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本宫无所畏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秋猎

本宫无所畏惧 酷猫耳朵 3000 2019.05.21 19:20

  第二日,念薇在桃红的帮助下费力的穿好衣衫,正坐在床上喝药,只听吱呀一声,一个美貌女子推门而入。桃红见了,恭声道:“沈姐姐好。”

  念薇打量一番来者——女子一身绣花暗纹白色襦裙,约莫十七八岁,眉清目秀,一副天鹅颈再配上眉眼间的清冷,气质倒显得卓尔不凡,好一个冷美人,只是不知为何,念薇直觉,她看向自己的目光并不友好。待要细看,却见她温柔地笑了。

  “顾小姐好些了吗?”见念薇不语,她笑道,“我叫沈曼,是殿下身边的侍女,殿下吩咐我给您带了些伤药,这是敷伤口的,这是去疤的,您也在这安心修养,一会儿大夫来给您把脉。”她说着,将几个瓶瓶罐罐递给桃红,细心嘱咐用法。

  看着她一脸温柔笑意,念薇心中哂笑,许是没休息好,自己最近太敏感了。

  “多谢沈姑娘。一点小伤,我身体好多了,不敢多加打扰,烦请跟殿下说一声,我回天水阁了。”

  沈曼客套几句,没有多留。

  回到住处,稍作休息,很快,大夫就来了。

  半晌,大夫收起丝线,隔着帘子道:“好好休息便可。这点小伤也值得老夫亲自出马!”言语间有些不屑。

  念薇突然怔住了,桃红气愤不已:“你这大夫好大的架子,小伤不是伤吗?伤口这么深,我家姑娘可是留了不少血呢……”她说着掀开帘子要与人理论。

  “桃红,我有点饿了,你去厨房弄些点心过来。”

  “你这老头且等着我!”桃红说着瞪了大夫一眼,愤愤而去。

  念薇朗声向帘外问道:“我这伤多久能好?需要扶桑和疏草煎服吗”

  那大夫手一顿,刚刚落笔的方子毁了。他约莫四五十岁,身着粗布衣衫,本是不屑的脸上顿时激动起来。

  “薇儿?”

  念薇掀帘而出,喜道:“药公?”

  不怪这人口气大,因为来看病的大夫正是闻名天下的神医——妙手回春的药公,也是念薇师傅眉娘的师兄。听闻眉娘早年本是学医术的,却医不好自己,从此退出师门再不碰医术。后来收了她未徒,也只授琴和舞。再扶疏山上的那些年,药公偶有拜访师傅,不想他出现在此。

  两人叙了会旧,念薇方知,药公如今正为靖王效力。他脾气古怪,一向视权势地位如粪土,奈何他这辈子就醉心医术,而靖王投其所好,用了十种十所罕见的药材勾得他为其效劳。

  “你个机灵鬼!怎会在此?莫不是成了靖王姬妾?”世人都知道扶疏山,却不知其山名是来自山上特产的扶桑和疏草,这两样也不是什么药材,却可以入食,只有很少住在扶疏山上的人才知道。

  念薇神色凝重起来:“请不要告诉师傅。”

  药公捋着胡子道:“你且好自为之吧。”说罢,又变成了那个趾高气昂的神医,收拾了药箱走了。

  按照方子抓了药,又有桃红细致的照顾,不出十日念薇的伤很快就好了,且肌肤光洁如初,一丝疤痕也没有留下。很快,一年一度的皇家秋猎开始了。

  念薇此刻坐在凉州顾府的马车里,旁边坐着优雅端庄的顾夫人。此去丰都皇家园林,路途不近,车马颠簸,可顾夫人却一直端正的坐着,饶是学过仪态的念薇也自叹弗如。一路上寂寂无语,直到到了目的地,下马车前,顾夫人拉住了她——

  “我的儿,你如今是我顾家嫡女,万不可做出丢了身份的事!”顾夫人叮嘱道。

  “母亲,薇儿省的。”念薇吩咐丫鬟拿了披风过来,亲自接了递过去,“山上寒凉,母亲别着了凉。”

  顾夫人点了点头,心中一暖。她刚失了爱女,本来对老爷的安排有些不满,可这姑娘看着温柔体贴,平白多了个女儿,倒也可慰藉一二。

  她拍了拍念薇的手,一起往女眷方向走。山脚,浩浩汤汤的随行队伍都已到了,负责的官员们正在安排住处。丰都是大乾朝祖先的发源地,当今陛下马背上夺得天下,而前朝实行了几百年的重文轻武政策,直到今天民间仍然以读书为荣,因而大乾朝建立之初,就定下了每年一次秋猎的规矩,提醒祖孙后代不能忘本,文昌武治并行。丰山半山腰,坐落着规模浩大的皇家行宫。为发扬先祖精神,随行皇子官员一切男眷在山上搭帐篷,女眷则被安置在行宫中,凉州顾家虽是百年氏族,但官衔品级一般,因而顾夫人和念薇被分到一个偏僻的小院中。院中还住了其他两家女眷。

