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月夜女神之祝福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366 2003.08.22 10:15

    

  “啊——!”星剑在500米的高空仰天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根本就不想伤害你,为什么你不完成咒文。为什么!虽然你让我很头痛,可是我一点,我一点也不恨你,为什么你要停下。”星剑对着远方初升的朝阳大叫。

  “冷静,我要冷静。我这样大吼大叫有什么用。冷静。”多年的家族教育让星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她就要死了,怎么办呢?等家里老头们从‘世外桃源’飞过来那是绝对来不及的”做为盖伦家族的继承人,星剑比任何人都清楚“暗魔噬天”的威力。

  “啊!!对了,去问问它们的意见吧”星剑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火、水、风、土、暗、光6大元素看到他来了,依旧开始缠着他要打架。“对不起——我现在很烦,下次吧”星剑拒绝了兴奋的元素们。“小暗,如果‘暗魔噬天’的咒文还没有发动,结果念咒语的人就强制制止了咒文。结果会怎么样呢?”星剑问正在玩弄他纽扣的暗元素。暗元素不断的涨大又缩小,最后又摇了摇。“唉——难道除了‘月夜女神之祝福’就没有其他方法吗?”星剑哀叹。暗元素又摇了摇,算是肯定了他的答案。

  “我该怎么办呢?凭我的修为,最多就是中位大魔法师,施展不了5级光系治疗魔法呀。”星剑又来到了五彩灵光旁盘腿坐下。“难道真要我看着她死,不行,绝对不行。地球上不是有句话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离大魔法师上位就一个档次。而且我可是背负了上天的使命,老天总不可能让我出师未捷身先死吧”想通了的星剑恢复了洒脱。“我走了,如果我回不来的话,呵呵——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星剑告别了众元素们。

  ※※※

  晶合大陆,魔界,魔神殿。

  “滚开,莉娜有危险。我要去救她。”撒旦满脸杀气的看着他面前魔界宰相。

  “陛下,虽然您通过‘灵犀玉’知道莉娜公主有危险,可是魔界那么大。莉娜公主又没有指出她的位置,您这样冲出去有什么用。”满脸英气的魔界宰相直视着爆怒中的魔王。(灵犀玉:魔界三宝之一,可以让两个人知道对方的基本情况。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对话。位置越近,信息越清楚。)

  “你!你!!”撒旦举起的手掌中不断变换着黑红之色。“你!!唉——你说的没错,是我太激动了。寒星,你还是那么不给我面子。”撒旦终于放下了手,散去了凝聚的魔力。

  这位青杉羽扇的年轻人就是闻名晶合大陆的魔界宰相冷月,全名冷月寒星。40年前被撒旦5上清幽领而请出的贤者,以直言不讳,敢犯天颜闻名整个魔界。而后指挥的对神族和龙族的偷袭及其一系列狙击战奠定了他魔界第二人的地位

  “当时我决定辅佐您的时候就看出您是一个好君主,虽然有时候有点冲动,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您可以马上冷静下来。”魔界宰相冷月轻摇着羽扇。“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出动近卫军,秘密搜索整个魔界,绝对不能让外界知道小姐已经离开了撒旦城。这次的行动,只告诉近卫军中队长以上级真正目的。”冷月帮着焦虑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魔界之王出主意。

  “对——没错。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唉——乖女儿呀——你可要平安无事呀——要不……要不我……”撒旦看着魔神殿外银色的月亮。

  ※※※

  地球,中国,紫荆花学院校医室。

  “对不起,只是让你们睡一下,不会危及你们的健康的”星剑迈过了地板上的医生和治疗师从捡起“军用速效催眠弹”顺手丢进了废纸筐。

  “凝聚吧,漂浮的沙尘,万物既出于汝,亦须归于汝。大地的庇护。”星剑做了一个可以阻止别人魔法探测的土系结界。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失败了。那黄泉路上再和你道歉吧。”星剑看着静静躺在洁白病床上的莉娜。这时的莉娜原本红彤彤的小脸却不见一丝血色,紫色的长发飘洒在枕头四周,失去了以往的飘逸。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的脸上却还有着淡淡的微笑。

