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玄门小祖宗重生后再次封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章:重生

玄门小祖宗重生后再次封神 蜡蜜 1 23 40412022.10.08 17:21

  河岸上的村民虽然看不清河内的具体情况,但是能看出大刚和大鱼是被人拉进河底的。他们一脸惊恐拿着手电筒照着河面:“被、被拽下去了,大鱼他们被拽到河里了。”

  接着,大刚和大鱼拉到水里的位置,出现一个小旋涡,随着转动越来越大。

  哗啦一声,里面钻出一个长发挡脸的白衣女人。

  她的身体越升越高,最后她整个人浮在河面上,神奇的是她站在水面如同站在地面般竟然不会沉到水里。

  “啊——鬼呀——”

  几個胆小的村民害怕地大声尖叫,随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下一秒,白衣女鬼向他们飘去。

  “啊——鬼啊——有鬼啊——”

  其他村民被吓得转身就跑,期间摔倒的摔倒,撞上电线杆的撞上电线杆,模样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张婆子,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快去对付女鬼啊,要不大家都要死。”

  一名年轻人急忙朝张婆子推了一把,张婆子的脚腕一崴摔倒在地上。

  她心里十分害怕,再加上年纪大了,这么一摔就爬不起来了,她当场急哭了:“我的脚扭到了,你们快回来扶我一把啊。”

  大家都怕女鬼,哪还顾得上她。

  “你们快回来啊。”张婆子越叫大家跑得越快。

  “张—婆——”后面传来阴森森的女鬼声音。

  “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张婆子的三魂七魄被吓走了七魄,她害怕地哭着喊道:“姑娘,冤有头债有主,你我无冤无仇,你就放过我吧?”

  “无冤无仇?”

  女鬼冷冷一笑:“伱回头看看我是谁?”

  “我不看,我不看。”

  张婆子当问仙婆多年,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鬼,所以她的恐惧不比别人少。

  “给我看。”

  女鬼语气威严,不容别人质疑,仿若对方不听从她的命令会立刻杀掉对方。

  “我看,我看,你不要杀我。”

  张婆子克制不住颤抖地转过身,只见女鬼挑开面前的头发,露出一张令她感到熟悉的苍白面容,她惊惧的大叫一声:“霍燕清,你是霍燕清?你变成厉鬼来寻仇了?”

  还没有跑远的村民听到她这话,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

  霍燕清森冷问道:“你现在还敢说我们无冤无仇吗?”

  “清娃儿……”

  张婆子带着哭声急声解释:“清娃儿,献祭的事情是别人要我这么做的,也是他提议我找村里无依无靠的你献给鬼王的,你要索命就找他去,不关我的事啊。”

  “不是你作法问仙问到需要献祭给鬼王,鬼王才会放过你们吗?”

  张婆子为了保命,只能将她这些年做的事情供出来:“其实我根本就不会问仙,可为了赚钱,我只能装神弄鬼骗人,实在糊弄不过去的时候就去找有真本事的大师帮忙,我再从中赚些费用,献祭的事情就是问大师问来的。清娃儿,我也是混口饭吃,你就放过我吧?”

  还没有走远的村民听到她说的话后十分生气,竟然连村里的人的钱都敢骗,太不是东西了。

  霍燕清没有出声,继续往她飘过去。

  吓得张婆子赶紧跪下磕头,头与地面相撞发出碰碰的声音,不过才磕了三下,额头就出血了。

  “清娃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骗人了,我发誓我要是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天打雷劈,你不要杀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

  “你们看,女鬼身下踩的人是不是大鱼和大刚吗?”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张婆子动作一顿,她迅速抬起头,只见霍燕清踩在大鱼和大刚的肩膀上。

  她不由地愣了愣,悄悄地望地上瞥了一眼,地面不仅有大鱼、大刚的影子,还有霍燕清的影子,也就是说霍燕清没有死。

  那刚才霍燕清浮在水面走动又是怎么回事?

