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共寝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42 2019.07.16 20:38

  他抬指温柔的揩去她眼角滑落的泪水,伸臂抱住她。

  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护。

  “你说,人死后会有魂魄吗?”她忽然退出他的怀抱,呢喃道。

  此刻的她仿佛一个迷路的孩子,秦靖想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她。

  仿佛也不需要回答,她转向墓碑,“娘,如果您泉下有知,请您瞧瞧,害死你的那些人,究竟落得怎样的下场。”

  念薇说着跪了下来,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响头。

  “改日再来看您。”她转身道,“走吧。”

  秦靖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她今夜都会在此地伤心流泪……

  “不走吗?殿下明日还要上朝不是吗?”念薇蹙眉。

  两人很快回城。

  从侧门悄悄回府,她往天水阁走去,见他一路跟着自己。她心中忐忑,本想问他怎么不回孤鸿居,又怕他会说出诸如“这是本王的府邸本王想往哪去就往哪去”之类的话……

  她回头看了眼他,不料秦靖却上前握住她的手,拉着她一言不发的往里走。

  桃红见两人手牵手回来,捂嘴偷笑。

  两人简单沐浴后,肩并肩躺在床上。

  念薇本来悲伤的心情被他温热的气息冲淡了不少。

  她虽然在青楼呆了不少时日,耳目所见皆是勾引、讨好男人的手段,却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样躺在同一张床榻上,而且是合衣躺着。

  “睡吧。”

  耳畔传来他低柔的声音,念薇转头,只见他闭上了眼睛,月光下他硬朗深邃的轮廓竟柔和起来,此刻的他看起来彷佛是个乖巧的美男子。

  他似乎……睡着了?

  念薇忐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困意上涌,渐渐进入梦乡。

  早上她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正枕在男人的臂弯中,而他的长臂正揽在她肩头……

  这,到底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自己扑进他怀中的吧?还是他……

  她有些懵,感觉脸莫名热了起来。

  她伸出两根手指小心地把他的胳膊拿开,缓缓坐起来,正要下床,忽然听到身畔传来一道低沉慵懒的声音——

  “醒了?”

  念薇动作一滞,转头,见他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双臂枕在脑后,含笑看着她。

  “殿下笑什么?”笑得莫名其妙,她从前就觉得这人奇怪,现在更是。

  “没什么,本王只是突然发现,成亲也挺好的。”他黑眸中闪着耀眼的光,刺的念薇赶紧转过头去,避开了他的目光。

  有病吧?他同江纤月成亲也有段时间了吧,现在才觉得成亲挺好?昨夜……念薇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很整洁,身上也没有任何不适……他到底为什么发笑?

  念薇摇头,不管他了。她弯腰穿起鞋子,去一侧房间梳洗去了。等她穿戴整齐回到房间,他正在净手。

  侍女正捧着衣物恭敬地侍立在一边。

  念薇顿时放缓了脚步,正在犹豫要不要现在进去,身后的桃红偷笑道:“娘娘,您不去服侍殿下穿衣吗?”

  念薇横了她一眼,转头却见秦靖手上的动作一滞,此刻正眯着眼睛瞧着她。

  念薇挑唇对桃红道:“去,你去伺候殿下更衣。”

  话刚落音就见秦靖一张脸瞬间黑了。

  桃红赶紧摆手。

  殿下一向最厌恶别人近身,沐浴更衣之类的事向来都是亲力亲为,纵然给他们这些奴才奴婢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冒犯啊。曾经有个不长眼睛痴心妄想的宫女想要用美色博上位,趁着殿下沐浴溜进去,结果被一脚踹出来,发卖了出去……

  她只是见殿下似乎对姑娘不错,开个玩笑,万不敢触雷。

  没想到她心中高冷的靖王殿下竟然在这时竟对姑娘开口道:“过来。”

  不仅桃红瞪大了眼睛,连念薇都怔住了。

  他是在叫自己吗?

  秦靖幽深的眸子不容拒绝的看着念薇,与生俱来的尊贵让他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无形的压力。

  念薇头皮发麻,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那侍女很有眼色的将腰带递给念薇。

  念薇没法,接了过来。抬头,见他自觉展开了手臂,眸中含笑。她绷着脸,装作镇定的模样,垂眸给他系上。只是不可避免地要贴近他的身子,念薇长睫微颤,等做好这一切,退开,已是满面霞色。

  秦靖见状,眉眼飞扬,心情大好的上朝去了。

  用完早膳,药公来给她请脉。

  念薇挥退众人,问:“前两日我晕倒,跟中毒有关吗?”

  “不错。”药公叹气,“不过我已开了暂时控制毒性的方子,你按时服药,注意身体,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碍。”

  念薇抬起手腕,干干净净一片白皙,所以这毒应该只是初期,她松了口气。

  药公皱眉:“不过丫头,到底是谁给下的毒你想过吗?我开的药只能暂时控制毒性不蔓延,你还是要找到下毒之人拿到毒药配方才好研究解毒之法。还有,你要控制情绪,此时最忌情绪激动。”

  念薇点点头。

  药宫捋着胡子猜测:“你当真不知道是何人所为?难道是王妃?”

  念薇却摇头,冷声道:“不是她。我知道是谁干的,您不用担心。”

  老头突然拍了下桌子,胡子气的翘了起来:“算老夫瞎操心!”

  这才来京城多久,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性命攸关,却这样漫不经心。要不是因为师妹,他怎会多说一句。算了,旁人的命,同他无关。

  “老夫马上要游历去了,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头说着收拾了药箱气呼呼的出去。

  念薇送他到院外,目送他的背影消失,正要转身,却见一个侍女过来,恭敬地行礼,“侧妃娘娘,王妃娘娘邀您一叙。”

  桃红从她身后跳了出来:“回去跟你家主子说,我们娘娘没空!”

  那侍女却扬着脸高声道:“不知侧妃都在忙些什么呢,若是王妃娘娘问起,奴婢也好回话呢。”

  她面上全无恭敬,出口步步相逼。

  桃红气结:“你!你怎么说话的……”

  念薇挥手止住她接下来的话,沉声道:“本妃换件衣服,一会过去。”

  那侍女得意道:“还请娘娘不要耽搁太久。”

  念薇冷笑着回了院中。

  刚进屋子,桃红就撅起了嘴:“那奴婢叫绫香,听说是王妃身边最信任的婢女,她分明是没把您放在眼里,您干嘛这么客气,奴婢听着都憋屈!”

  一侧绿萍正在收拾东西,闻言笑道;“你怎么这么冲动,姑娘怎么做自然有姑娘的道理。”

  念薇点了点头,对桃红笑道:“绿萍说的不错,你以后要沉稳些。”见桃红不服的样子,她冷笑,“一只狗吠叫几声,难不成我还要同她对叫,她如此,不过是有人授意,真正需要在意的,是狗身后的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