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情之歌·后来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8232 2003.10.30 09:31

    玄女在大家不知不觉中,背后的小手很小心很小心的开始聚集魔法元素,要在实力比自己远远高出的银月和悠星面前积蓄足够的能量发动魔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许命运中的主宰不忍心伤了少年们的心,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大叫阻止了她的行动,也保住了包括自己在内小镇中所有平民的生命,“日月星”三魔将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她的估计,在往后的日子里,每当她想起那天的事,就会万分庆幸自己没有动手。

  “啊!真是好天气呀!难得太阳还算通情达理,不是太辣。”星剑也估计到了玄女可能会有的行动,刚进院子就大叫出了一语双关的话。

  “阿剑,你怎么可以这样!”莉娜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星剑嘟着小嘴。

  冲进了屋门的星剑看到完好无缺的宴会场所暗暗松了口气,“?我怎么了?”他也很奇怪自己一回来就遭到声讨。

  “你怎么可以只教珠穆朗玛一个人,”莉娜的小嘴现在名副其实的可以挂上一个油瓶。

  “呵呵,原来是这样呀,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吧”星剑走到了曹晓霞身旁。

  “说!你不给我满意的答案看我给你好看”莉娜的棕色大眼中隐上了一点忧伤。

  “请问——你会做饭吗?”星剑感到有只温润的小手钻进了自己背后的手心。

  “不会呀?这又怎么了?”作为魔界的公主,莉娜不负众望。

  “那我如果告诉你怎么做,光调料你就记得住名字吗?”星剑努力装做若无其事,因为手心里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现在正用魔法探察自己的身体,酥麻麻的让星剑很是不好受。

  “……,算你有理。可是你怎么只告诉珠穆朗玛一个人?”莉娜也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孩。

  “那,呵呵——,在坐的各位,有人会做菜吗?当然了,大妈大叔,你们不算。”星剑环视了一圈屋里的众人。

  “我——”幼稚的童音响应号召。

  “看到了没,只有珠穆朗玛会呀,再说了,一路上你们吃的,哪次不是我做的?”星剑想起路途的辛酸。

  “啊!耀日,你回来了”悠星总算找到机会打断了有升级趋势的火yao味。

  “咦?耀日哥哥,你怎么和星剑一起回来?”莉娜也聪明的把话题转移到不用揭示自己“家务盲”方向。

  “碰巧,”耀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刚刚两人的谈话,他甚至在犹豫是否有必要告诉银月和悠星。

  “看来人都齐了,大妈大叔,我们要离开了,谢谢你们的招待”星剑向珠穆朗玛的父母告别。

  “什么招待不招待,我们手都没有动。呵呵,本来想留你们过夜的,不过你们那么多人,呵呵,我们可没有房间分配,我也就不阻你们了,很谢谢你们对小女的照顾”藏族爸爸快人快语。

