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烦恼的16岁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498 2003.08.22 17:42

    “医生,她怎么还没有醒呢?”曹晓霞和星剑等人看着熟睡中的莉娜。

  “我们也没有遇到用‘暗魔噬天’会傻到反噬的病例。所以她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从全息扫描图上看,她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就连第一次扫描时头顶上的一个疤都不见了”白大褂回答曹晓霞。

  “我们也看不出任何问题,现在她的身体应该处于最佳状态。”治疗师补充。

  “那?妹妹——?你为什么不愿意苏醒呢?是什么让你在梦中如此留恋呢?”曹晓霞看着莉娜红扑扑的小脸。

  星剑看到几缕紫色的头发不安分的遮住了莉娜紧闭的大眼睛,伸手帮她把那些头发重新发配到自己的队伍中。

  曹晓霞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中不断地天人交战,“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为什么刚才会奋不顾身的保护我,现在又会如此的温柔,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会如此的真挚却又有着让我心跳的力量呢?唉——为什么我不看到他就会想着他,一看到他就会心跳加速呢?看到他高兴我也为他开心,看到他刚刚因为莉娜妹妹受伤而空洞的眼神,为什么我的心会像撕裂般的痛呢?为什么呢?难道这?这就是书中经常说的爱吗?可是,我的婚约怎么办呢?如果……如果我……不行——,那爸爸会很为难的。可是,唉——,上天为什么要给我如此的考验呢?我本平凡呀——”。

  “唉——”开始为情所扰的曹晓霞幽幽叹了口气。

  “老姐,你不舒服吗?”一直站在旁边的曹猎终于抓住了一个说话的机会。

  “没有,你少多嘴”曹晓霞运用自己身为姐姐的权威对可怜的曹猎下达了禁口令。

  “呜呜呜呜呜——你就比我早出生2分零8秒的说,呜呜呜——为什么?呜呜呜——这年头关心人的话都不能说。”曹猎的心默默哭泣中。

  “好了,我们走吧,快到吃饭时间了,要不只好饿着了。”曹晓霞提醒大家校规第36条的明文规定。

  对此深有体会的星剑第一个举手赞成,毕竟他和曹晓霞两个人早点都来不及吃就为莉娜的突发事件而忙碌到现在。

  ※※※

  15分钟后,紫荆花校内食堂。

  “对了,雅琳妹妹。为什么你的魔法会那样呢?”曹晓霞看着静静坐在曹猎身边淡绿色衣服的可爱精灵。

  “她呀——不用问了。不是咒语念反了就是漏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元素名字错了。”一旁狼吞虎咽的曹猎一点也不给少女面子。

  “什么??咒语念反念漏念错居然还可以使用魔法??”啃着馒头的星剑惊讶的抬起了头。

  “对不起——”雅琳轻声道着歉。

  “??你为什么和我道歉”星剑看着雅琳低着可爱的小脑袋。

  “对不起——我想起来了,刚刚我咒语念倒了。让大家差点受伤——,真对不起——”雅琳终于想起刚刚为什么“流星火雨”会变成三不象的“流星火焰弹”了。

  “算了,我们也没有什么事。到是你没事吧?”星剑第一次听说有人咒语不对还会出魔法的例子。

  “她没事,这样的事情多了,基本上每次她用魔法都有。所以你们看到她用魔法最好离的越远越好。当然了,她除了有点迷糊,其他到是没什么”曹猎肯定了自己女友的“优秀”。

  “奇怪?奇怪??”星剑看着头低低的精灵少女。

  “对不起——”精灵少女又道歉了。

  “??怎么了?你现在好象没有犯什么错误呀?”星剑转头四周看。

  “不用看了,她还有个毛病就是什么都道歉,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曹猎继续对着饭桌上的菜进行讨伐行动。

