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鬼门(2)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2121 2019.06.16 19:25

  第二天,念薇打开手中纸条,问说书人:“此事当真?”

  说书人捋须道:“‘鬼门’的消息,价值千金,原因有二。一是这些消息消息大都不为人知,满足人们所有想知道而不知道的内容;二便是千真万确、从无出错。”

  念薇点了点头,走到烛台前点燃,纸条很快化成灰烬。

  从茶楼出来,她同高通碰了面。

  念薇问:“查的怎么样?”

  “有所收获。前些年镇国公在京郊购置不少土地,加上强取豪夺的,已有良田千亩,甚至封了附近的山涧,称为自己所有,不许百姓去渔猎。且镇国公府富丽堂皇,住宅竟用了大量珍贵的金丝楠木,按我大乾律法,只有皇族才有权使用,他这是典型的僭越。这是其一。此外,我查到,近年来镇国公似乎经常参与买卖官爵,不过此事牵连甚广,要查到确凿的证据尚需时日,要不再等等。”

  “不用再等。时机已到。你上次说镇国公府近来出现了一些似乎是来自北漠的人,正是漠国大汗派来的使者。我从‘鬼门’买到消息,镇国公将大乾边防布局图给了漠国,漠国酬以万两黄金。”

  “什么?消息可靠吗?”高通十分惊讶,“私通敌国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念薇眸中划过冷光:“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不如我们赌一赌。”

  只要拿到镇国公同漠国国君的往来信件,那么扳倒镇国公指日可待。镇国公倒了,那么便是顾相,也护不了那个女人了。

  听了她的计划,高通大惊失色:“顾大人你要扮成我的书童进府?”

  “对,就选在靖王大婚那日吧,文武百官都要去王府道贺。那日我告病出宫,扮做你的丫鬟进入镇国公府,伺机混入书房拿到信件。”

  “可是这很危险……”

  “高通,你觉得,做什么事没有危险?”念薇嗤笑。

  吃饭喝水都能噎死,这世上,又有什么事是百分之百没有危险的呢。

  时光飞逝,很快到了靖王大婚之日。

  念薇扮作高通身边的书童,顺利进入镇国公府。她身材瘦弱,个头比一般姑娘高一些,脸上稍作修饰,活脱脱一个清秀瘦弱的小书童,并不惹眼。

  如她所料,虽然镇国公和靖王是政敌,但按照礼仪还是去参加了婚礼。府内戒备松懈不少。她已打听好,每日这个时辰正是后厨进菜的日子。

  算好时间,身后几个菜贩米贩拉着粮食果蔬进来,一时间院内人员众多。她冲高通点了点头,趁机混入了菜农队伍往厨房而去。拐角处,她身子一闪躲进一侧的假山后。等人离开后,念薇脑中一边回忆之前搜集的府中布局图,一边快速穿行。很快就到了书房所在之处。念薇躲在树后看了眼,两个家丁守在小院外,环顾四周,静悄悄的,身后不远处有个水塘。她想了想,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往身后抛去。伴随着咚的一声,石头远远落入塘中,溅起一帘水花。

  “怎么回事?”

  “去看看。”

  两个家丁说完,往水塘而去。

  念薇趁机溜进院子。推门而入,明明是白日,书房内却一片昏暗,且隐隐透着一股阴森。

  脚刚往前挪了一步,“嗖”的一声一只羽箭破空而来,念薇迅速收回脚步,往一侧闪去,还是迟了一步——肩膀钻心地疼。

  糟糕,中箭了。

  念薇眉头深深皱起,低头,咬牙一把拔出了箭矢,藏入袖中,再次打量这间书房,神色郑重起来。显然,这里机关重重。

  不过,她敢来,自然是有备而来。很快,念薇脸上唇角勾起——难怪镇国公实行滴水不漏书房重地却只派了两个家丁守着,居然用了阵法。可惜,师傅为了扶疏山的清净也设下了阵法,年幼的她好奇之下倒是研习精通了五行之术。

  顺利到了书架前,念薇翻找一番,没有收获。再次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在了墙上的一幅彭祖图上。

  传说彭祖活了八百岁,镇国公那老头也想活得长久?可惜,做坏事的人是注定不能善终的。念薇冷笑,这幅画挂在这,跟周围布局格格不入,显然是大有深意。

  她抬头掀开画,果然后面是一个暗阁。

  从怀中掏出一枚铜丝,很快开打了锁,拉开木门,暗阁内果然放着一摞信封。念薇拿出来,眯着眼睛粗略看了看,果然是同漠国往来的信件。

  念薇唇角泛着冷光,迅速把信收好,把机关回复原状,溜了出去。天色渐黑,她低着头不快不慢的走着,倒是没有引人怀疑,顺利出了镇国公府,找间客栈换回女官服,直接赶回皇宫。

  肩膀处钻心地疼,念薇低头一看,方才匆忙间只用布裹了一下,这会儿血微微渗了出来,万一被看到不好了。想来想,她决定绕道冷宫,再从那边的小道绕回住处。

  此时夜幕已深,周围寂静无声。她额头冒着冷汗,满腹心事快步穿过一条条小径,终于看到自己的院子。站在院门前,念薇往里望去,两位宫女住处一片漆黑,大约早已歇息。

  她微微放下心,正要往自己房间走去,突然有长臂从一旁伸来,一拉一拽,转瞬间被人抵在身后墙上。

  她忍住尖叫的冲动,悄悄在袖中捏紧箭矢,正要伺机去刺那人脖颈,耳畔传来低沉却熟悉的声音。

  “这么晚,你去哪儿了?”

  念薇蹙眉:“靖王?”

  他背着光,高大的下,她忽然莫名心跳加剧。一只手被他紧紧握住压在墙上,她正要挣扎,却听他低沉的话语伴着温热的呼吸落在耳畔。

  “今日我大婚,你高兴吗?”

  大婚?对,秦靖同**姐正是今日大婚。可是,良辰美景,他不该在洞房花烛吗?在这里做什么?

  念薇一时间觉得脑袋晕晕的,搞不清楚他这话的意思。她犹豫片刻,道:“恭喜王爷。王爷高兴,下官自然也跟着高兴……”

  话刚落音,下颚却突然被他捏住。

  “你当真高兴?本王娶了别的女人,你很高兴?”他抬起她的下巴,看着这双漂亮却写着疑惑的眼睛,自嘲地笑了。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番话,念薇有些心烦意乱。

  鼻端飘来阵阵酒气,她秀眉蹙起:“王爷喝醉了。”

  话刚落音,唇上一湿,他低头吻上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