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莉娜的魔药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650 2003.12.20 23:02

    

  青藏高原自古以来地广人稀,即使最近的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政府大力进行西部开发和移民工作,但是对于这片古老的土地,仍然被人们称做世界上最后的一块净土。

  在紫荆花学院附近一片葱郁的松林中,因为一个不该发生的错误,让这个月色如水的夜晚有了鲜血的宵夜加餐。人类的生命有的时候很顽强,顽强的时候,生命之火会燃烧着比炙阳还耀眼的光芒。而脆弱的时候,它就好比孩子们在阳光下吹起的肥皂泡,五颜六色的破灭在风中。

  三个紫色双眼的青年男女冷冷的注视着对面一个双腿发抖男子,十多个黑色西装的大汉体形各异的躺满了他们四周。M4改突击步枪,各种形状的佩剑,还有地上数量不多的几个手雷遗留的痕迹,一切都说明了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一些不会让人开心的事情。

  ※※※

  时间倒流30分钟。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银月警惕的看着前方站成一排的黑西装队伍。

  “我们公子想请那位小姐去赏月,请小姐们赏个脸吧!”其中的一个黑西装傲气十足的指着莉娜。

  “你们公子?是谁?”莉娜用眼神阻止了想要动手的银月,本来她带着“日月星”三人打算趁着月色不惊动任何人悄悄离开,可是没想到还没出紫荆花的大门多远,就在一个树林里被忽然窜出的一群黑西装围住了。

  “我们公子就是印尼的王子,痴·白·哈扎卡殿下。”黑西装回答。

  “哦,是他呀。”莉娜想起了那个样貌海拔,言谈举止全体亮红灯的“管闲事”,虽然不是特别想记住他,可是他的形象也太让人难忘。

  “我们公子很仰慕小姐,很希望可以和小姐您有进一步的了解。公子他……”

  “不用了,我还有急事,王子殿下的盛情心领了。”莉娜打断了黑西装,她现在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和撒旦约好的返回时间是不能耽搁的。

  “嘿嘿,小姐,您还是识相点,别逼我用手上的家伙,要不伤了小姐您,我家公子会心疼的。”黑西装们齐刷刷的从空间袋里拿出了M4改突击步枪,看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就知道他们是经常邀请人的“老客户”了。

  “把枪放下!”痴白迈着罗圈腿从一众黑西装身后鸭步而出。他先装模作样的骂了黑西装们两句,这才转身和莉娜说:“莉娜小姐,我们真是有缘。没想到小王因为有事夜归也能遇上您”。

  “王子殿下,我看应该是说我最近很倒霉,走路也撞到鬼。我还有事,就不打扰王子殿下了”莉娜听到刚刚痴白嘴里的缘字,差点没掉下一地的鸡皮疙瘩。

  “莉娜小姐,小王只是想和您一起赏月,而且您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吗?”痴白一点也没有被拒绝的尴尬,而他身后的黑西装们也同时“垮”的拉了一下枪栓。

  “也许今天的月色在普通人眼里的确很美,可是,王子殿下,您知道吗?现在这水一般的月光在我眼里却是月亮的眼泪。”莉娜抬头望着天边的残月,她实在是不想再看痴白流着哈拉子的雀斑脸。

  “月亮的眼泪?”痴白无意识的重复着,他的眼光一直都没离开过在月华照耀下微微散发着白玉般光泽的莉娜的俏脸。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国人真了不起,这是多么美的诗句,真羡慕他和姐姐可以生活在这样的国度。月亮有的时候也会哭呀,王子殿下,您懂吗?”莉娜瞟了一眼痴白。不过很显然,从对方嘴里的哈拉子容量估计,她的话全白费了。

  痴白身后的黑西装们显然知道现在该是他们出场的时候了,他们把朝天的枪口放了下来,指着满脸愤怒的耀日说:“你滚开,你家小姐和旁边那两个女的留下,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咦?美人们,眼睛会变色也没什么了不起呀”。其他黑西装们闻言一起肆无忌惮的大笑,一点也没感觉到对面被他们认为是掌中物的4人散发出的强烈杀气。