  “如果我成功了,但是代替你去和阎王报道的话,那200万你就当做掉水沟里了。如果我侥幸成功而自己没死的话,那等你好了还想打我的话,”他顿了一顿“我还是会还手的,最多就让你一让。好了,我们开始吧”星剑交代完了没有清醒的人听到的“遗言”。

  星剑双手平伸胸前,随着咒语的开始满满展开:“圣日之光,带来无限生命活跃之力,聚合于我的左手;银月之光,伴随无限生命沉眠之力,聚合于我的右手。在此闪耀,相互辉映,将无限的两道圣华连接;以月之光华,金星之力,开启天之光道。月夜女神之祝福”。

  “嘶——”他身体表层的毛细血管不堪魔压的重负纷纷爆裂。“唔——好痛——不行,我要坚持下去。”星剑不断咏唱着,金银两色的光芒也开始在莉娜周身环绕。慢慢的星剑的七窍随着咒语效果的加强而流出鲜血,“哇——”一口鲜血冲口而出,星剑双手继续结着复杂的手印。“唉——不行了,没有力气了,看来超阶级使用魔法还是不行”星剑感到所有的力气都流失了,连张嘴都困难。“对不起,看来我还是没有办法救你了”金银两色的光华渐渐暗淡下来。

  “起来!!星剑——,快起来!!”一个星剑从来没有听到的声音开始呼唤星剑渐渐远离的意识。“起来!!你就这样走了,对的起你的母亲吗?对的起为了还没有出生的你的安全而战死在但亚要塞的60万联军将士吗?对的起把所有的希望都托付给你而死的晶合大陆的勇士们吗?对的起现在还在和魔兽们不断奋战的地球人和联军战士吗?对的起莉娜为了不使你受伤而甘愿受魔法反噬的心意吗?”那个声音越来越威严。

  “不错,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还没有让紫荆花开遍整个晶合大陆,我还没有让勇士们的灵魂得以安息。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本来快消失的金银光芒随着星剑的大叫而暴涨。而星剑浑身上下也笼罩在一股五彩的霞光下,显的那么的夺目,那么的庄严。

  ※※※

  “这??这是怎么回事?”当陈雨寒,曹晓霞和一个50来岁的老头在3个小时后赶到校医室时,看到的是横七竖八躺倒了一地的白大褂和治疗师。

  “说!!这是怎么回事?”陈雨寒用水球叫醒了好梦中的白大褂。

  “我也不知道呀,我们正要做手术时,飞进来一个催眠弹,结果后面我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刚醒的白大褂还很迷迷糊糊。

  “校长先生,你说的就是这个女孩吗?”新来的50来岁老头指着病床上的莉娜。

  “没错——麻烦您看看她还有没有救。”陈雨寒想起自己千辛万苦叫来的救星的任务。

  “不用看了,莉娜妹妹已经没有事了”看到校医室里的情况的曹晓霞第一反应就是看莉娜的情况。

  “没错,她已经好了。有人对她用过了‘月夜女神之祝福’,而且,呵呵,说来不好意思,比老头子我的魔法控制力高多了,不知道是神族的哪位救了她”新来的老头肯定了曹晓霞的诊断。“看来她已经没事了,那老头子我就不打扰她休息了,家族里还有点事,告辞了”老头忙着要回去复命。