  张婆子脑子转得快,很快明白霍燕清之前之所以能浮在水面因为她站在大鱼和大刚肩膀上。

  大鱼和大刚的肩膀部位正好与水面齐平才会误以为霍燕清漂在河水上,而且天又黑,大家看不清楚情况才会把霍燕清当成女鬼。

  顿时,张婆子怒火腾生,她从地上爬起来:“霍燕清,你竟然敢装鬼骗我。”

  霍燕清无视她的怒气,轻松地跳到地上。

  接着,大鱼和大刚的身体晃了晃,往地上倒去,砰的一声响,大鱼和大刚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婆子尖叫道:“大刚,大鱼,你们怎么了?”

  她丈夫、儿子和儿媳都死得早,现今只有两个孙子跟她相依为命,要是孙子出了事,她也不要活了。

  “鬼王喜欢身强体壮的男人当他的小鬼,就把大鱼和大刚魂魄收去了。”

  霍燕清懒声说道。

  “不可能?”

  张婆子不相信,伸手探了探大刚他们的鼻息,无进无出,可见他们已经断气了。她指尖一抖,人瘫坐在地上,悲痛大哭:“死了,他们都死了,他们不要我这个老婆子了。”

  躲在附近的村民确定霍燕清不是女鬼后,陆陆续续地回到河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刚和大鱼,对张婆子问道:“大鱼和大刚怎么了?”

  张婆子已泣不成声。

  陈春竹转看穿着白裙依然美得令人心动的霍燕清,心里妒忌心再起,她恶毒质问道:“霍燕清,你怎么还没死?”

  不是说红颜薄命吗?为什么霍燕清的命这么大。

  霍燕清的目光从她身上轻飘飘地扫过,就好像一阵阴风刮过似的令陈春竹毛骨悚然。

  “你、你看什么?”

  陈春竹壮着胆子怒斥。

  霍燕清红唇一勾:“鬼王要我回来带个陪嫁丫头下去解闷,我看你挺好的,就选你好了,等到鬼门合闭之日我就带你离开。”

  众人:“……”

  陈春竹脸色霎白:“你、你敢。”

  “我是一个快要死的人有什么不敢做的?只要我想,炸了这个村子也没有问题,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不要在我面前看着碍眼。”

  霍燕清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摄人,吓得陈春竹拔腿就跑:“霍燕清,你果然是个疯子。”

  霍燕清转看其他人:“还有你们……”

  未婚女子们生怕她会选她们当陪嫁丫头,慌忙跑开。

  霍燕清讥讽地勾了勾唇。

  男人们比较要面子,不可能像女孩子一样害怕跑走。

  其中一名青年壮着胆子骂道:“疯婆娘你看什么看,再盯着我们看,小心我们再淹你第二次。”

  霍燕清神情一冷,迈步朝他走了过去。

  青年吓得往后退了退。

  霍燕清抬起左脚重重地踩到大鱼的胸口上,然后从他身上走过去,再右脚踏在大刚胸膛上来到青年的面前。

  “你、你想要干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太黑的原故,青年觉得眼前女子十分可怕,给他一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错觉,一定是错觉。

  他怎么可能会觉得一个疯女人很可怕。

  霍燕清盯着他不说话。

  突然,噗的一声,大刚和大鱼喷出一大口河水:“咳咳。”

  他们喷出堵在胸口的水被霍燕清一脚挤出来后,呼吸再次回来了。

  众人一震:“大鱼和大刚没死?”

  “大鱼大刚,你们没死,你们没死。”

  张婆子喜极而泣,她是又哭又笑:“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霍燕清回头看眼被人扶起的大鱼大刚,嗤道:“鬼王嫌弃他们笨手笨脚,不愿意收他们当小鬼便把他们赶回来了。”

  大家:“……”

  霍燕清继续说道:“鬼王还说万古村的人之所以会接二连三的横死,并不是他在收小鬼。而是你们把祖地卖给开发商建旅游区,没了祖地庇佑,失去气运的你们自然就容易出事。”

  大家愣了愣。

  “真的假的?”

  “疯子的话能信?”

  “我们村里的人确实是在卖掉祖地后才接连发生意外的。”

  “这么说事情与鬼王无关了?”