  她们正在安置行李,却听外面传来吵闹声。念薇听了片刻,原来是两位小姐因为房间问题争吵起来。对面几间屋子临崖而立,却只有最边上的一间房门口有廊阁,视野开阔,能将山间美景尽收眼底。哪些官员住哪间原来都是安排好的,只是负责安排的礼部小刚才被上司叫走了。王家小姐二话不说就命人将行李搬了进去,后来的李小姐父亲官职高一些,因而新生不忿,出言挑衅。

  念薇见状,对顾夫人道:“女儿去看看?”顾夫人点了点头。念薇吩咐丫鬟带上两份小礼物,走了出去。

  “你是何人?”说话的是王嫣然,此刻她被江纤月刺激的十分气愤,语气不善地问。

  “两位姐姐好,我叫顾薇,父亲是凉州知府,不知两位姐姐因为何事发生了争执?”念薇只作不知她们争吵的原因。说罢,两人又各自据理力争一番,她听了,笑道:“我当事什么事呢,这阁廊旁的房间确实适宜观景,可如今天都入秋了,晚上回廊的风穿堂而过,得多冷哪!既然朝廷没有指明自然是先来后到,嫣然姐姐喜欢这闲情逸致就住着吧,换我是消受不起,这晚上黑漆漆的朝下一看可不吓死人了,纤月姐姐离我那近,不如随我去投壶可好?”说罢命人拿出礼物,分别赠与二人,都是些时下流行的胭脂饰品,两人收了礼物,脸色缓了缓,各自道了谢。

  念薇见状,一侧拉起一人,神秘兮兮道:“姐姐们知道吗,我刚刚看到几位王爷公子从那边打马经过,不知是不是去给娘娘们请安呢,这里到底是皇家行宫,咱们可不能为了这点小事给家族丢了脸,这里人多口杂,万一传到娘娘们口中就不好了……”

  她这话一下惊醒了王江二人,她们二人都是今年参选的秀女,这次随行的姑娘们又有哪个是真的喜欢狩猎的,都是为了日后前程罢了。万不能因小失大!几日的住处跟前程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此事就此揭过。

  特别是江纤月,自幼就十分仰慕靖王,因而听道念薇如此说,激动道:“哪位王爷,可是靖王殿下?”

  王语嫣轻嗤:“当今天下除了几位开国功臣都老的走不动的几位异姓王,皇室贵胄中只有靖王殿下一人封王开府,还会有谁!”那靖王纵然再英俊不凡、惊才绝世,可前有恭谨温良的太子在前,又是那个血统,前途未卜。他们王家女儿参加选秀,从来都是冲着天子的。狗屁情爱,在权势面前一文不值。

  念薇轻笑:“姐姐们,小声点。我们屋里谈呀。”不一会儿,便与两人打成一片。

  傍晚饭桌上,顾夫人赞许的看着她,不知她的来历,只是这靖王调教出来的人儿,当真不错,如此一颗心有而渐渐放下,如同亲生母亲一般同她叙话。

  第二日晨曦,秋猎大典隆重开始。一行人无论男女都身着劲装在山顶集合。封山平坦宽阔,周边大大小小山脉连绵、草木丛生,正是狩猎的好地方。此次典礼十分庄重,更有西北各国、南海诸岛、东瀛等地都派遣了使节来贺,其中不乏一些王孙公子。因此典礼结束,已是将近正午了,烈日当头。由礼官宣布秋猎开始,到晚上在此聚集,看谁的猎物多,拔得头筹者不仅有重赏,更是一种无尚荣光。此番勇猛,今后必然名扬四海。因此,比赛方开始,年轻的勇士们纷纷策马扬鞭当先而去。

  虽说比赛不分男女,但是随行的这些世家夫人小姐们多半只有些花拳绣腿,大都不擅长骑射,因此只三五成群地在马场一边选马一边聊天。念薇也只是前些日子在靖王府学了些皮毛,因此她和江纤月她们站在一说着话……

  王嫣然朗声一笑,突然跳上了一匹枣色红马——

  伴随一声“驾”,只见她从她们傲然一笑,策马当先而去……

  引得附近的小姐夫人们赞叹连连,纷纷叫好。

  有人却突然冷笑一声:“本公主倒是要瞧瞧,是她厉害还是本宫厉害!”众人闻声望去,只见那女子正站高台上,她身边都是些后宫嫔妃,都了然,怪不得那么大口气,原来是天之骄女——太子亲妹,陛下最宠爱的七公主秦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