  “那——您不留下来吃顿饭吗?让您白跑一躺真不好意思。”中年男邀请老头共进午餐。

  “不了不了——,最近族里很忙,下次再来打扰吧”老头执意要回家,没办法,星剑翘家后的搜索任务异常繁重。

  “那就不敢耽搁您了,我送你一程”中年男拉着老头走出校医室。

  独自留下来的曹晓霞却邹着秀眉看着床单右下角落的一片殷红的血迹默然不语。“不,绝对不会是神族的人。当时我们送莉娜妹妹进来时,我记得很清楚这里没有血迹。而混睡过去的医生和治疗师也没有受伤的,莉娜妹妹要吐血也应该在枕头附近。这就只有一个解释:这血是那个不知名的人留下的,那他为什么来救莉娜妹妹呢?他又为什么会留下血迹?他又为什么要把医生和治疗师们弄晕呢?奇怪。”曹晓霞聪明的大脑开始分析神秘人的真实身份。“难道是星剑?不会,不可能。虽然他的力量和我差不多,也只是下位或者中位大魔法师,不可能可以用‘月夜女神之祝福’。如果是莉娜妹妹认识的什么高手帮她治疗的,可是紫荆花内没有通行ID卡是没有人可以进来的。难道星剑真的可以越级施用魔法?而这些血就是他身体承受不了而留下的。”曹晓霞分析出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可是?真的有人可以越级施用魔法吗?还是连上位大魔法师都很难用出的‘月夜女神之祝福’?”曹晓霞对于今天这打破魔法常识理论的现象迷惑不解。

  ※※※

  晶合大陆,魔界,近卫军帅帐。

  “大家听着,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的女神,我们的公主,莉娜小姐失踪了。陛下把找寻她的任务交给了我们英雄的王族近卫军。现在大家都出动,如果找不到莉娜小姐,我们都自裁吧”。近卫军统帅狂魔魔奇对着所有的大队长和中队长发布命令。

  “统领你放心,为了莉娜小姐,我们命都可以不要”大队长A最先叫道。

  “不错,我立军令状”中队长C开始割手指。

  “我的命就是莉娜小姐救的,找不到她我誓不回都城”大队长D不甘心落后。

  “谁敢伤害莉娜小姐一根寒毛,我就和他拼命。”一个长的像熊一样的大队长擂着桌子。

  “好了——我知道莉娜小姐对大家都有恩,我也受过小姐她的大恩。所以大家的心情我十分理解。还有就是,关于这次的任务,就只有在座的各位,陛下和冷月大人知道。如果谁敢泄露了出去而使小姐她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他眼露寒光的扫了众魔一眼,“我发誓,就算追到地球人说的太空中,我也要把他撕了!!好了,解散”。近卫军统帅发布了行动命令。

  ※※※

  地球,中国紫荆花学院。

  “星剑——,你在吗?”曹晓霞确定了莉娜的无恙后便来确定自己的疑惑是否属实。

  “哦——,是晓霞呀。有什么事吗?”星剑打开了他刚从后勤处领来的新门。

  “莉娜已经没事了”曹晓霞紧盯着星剑的反应。

  “什么?真的??盖伦家的长老们救了她吗?太好了”星剑做戏做的十足十。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曹晓霞疑惑的看着星剑满脸惊喜的表情。

  “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我一直在屋子里反省我的错误。中国古人就说过:好男不和刁女斗。唉——古人诚不欺我”星剑找到了错误的原因。

  “你不去看看她吗?”曹晓霞暂时没发现什么破绽。“咦?你原来穿的黑衣服呢?怎么换上校服了?”曹晓霞发现了一点意外。

  “嘿嘿——那件衣服脏了(被我一口血玷污了),我拿去洗了(我已经毁尸灭迹了)。”星剑拿出早想好的说辞。“哦?对了,我这个罪人是该去看看她了。”星剑带头向外走。“天啊!!不亏是玄女,我换了件衣服都注意了,再不叉开话题天知道她会不会要我带她看那件脏衣服”。星剑感到背后曹晓霞那迷雾般的双眸现在变成了两把尖刀,正在对他进行“全身解剖”。