  “要真是与卖祖地有关,那我不卖了,再多的钱也不卖。”

  “对,不卖了,卖了也没有命花。我明天一早就给开发商打电话,取消合约。”

  “保命要紧,我也要取消合约。”

  霍燕清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已悄声无息地回到自己住的小四合院,瓦屋土墙,木窗木门,十分破旧,随时有可能会倒塌。

  她回到屋里换回干爽的衣服,然后拿毛巾来到镜子面前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头:“长得还不错。”

  万古村的村民做梦都想不到此时的霍燕清早就不是以前的霍燕清。

  以前的霍燕清早就被他们给淹死了,怀着巨大怨恨去了地府,现在霍燕清却是被原主的怨气给招来的。

  今晚是鬼门开启的日子,不少野鬼遛出地府去探望亲人。

  霍燕清也不例外,只是没有想到,死了五年的她第一次来到人间就被人招魂,穿进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体里。不仅吸收了对方的记忆,还继承对方的怨恨,可见原身对周边的人和事物有多憎恨。

  原身能不恨吗?

  当然恨。

  刚满月就被母亲抛弃,父亲也不疼她,并把对母亲离开的怒火发在她的身上。

  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更是与她不亲,不仅私下修改她大学专业,设计她亲眼目睹男友跟闺密滚床单,还找人侵犯她。虽然未遂,却让原主的精神严重受创。

  唯一最疼她的奶奶在听到她的诉苦后心脏病发去世了,她的爷爷也因为这一件事情对她恨之入骨,认为是她间接害死了她的奶奶,而她终于支撑不住疯掉了。

  原本就不喜欢她的父亲觉得拥有一个精神疾病的女儿特别丢脸,就把人送回老家万古村任她自身自灭。

  她在万古村的日子也不好过,由于人长得太漂亮,又没有人在身边护着她,引来村里无数男人们对她产生了非分之想,甚至三更半夜偷溜进她的院子里行不轨之事。

  要不是她身上阴气重,常常招来不干不净的东西吓跑想干坏事的男人,早就被人糟蹋不成人形。

  村里的男人们对她是又爱又恨,一部份女人也不喜欢她,认为她是狐狸精转世,专门来勾引男人,所以在选她献祭时没有几个反对。

  “你长得这么好看,却不知利用这一点优势让自己活得更好,你说你可怜不可怜?”

  霍燕清同情原身的同时,也感激原身,是原身让她多活了一世,她定会好好珍惜,也会帮助原身完成愿望,去见前世的亲朋好友也只能暂时推迟。

  至于之前说万古村的村民是因为卖祖地失去庇护才会横死的事情并不是她乱说的,是她从他们的面相看出来的。

  上一世的她是大华国玄门道派霍家的人,对占卜、看风水、奇门遁甲、画符、捉鬼捉妖等等样样精通,年满二十就拥有了仙师的称号。

  可惜她在三十岁那一年,为了封印深渊的邪祟牺牲了。

  “啊哈——”霍燕清打个哈欠。

  自从五年前做鬼之后就没有睡过觉,甚至都快忘记眼困是何滋味。

  霍燕清等头发干透,立刻回房休息。

  她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中午,要不是外面太吵,她可能还会继续睡下午才起身。

  霍燕清有起床气,被人打扰睡眠的她心情很不好。

  她沉着脸起身推开窗子,只听外面传来呼叫声:“疯了,大鱼和大刚疯了。”

  霍燕清走出院子看到大鱼和大刚拿着扫把拍打六名男子,其中四名男子长得魁梧强壮,肌肉发达,与保镖的穿着打扮一样都是一身黑色的运动装。

  另外两名男子穿的是白色运动服,矜贵的气质和一身的名牌无一不张显他们出生于豪门世家。

  他们在保镖的保护下,身上白衣依然保持一尘不染。

  “我操,真他妈的倒霉,出门就遇到疯子。我跟疯子怎么这么有缘,上次是被女疯子纠缠,现在是被男疯子追打,他妈的有完没完?”

  其中一名穿白衣的青年为避开大鱼他们扫把,迅速转身躲开。接着,他看到站在院子门口的霍燕清。

  他愣了愣,大怒:“霍燕清,你竟然为了追我追到这里来,你也太不要脸了。”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蜡蜜

蜡蜜

重要的话要说三次: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2022-10-08 17: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