  “哦——原来如此!”星剑恍然大悟。

  “对不起——”旁边又传来了道歉声。

  曹猎对着看着他的星剑无奈的耸了耸肩。

  “哦,对了。你怎么会是矮人族呢?可是你姐姐……?”星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很简单呀?因为我是老姐家的养子嘛,你怎么那么苯呀?那么简单的问题都问,真不知道我老姐怎么会看上你了”说完的曹猎忽然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不停捡菜的手也随之停了。“啊!!对……对不起,老姐,你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曹猎看到曹晓霞忽然变得通红的俏脸。“呵——呵呵,雅琳,刚刚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对吗?”曹猎开始请求援军。

  “你说晓霞姐姐喜欢星剑哥哥呀——我听的很清楚呀”天真而迷糊的精灵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男友因为她真实的回答已经深深陷入了危机中。

  “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呀!你说是吗?”曹猎狠狠瞪着慢半拍的雅琳。

  “我不知道呀,刚刚来的时候没有注意。”雅琳抬头看着复合金属的天花板为回答不了男友的问题而苦恼。

  “碰——”听到了如此真实回答的曹猎连人带椅子摔在了地板上。

  “阿猎——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我用治疗术”雅琳看到趴在地上失去了动力的曹猎。

  “嘿嘿——我……我没事——对了,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来‘紫荆花’吗?”慌乱中的曹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大家转移的话题。

  而刚刚在听到了那句“真不知道我老姐怎么会看上你了”的话立刻陷入石化状态的星剑也慢慢恢复了真身。

  “恩,为什么呢?雅琳想知道”迷糊的精灵少女摇着曹猎粗壮的手臂。

  “是呀?你怎么离开了爸妈来了这里呢?”曹晓霞暂时把羞涩放一边,也奇怪她这个目中无人的弟弟会来学校。

  “因为我要报仇”曹猎大叫。

  “报仇?你的仇人在‘紫荆花’?”星剑也对他来了兴趣

  “不是,我知道老姐在‘紫荆花’,我来找老姐问的,结果在学校门口遇到个喜欢阴笑的中年男,说不是学生或者老师不准进入,所以我糊里糊涂就被他报了名,呜呜呜——他还把我以前用压岁钱和零花钱攒的25万拿走了,那是我所有的积蓄呀,呜呜呜——”曹猎诉说了他被拐进来的经过。

  “没错,那个可恶的中年男,居然如此剥削我们16岁少年的‘血汗钱’,毫无怜悯心的摧残我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深受其害的星剑立刻感到眼前的矮人是如此的可亲。

  “没错,我一定要报仇——你会帮我吧?”曹猎拉起星剑的手

  “当然了,那样的败类人人得以诛之,我铁定会帮你的”星剑信誓旦旦的和曹猎握着手。

  “不愧是我姐夫……哦——不,是大哥。我真为你感到骄傲——”曹猎感激涕零。

  “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约定——走,我们现在就去报仇”星剑热血沸腾。

  “对,当然要去,不过不是现在”曹猎拉住了向外冲的星剑。

  “哦——原来你想玩阴招,好,没问题——说吧,大哥我全力支持你”星剑为找到了“盟友”而高兴。

  “不是,不是。我是不知道他在哪里才来‘紫荆花’找老姐问的”曹猎否定了星剑的黑暗想法。

  星剑听到还有故事内容就坐下开始喝那碗没喝完的青菜豆腐汤。

  “我来了以后就想找老姐你了,谁知道‘栖凤阁’不让我进,我又不知道老姐你的班级。我只好一边上课一边看有没有机会碰到老姐你,后来上课后遇到了她”曹猎指着雅琳,“再后来,今天看到一帮子人要打架,过来看看,才遇到老姐你。”

