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剑行七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诸怀

剑行七玄 陶小呆 2288 2019.02.11 23:14

  学生都去军中实习了,浮玉山安静了下来,张溪也踏上了远行之路。不过他并不是漫无目的地行走,而是去为书院选拔下一批弟子。宿州已经选拔过一次了,新得的秦州、云州、和林州还没有去过,他准备把这三州都走一遍。

  不同于上次有飞舟可以乘坐,这次完全是步行。张溪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赶往遇仙剑派的时候,每天徒步行走,登山临水,寻幽探胜又独来独往,风餐露宿。每到一县,张溪便令县令将本县的适龄少年聚集起来,张溪一一验看,有根骨上佳的,便令县令派人送到郡府,由郡府将本郡少年送往浮玉山。

  花了两个月走完了秦州,张溪到了云州,云州乃是大草原,百姓以放牧为业,民风剽悍,但地广人稀,所以选拔出来的少年也比较少。张溪问郡府找了匹好马,在大草原上疾驰。在这广阔的天地间,人的胸怀似乎也变得开阔。张溪一路往北,远远望见一道青影出现在天边。张溪知道,那就是地处云州最北方,云州人所谓的北岳。

  张溪纵马往北岳而去,这一路越往北,草场渐渐稀疏,牧人也渐渐稀少,渐渐地,白云一样的羊群不见了,只有漫漫戈壁。张溪正纵马前行,不经意间,见到山脚下有一个黑点,以张溪的目力,看出那是一个少年人。张溪驱马过去,那少年听到蹄声过来,一路小跑,跑到一处乱石交错的地方停下来,放下肩头的猎物。

  张溪看清楚了,那是一头狼。张溪放慢马速,缓缓靠近,那少年手中扣着弓箭,目光盯着张溪的一举一动。张溪心中暗赞,这个少年警惕性很强,头脑也很清醒,听到马声,毫不犹豫,做出了最好的选择,既没有丢掉猎物,又选择了最有利的地形,避免了被马冲击。

  张溪下马缓缓靠近,边走边笑道:“少年不要怕,我没有恶意。”那少年冷冷盯着张溪,见他越走越近,张弓搭箭,一箭射来,张溪怡然不惧,行走如常,那箭嗖一下,擦着张溪肩膀飞过。那少年见张溪还不停步,急了,抬手一箭往张溪肩窝射来,张溪屈指一弹,弹飞那箭,然后脚下连点几下,越过几丈距离,伸手一探,抓住那少年手腕,那少年刚要挣扎,只觉全身一麻,动弹不得。

  张溪略一探查,心下暗叹,这少年资质虽然不错,但是称不上上佳,离张溪选拔弟子的标准还差着一截,可惜了他的好心性了。

  张溪不露声色,松开手,笑问道:“少年,我只是想问个路而已,你干嘛拿箭射我?”

  那少年一边慢慢活动身体,一边道:“你问路远远的问就好了,干嘛要靠这么近?这附近多有马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马贼?”

  张溪笑道:“那你现在看我像马贼吗?”

  那少年道:“不像!你身手这么好,怎么会去做马贼?”

  张溪哈哈大笑,问道:“这山就是北岳么?我想上山去看看,可有路径?”

  那少年道:“山上野兽很多,去的人少,山脚还有小路,山腰以上就没有路了。你的马是上不去的。”

  张溪点点头,笑道:“谢啦!”正要举步,那少年跪下道:“先生,我想跟你学本事,你收下我吧。”

  张溪回头道:“跟我学本事?你的家人怎么办?”

  少年道:“我家就我一个人啦。我无牵无挂。”

  张溪又道:“你天资一般,学我的本事可要吃很多苦,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将来的成就或许比不上别人。你愿意吗?”

  “愿意!我不怕吃苦!”

  “学了我的本事,将来就要上战场拼杀,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而你生活在乡间,虽然生活困苦些,但是却可以得享天年。你还愿意学吗?”

  “我愿意!就算是战死沙场,我也死而无怨。”

  “好,那你就跟我走吧。”

  那少年一听,大喜,连忙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口中道:“师父在上,徒儿陈伯武给您磕头了。日后徒儿一定潜心修炼,不会堕了师门威风。”

  张溪见这少年心意甚诚,想到当年的自己,应该也是这样虔诚,便收下了他。不过他登北岳的计划没变。便带了陈伯武一起上山,陈伯武久居此地,知道路径,便在前带路,张溪一边赏景,一边上山。

  到了山腰处,陈伯武道:“师父,山腰以上有猛兽,我没有上去过。”

  张溪笑道:“无妨,上去看看。”

  山上多有枳、棘等刺木和檀、柘等硬木,两人在榛莽之间,往山上行去,张溪从剑囊中拿出了一把长刀,一路将拦路的荆棘斩断,开出一条路来。途中有虎豹伏于灌木丛中窥视,咆哮,张溪行走如常,陈伯武见张溪不怕,也信心大增,执弓跟在张溪后面。

  两人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达山顶。此时正是仲秋天气,天高云淡,碧蓝的天幕如盖,笼罩在茫茫草原上,山上树色斑斓,犹如铺着一块上好的锦缎。两人游目四顾,为之目醉神迷,张溪长啸数声,甚是快意,陈伯武也跟着大叫几声,畅快异常。

  两人观赏一会,见天色不早,便从另一侧下山。走不多时,到了一处缓坡,这里山林寂寂,虫鸣都不闻一声,陈伯武道:“师父,这里怎么这么安静。”

  张溪笑道:“无妨,快走吧!”话音未落,听得几声雁鸣之声。一头野兽从林间走出,陈伯武看了一眼,诧异道:“这牛好奇怪。”

  只见走出来的这野兽体型甚大,如一座移动的小山,看起来像牛,然而却有四只弯刀一样的长角,两只向前,两只如牛角一般在左右,耳朵像大号的猪耳朵,最摄人的是它长着一双人的眼睛,眼神中尽是凶光,看着张溪两人就像是饿久了的猛兽看见了食物。

  张溪惊讶道:“诸怀?”他只在书中见过这种异兽的描述,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实物了,并且,据书上记载,诸怀可是吃人的!

  诸怀口中发出一声雁鸣,便往二人冲来,陈伯武张弓搭箭,连射两箭,不料那箭射到它身上就如射中坚甲,叮的一声,便落在地上,张溪拔剑道:“伯武退后!”执剑冲上,那诸怀一头向张溪撞来,张溪脚下如风,一剑斩在它头上,不料那诸怀皮甚是坚硬,这一剑只是斩出一条白印。

  诸怀中了一剑,大怒,咆哮一声,一甩头,四只长角如刀一般向张溪刺来,张溪用剑一格,不料它的力量极大,张溪几乎是被击飞了出去。张溪头大如斗,这诸怀防高血厚,速度还挺快,如果没有陈伯武,张溪倒是可以选择战略性撤退,但是带上这么个拖油瓶,那就只剩下硬刚一条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