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两清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239 2019.06.06 20:03

  山林间是一片竹林,夜风吹过,带起一阵诡异的声响,似婴儿的啜泣。传闻这一带自前朝起就闹鬼。宫里人都说是这里聚集了太多的怨气所致,因此多年来几乎没有人敢来这边。

  念薇回忆脑海中的地图,在竹林中快步穿行,不多时,一间竹屋映入眼帘。她没有犹豫,推门而入。迎着月光,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只有一张破旧竹床和桌椅。空气中散发着陈腐的霉味。念薇抬手掩鼻,却触到了一手蛛网。

  她皱了皱眉,出了竹屋,环顾四周,一片静谧。

  难道他没来?或者,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价值,放弃了这颗棋子?

  夜晚林间寒凉,一阵风吹过,念薇不由打了个冷颤,心里也跟着打起鼓来。

  “还以为你不需要本王了。”

  一道熟悉声音在林间响起,念薇轻呼一口气,心中大石落下。她循声望去,一道白色身影从竹林深处乘风飞来,翩然落在她面前。

  念薇开门见山道:“还请王爷帮我一个忙。”

  “哦?你不是成了皇后身边的红人吗,怎么,还需要本王?”秦靖冷笑,白光乍现,瞬间,长剑直指对面女子。

  念薇却是纹丝不动地站着,躲也不躲。她毫无惧色,直直看着他,“王爷帮我这个小忙,定不会后悔。”

  秦靖上前两步,长剑抬起她的下巴,“皇后一直想置本王于死地,你倒是说说看,本王有什么理由帮助皇后身边的人,嗯?”

  念薇后退一步,笑道:“殿下这剑既没有开刃,又何必吓唬念薇呢?”

  秦靖剑眉挑动,长袖一挥收起了配剑,“你自作主张改变计划,这样不听话的棋子有什么价值值得本王出手想帮?”

  “不知王爷可知道《鸿蒙志》一书?”

  秦靖面色瞬间严肃起来,眸中划过精光。

  念薇见他不语,淡笑道:“听闻这本书乃前朝奇人无相子所著,里面记载了大乾四方山川河流地形风俗,曾有传言说‘得《鸿蒙志》者得天下。可惜这也为无相子招来杀身之祸。他死后,天下各路豪杰都在四处搜罗此书,不知道殿下有没有兴趣呢。”

  秦靖眉目一凛:“本王有兴趣又如何?”

  “我知道此书的线索。”念薇一直一句道,“殿下帮我一个小忙,却换来一个得到这本奇书的机会,难道不值得吗?”

  “你想本王做什么?”

  “殿下只要让贵妃娘娘知道皇后打算将身边宫女安排给陛下就可以来,这对殿下来是非常简单的事。”

  没错,母妃身边的确有不少他的人,她说的这个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句吩咐的事。只是,眼前的女子倒是让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他更关心的是——

  “你当真打算听从皇后的安排,顾小姐?”

  念薇心中警铃大作。靖王能探得凤仪宫的消息这没什么,只是,最后这声“顾小姐”他却加重了语气。在念薇的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从没这样称呼过自己,毕竟凉州知府之女是他给自己安排的假身份,两人心知肚明。

  秦靖朗声一笑:“念薇姑娘本姓顾,是顾丞相之女,太子妃异母姐姐,本王可有说错?”

  念薇僵硬的站着,双手握拳,半晌,艰难的开口:“王爷是如何知道的?”

  “这就要感谢元少将军了。”

  “王爷监视我?”念薇很快明白了,秦靖定是知道了元嘉和自己见面,顺着这条线索追查的。只是,当初她刚下山一门心思报仇,曾隐姓埋名进入相府。虽然没有寻到机会,却发现当年的老仆早就被清洗干净了,阖府上下甚至连她们母女二人的存在都不知道……由此看来,这靖王,倒是不容小觑。

  秦靖深深看着她:“世间女子皆重名节,顾小姐不惜委.身青.楼接近太子,想必是为了报仇吧。只是,为了报仇,你当真要把一生都搭进去?”

  他承认,刚开始把她送进宫,的确只是想看太子的笑话。只是,不知为何,探子汇报了王皇后的安排后,他竟开始烦躁不安。

  “殿下猜的不错,我所做的一切的确是为了报仇。但我叫念薇,姓念名薇,跟顾府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请王爷牢记!顾相府和镇国公府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念薇冷冷开口,“既然殿下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那咱们不妨敞开天窗说亮话,我与殿下有着共同的敌人不是吗?而且,我既然说出口自然不会匡您,我可以帮您得到《鸿蒙志》,我得偿所愿,您有了争夺天下的资本,这个买卖对殿下来说却是稳赚不赔。”

  靖王胸有谋略却抑郁不得志,始终被太子踩在脚下。听闻他刚从边疆平叛回来就赶去治水,府中又养着无数门客。连她同元嘉哥哥隐秘的会面和皇后的计划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线,足见他在宫中根基深厚。这样的人,脸上就差写着野心二字了。而若是她顺利报了仇,正好也为他剪去了太子的左膀右臂。如果说,两人第一次交易不过是儿戏,他丝毫没放在心上。但念薇觉得,她如今的提议,他拒绝不了。

  她笃定他一定会接受。就算为了失传已久的《鸿蒙志》,他也会答应。

  她胸有成竹,不料却听到一声冷笑。

  月光下,秦靖英俊的脸变得高深莫测。

  “本王想要争夺天下?”他嘲弄的看向一脸震惊的女子,“《鸿蒙志》?一本破书,你觉得本王稀罕?”

  念薇整个人懵住了。

  “那日你说,你要让本王看到你的价值,本王看到了——短短数日,在凤仪宫站稳脚跟,的确很有能耐。本王也猜的出你想做什么,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本王若想要什么,从来不会靠女人去获取。”

  他说的清楚明白,念薇听了脸色却苍白起来——难道,她真的要依照王皇后的安排出卖自己来达到目的?

  一阵冷风吹来,肚子开始隐隐作痛,额头渗出冷汗来,她知道——定是那药起作用了。长袖内,她用力把指甲掐入掌心,稳住心神。

  清冷的眸光落在他身上。她心有不甘,却不再开口。

  七岁那年,她孤独无助的倒在雪地里。那时她就发过誓,这辈子,绝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放下尊严。

  靖王,于她不过是机缘巧合的相识。他高处云端,她身在泥潭,他本就没有义务帮助她。

  念薇忍着腹中剧痛,僵硬的转身,准备往回走。

  “本王会帮你。”

  她的脚步顿住了,诧异的回头。

  “那日你为本王挡下一刀,就当本王还你的人情了。”他深深的看着她,默了默,道,“从此你我两清。从前所言交易,一笔勾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