  “有地方让我们休息一下,我们就很感谢了”星剑等人走出了珠穆朗玛家的小楼。

  “呵呵,走好了,有时间再来”藏族爸爸向众人告别。

  “我们会的,珠穆朗玛很聪明,是好材料。”星剑摸着珠穆朗玛的小脑袋。

  “呵呵——”藏族爸爸和妈妈很高兴。

  “大叔大妈再见——”众人向好客的珠穆朗玛一家告别。

  ※※※

  “现在我们去哪里?”告别了好客的藏族一家后,迷糊的精灵最先想到了问题。

  “对哦!通知说到德吉,我们来了,可是也没有看到其他的学长或学弟呀,”张龙也四处看。

  “我去问问,”赵虎向一个小吃店跑去。

  “他们说一天前他们就离开了”一会儿后,赵虎跑了回来。

  “我们怎么办?”有星剑和曹晓霞在,矮人一路上越来越懒得动脑子了。

  “回学校呀,怎么办”星剑白了他一眼。

  “可是校长也没有规定回去的时间呀,而且现在也没有新的通知”张龙想尽量延长郊游时间,好有机会……。

  “是呀是呀……,我们慢慢回去吧”听到有得玩的莉娜第一个赞成。

  “阿猎,雅琳,你们俩怎么说?”星剑向矮人发出SOS信号。

  “我没意见,反正他们不会飞,时间肯定久”矮人严守“中立”态度,一旁夫唱妇随的雅琳也点着小脑袋。

  “唉——,随你们吧,我可先说,别想叫我一个人做饭!”星剑没有问最后的一个人,屈服在“多数”的压力下。

  “没问题,老大,你等等,我和赵虎去买点东西”提议被通过的张龙很高兴。

  不一会儿,两人回来了。

  “买什么去了?”星剑看着两人空空的双手。

  “等下就知道了”张龙阻止了刚想开口的赵虎。

  “我们现在是继续野营还是住饭店?我个人提议住饭店”星剑实在是不想再做烤肉了。

  “住饭店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KTV,游泳池,电影院,桑拿室,歌舞厅,娱乐室,茶吧。哪里有露营好玩。再说了,我自己就带着一套全息卡拉OK,还有一套家庭影院。”矮人第一个反对星剑的提议。

  “啊!传说中的全息卡拉OK和梦幻般的家庭影院,我要我要”莉娜眼中开始有小星星浮动。

  “呃?”想到雅琳电视机的易主,矮人后悔自己嘴快,不过想到莉娜给雅琳的白晶石,矮人眼里也开始浮现小星星了。

  “我同意,住饭店哪有刺激,露营多好玩,一点也不用管什么条条轨轨”张龙已经开始幻想花前月下,自己和莉娜坐在一起赏月了。

  “OK,我知道了。露营就露营,唯一的条件……”

  “不要叫你作饭,好了,知道了,老大,走吧”张龙笑嘻嘻的接了星剑的话。

  “奇怪,难道他会作饭?”星剑奇怪的看着众人已经向镇外走的背影。

  “他哪里会作饭了”还在星剑旁边的“玄女”反驳。

  “那他怎么?别想让我作饭——”星剑很坚决。

  “唉——,牵扯到你你就变的苯苯的,”曹晓霞摇头,“唉——我又何尝不是呢,刚刚差点就……”曹晓霞为刚刚想用莉娜做人质的念头反省。

  “?啊!对了!他们刚刚去买了”星剑的智力找到了答案。

  “恩!不错,对了,刚刚……”曹晓霞问星剑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

  “等下我们再说,”星剑打断了曹晓霞盯着前面的金色背影。

  “喂——,你们在干吗?”走了一程的莉娜发现了还在原地没动的星剑和莉娜。

  “来了!”星剑拉起曹晓霞追了上去。

  ※※※

  “阿剑,你和耀日?”夜空下一朵游移的白云中躲着露营中偷溜出来的星剑和曹晓霞。

  “恩,我先告诉你珠穆朗玛告诉我的事,呵呵,珠穆朗玛告诉我,莉娜是在我遇到她的1天或2天后遇到她的。呵呵,你猜莉娜遇到珠穆朗玛后,问了她什么”星剑想到莉娜当时的话就想笑。

  “我怎么猜得到,快说啦——”曹晓霞做势要打卖关子的星剑。

  “好好好,我说我说,呵呵,莉娜当时问她‘知不知道哪里有一种叫席梦丝的床可以睡觉’”星剑哈哈大笑。

  “嘻嘻,妹妹真是的。唔——,这样我们的推断的确没错,妹妹很大可能是来玩的。”曹晓霞边笑边开动大脑。

  “不是可能,是肯定,当然,这还有牵扯到耀日,银月和悠星。”星剑很辛苦的按着肚子。

  “好,你继续。”曹晓霞暂停了分析。

  “耀日他们就是在魔族突袭的哪天来的,至于珠穆朗玛怎么遇到的,”星剑停了一下,看着俏立晚风中的玄女。

  “那他们总不可能也是要找床睡觉吧”曹晓霞也开了个玩笑满足星剑。

  “怎么会,呵呵,真是奇怪。他们救了就快被魔兽杀了的珠穆朗玛”星剑很满意佳人的善解人意。

  “?魔族会救人?也许他们只是要问情况,”多年的教育让曹晓霞的心目中魔族都是十恶不赦的。

  “也许是这样没错,我之所以肯定莉娜来地球是偷跑来玩,就是因为耀日他们他们问珠穆朗玛的是‘附近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而且,他们三个人后来把珠穆朗玛送回了家,如果只是要问情况,大可问完就不管珠穆朗玛,何必送她回去呢?这也是我后来和耀日达成协议的重要原因。”星剑纠正曹晓霞对魔族的片面认识,虽然米迦勒告诉他的魔族和自己看到的不太一样。