  “晓霞,你不去吗?”星剑忙转头打散“玄女”的注意力。

  “我?我去呀。”曹晓霞暂停了对星剑的“嫌疑犯”分析。“奇怪??难道不是他?紫荆花里达到大魔法师级别的就只有校长,我和他。可是校长和我一直在一起,再说校长他也不会‘月夜女神之祝福’。除了他以外,我实在想不出紫荆花里还有谁,可是又看不出他有受伤的样子呀?怪了,难道真有人可以通过蕾莉亚家主的结界而不被发现(曹晓霞下意识里还没有把蕾莉亚当“伯母”),可是那样的可能性比星剑会‘月夜女神之祝福’还低。如果是神族或者是其他盖伦的长老帮莉娜治疗的,那他们为什么不现身呢?唉——为什么我总会遇到如此头痛的事。”曹晓霞的脑细胞忠实的把疑点变为越来越多的疑点让自己不至于“下岗失业”。

  走在曹晓霞旁边的星剑一点也没有注意曹晓霞的异态,因为他自己现在也是满脑子的问号。“怪了,当时叫醒我的哪个声音是我的错觉吗?可是随后又涌现出来的力量是怎么回事呢?它不但治疗了我快要崩溃的身体,还帮我完成了‘月夜女神之祝福’,可是那股力量是哪里来的呢?为什么现在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呢?”星剑的大脑也在全面动员中。

  “小子!你给我站住——!”忽然而来的叫声打断了两人的大脑工作。

  星剑转身向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是你!”他看到了海拔155CM,长着一口大黄牙配合着兔唇,两条罗圈腿顶着像张纸一样薄的身体,额前还有刘海的痴白。

  痴白没有理星剑,却向曹晓霞媚笑着:“晓霞小姐,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印尼的王子,下任国王,痴白呀。不知道小姐现在有没有时间呀,今天如此好的天气,正好可以去赏雪。”痴白的兔唇里已经开始流出哈拉子了。

  曹晓霞难得的邹起了她的眉毛,这对于喜怒不形于色的她已经是很明显的逐客令了。她用肩膀不着痕迹的轻轻撞了一下星剑,显然是叫他出面。对于这种一天到晚买弄自己身份的人她连话也不想和他说,况且他长的如此对不起观众。

  被迫出面的星剑不得不接过痴白的话头:“王子殿下,我们还有事。很……”

  “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说话。我有和你说话吗?贱民!!上次的事我都没找你算帐你应该感谢祖宗烧了好香”痴白对于星剑胆敢三番两次阻挡他泡妞火冒三丈。

  星剑两只手微微颤抖着慢慢背到身后,强压下自己心中火一般燃烧的怒意,沉声道:“痴白,就凭你?我们要去看病人。对不起了。”他拉起曹晓霞转身就走。

  “你——!你——!!你们敢这样对我。”痴白气的脸红的可比猪肝。“去把男的给我打趴下,女的留下”痴白对着星剑狂叫。

  “呼啦啦——”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们瞬间围住了星剑和曹晓霞,难怪他今天敢如此猖獗。

  星剑刚想冲上去好好发泄一下因为莉娜而万分郁闷的心情,却感到手中曹晓霞的小手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意思叫他忍忍。

  星剑冷冷的看着人圈外被保镖们遮住的痴白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要不是曹晓霞拉住了他,现在他早把这些从气势和魔力波动上看是下位高级剑士和中位中级魔法师给打趴下了。而他也明白曹晓霞拉住自己除了对对方背后势力有所顾忌就是痴白旁边的哪个默不做声的黑西装。因为只有拥有斗气的剑士才会微微的浑身放出白光,而那个黑衣人虽然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力量,可是在星剑和曹晓霞这样魔武双xiu的人眼里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白光。

  “本来我只打算留下女的,不过你小子居然敢对我无理。现在我不光要把女的带走。连你也要收下半条命。上——!”拉开自己手下露面的痴白下令了。

  “慢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黑西装开口了,他俯耳对痴白说:“殿下我们还没有摸清楚男的底细,最好不要贸然动手。而且,那女孩和中国军方可是……”。