  “虽然我想悄悄离开,可是很遗憾。我不会放过任何侮辱银月姐和悠星姐的人。而且,留下你们,对阿剑和姐姐也可能造成困扰。”莉娜说完,用御风术飞上了半空。

  如果原来跟在痴白身边的那个大地剑士在的话,那他现在一定可以从耀日三人散发的杀气和紫色的双眼而估计出他们的身份。可惜,在他向自己的后台老板报告了痴白见到玄女等人以后的言行后就被召了回去。很显然他的后台老板不会因为他而愿意得罪中国军方。

  “银月,悠星,动作干净点。”耀日变成了紫色的双眼冷冷的盯着止住了狂笑而傻傻看着漂浮在云端的莉娜。

  战斗开始的很快,也结束的很快。不到5分钟,那些平时对付起平民威风八面的黑西装们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耀日三人动手后,他们连三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更别说会有什么战果了。

  “敢打小姐的主意!死吧!”耀日举起电光缭绕的右手。

  “耀日哥,把他交给我!”莉娜缓缓从空中降了下来。

  “哈扎卡王子殿下!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您难道对您的行为不感到羞愧吗?”莉娜的俏脸遍布寒霜。

  “不……不要杀我。我是王子,杀了我,我的国家不会答应的!!”痴白浑身发抖的坐在地上,想到刚刚的可怖场面,他两眼一翻,晕了。

  莉娜愣了一下,对呀,他好歹也是有点身份的人,杀了他可能会给阿剑带来麻烦呢。怎么办好呢?

  “小姐!难道您真的要放过他。他已经看到了我们的……”

  “银月姐,让我想想,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记得你美丽的眼睛的”莉娜知道银月话里的意思。“对了,我想到了。不过,药效好象不够的说……”

  “悠星,我有不好的预感,小姐该不会又想做什么新的药剂发明吧?”银月看着低头沉思中的莉娜背脊凉嗖嗖的。

  “恩,耀日,你看我们要不要先离开一下。”悠星想起以前浑身抖了一下。

  “这……”连一向严肃的耀日都开始犹豫,做为莉娜的随身精卫,他们实在太清楚莉娜发明的可怕之处了。

  “四翼蝙蝠的尾巴,角丁兽的牙齿,玄火兽的汗水,畦琉鱼的眼泪……”莉娜口中无意识的说着什么,她每说一个名词,三人组的脸色就白了一分。

  “好!就这样,应该可以。试试吧。咦?耀日哥,你们怎么了?很冷吗?怎么脸那么白呢?”刚刚在脑海中完成了新魔药配方的莉娜惊奇的发现了三人组苍白的脸。

  “小姐,我们没事,我去为小姐把关。”悠星说完还没等莉娜回答就一闪不见了。

  “悠星,你好狡猾!”银月心里暗骂了一句,她也接着说:“小姐,我去那边帮你放哨”。

  “……”耀日无奈的看着银月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小姐,我……”

  “耀日哥,你对他用‘遗逝之心’,我要去配药。”莉娜边思考魔药剂量大小边从次元袋里拿出了各种奇怪的瓶瓶罐罐,

  耀日努力不去想起以往莉娜实验的辉煌成绩,他提起一旁昏死的“实验兔”走到一棵树下开始改造“实验兔”的记忆。

  “遗逝之心”,可以在一定程度下影响受法者的大脑,而达到某种目的。该魔法主要取决于施法者和受法者之间的魔力差异,而且只能对一人使用。虽然这个精神魔法危险度很高,不过以痴白的魔法修为和耀日相比,两人之间的差距就蚂蚁和大象比体重一样不言而喻。

  “碰……”耀日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爆炸声。正在念咒语的耀日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差点连咒语也念错,还好他一向意志坚定。不过如果有人在耀日对面的话,一定可以发现这个不太复杂的咒语已经让耀日满头冒虚汗了。

  “咳咳——,哪里错了呢?配方吗?”莉娜在紫色的烟雾里不断咳嗽,“恩,加点银粉中和一下试试……”