  “你想问什么?又是什么人得罪了你呀?”曹晓霞奇怪自己很少出门的弟弟怎么会有仇人。

  “那我说了,老姐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曹猎坎坷不安的看着曹晓霞。

  “好好——快说吧——我知道就告诉你”曹晓霞想知道答案。

  “我的仇人就是盖伦家的少主,星剑。盖伦。本来我没有把握可以打的过他,不过现在有如此热情的大哥。那就一定没有问题了”曹猎目光炙热的盯着刚刚决定帮他一起讨伐自己仇人的星剑。

  “噗——”听到这句话的星剑当场就把喝在口里的青菜豆腐汤喷了出来。

  “啊!!大哥你居然如此的激动——看来你对他的‘仇恨’也不小哇——”曹猎敏捷的闪过飚射而来的菜汤感动的一塌糊涂。

  “咳——咳咳咳——他……他怎么得罪你了?”咳嗽了半天的星剑怎么也想不到他的仇人忽然由中年男变成了自己。“奇怪,我不记得我在哪里见过他呀?”星剑开始翻动自己的大脑记忆库。

  “他不是得罪我,是得罪了我老姐,因为……”

  “小猎!”曹晓霞略带怒气的声音打断了曹猎的声音。“这事你不用多管,我自有主张,我不管你怎么从爸妈那里知道的消息,但是你绝对不能说出去。否则……否则你知道后果吧”曹晓霞紧盯着曹猎。

  “是的,老姐。我知道了,”曹猎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可是……可是你和他?”曹猎抬头看着神游太虚(记忆搜索中)的星剑。

  “我会和爸妈说的,唉——你和雅琳妹妹先走吧,我在G1A班,以后可以直接来班上找我。”方寸大乱的曹晓霞也没有问曹猎的住址。

  曹猎站了起来,在经过星剑身边时轻轻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哦”。星剑下意识应了一声。曹猎这才心满意足的拉着依然有些迷糊的雅琳走了。

  “小子,刚刚那口汤是你泼的吗?”一个声音在低头沉思和发呆中的曹晓霞和星剑上方响起。

  “哦?那是我的错,对不……咦?是你们?”抬头道歉的星剑看到了两张熟悉的少年面孔。

  对面那两张脸由愤怒变为惊讶,再由惊讶升华到惊喜,最后由惊喜演变为狂喜。“呜呜呜——老大——,是我们呀——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呀——”两个少年一左一右扑上来死死抱住了星剑。

  “放……放开我……我要……要窒息了……”星剑痛苦的直哼哼

  “啊——!对不起。老大,我们太激动了,赵虎你还不快放开老大的脖子”

  “张龙你还不是抱着老大的腰,为什么你不先放开”

  “你抱住的是老大存活的重要部位。自然是你先放”张龙理由充分。

  “你不放我就不放”赵虎寸步不让。

  “好了,你们快放开他吧,他已经说不出话了”曹晓霞实在不忍心看到星剑快口吐白沫了。

  “哦——”张龙和赵虎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对于玄女那飘渺不可侵犯的气质两人半点也不敢违抗,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快踏入黄泉比良坡的星剑。

  “呼呼——”再次体会到空气可贵的星剑大口大口呼吸着大自然的恩赐,转头充满感激的看了一眼旁边救了他一命的玄女,曹晓霞回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呼——还好还好——,说吧,你们找我干吗?”星剑看着面前两个“杀人未遂者”。

  “呜呜呜呜呜——老大,你还记得我们前两天说要去找你吗?”赵虎呜咽着

  “我说了我要打工呀,你们没有听到?”星剑想到了前几天实弹训练场上张龙和赵虎知道他住“栖凤阁”后就要来找他交流交流。

  “咦?大哥你有说过吗?赵虎你听到了没?算了,看你的样子也是没有听到。”张龙看到一旁同样惊异的赵虎。

  “后来,我们晚上就去找你,”张龙继续叙述。

  “可是门口有个好凶的老妈妈。”赵虎补充。

  张龙:“我们说来找人,她说你不在。”

