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心动(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00 2019.07.11 20:30

  “你松手!放开我!”念薇气呼呼的使劲挣扎,奈何男女力气悬殊,她挣了半天也没有挣脱他。尽管隔着衣服,她还是明显感到他的身体热了起来,身-下某处十分尴尬……念薇不敢再乱动,一张脸烧了起来,心中啐了一口,渐渐安静下来。

  看秦靖这个样子,应该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她趴在他胸-口处,耳畔传来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不知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也许是这两日太过疲累,没多久她竟睡着了。

  没多久,他缓缓睁开眼,低头看了她一眼,微笑着也进入梦乡。

  第二日,念薇悠悠转醒,发现身上搭着他的外衫,她怔了怔,环顾四周,发现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中衣,手中拎着一只似乎是刚刚猎到的野鸡。

  “谢谢。”念薇起来,伸了个懒腰,将衣服递给他。

  “披着吧,要是冻着了本王也救不了你。”

  “我不冷。”念薇保持着递衣服的姿势,固执的说道。

  秦靖唇角微弯,她这个模样好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他无奈接过衣服披上,道:“一会吃点东西,我们准备出发,救我们的人估计也就来了。”

  念薇点了点头,忽然想到昨日的情形,有些担心的问:“殿下昨天似乎吃了有毒的菌子,现在身体感觉如何?还好吗?”

  “本王没事。”他说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定定的望着她,“你担心我?”

  他的眼睛亮亮的,又仿佛旋涡一般,让人忍不住沉醉。

  想到昨日的情形,念薇心中划过羞哂,却强装镇定。

  “当然了,我如今是您的侧妃,自然是要担心殿下的。”她说着,狡黠一笑,“若是您死了,我岂不是要守寡。”

  话刚出口念薇就后悔了,这样说似乎有些暧-昧了……

  秦靖脸上浮起暧昧的笑:“你放心,本王不会让这么孤独的。”

  一时间念薇漂亮的脸浮起朵朵红云,她扭头往溪边走,“我去洗漱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秦靖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吃完早饭,秦靖勘察了周围,道:“我们顺着水流走,应该很快就能出去。”

  没有回话,他转头看去,却见念薇正在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出发吧。”秦靖道。

  不料念薇突然道:“殿下先走吧。”

  秦靖沉了脸,神色严峻:“什么意思?”

  念薇犹豫片刻,咬牙道:“我要留在这儿,找出娘亲的尸骨。”

  卫氏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她心存疑虑。可即便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不愿放弃。一想到万一、万一母亲真的葬身此处,她的心就千疮百孔,仿佛被针过一样,疼的无法自抑。

  “你疯了?”

  “我很清醒,我怎能让我娘埋骨此地!”

  她歇斯底里的模样让他莫名心疼,他忽然上前,双手捧住她的脸:“听本王说,那卫氏在撒谎!她如此说,不过是想激怒你。你娘的事,本王名人调查过,并且找到了当年相府的管家,当年你娘的后世就是他处理的。你娘被拉去了京郊的一座乱葬岗,如果你不相信,回京后你亲自对质。”

  念薇缓缓的抬头,双目无神:“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靖轻叹一声,放开她,手指天空:“本王对天发誓!”

  念薇突然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他站着,低头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子,心有不忍,“如果你当真放不下仇恨,本王替你杀了那卫氏便是。”

  虽然可能处理干净有些麻烦,但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没想到她却断然拒绝了。

  “这是我的事,同殿下没有关系。”

  秦靖面色晦暗,事到如今,她竟还如此见外。

  “本王很少多管闲事,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会亲手为我娘讨回公道。死,太便宜她了。”她缓缓站了起来,眼中凝满冰霜。

  两人沿着水流往走,一路默默不语。

  念薇跟在秦靖后面,渐渐地,有些吃力。

  忽然感觉前面的他放慢了脚步,是因为自己吗?

  她心中划过暖流,一时又有些懊恼——方才她不该那么说话的,毕竟他也是好心。

  胡思乱想间,脚底一滑,崴了脚。

  念薇痛呼一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斥责一声,说着蹲下要查看她的脚,却被她阻止。

  “我自己来!”念薇面红耳赤。

  秦靖相说她都嫁给自己了有什么好拘束的,又怕惹恼她,遂不再开口。好在她似乎伤的不重,念薇揉了揉脚踝,站了起来。

  “上来!”他蹲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背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她话还没说完就怔住了。

  此刻他头上的簪子,好眼熟,似乎是那日自己随手在街边买的……记得那日他拿走了……

  秦靖回头,见她盯着自己的发顶,很快明白过来,心里美滋滋的。

  这个簪子他自得了后日日都带着,她总算发现了!

  念薇回过神来,红着脸道:“我自己能走。”

  不知为何,心怦怦直跳。难道,自己真的——动心了?

  此时朝霞漫天,溪面波光粼粼。

  “顾薇,如果说,本王想让你留在我身边,长长久久的留在我身边,你愿意吗?”

  念薇呆住了。

  他这是在表白吗?

  砰——砰——砰——

  念薇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他了。

  突然,远处传来哒哒、哒哒的马蹄声,远远望去,水花四溅。

  “好。”念薇垂眸轻声道,仿佛一声呢喃。

  只是她的话却被淹没在嘈杂的声音中,随风而逝。

  秦靖并没有听到,他皱眉看着由远而近的人马,神情警惕。

  念薇揉了揉脚试着站了起来,秦靖回头,紧绷的脸轻松下来:“是本王的人马。”他还想再问她愿不愿意,却发现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想着当下也不是好时机,于是作罢。

  此时,赶来的数十名将士已经来到眼前,纷纷下马跪下,抱拳道,“殿下!”

  最前面的正是秦靖的心腹之一武略。

  “属下来迟,请殿下责罚!”

  “起来吧,消息没走漏吧?”秦靖沉声问。

  “殿下放心,文韬已安排好,无人知道您和侧妃娘娘出城了。”

  秦靖点了点头,跳上一匹马,随即向念薇伸出了手。

  “上来!”

  跟他同乘一骑?

  念薇正犹豫不定间,却听武略在一旁道:“娘娘,此行我们没带马车,这些马又是战马,您还是听殿下的吧!”

  念薇看了眼这些马匹,个个高大矫健,看上去野性十足,她确实驾驭不了。

  她咬唇,慢慢将手递给秦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