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中毒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41 2019.07.04 20:30

  “这个竹簪?”

  他低沉的声音无端掀起了她心头的旖旎,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满含期待,念薇一时间心跳加速——他以为是送给他的?

  念薇张了张口,想要否认,却不知说什么好。

  只见秦靖将那个竹簪收入袖中,转身往外走。

  “你身后的王府暗卫,负责保护你的安全。若你嫌烦,本王让他们尽量少出现。”

  念薇神色迷茫,这个人在黑暗中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难道不是为了抓到她深夜不归的现行惩戒一番,怎么就这样走了?

  眩晕一阵阵袭来,眼前一黑,她直直倒了下去。

  第二日念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额角隐隐作疼。她挣扎着坐起来,摸了摸额角,发现头上竟绑了绷带。

  “怎么回事?”念薇喃喃念道,这时听到动静桃红和绿萍都进来了。

  绿萍道:“姑娘,你醒了,昨天你梦魇了从床上掉了下来磕到了脑袋,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念薇点了点头。

  绿萍将帘帐挂起,出去了。室内一时间只剩下念薇同桃红。

  念薇问:“是你告诉她我梦魇了?”

  桃红有些不好意思:“昨日姑娘晕倒在地,未免节外生枝奴婢随便编了接口。还请姑娘不要责罚。”

  念薇虚弱的笑:“你做的很好。”又问,“我是怎么了,没休息好?”

  隐约记得,昨日秦靖走后,她正要去洗漱……之后就没有记忆了。

  “姑娘,昨日奴婢发现您晕倒在地,额头磕破了,奴婢去悄悄请了药公来看的……”

  “药公?”那个老头如今还在靖王府?他脾气古怪且冷血,一般并无为人施诊,这个丫头能请到他?“你怎么请动他的?”

  “奴婢先前说侧妃身体有恙,那老头理都没理;只是奴婢正要走了,他忽然问了一句‘侧妃叫什么’,奴婢据实相告,他就来了。当时他的药童都惊呆了。”桃红一脸自豪,“听说他在府中向来只为王爷把脉,奴婢当时也是看药房无人才敢向他求救,没成想他居然答应了,看来他也是给您三分薄面的!”

  念薇默不作声,只道:“你去请他过来。”

  不一会儿。药公过来了,见他神色凝重,念薇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我是怎么了?”

  药公坐下,从药箱中取出一条方子递给念薇。

  念薇接过来,扫了一眼,上面字迹未干,密密麻麻写满了药材和用法。她虽读过医书,但要说精通药道却是不能的。

  “这是?”

  “这些药能暂时缓和你身上的毒。”

  “什么?”念薇惊呼出声。手中的药方飘然落地。

  药公叹息一时,躬身捡起药方,一双枯木般的手弹了弹灰尘,小心的将其放在桌面上。

  “老朽无能,苦思一夜也只想出了暂时控制这毒的法子,要想根治,须得问下毒之人。”

  念薇好半晌才消化过来,她指着自己,不可置信道:“你是说,我中毒了?”她深呼吸,问,“什么毒?”

  “这毒叫‘烟花三月’,用三种毒花所制,发作起来初时经常晕厥,其后腕上会出现一朵花形印记,此印记会日渐加深,后面中毒者会渐渐丧失听觉、色觉、味觉,最后出现幻觉,周身如置三月草长莺飞的春日,无知无觉的死去。”药公眉头深深皱起,“世间毒花上千种,这毒难在根本不知是三种毒花配制而成,虽然中毒的症状大致相同,但因毒药的构成不同,因此解药也不同。恕老朽无能,这解药,恐怕还得问下毒之人。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距离毒发,还有多久?”

  “短则一年,最多三年。”

  连神医药公都无法解的毒,看来确实只有找到下毒之人,从源头上才可能有突破。

  念薇沉眸不语,长长的睫毛掩去眼底神色。

  半晌,她站起来:“多谢药公。若有人问起,您就说是我没休息好。这件事还请药公保密。”念薇停顿了一下,道,“包括靖王。”

  药公惊诧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他一向冷漠,从不爱管闲事,且这丫头一向固执,小辈的事他也懒得多管。

  送走药公,念薇一时间瘫坐在椅子上。

  她从没想过——死,这件事。

  即便在宫中危机重重的时刻,她也觉得死亡是离自己很远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她居然如此接近。不过,一年,足够了。等她安葬好母亲,亲眼看看卫氏的下场,此生无憾。

  当然,谁下毒害的她,她定加倍奉还。

  不出一日,念薇请了大夫的消息就在王府传遍了。苏婉、姚玲两位侍妾先后来探望她,连不知名的美人们也纷纷送来补品。

  呵,她这天水阁,王府各屋的眼线倒是不少。

  这会儿终于清静下来,念薇站在廊前逗鹦鹉。

  这只鹦鹉还是从前她住在这儿的那只。这鹦鹉倒是很通人性,知道她心情不好,半天都闭紧嘴,老实的呆着。

  “妹妹这鹦鹉倒是漂亮,只是有些笨了,会说话吗?”

  念薇转过身,只见将江纤月款款而来。她身后跟着几个侍女,拎着不少补品。念薇命人接过,笑道:“姐姐来就来,何必如此客气。”

  说着拉着江纤月在院中石桌旁坐下,又吩咐桃红去端些茶水糕点过来。

  “听说妹妹今早请了大夫,怎么回事?”江纤月关心的问。

  念薇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瞧我笨的,梦魇了从床上跌了下来,把头给磕破了。”她眸子闪了闪,又道,“怕是王爷回来得知此事,要训斥一番妹妹呢!”

  “王爷昨夜没歇在你这儿?”

  江纤月敏锐的捕捉到她话中之意,面露惊讶。没歇在自己处,也没在这儿,两位侍妾那她也派人去监视了,王爷也没去哪儿。难不成当真一直宿在书房?

  见江纤月神色缓和不少,念薇心中微冷——自己不过试探一下,她果然第一时间捕捉了重要的信息,她第一时间关心的不是伤势却是王爷宿在何处……

  “怎会?昨日我早早就入睡了,王爷难不成来看过我又走了?”她面露惊喜。

  江纤月心中不屑,像秦靖那样高贵骄傲的人,怎会如此?顾薇,来自凉州小地方的,简直痴心妄想。

  她一颗心放了下来,看着念薇额上的绷带,关切道:“你这个不会留伤疤吧?我知道一种去疤圣药,明日给你送来。”

  “谢谢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