  赵虎:“我们不信,就说你叫我们来拿东西”。

  星剑暗自嘀咕:我哪里叫你们拿什么东西了,恐怕是自己想进去看美眉

  张龙:“老妈妈说‘栖凤阁’不许男人进”。

  赵虎:“我们把嘴都说破了还是没有办法”。

  张龙:“老妈妈一点也不理解我们想见老大你的迫切心情”

  赵虎:“所以我们决定爬墙”。

  张龙:“爬的时候很顺利”。

  赵虎:“可是跳下来的时候……”

  张龙:“我们遇到了结界……”

  赵虎:“我们跑的时候不小心踩到魔法陷阱……”

  张龙:“还好我们兄弟魔法水平还不错,可是……”

  赵虎:“地面上冒出了改装型的‘海麻雀’进程导弹防御系统,树上还有全自动激光狙击枪……”

  张龙:“所以,我们兄弟……”

  赵虎:“很无奈的被什么也不会的老妈妈抓住了……”

  张龙:“呜呜呜——她残忍的叫我们扫了2天的厕所,呜呜呜呜——,我们的新年呀——”

  赵虎:“呜呜呜——老大,这都是你的错呀——你要补偿我们——”

  星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两天他的两个小弟踪影全无了,“可是怎么会是我的错呢?”星剑怎么想都是他们为了认识美眉挺而走险,结果武艺太差导致失手被擒。

  “可是如果不是老大你那么优秀,”张龙开始解释原因。

  “我们就不会被老大你的魅力所吸引,”赵虎加强说明。

  “那我们也不会为了瞻仰老大你的风采夜探‘栖凤阁’,也就不会扫了2天的厕所”两人一起做了总结性发言。

  “听着好象有点道理??可是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听到曹猎那句“真不知道我老姐怎么会看上你了”受到打击过重的大脑还有95%处于兴奋和发痴状态,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工作。

  “老大,你那么的英俊潇洒、风liu倜傥、玉树临风、年少多金、神勇威武,这样有情有义的你不会不弥补你两个可怜小弟的心灵损失而造成我们终身难以弥补的心灵裂痕吧”张龙软硬皆施。

  “对呀,老大。你也不忍心我们痛苦一生吧——”赵虎把终生幸福托付给了星剑。

  “好了,好了。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办吧,我现在要静一静”星剑的大脑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各种问题弄的像一锅粘稠粘稠的稀粥。

  “好的好的,大哥。我们当你答应了啊,反正我们今天就到了惩罚期限了”张龙奸计得逞。

  “没错,我们不打扰‘你们’了”赵虎贼笑着一瞟星剑旁边不好插话的玄女。

  两人转身走了,还隐隐传来了奸笑声。

  ※※※

  5分钟后。用餐完毕的学员们开始陆续离开食堂。都奇怪的看着饭桌前苦思的星剑和玄女。几个想过来搭讪的人看到玄女邹起的眉头就知趣的走开了,“玄女小姐现在心情不好,可能有什么关系人类存活的大问题要解决吧,我还是不要打扰她的思路了。”搭讪男们如是想。

  10分钟后。星剑继续低头沉思中,“1.65的‘超高’矮人,该矮人和我好象有不共戴天之仇。虽然我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个会用斗气的矮人了,而且自己居然白痴到答应帮助他对付自己;还有一个魔法咒语出错还可以用魔法而不会受伤或者反噬的迷糊精灵,恩恩——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例子,值得仔细研究;刚刚还好象答应了那两个小弟什么事。头痛呀,等下找个地方好好想想”。

  曹晓霞也因为自己弟弟的一句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在想着自己的问题,“我该怎么办呢?和他断开,从此保持朋友关系?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个自信不被神秘的他吸引,而且在他身边为什么我会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呢?如果解除和盖伦家的婚约,那样爸爸会很为难的。但是弟弟居然那样说了出来,他会怎么想呢?”曹晓霞偷看了星剑一眼,“他也在想问题呢,是在想我们的事吗?唉——曹晓霞呀——曹晓霞呀——你是世人推崇的玄女呀,什么时候会如此的犹豫不决了。恩!!就这么办吧,如果他真的,他真的可以让我真正倾心的话,我就求母亲解除婚约,即使得罪了蕾莉亚家主也没有办法了,家主她是如此的优秀,应该可以理解我吧——”解开了心结的曹晓霞顿时感到眼前豁然开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

