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赐婚(1)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76 2019.06.23 20:40

  念薇缓缓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似蝶翼一般颤动着,就在她以为陷入绝境之时,一道声音冷冷响起——

  “本王看谁敢!”

  一时间室内众人皆是一惊。

  不知何时,秦靖已经醒了,且就在念薇同顾雪对峙之际,已披衣而起。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抱着锦被僵硬的坐在墙边的念薇一眼,走了出去,随后扬手一挥,纱幔落下,遮住了顾雪和一干宫女的视线。

  不知为何,念薇感到眼眶湿湿的。

  七岁那年的雪地中,她流尽了所有的泪水。即便是刚刚那样屈辱的时刻,她也没有落泪。她一度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干涸。

  可她却知道,自己哭了,为他这个小小的暖心之举。

  薄薄的纱幔,却让她保留了最后一丝尊严。

  纱幔外。秦靖看着一脸惊讶的顾雪冷笑:“太子妃管的倒是很宽呢,可这里不是东宫,本王和顾大人还轮不到你来管!莫非是太子妃早已将自己当成了一国之母了?”

  顾雪万万没想到,这靖王竟有袒护那贱人之意。

  明知道昨夜进来的靖王她仍然让人捅破,其一,昨夜靖王缺席国宴惹得龙颜大怒,正好可迁怒那贱人;二则是世人都道靖王不近女色,听闻他对府中姬妾冷酷无情。这样的人,知道自己同顾薇那贱人发生关系,只会愤怒、厌恶。

  这靖王倒是好口才,居然要给自己扣这么大一顶帽子!她正要开口反驳,却听他又是一声冷笑。

  “太子妃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是要围观本王的春-宫是吗?”秦靖披头散发,上衣大敞,却毫不在意,周身散发出阴冷之气。他眯着眼睛冷冷的看了顾雪一眼,忽然抬脚一踹,方才要去抓念薇的几个宫女顿时滚做一团,哀叫连连。

  “你!”顾雪尴尬又气愤,随即又想到宣武帝听到此事后的脸色,高高扬起头,“靖王有空在这里耍威风,不如好好想想一会怎么跟父皇解释吧。本宫此番前来可是带了父皇母后的旨意来的,本宫倒也好奇,殿下一会到了凤仪宫还能这么威风吗。”

  顾雪冷哼一声带着人走了。

  室内只余念薇同秦靖,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她看着纱幔外他修长的身影,心绪纷乱。

  手臂上的守宫砂消失了,但她知道昨夜只是个错误。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后,她低声道:“多谢殿下。”

  这是真心的。她经常说谎,也不时算计他人。只是此刻,她当着是发自肺腑的感谢他。

  却听他莫名地发出一连串的低笑。

  她不知道他为何笑,却听出了笑声中的嘲讽。

  念薇蹙眉,咬唇道:“昨夜的事,一定是冲着我来的,是我连累了殿下。”她顿了顿,决定将清楚,“殿下不用对我负责。”

  脑海中不禁浮现那日他醉酒强吻她的情形……她隐隐感觉到,他或者对她有意。只是——那日断琴后,她就已下定决心,要断情绝爱。此生绝不能像母亲一样被男人迷惑。

  秦靖脸上的冷笑倏地消失了。

  “呵,你未免自视过高了。”他似嘲似讽道,“顾大人还是好好想想说辞吧,别到时候连累了本王。”

  两人整理好仪容到了凤仪宫。宣武帝和王皇后高高在上坐着,太子妃、七公主都在场,却无一人敢开口说话。大殿内气氛紧张。

  念薇同秦靖刚走进来,还没行礼,宣武帝突然从御座上站起来,勃然大怒:“孽障,跪下!”

  饶是已有心理准备,念薇还是吓了一跳。跟在宣武帝身边也不少时日了,她还从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慌忙下跪,大气都不敢出。

  她从来都是惜命的。她还有心愿未了,绝不能在这里走到人生终点。

  周遭的温度似乎更低了。

  念薇侧眸,却发现秦靖此刻正笔直的站着,根本没有下跪的意思。

  王皇后唇角高高扬起,面上的得意毫不掩饰:“靖王只是醉了酒而已,陛下也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七公主秦瞳哼笑道:“瞧,父皇,九弟怕是不服气呢……”话未落音被秦靖冷冷睨了一眼,浑身一颤,不再说话。

  秦靖僵硬的行礼,却一把将念薇拉起,旁若无人的笑了。念薇一颗心跳到嗓子眼,却听他不急不徐地开口:“父皇不分青红皂久就说儿臣是‘孽障’,儿臣倒要问问哪里惹恼了您。”

  “你还敢说!”宣武帝面色铁青,双目喷火,随手一个杯子扔去,咚的一声闷响,秦靖不躲不闪挨了这一下。

  他抬指揩了下额角血迹,竟然笑了,笑得殿内一众人毛骨悚然。

  连宣武帝都愣了一下,他盯着秦靖道:“怎么,你不服气?”

  顾雪回过神来,给秦瞳使了个眼色。

  秦瞳会意,趁热打铁道:“父皇,要说过错,其实靖王倒也没什么,要怪都怪顾薇。她身为女官却不守宫规,恬不知耻的勾引靖王哥哥,害得他在昨天这样重要的场合缺席。依儿臣看,父皇应该严惩顾薇!”

  王皇后冷哼:“顾薇有错,但靖王也脱不了干系。靖王早已开府建宅,按照宫规是不能留宿宫中的,但他非但宿醉,还弄了这么桩风流韵事,破坏宫规,本宫身为六宫之主自然是要严惩的!依本宫看,顾薇勾引皇子败坏风气,当赐鸩酒以正视听!至于靖王,纵是皇子也是要小惩大戒的。”

  念薇长袖中的手紧紧攥着。

  鸩酒?呵,当真一点也不顾及自己伺候过她一场呢。巍峨的宫殿仿佛巨大的深渊吞噬一切。顾雪、秦瞳、王皇后,这些人都想让她死。包括高高在上的宣武帝,此刻眼中也划过杀意。在他们眼中,碾死自己如同一只蚂蚁。

  难道这么久以来所有的努力都将止于此刻?

  她一向自诩聪明,可这一刻,连她自己也想不出自救的方法。大乾自古便受礼教影响深远,国人对女子远比男子要苛刻。王皇后张扣给她定下勾引靖王、秽乱宫廷之罪,即便她是世家小姐、三品女官也无济于事……

  宣武帝沉默良久,道:“顾薇,赐鸩酒。至于老九,自去慎刑司领三十大板。”

  皇帝一句话就决定了两人的命运。就在顾雪以为她阴谋得逞的时候。秦靖突然冷笑连连。

  仿佛一阵阴风刮过,带着来自地狱的寒凉,众人心头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谁说是她勾引本王的?”秦靖敛了笑,转身执起念薇的手,意味深长地道,“是本王勾引她,你们不要搞反了。”

  “铮”的一声,念薇心中的弦断掉了。他带着薄茧的手温热而有力,她挣了挣没有挣开,只得放弃。

  一时间殿内安静无比。

  “本王心慕顾小姐,所以勾引了顾小姐,有何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