  “协议?什么协议?哦——,我知道了,你放了偷溜的莉娜回家,他就不杀你”曹晓霞结合了所有的情报分析答案。

  “厉害!厉害!不过稍微有点不一样,其实是我放了莉娜和他们平安离开,他们就不对我们动手”星剑赞叹玄女的智谋。

  “……,恩,对,如果他们要动手的话,我们没有胜算。”曹晓霞沉吟了一下。

  “没错,而且这就是我最终确定莉娜来地球是为玩的原因,因为耀日他们一点风险也不想有,想避免任何的意外。当然,呵呵,他们不知道,我们也想让来‘渡假’的莉娜可以平安离开呢”星剑笑着回应。

  “恩,那这样我就可以暂时放心了,”曹晓霞因为日月星出现而紧蹦的心弦总算送了下来。

  “对,和高等魔族对抗,我们现在没有一点机会。”星剑想起耀日当时变成了紫色的眼睛就后怕。

  “高等魔族?他们三人的眼睛是黑色和蓝色呀?”曹晓霞听到了让她意外的事。

  “没错,和我谈判的时候,耀日的眼睛曾因为积蓄力量黑色的眼睛曾变成了紫色,”星剑肯定当时自己的眼睛和大脑的判断。

  “怎么会这样呢?”曹晓霞邹起眉头。

  “我想,耀日应该是混血,我曾经听说过,人族,魔族,精灵族的混血会有这样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自己遇上了。”星剑做为盖伦家的少主,知道很多曹晓霞不知道的秘密。

  “虽然不知道悠星和银月是不是,不过我们可要小心”曹晓霞考虑着变数。

  “对,呵呵,耀日还特别优待我以后如果去魔界被他们抓住会放我一马呢”星剑说出了所有的协议内容。

  “那恭喜了你了,星剑少爷,以后你可以纵横魔界了——”曹晓霞调笑他。

  “谢了——,我以后一定会努力让他们还我人情的,不知道玄女小姐要不要和我一起来次魔界历险呢”星剑“斗转星移”练的不错。

  “去你的,谁陪你一起”曹晓霞脸红了。

  ※※※

  “耀日,真的放过他们?”地面上三双紫色的眼睛盯着星剑和曹晓霞藏身的云。

  “对,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们的任务只是平安带回公主,尽量不要多事,他们都应该是地球人中的佼佼者,虽然可惜,不过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中间的耀日回答。

  “我看是你武痴的毛病发了,他们真的很不错,你是想等他们够格和你打吧”右边的银月揭露了耀日眼中的狂热。

  “行了,我们都知道,走了啦,既然决定放过他们,我们还看什么,我还想去看电影呢”左边的悠星还想着营地里的全息电影院。

  随着悠星话音的落下,3双紫宝石般的眼睛在夜空下渐渐隐没,月亮姐姐似乎对没有血腥的夜晚分外满意,把3人的归途照的银亮银亮地示意奖励。

  星剑和玄女完全不知道自己两人刚刚在鬼门关前饶了一圈,他们还很惬意的在松林中漫步回归呢。星剑嗅着林中树木的清香,看着身旁白衣胜雪的佳人,心里忽然想起了一个早就想确定的答案,他轻声说:“晓霞,问你个事儿”。后者微笑着看着他,显然正在等他的问题。

  “有个女孩,曾经写过一首诗,我背给你听听,”星剑停下了脚步。玄女的双眸中异彩一闪,显然被他勾起了兴趣。

  “雨落洗今朝,风吹万物消。乾坤尘埃造,何处觅仙瑶 。……”星剑仔细观察着对面佳人的表情,玄女从他刚说第一句的时候,身体一震,脸上的微笑也换成了惊诧,看到这些,星剑已经知道了答案。

  “停!阿剑,你怎么知道的!啊!是你!”曹晓霞用小手掩住了嘴,眼中流露出完全不敢相信的神色。

  “没错,尊敬的月儿小姐,正是区区在下。”星剑学习欧洲方式,行了个绅士礼。

  “天啊!这也太……,我不信,”曹晓霞显然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虽然她的理智已经推理出了正确的答案,可是她的感性却没法相信自己在网络中认识了2年的朋友会和自己心中的恋人重合了。