  “……”耀日祈祷中。

  月光下的银色云海中,银月找到了躲的很好的悠星。

  “悠星,我们这样会不会很过分呢?把耀日一个人丢那里。”挤到了悠星旁边的银月有些担心的望了望下面耀日和莉娜的方向。

  “没办法呀,小姐的实验太恐怖了。大不了等下和耀日陪罪啦,不过他也不会计较那么多的啦”悠星移动了一下位置重新躲到了云里。

  “可是……”

  “没事没事,时间那么短,小姐是不可能搞出多惊天动地的东西的。还是你想亲自去看看?先说好,我要放哨,我不去。”

  “…………,那我陪你一起放哨”

  “这才对嘛——,咦?银月,耀****怎么上来了,啊!他在向我们招手呢。看来是完了。怎么办,我们躲那么好他都找到。”

  “既然完了我们就下去吧,不过我们丢下耀日跑了的确不对,还是去和他道歉吧,希望小姐这次的东西没有连带作用。”

  等银月和悠星回到了莉娜身边,却发现好象现场没有什么多也没有什么少,而耀日看上去也完好无损。

  “好了,银月姐,悠星姐,我们走吧。”莉娜刚刚收好她的瓶子和罐子。

  “小姐,您对他,您对他做了什么?”悠星仔细看了看地上昏睡的痴白,却没发现又什么改变。

  “嘿嘿,我也没干什么,时间太短,我改动了一点他的记忆,再把他的智力加高到了3岁的水平,用药让他的眼睛中经常出现各种幻觉还附加无法入睡的效果,想笑的时候表情是哭,而想哭的时候却在笑。哎呀呀,时间太短,可惜了……”莉娜边说边叹气。

  “呵……呵呵,小姐,我们……我们快走吧,和大人约定的攻击时间快到了。”悠星干笑了几声。

  “恩,我们走。”4人飞上半空向南方飞去。

  2天后,搜索队在树林中找到了昏睡的痴白和旁边黑西装们的尸体。醒来的王子,清楚的记得是自己的手下人挟持了他,要和自己老爸换赎金,自己趁他们没防备的时候挣开了捆绑杀了绑架者,然后伤重倒地。虽然没有人相信,可是很奇怪,王子殿下除了记得自己大发神威的过程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而且连乘除加减都忘了。自己的王子被自己派的保镖绑架,虽然是发生在人家地盘上,可是印尼政府也找不到借口怪人家。无奈下,他们接回了因为无法入睡而整天大哭大笑的王子,还对中国政府及时找到了垂危的王子而千恩万谢。

  而在世外桃源中刚刚确定了彼此关系和身份的星剑和玄女两人一点也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们一大早就来到了议事厅找到了办公中的蕾莉亚。

  “妈,我们想找你说些事,可以去‘静默堂’吗?”

  “‘静默堂’?很重要的事吗?”蕾莉亚微微吃了一惊。

  “恩,”星剑点了点头。

  “那好,跟我来。”蕾莉亚放下了手中的报告。

  蕾莉亚带领着两人走进了议事厅的后堂,来到了一株富贵竹前,双手开始结出各种各样令玄女眼花缭乱的手印。一连串复杂的咒文随着手印的不段变换而从口中涌出。3分钟后,冗长的咒语终于宣告了完结,三人面前的富贵竹早已扭曲成了无数小段,原来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现代化的电子门。

  “这?这是空间结界?”曹晓霞睁大了美丽的大眼睛。

  “没错,这就是‘时空壁障’,是一个5级的空间魔法。”星剑拉着曹晓霞走进了时空变异点,变异点在他们进入后又合拢了。

  “伯母是大魔导师?”曹晓霞钦佩的看着正在电子门前输密码的蕾莉亚。

  “对,老妈不但的大魔导师,还是天空剑士呢,”星剑很骄傲。

  “哦,这里究竟有些什么?这么秘密”曹晓霞看着输入完密码的蕾莉亚又开始进行指纹验证。

  “我们盖伦家一切的秘密都在这里了,你说重不重要呢,呵呵,恭喜你,你是第4个进来的。还没完呢,指纹验证后还有眼角膜验证,声纹验证,脑波验证,DNA检测……,还有好多咒文结界。”星剑笑嘻嘻的看着吃惊中的玄女。

