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去死(1)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33 2019.06.11 19:25

  顾雪顿时变了脸色。她看着秦煜踱步进入亭子,看着他冷峻如冰的脸,心中万分委屈。她的夫君,一而再再而三的护着这个贱人将自己置于何地!

  “殿下不要欺人太甚!”

  秦煜冷笑一声,旁若无人的拉起念薇就走,却被顾雪一个箭步挡住。

  “秦煜你说清楚再走!”顾雪气到口不择言,直呼名讳。

  念薇哂笑:“怎么,太子妃娘娘是有何赐教吗?”

  话刚落音顾雪就爆炸了。

  “闭嘴!”她纤指颤巍巍指着念薇,眼睛却是直直望着秦煜,“你当真要这么护着这个贱人?”

  他冷淡的看了她一眼,甚至连话都不屑说,顾雪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前日臣妾生辰,一早见殿下在园中雕刻,还喜滋滋的以为是殿下在亲手给我做生辰礼物,可臣妾等了又等,从白日等到深夜都没有等到殿下的礼物,可您居然给了这个贱人!殿下如此做,让我这个太子妃情何以堪?”

  “孤的东西,自然是任孤处置。太子妃为了这点小事在这大呼小叫,一口一个‘贱人’,成何体统!”

  “臣妾说的难道有错,她明明是那个明月阁的……”

  “胡闹!”秦煜怒斥,周身笼罩着阴冷之气,“太子妃累了,来人,将太子妃送回东宫,好好休息。”

  “你、你们……”

  念薇看着这般情形,竟然觉得有些好笑。这夫妻二人这般争吵,是为了她?她分明在他们大婚那日就与秦煜断干净了好吗?只是,顾雪一口一个“贱人”地骂,她十分不悦。

  念薇眸中划过冷光,脸上笑意加深。

  她低头,眸光落在手腕上,柔声开口:“殿下,您弄.疼我了。”

  秦煜这才放开她的手,关切道:“没事吧?”

  念薇摇了摇头,余光中瞥见顾雪恨恨的盯着自己,心中冷笑,脸色的笑意愈发温柔:“不知太子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下官有事要禀呢。”

  秦煜深深看着她:“只要是你的事,孤随时有空。”

  果然,顾雪听了红着眼睛,身子一扭哭着冲进雨幕中。

  念薇见状,垂了眸子,长长的睫毛掩去眸底的冰霜。

  “薇儿妹妹,要不我先走,你和太子殿下先聊。”一直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江纤月这时出声。

  “不用,你在那边等我一下,我一会去找你。”念薇道。

  江纤月点了点头,看了秦煜一眼,小心的把伞留在栏杆边。

  亭子里剩下念薇和秦煜二人寂寂无语。

  一时间,只听见雨水从檐上滚落啪嗒啪嗒的脆响。

  念薇收敛了笑意,她率先打破了沉默:“伞还给您,希望太子殿下以后不要做这些扰人扰己的举动。”

  “你只想同孤说这些吗?”秦煜看了她半晌,轻叹。

  “下官早就说过,是太子殿下认错人了。您也看到了,如今太子妃娘娘对下官误会已深,这着实不是下官愿意看到的,还请您跟娘娘解释一番才好。下官还有事,告辞。”

  说罢转身毫不留念的离开。

  一路上,江纤月频频看向念薇。直到瑶华宫外,念薇停下来:“姐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江纤月挠挠头,嗫嚅着开口:“刚刚太子妃为什么针对你?薇妹妹难道同太子殿下认识?”

  念薇挑眉:“你觉得呢?”

  “不太可能啊……可是太子妃刚刚的样子好可怕啊,好像跟你有深仇大恨上似的……”

  深仇大恨?

  不错,她同顾雪之间确实隔着深仇大恨。或许自己的确是迁怒于顾雪,可是母亲在她面前惨死的模样她怎么也忘不了!她一定要让她们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念薇道:“妹妹从凉州来,哪里有机会结识太子殿下。之前在凤仪宫时,殿下将我误认成一个故人,可能那个人跟我张的太像了,所以连太子妃也认错了,真是冤枉!”

  “我懂了,那位故人一定是太子殿下的心上人,难怪惹得太子妃大吃飞醋呢!”江纤月神秘兮兮的笑道,“不过以前听说太子夫妇琴瑟和鸣十分恩爱,刚才的情形,两人关系好像不太好呀,看来传闻也不能尽信呢!不过居然有人和妹妹相貌相似,我真的很好奇呢!”

  念薇微笑:“我也想见见呢。”

  算一算,她已经好些日子没弹琴了。她曾对师傅说自己从不曾真正喜欢弹琴跳舞,她也一度以为这些只是她报仇的工具而已,可是入宫以来手脚都僵硬了,她开始有些怀念从前单纯的只想着弹琴跳舞的日子。

  只是,她如今是来自凉州的大家闺秀顾薇,听说凉州“顾薇”喜欢读书刺绣,自幼聪颖,但身体羸弱,不通音律。她要扮演好这个角色,防止任何一点暴漏身份的可能。今后,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弹琴跳舞了。

  江纤月又问:“还有太子妃口中的‘明月阁’是什么地方呀?”

  “姐姐可是在京城长大的,姐姐都不知道,我又怎会知道?”

  “唉!都怪我爹娘管我管的太严了,除了一些闺秀门都参加的宴会,我都没怎么出过门呢!”

  念薇想到什么,问:“听说明日高贵妃要定下靖王妃人选呢,姐姐知道吗?”

  “我自然听说了。”江纤月娇羞道,很快眉头却纠结起来,“可是我并没有把握,听说贵妃娘娘更中意永安县主呢,怕是都内定好了。”

  念薇点了点头:“我如今在乾元殿也知道一些,陛下给了贵妃娘娘一张空白的赐婚圣旨,已经盖好印,只待娘娘填上名字。听说明天召集秀女见面,只是走个流程,会当场赐婚。”

  “什么?”江纤月大惊失色。

  她一心爱慕靖王,一直以为自己是有机会嫁给他的,毕竟大选后留在宫中的秀女很少了,大都是贵妃心中的人选。但怎么也没想到,贵妃竟这么快就决定好了。

  念薇早就知道她的心思,因此见她哭丧着脸忍不住心中也颇不好受。

  江纤月握住念薇的手,慌乱道:“怎么办,我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说着开始掉眼泪。

  “姐姐这么想嫁给靖王吗?”念薇不能理解,秦靖此人性格多变,行事诡异,虽说相貌英俊,但也不至于把这个姑娘迷成这样吧。

  江纤月哭道:“如果不能嫁给他,我真的好想死。”

  念薇见状,心中微惊,默了默,一字一句道:“那就去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