  20分钟后,星剑开始傻笑,“刚刚阿猎说晓霞喜欢我,那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发现呢?可是,好象她对我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可是这也许是她对我力量的好奇呀。但是如果她真的喜欢我的话?那我……”星剑根本就没有把女方的弟弟要找他拼命的说法放心上。

  看到傻笑中的星剑,刚刚揭开婚约重负的曹晓霞心虚了,更不敢首先说话了。

  30分钟后,星剑邹起了眉毛“唉——就算她喜欢我又如何,我可以接受吗?我承认她是如此的吸引我的注意,可是……可是我,唉——天呀——我该怎么办呢?我身上有着几百万人的期望,天呀!!”无法放开心胸的星剑苦恼万分。

  看到星剑如此的苦恼,曹晓霞心中奇怪的紧“现在烦恼的应该是我这个‘有婚约的’人呀,他怎么了?”

  在两人都没有注意时间的情况下,久违的电脑女声毅然宣布了“沉默晚会”的落幕:“请食堂中正在用餐的学员注意,请5分钟内离开食堂。超时者我将根据校规第37条予以驱逐。”

  “啊!!”惊醒的两人同时对望了一眼,又同时满脸通红的别过头去。

  “晓……晓霞,你吃完了吗?”作为男子汉的星剑首先开口了

  “吃,吃完了。”聪慧的玄女毫无建设性的回答。

  “那我们走吧。”“恩。”

  ※※※

  “晓霞,你现在有时间吗?”星剑问身边的女孩。

  “有是有,你……你有什么事情吗?”曹晓霞略带紧张着回答。

  “走吧,我们去看看莉娜醒了没”星剑向校医室的方向走去。

  “好的,”误认为星剑刚刚要表白的曹晓霞心中涌起一丝失落。

  20分钟后,心情紊乱的两人步行到了校医室。

  “莉娜妹妹还没有醒呢”曹晓霞看着做着好梦的莉娜。

  “是呀,闹出那么大的事,唉——都是我的错”星剑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恩,当时莉娜妹妹吐血的时候,你就像疯了一样驱逐围着的人呢?听到莉娜妹妹要‘月夜女神之祝福’才有救时,你那一啥那就像一条死尸哦,没有一点生气——”恢复了心情的曹晓霞笑星剑。

  “那有——”星剑脸微红的反驳。

  “真的吗?我看你喜欢莉娜妹妹吧——”曹晓霞开始开他玩笑了。“原来说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是这样的感觉呀——有点酸酸的嫉妒,有点羞涩的心情,有点期待的反驳,很奇妙呢——”

  “……”星剑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对她,对莉娜是什么样的感情。

  “恩——他看来是有点喜欢莉娜妹妹呢——看他听到妹妹无救时空洞的眼神就知道了。等等!等等!!好象我忘了什么!眼神?空洞的眼神??对了!,当时知道妹妹无救是他的眼神是毫无生气的,可是当我发现妹妹被人救了,第一时间赶去找他时,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澈和明亮。这!这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早已经知道了妹妹平安了!好呀——星剑呀星剑呀——连我都差点被你给骗了——”曹晓霞终于恢复了以往玄女的本色。

  “好了,既然妹妹还没有醒。我们就走吧。有时间吗?陪我走走吧”曹晓霞对星剑发出了生平第一个邀请函,“哼——竟敢瞒着我,如果我今天不让你亲口承认,我就不叫玄女——”。

  “啊?我没事,去哪?”星剑接受了这动机不纯的邀请。

  ※※※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