

  他神色冷峻,言之凿凿,顾雪支支吾吾无话可说。

  一位妇人小声道:“人家顾将军难不成还能认错自己的妹妹,太子妃未免太无理取闹了!”她声音不高,但却引得众人点头称是。

  宣武帝一脸阴鸷的看着顾雪,呵斥道:“胡闹!还不给顾爱卿兄妹二人道歉!”

  顾雪心有不甘。可在场所有人都用指责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不得不开口:“对、对不起。”

  念薇心中冷笑,如老钟般坐定不动,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没想到却听顾彦道:“太子妃是向谁道歉呢,恕臣愚钝搞不清楚。”

  顾雪恨恨的看了他和念薇一眼,咬唇道:“镇北侯、顾女官,对不起。”

  顾彦冷笑着入席坐下。

  秦煜起身道:“父皇,我们先回去了。”见宣武帝点头,他径自拉着顾雪离开了。

  殿内很快继续响起了丝竹之声,宴饮交谈继续。不过因为高贵妃先行离去,宣武帝也没了兴致,宴会没多久就散了。

  青莲宫外。念薇等了一会儿,见顾彦同几个同僚一起出来。他远远看到她,同身边的人告辞,往她走来。两人站在一颗百年老树下。

  “谢谢你。”念薇顿了顿,唤道,“哥哥。”

  许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叫他,顾彦有些惊讶。

  “在宫里,好好照顾自己。”他开口道,说罢有些生疏的拍了下她的肩膀,转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