  “我不管!不就是一个将军!出了什么事我担着,就算我担不了,你的后台老板总担的了。给我上!”痴白看着宛如人间仙子的曹晓霞色心以绝对优势把理智踢下了擂台。

  接到命令的保镖们开始向看起来非常软弱的星剑和曹晓霞扑去。

  “谁敢欺负我姐姐!!”一把巨斧带着尖啸向两帮即将开打的人中间飞来,冲在最前的保镖们连忙收住脚步,免得被这把看上去很厉害的斧头给碰一下。

  “谁敢欺负我姐姐我就活劈了他!!”一个比痴白略高的人随着吼声出现在两帮人面前。

  一身结实的肌肉,精光闪闪的双眼,一张有些孩子气的脸,配合上他一身休闲服,让人很难相信这把和他差不多高的斧头是他甩出的。

  “阿猎——,你是怎么了嘛——忽然丢下人家拿出斧头就甩,吓了人家一大跳呢——”一个五彩翅膀的精灵从空中落了下来站到刚刚拔出斧头的男孩子旁边。

  “他们要欺负我姐姐,不要嘀嘀咕咕的。来帮忙。”男孩子一直盯着那个拥有斗气的黑西装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什么话。

  “什么?他们敢欺负你姐姐,那不就是欺负我姐姐。是谁?他们吗?”精灵少女指着明显散发着杀气的黑西装们。“姐姐别怕,看我的。”精灵少女开始准备魔法。

  “啊!!不好——,这些人我一个就够了,你不要……天啊——老姐,快闪——”巨斧少年很没有形象的滚离了精灵少女身边。

  “轰——!”

  巨响过后,现场以精灵少女为圆心留下了一个大深坑,四周躺满了黑西装。

  “唉——还好我闪的快——”解除了防御的巨斧少年看着惨不忍睹的现场。

  “奇怪?是哪里错了呢?我明明念的是‘流星火雨’的咒文呀,怎么又会变成‘流星火焰弹’呢?”深坑圆心的精灵少女正在冥思苦想自己哪里出了错误。

  “你怎么还呆着干吗?没看到他们欺负我吗?”在黑西装斗气保护下躲过一劫的痴白对着他面前唯一一个还站着的保镖大叫。

  “对不起——我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他指着巨斧少年“因为他也会斗气”。

  “好好好——你们——你们给我记住——,我们走”明白现在形势不妙的痴白看也不看自己倒在地上的部下,狠狠瞪了一眼他们和那个人走了,不同的是瞪星剑的眼里充满的是仇恨,而对曹晓霞却是……。

  “小猎,她是谁呀?”曹晓霞问她面前把斧头收进了次元袋的少年。

  “她叫做雅琳,是精灵族,和我同班,是……是我朋友。”刚刚还神气万分的“勇者”脸微微一红。“姐姐你也看到了,她用魔法就有点迷糊。对了,姐姐,他是谁?为什么你们拉着手呢?”巨斧少年把火力转移到自己老姐身上。

  “啊!”反应过来的星剑和曹晓霞连忙送开了双手。“咦?老姐,你们俩怎么忽然变成了两棵立正站好的‘番茄’了?”巨斧少年不放过自己的老姐,进行火力的纵深覆盖。

  “他叫做星剑,是……是我同学。”玄女就是玄女,说话的语气仍然把握的很好。

  “星剑,他是我弟弟,曹猎。矮人族。”曹晓霞面带红霞的看着星剑,想到刚刚他在爆炸的一瞬间挡在自己前面,不知怎么搞的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甜蜜。

  “什么??他是矮人族?怎么会有接近165CM的矮人?那你??”星剑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他怎么看168CM的曹晓霞都看不出有矮人族的血统。

  “这以后在告诉你,好了,我们走吧。阿猎,叫上你‘同学’哦——”曹晓霞重重说出了同学两个字。

  星剑满头问号的看看曹晓霞,又看看去叫处于失神状态的精灵少女的曹猎。“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今天总算领教了”星剑感叹这大自然的伟大。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 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