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报应(1)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86 2019.07.02 21:24

  秦靖怔了一下,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

  “你再说一遍。”他眯着眼睛。

  “妾方才说,‘食不言寝不语’,有什么不对吗?”念薇彷佛丝毫察觉他在生气,笑着开口道。

  笑话,她又不是被吓大的。她如今,一不图他的宠爱,其次对这侧妃之位并不在乎,有必要处处看他脸色吗?

  只是这话一出口,周遭瞬间变冷了,空气彷佛都凝滞了。

  “很好。你很好。”秦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起身摔门而去。

  一直侍立在外的桃红慌忙进来,见念薇正在若无其事的吃饭,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姑娘,你怎么把王爷气走了?”

  念薇一脸无辜:“他生气同我有什么关系?”

  简直莫名其妙。

  桃红张了张口,憋了一肚子话可见她事不关己的样子终是咽了下去。又想到另外一事,她开口道:“还有一时,府外有个叫绿萍的姑娘,说要求见侧妃娘娘。”

  “绿萍?”念薇执筷的手一顿,神色郑重起来。

  当初在明月阁,伺候她的两个姑娘之一。她怎么找到这里来?

  念薇想了想,吩咐道:“请她进来。”

  见到绿萍后,念薇惊讶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挥退众人,待室内只剩她们二人,她忍不住问:“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眼前的绿萍,鼻青脸肿,嘴唇干裂,身形消瘦。记得在明月阁时,她还是文文静静清秀可人的一个小姑娘,如今这副模样,她第一眼已经认不出是绿萍。

  绿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姑娘收留!”

  念薇起来,扶她坐下,问:“你怎知道我在这儿?红菱呢?”

  话刚落音,绿萍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红菱没了……”

  “怎么回事?”念薇惊的站了起来。

  哪个爱哭爱笑的小姑娘,没了?

  “是杳娘……自从那次从宫里出来后她就疯了,被关在明月阁后院柴房中,郝妈妈命我和红菱伺候杳娘,她一不高兴就虐打我们……那日晚上杳娘点燃了柴房,红菱最先发现的,她扑进去救杳娘,可自己却再也没出来……”

  那次入宫?是那次顾雪请了郝妈妈准备在宫宴上指证她是冒牌货?记得那时,顾雪不仅请了郝妈妈,还有杳娘,只是后者还没上场就不见了……

  她回了明月阁,又怎么疯了?

  只是,想到红菱,念薇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

  “你身上的伤,是杳娘所为?”见绿萍点头,念薇心中五味陈杂,又问,“郝妈妈不管吗?你又如何知道我在这儿的?”

  “奴婢同杳娘一样被关在后院,压根见不到郝妈妈。奴婢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从狗洞爬出去这才逃了出来……杳娘一直在柴房疯言疯语说‘顾女官就是念薇’,奴婢听说顾女官如今成了靖王侧妃,奴婢也不相信……只是如今实在走投无路才来碰碰运气……”

  念薇听了,默然不语。

  绿萍再次跪在地上,磕着头:“求姑娘收留。奴婢对天发誓,姑娘的身份,奴婢绝不会透漏半分,否则必遭天打雷劈。”

  念薇深深望了她一会儿,方才开口:“你起来吧。我让你领你去安顿下来,至于你的来历,你该知道怎么说。”

  “奴婢晓得,奴婢原是顾家家仆,之前来京路上同您失散了。如今姑娘看奴婢可怜才收留的。”

  念薇点点头:“你先下去休息吧,一会我命人给你送药。”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绿萍下去后,桃红进来了。她对念薇之前的事并不清楚,只是猜测,方才的丫头应该认识念薇。

  她忍不住皱眉:“那个丫头鼻青脸肿,奇奇怪怪的,会不会给姑娘找来麻烦,或者别有用心?”

  念薇正在试琴,她纤指随意拨动一下,琴弦发出一声低鸣。

  “把这琴扔了,我亲自去寻一把。”她起身,拿了斗笠,往外走。

  别有用心?牛鬼蛇神?又有何惧!她倒是有些好奇,绿萍这个时候来此,到底是巧合,还是受人指使。

  “可是,这是殿下亲自吩咐人送来的,听闻是京城最有名的琴行思琴居中最名贵的,要不奴婢找乐师来调调音?还有,您要去哪儿?奴婢去给您安排车马侍从?”

  念薇停了下来,面色微冷:“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按我说的办。”

  “诺。”桃红的声音低了下去,“姑娘出门在外要当心。”

  念薇轻轻点头。

  从侧门出了王府,念薇一路往琴行行去。街道两侧熙熙攘攘,感觉背后有人跟着,她故意在一个卖首饰香料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念薇手中随意捡起几个物件,装作挑选的样子。余光中,果然有几个可疑的男子也停了下来,装模作样的停在路边。她唇角勾起——

  大男人在那一动不动的买手绢、肚-兜?

  此地无银三百两。

  几人身体高大强壮,看动作也是十分迅捷,应当是王府侍卫。

  到底是何人所派?秦靖?还是江纤月?是担心她的安全,还是在暗中监视自己?

  她正在思忖间,只听老板热络地招呼:“姑娘是看上这个竹簪了?”

  念薇回过神来,低头,只见自己手上躺着一只简单的云纹竹簪,正要放下,却听老板热情的介绍:“姑娘可真有眼光,您手中这竹簪别看简单,却十分流行。你瞧,这簪子通体光滑,雕工精美,簪头的祥云可是传说中神仙所驾云彩,象征着祥瑞呢,用它簪发保准心想事成。别瞧它材质普通,却大受欢迎。如今京城的读书人几乎人人佩戴,您手上的,可是今天剩下的最后一支呢。”

  没想到这老板还蛮会做生意,一只普通的竹簪被他吹的天花乱坠也是不容易。

  念薇准备掏钱:“多少钱?”

  “只要十文钱。”老板满脸笑容的接过铜板,“姑娘送给心上人,他绝对会十分喜欢的!”

  念薇将簪子收入怀中,嘴角抽了抽。

  她又没有心上人可送,买下簪子纯属看老板说了这么多过意不去罢了。难不成送给秦靖?十文钱的簪子,未免辱没了他的身份!

  罢了,先收着。

  念薇一路到了思琴居,看着身后远远跟着的人,唇角勾起。

  熟悉这条街的人都知道,思琴居二楼是一间成衣铺。念薇从思琴居出来,换作一副清秀男子装扮,斗笠早已扔掉。

  她大大方方的往一侧走去,经过先前跟踪自己的侍卫们时,那些人毫无察觉,仍然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着琴行门口。

  她很快来到经常去的茶楼,高通已经等候许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