  “呵呵,月儿呀。还要我怎么证明呢?是吧你的诗统统献上,还是我现在拿出电脑登陆我自己的OICQ呢?”星剑实在太满意曹晓霞现在的俏样了。

  “我……我信了,唉——,世界真大,也真小。”曹晓霞摇头,努力使自己的大脑清醒。

  “嘿嘿,不错,”在网络上认识了这么久,星剑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阿剑,你怎么知道是我?听——”曹晓霞忽然打住了话。

  “还记得上次我们聊天的话吗?你说你在‘紫荆花’,高级1年女生,嘿嘿,结合我这两年对你的了解和那天的时间,嘿嘿,除了玄女你,‘晶晶月儿’还会谁有?”顿了顿,他也听到了晚风送来的歌声:“这是?这是《后来》?”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歌声如哭如诉。

  “唉,你很厉害嘛。这好象是,好象是妹妹的声音”曹晓霞仔细聆听着。

  “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恩,唱的真不错。”星剑有点陶醉了。

  “那个永恒的夜晚十七岁仲夏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让我往后的时光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歌声飘渺哀伤。

  “的确唱的很好,可是,阿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妹妹会唱出如此忧伤的歌呢?”曹晓霞心里有点不好受,刚刚知道星剑就是‘他’的喜悦也淡了。

  “我哪里知道,可能是莉娜天生是歌手吧,而且这歌很好听。”星剑已经开始跟着歌声哼了。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风元素们不甘寂寞开始随歌起舞,高山雪松们也跳起了自己特有的舞步,宁静的树林中传来一阵阵“沙沙沙”的合音。

  “唉——,这都是因为你……,还有我”曹晓霞听着歌声里透露出的越来越沉重的忧伤。

  “怎么会呢?”星剑依旧在专心听歌,大脑处于半休眠状态。

  “因为……因为妹妹可能喜欢上了你。”曹晓霞咬牙说出了答案。

  “什么?晓霞,你不要和我开玩笑”星剑被玄女的话震的回了神。

  “我没有开玩笑,也许你没有察觉,可是,可是我也是女孩,妹妹看你的眼神中……,唉——”曹晓霞说出了早已注意的观察结果。

  “……”星剑没有说话了,因为他从曹晓霞那黑漆般的双眸中读出了担忧和伤心。

  “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

  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歌声渐渐的低迷。

  “你打算怎么办?你对妹妹也有好感吧?”曹晓霞的心里酸酸的。

  星剑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也不知道,还好她就要回去了,时间应该可以解决一切,而且……,晓霞,你知道吗,我这一生,如果有幸可以没有意外的话,陪在我身边的人,一定是你——”星剑的星眸里点缀上了深深的柔情。

  “恩——”得到了意外答案的玄女羞不可耐。

  “晓霞,我想,我是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等我们回到学校后,请你……请你和我一起去见我的母亲”星剑看着眼前低垂螓首的可人儿,心中涌起了滔天的爱意,使他终于决定带晓霞去见蕾莉亚。

  “恩,其实我也想告诉你,其实我……”

  “不用说,晓霞,现在你不用说,等我带你去见我母亲后,你就会明白我所有的一切,等到我母亲认可了你,你的问题会有很好的解决的,而且你现在要说的话,我们俩都不愿意听,不是吗?”星剑拥过了曹晓霞的娇躯。

  “唉——,盖伦世家的婚约,有那么好解决吗?还有妹妹,她的感情会因为距离而淡了吗?可是……”

  辛勤工作中的脑细胞们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主人陶醉在星剑的胸膛上而停止了各自手头的活,因为现在主人的潜意识是如此的沉醉于其中,使得他们不得不集体罢工来支持主人的恋爱工作。

