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醉酒(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15 2019.06.20 20:30

  秦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你……”

  顾雪流泪道:“煜哥哥什么都知道,却还说这样的话来伤我的心。”

  “对不起。”秦煜贵为太子,几乎从没说过对不起。只是,她的眼泪,到底是因他而起。

  顾雪突然双脚并用爬了过来,拽着他的胳膊问:“煜哥哥当真这样讨厌我吗?你说话呀!”

  “孤怎会讨厌你……你很好……”他待人温和,但骨子里却十分清冷。他一度因为被迫娶了这个太子妃而不快,但他也知道这不是她的错。

  只是,不讨厌,也不喜欢。

  所以,他让她成了东宫中的摆设。

  “我很好?”她发出一连串的苦笑,“我很好,那这么久了煜哥哥为何对我不闻不问。你娶了我,在外人面前对我温柔照顾,让全世界都以为太子夫妇恩爱和谐,为世间楷模。可是人后,你却冷冰冰的将我当作空气。我每日每日都生活在冰火间,这种煎熬的滋味煜哥哥知道吗?”

  声声质问,砸进他的耳朵。只是,他无法回应,也不知如何回应。

  “我如今已是你的妻子,这辈子都是你的妻子。煜哥哥当真不能给我一点机会吗?”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他忽然心生不忍。

  他抬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痕我,却道:“你想要的,孤给不起。”

  他当然知道她心系自己,从小,她就一直跟在他身后追着他跑。长大后,她我长成了一个明艳的姑娘,善妒的赶走所有想接近他的女子。他一度是放任的,那时他还没遇到那个人,只觉得女人是世界令人厌恶的东西,肤浅、虚荣、聒噪。有个人挡在他身前赶走了所有靠过来的花蝴蝶他也是乐见其成的……她如今这般,他也有错。

  只是,他的心已经遗落在他处,他骗不了自己……

  “不,煜哥哥能给。”她握住他替自己揩泪的手,放到脸边,“从小到大,雪儿从从没对您说些什么,如今雪儿只有这一个请求,煜哥哥能答应我吗?”

  她泪眼朦胧,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她。印象中的顾雪,娇纵蛮横、目空一切,是个十分骄傲的人。是他把她变成这样的吗?

  酒意上头,他又突然想到她今日反常的原因——她外祖镇国公被抄家问斩?此事说来多半也是因他而起。靖王一派针对镇国公,实际上还不是冲着他来的。一时间,心中多了几分愧疚。

  “好,只要孤能做到。”

  “真的吗?”顾雪欣喜若狂,她水雾朦胧的眼睛泛起羞涩,“我想要一个孩子。”

  孩子?

  秦靖怔住了。许是喝醉了,一时间头脑昏昏沉沉的反应竟迟钝了。刚要开口,唇上一湿,她吻住的他。

  唇上柔软馨香,他却莫名心生不悦。手快过脑子,秦煜一把推开她。见她狼狈的跌坐在一旁,他又清醒了几分,眼中划过愧疚。

  她哭诉:“雪儿只有这一个要求煜哥哥也如此吝啬吗?你明明答应了的!”

  “孤……”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秦煜知道自己醉了。他刚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了,因为她再次爬过来吻住了自己。顾雪吻了秦煜一下,很快离开。

  “不要拒绝,否则我会觉得很悲惨。”她说着,再次吻上他。这次他没有推开。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也十分悲惨呢,那个人是如此狠心决绝,就这样利用完自己毫不留情地把他丢掉,如果这样能使一切回归原位,也好。他醉意朦胧地想……

  翌日早上,顾雪起身时嘴角还挂着一抹甜笑。

  “娘娘您醒啦,奴婢服侍您更衣!”绿珠掀帐进来,一脸笑意。

  醒来身侧无人。顾雪眼中流露出几分失落,“殿下呢?”

  “殿下一早就去上朝了,走之前还吩咐了让厨房给您准备您爱吃的饭菜呢!殿下下朝后一准就来看您呢。”

  他从未这样关心过她,她一时间有些不可置信,问:“真的?”

  绿珠笑道:“千真万确。恭喜娘娘得偿所愿。”

  顾雪摸着肚子,一脸温柔。

  这里面,或许,已经有了她和他的孩子的呢……

  想到这里,她吩咐道:“把母后吩咐人熬的汤药端上来。本宫只是博得殿下一点怜惜。只有有了孩子,本宫这太子妃的位置才能作文,也只有这样,殿下的心才会真正回到本宫身上。”

  “娘娘说的是。”绿珠笑道。

  顾雪穿戴好,恋恋不舍的环顾四周。其实这间寝殿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比不上她太子妃寝殿的华丽程度。只是,看着墙边一壁的书籍,闻着淡淡的檀香,她就好像看到他一样,心跳加速。她的煜哥哥,身份尊贵、才华横溢、洁身自好,这样的男子世间少见。就算用尽所有的手段,她也要拥有他。

  她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留宿,但这是个很好的开端,不是吗?

  顾雪神清气爽的用完早膳。估摸着时间,他也该下造早朝了。

  她心中期待,昨夜之后两人之间会是个新的开始。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心头热意一点点凉去。

  “殿下还没回东宫?”顾雪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太子殿下许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听说如今陛下近来将许多事都交给殿下处理了……”绿珠支支吾吾道。

  顾雪却冷笑道:“呵,本宫看他是想同那个贱人多呆一会吧!”

  只要她一想到顾薇那贱人在乾元殿,两人经常能见到,她就控制不住的气愤。

  她咬唇想了想,吩咐绿珠:“你去,请七公主过来,就说本宫得了一柄宝刀,请她来欣赏。”

  秦瞳心怀疑虑,却还是耐不住诱惑,兴冲冲赶到东宫。

  顾雪知道这七公主不似一般女子娇养在深闺,自幼跟在宣武帝身边,骑马射猎样样在行。听说最近整日嚷着要学武,整日跟在元将军身后,闹着要拜他为师呢。想要讨好她,必须投其所好。

  “嫂嫂,你这宝刀是从哪里弄来的?好漂亮!”秦瞳忍不住惊叹。

  她一向不怎么喜欢顾雪。这个嫂嫂从前号称“京城第一美人”,且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在各种闺阁小姐聚会时出尽了风头,把自己衬的非常粗鲁。后来她死乞白赖嫁给她哥哥,秦瞳更是不屑。

  只是,如今顾雪已是自己嫂嫂。因此她邀请自己来,秦瞳是给她几分薄面的。只是如今见到宝物,她心中是真的喜欢。

  顾雪自豪地开口:“这柄宝刀是本宫的陪嫁,乃前朝锻造大师烛庸子所铸,刀柄锋利,刀鞘华丽。喜欢吗?喜欢的话嫂嫂就送给妹妹了。”

  “嫂嫂当真要送给我?”秦瞳惊喜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