  2个小时后,3人终于来到了静默堂的中心。

  “好了,剑儿,你要和我说什么呢?如果你给我的答案不值得我走到这里花费的力气的话,我就不同意你们的婚事”蕾莉亚看来有点累。

  “老妈,绝对让你‘物有所值’”星剑舒服的倒在了意大利真皮沙发中。

  “哦?我到要听听了?说吧”蕾莉亚也坐了下来。

  “霞儿,坐下吧,没有外人,你都进到这里来了,呵呵”蕾莉亚看着有点拘束的玄女。

  “恩——”曹晓霞也找了一个沙发轻轻坐了下来。

  “好了,我先说第一件事,晓霞,如果有什么地方漏了你提醒我”星剑从旁边的冰箱里拿出不少饮料和零食。

  “首先,我出去的这一个月,遇到了魔界的2号人物。”星剑的第一句话就把蕾莉亚惊得从沙发里跳了起来。

  “什么?你遇到了魔界宰相冷月寒星了?剑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个字不漏的说了”蕾莉亚秀美的双眉间已经隐隐出现了一个“川”字。

  “我们没有遇到魔界宰相,我们遇到的是撒旦的女儿,莉娜·撒旦。我们是在紫荆花遇到她的,这要从……”星剑缓缓说出了他们和莉娜相识的过程。

  “……,到昨天为止,她已经离开了紫荆花,至于要怎么回去,我就不知道了”星剑在曹晓霞的补充下终于说完了他们和莉娜之间的所有。

  “唔——”蕾莉亚闭上了眼睛。

  星剑和曹晓霞两人知道这将是“持久战”,很有默契的开始抓紧时间吃东西,曹晓霞已经不象刚刚那样拘束了。

  “恩,剑儿,你们做的不错,如果莉娜真向你们说的那样的话,应该是个好女孩,唉——,不知道撒旦是怎么教育的。”身为人母的蕾莉亚条件反射下很关心后代的教育问题。

  “如果贸然把她扣下了,后果无法估计,但是可以确定对我们是弊大于利。而且,剑儿,你确定当时耀日的双眼变紫色了吗?”蕾莉亚更关心日月星三人组。

  “我肯定!”星剑的语气不容质疑。

  “那他们的确就应该是混血了,唉——,魔族皇族很少生育,混血儿平安生产的机率就更低了。没想到你们居然碰到了3个,不过,奇怪,听你们描述,他们曾经救过一个地球人小女孩?”蕾莉亚开始回忆盖伦世家机密资料库中的魔族混血资料。

  “恩,而且他们还对她很好呢!也许是受了妹妹的影响吧”曹晓霞想起了耀日三人对珠穆朗玛一家的态度。

  “唉——,我也不知道了,我们从来没有遇到魔族皇族的混血儿,也许吧,但愿他们是真的有善心。他们有什么特征吗?”蕾莉亚从自己的次元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掌电脑。

  “唔——,最大的特征在他们额头,耀日是太阳标记,银月和悠星是月亮和五芒星,三人都给人不讨厌的感觉。”星剑回忆着三人。

  “三人都很漂亮。”曹晓霞补充。

  蕾莉亚的手快速记录着,“没有了?”

  “他们够显眼的了,没了”星剑“啪”得又拉开一罐饮料。

  “实力?”蕾莉亚最关心这问题。

  “不知道,估计是下位大魔导师,或者中位天空剑士。”曹晓霞代替星剑回答。

  “我同意,可能还低了些”星剑点了点头。

  “唔——,就这样吧,至于魔界三宝等资料嘛,我早知道了,”蕾莉亚收起了电脑。

  “老妈!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星剑跳了起来。

  “告诉你?我怎么没有告诉你,教你魔界三宝的时候你记得你在干吗呢?那么重要的事,你居然可以睡觉”蕾莉亚一提起就生气。

  “哦——,呵呵——”星剑讪讪的坐了下来。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听到了,霞儿,你也记记。”蕾莉亚瞪了星剑一眼。“魔界三宝就是:‘破界印’,‘日隐披风’还有‘灵犀玉’。破界印’可以小范围破除一切魔法结界;‘日隐披风’可以增幅暗黑魔法和隐身。‘灵犀玉’有两块,可以知道佩带人的状况。记住没!”

