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送汤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39 2019.06.02 19:20

  白嬷嬷办事效率很快,当日就挑选了几个姿容出众的宫女送去东宫侍候太子饮食起居。顾雪听闻后,与秦煜大闹一场,秦煜当场甩袖而去。

  顾雪跌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瓶瓶罐罐碎了一地,宫女太监们都噤若寒蝉。见状,贴身侍女翠珠驱散了一众下人,扶起她。

  “我堂堂丞相嫡女,嫁进来才多久,皇后就这般欺负我!才给我送了生子秘方,却又给东宫塞了这些个贱人来!完全不顾我的脸面!还有殿下,对此不闻不问,我不过质问两句,他竟说我无理取闹!这些年,我一心爱慕于他,可他呢,先是对我不理不睬,后来又迷上了那个青楼狐.媚子!如今,人人都说与太子琴瑟和鸣,可谁知道,大乾温润如玉的太子殿下,却冷的像块冰……除了大婚当日,他竟不曾踏入我房间半步!皇后整日盯着我的肚皮,可我一个人,哪里生的出孩子来!万一让那些贱人先怀上了,我一头撞死好了……”

  翠珠道:“小姐莫气,气坏身子就不好了。依奴婢看,事情还没有这么遭。”

  顾雪狠狠地看着她:“你说什么?难道等那些贱人爬到我头上才算糟糕吗?”

  翠珠一颤,跪下恭声道:“小姐息怒。奴婢以为,皇后虽说赐了人来却只是伺候殿下的宫女罢了,并没有给任何名分,想必还是顾及小姐的面子的。再者太子殿下向来不近女色,听闻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若非小姐今日提起,说不定都不知道这事呢,小姐不必过于忧心。”

  顾雪面色缓了缓:“可他每日都歇在书房,我怎有机会怀上子嗣?!”

  翠珠道:“小姐,不是还有夫人送的药吗……”

  顾雪低头睨了她一眼:“你起来吧。”

  没错,大婚前母亲的确送了她一个锦盒。若是他发现恼了自己……

  不,他本就疏远自己,又能坏到哪里去?再者,倘若她怀上孩子,说不定他的一颗心会回到自己身上……

  夜幕降临,秦煜合上最后一本奏章,抬头,见元嘉还在一侧坐着,惊诧道:“元兄还有事?”

  元嘉起身,拱手道:“微臣有一事相求。”

  “元兄客气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多年的兄弟,有话但说无妨。”他这个伴读一向沉默寡言,一身傲骨。秦煜还是第一次听他用“求”这个字。

  “听闻陛下有意将七公主许配给在下,微臣自知配不上公主,深感惶恐。殿下也知道,微臣一向只把公主当作妹妹,不能给公主幸福。赐婚圣旨一旦下了,恐会耽误公主一生。”

  秦煜沉吟片刻,道:“这事孤也知道一些。孤那妹妹只怕一心扑在你身上,整日哭着喊着要父皇给你们赐婚……只是,你当真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瞳儿虽然娇纵了一点,却是才貌俱佳,且……”

  元嘉打断他的话:“殿下与我相识多年,当知微臣心意。请殿下成全。”

  秦煜略感惊讶:“孤知道你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可她不是失踪多年了吗,你是还想着她吗?元兄,人要往前看才是。等你娶了瞳儿,说不定会渐渐爱上她……”

  “殿下,一个人的心意,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的。”元嘉一字一句道,“还请殿下成全。”

  一个人的心意,的确不会那么容易改变。

  秦煜轻叹一声:“也罢。婚姻之事,也不好勉强。孤改日去同父皇说一说。”

  “殿下,太子妃娘娘求见。”李青公公在殿门处禀告。

  “微臣告退。”

  秦煜点点头,眉头蹙起:“让她进来。”

  顾雪从侍女手中接过食盘,亲自捧了进了殿。她莲步青移,温柔道:“听闻昨夜殿下书房的灯亮了一宿,您劳心国事,也要注意身体才是。臣妾亲自煮了羹汤给您补补身子,您尝尝?”

  她将玉碗放在案上,恭谨地站在秦煜身旁。今日她是特意打扮过来的,一身温柔的粉色桃花裙,香肩微露,一脸温柔的笑意。

  秦煜一时间心绪复杂。

  从前的顾雪,一直是嚣张跋扈的,肆意张扬的。母后做主同丞相定下婚约,他虽是不喜欢她,却也是默许的。直到,他遇到了念薇……他就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是要辜负她了。他甚至提出了退婚这事,可不过三日,他就收到了她的绝命书……他火速赶往相府,推门而入的那瞬,竟发现房间正中央悬挂着白绫,顾雪已经踩在桌子上……差一点,他就铸成了大错……大婚后,他一直独居书房,她的确是受委屈了……

  这样想着,秦煜神色不知不觉柔和了一些。他执起羹匙,喝了一口。

  “早上孤态度差了点,你不要放在心上。母后那边,孤会处理。”

  “殿下真好!”顾雪一脸感动,盈盈双手抚上秦煜肩头,“殿下累了吧,臣妾近来跟医女学了些按.摩术,给您捏一捏。”

  “不用麻烦了。”秦煜身子前倾就要不着痕迹的退开,忽觉口干舌燥,身子热了起来。他自幼在宫廷长大,那些肮脏手段他见的之多不少。他立刻就明白了,这汤里顾雪放了催.情之物。

  “你太让我失望了。”他转身看向她,面色阴沉,黑色的瞳眸酝酿着暴风骤雨。

  顾雪本来红润的脸瞬间青白交加。她嗫嚅着去抓他的衣角,“臣妾错了,可臣妾只是太爱您了……”

  秦煜长袖一挥,顾雪跌在地上。

  她哀哀的看着他,咬唇道:“殿下当真一点机会都不给臣妾?”

  秦煜浑身颤抖,冷冷指着门外:“滚。”

  顾雪最后看了他一眼,不甘心的爬起来,哭着跑了出去。

  李青疑惑的近来,走近了发现太子正扶着桌案、额头冒汗,手中青筋暴起,大吃一惊:“殿下,这是怎么了?奴才这就去请御医……”

  秦煜制止他:“无碍。”

  李青素来是个人精,他看了眼被挥落地下的玉碗,立刻心如明镜,心道——这太子妃娘娘也太心急了点,殿下素来重感情,如果一直采取怀柔之术徐徐图之,两人说不定有转机,如今来这么一出,只会令殿下厌恶。

  “皇后娘娘送了数位绝色女子来,奴此这就去叫一名过来伺候……”李青道。

  “不用。”秦煜拧着眉,暗暗用内功逼出一些药性,面色稍霁,“吩咐人备冷水。孤要沐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