  “好了,我们走吧”不知不觉浪费了许多时间的两人想起了那些同伴。

  ※※※

  “啊!老姐,你们回来了吗?”高歌中的矮人捕捉到了两人偷偷摸摸的身影。

  “呵……呵呵,阿猎,你唱什么歌呢?唱的很不错。”星剑本来想偷溜回来,结果却被矮人一眼就看到了,还叫的整个营地皆知,只好用歌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我这叫好?唉——,可惜你们没有听到莉娜刚刚的歌,唉——,可惜可惜,”矮人摇着大脑袋。

  “是哦,莉娜姐姐唱的好好听哦,我还看到莉娜姐姐流眼泪了呢——”永远在矮人身旁的雅琳补充。

  星剑和曹晓霞听到一震,互相看了看,摇了摇头,毕竟做为当事人的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

  “他们呢?”星剑拉着曹晓霞走到矮人身旁坐下。

  “张龙和赵虎本来想去安慰莉娜,却被悠星一脚踢了回来,呵呵,现在他们正在赌气看电影呢,莉娜和耀日他们去小湖边了,我看不大对头,”年轻的矮人很奇怪一个人怎么唱歌会唱到掉眼泪。

  “有他们在就行了,烤鸭呢?不会你都吃了吧?”星剑决定用吃喝玩来抛开烦恼。

  “在那边袋子里,”雅琳指着篝火旁的真空袋,“呀!阿猎,这是我的歌,我要我要”精灵抢去了矮人手中的话筒。

  “你饿吗?”星剑问曹晓霞。

  玄女摇了摇头,现在的她很没有心情。

  “那我去吃点东西,哦?,雅琳,你也会唱老歌呀,《约定》,不错不错。”星剑向篝火走去补充能量,背后响起了精灵清脆的歌声,比起矮人刚刚的豪气,现在的歌充满了柔情。

  ※※※

  “小姐,你没事吧”银月很担心的看着身旁环抱双膝的莉娜。

  “我没事,银月姐姐,地球真的很美呢,”莉娜静静的说,棕色的双眸也同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小湖。青藏高原的月色,在世界最接近苍穹的喜马拉雅山上看起来显得更加清冽,更加明朗,仿佛伸手可及,让人欲乘风而去,月空下的小湖,平滑如镜,倒映着天上的明月让人看来是如此的心旷神怡。

  “小姐,我刚刚看了一部电影,很不错哦?”悠星拾起一块小石头丢到了水里,看着微波荡漾的湖面。

  “电影讲述了一个男人爱上了住他楼下的女人,有一天,那个男人开发了一种叫智能程序的东西。结果那个程序也爱上了那个女人,男人和智能程序开始竞争,可是,到了最后,那个智能程序明白了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变成“真正的”人类,所以他就在两人面前消失了,最后对两人说了一句话:爱是给予,而不是索取。”悠星缓缓的说出了电影的内容。

  “小姐,你和他是不可能的,所以,小姐……”

  “我知道了,我明白的,我只是……,唉——,悠星姐姐,银月姐姐,我们回家吧”莉娜整理了下歪歪的紫色小圆帽。

  “小姐,太好了,老爷可是天天都在念你呢,”悠星为终于完成了任务而高兴。

  “恩,我这次跑出来老爸一定快气疯了吧,算啦,不要想了,走吧,悠星姐,我们去唱歌,”莉娜站起来向营地跑去。

  最了解莉娜的银月却发现了莉娜隐藏在笑容背后的勉强和心伤,“唉——,但愿小姐真的可以忘记,如果人类说的‘好人有好报’是真的话,希望小姐真的可以得到好的回报”。

  “这歌是我的,张龙,你别抢,你已经唱过了,”营地中,矮人死死抱着话筒。

  “曹猎,你都唱了三首了,我只唱了一首,该我了,”张龙努力想扳开矮人粗壮的手臂。

  “阿猎,真的该到他们了”雅琳很有正义感的帮张龙。

  “啊!耀日他们回来了,他们还没有唱过呢,你总不能不给他们吧”张龙发扬你不给我好,你也别想好的劣根性。

  “阿猎,你就让让吧”星剑啃着鸭腿。

  “小猎,……”

  “……”

  月挂林梢,风拂碧草,终年挂雪的喜马拉雅山下,一个小树林里回响着神族,魔族,人族,矮人族和精灵族愉快的歌声和笑声,尽管它是如此的短暂,却也在时间中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尽管它如流星一般一闪而过,却也像流星一般的美丽和绚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