  “记住了记住了!”星剑一听蕾莉亚说教就头痛。

  “记住我们就走吧”蕾莉亚站了起来。

  “老妈,不要那么急嘛,还有事呢。晓霞,这事你来说。”星剑把重任交给玄女。

  “伯母,是这样的,其实……其实我和阿剑体内都有诸神之王的部分力量,”曹晓霞的话第二次让蕾莉亚跳了起来。

  “你……你说——”蕾莉亚奇怪今天是什么日子,“秘密大揭晓日吗”?

  “是这样的,16年前……”曹晓霞复述了自己和星剑说过的话。

  “原来剑儿体内的五色灵光是‘力量’呀,霞儿,你好象也是2012年12月13日凌晨出生,是吗?”蕾莉亚想起原来看过的玄女的资料。

  “对!”曹晓霞点了点头。

  “那就简单了,既然你们可以肯定那个‘创造’也在紫荆花,只要叫雨寒(中年男)调出********,调查所有在2012年12月13日凌晨出生的学生,用盖伦家传授魔法做诱饵,相信很快就知道谁继承‘创造’了”蕾莉亚两句话就订下了行动计划。

  “看!我就说吧,交给我老妈就行,”星剑很得意。

  “霞儿,如果找到了‘创造’,诸神之王可以复活吗?”蕾莉亚很关心这事。

  “不行,我原来就和‘智慧’商量过了,他说原来还有可能,可惜现在分成了三部分,那是绝对不可能再次复活的了,而且……而且他还说过,随着我们本身的渐渐成长,他会慢慢被我同化,最后永远消失,那是不可逆的。”曹晓霞的声音有点不自然。

  “啊!竟然会这样,唉——”蕾莉亚很失望。

  “对了,剑儿,你们试过让‘力量’和‘智慧’相会吗?”蕾莉亚不放过一丝机会。

  “?怎么相会?打电话?”星剑没好气的回答。

  “打你个鬼,滚过来”蕾莉亚气的敲了星剑一下。

  “霞儿,你站星剑对面,你们双手互握,一手上举,一手下垂,对,就这样,剑儿,你别笑,我等下念咒语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进入冥想状态,知道了没?”蕾莉亚很严肃。

  看到两人都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蕾莉亚走到两人侧面,双手分别放到了两人额头开始了咏唱:“比溪流更轻柔的细雨,比岩石更坚实的大地,继承创世神的血脉,秉承命运的轮回,以盖伦之血为引,精神领域,开!”

  ※※※

  30分钟后。

  “怎样?晓霞,‘智慧’他们有接触吗?”先一步醒来的星剑看到曹晓霞终于睁开了双眼。

  “奇怪,‘智慧’说……说你体内的‘力量’居然有自己的意识。”曹晓霞眼里缠绕着深深的困惑。

  “什么?”星剑和蕾莉亚大吃一惊。

  “‘智慧’说他试图和‘力量’接触的时候却碰到另一股意识,也许是‘力量’在阿剑体内发生了变异,这也是‘智慧’说的”曹晓霞转述‘智慧’的话。

  “那有没有危险呢?”蕾莉亚关心儿子的安全问题。

  “‘智慧’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没什么,毕竟他们在一起16年了呢”显然曹晓霞也问过了这问题。

  “哗哗——”通讯器的声音打断了3人的谈话。

  “家主,米迦勒天使长来访。您在哪里呢?”

  “知道了,让米迦勒天使长直接到‘静默堂’来,我们在里面。”蕾莉亚切断的通讯。“呵呵,‘静默堂’唯一的4个人都来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