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星空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8109 2003.08.28 10:39

    

  “咣——!”

  “唔——,怎么了?唔——,又地震了吗?”星剑习惯性的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栖凤阁3区5栋3楼6号的新橡木门在傲立了16个小时后再次无奈的躺倒在地,一个戴着淡紫色小圆帽拥有着瀑布般紫色长发的小脑袋伸了进来。她看到床上熟睡中的“蚕宝宝”,可爱的小嘴嘟了起来。

  “起来啦——天亮了啦——”淡紫色的身影开始摇着床上的“蚕宝宝”。

  “唔——我怎么又在骑马了?”和周公在下棋的星剑再次看到自己的身子开始上下摇摆。“咦?难道?难道是?对不起呀——我外面有事,下次再来和你喝茶”星剑告别了含笑的周公。

  “啊——”星剑的后脑盖骨因为他忽然的挺身和一个硬度不相上下的东西很不情愿的进行了亲密接触。

  “呜呜呜呜——好痛哦——臭星剑!你又打我——呜呜呜——好痛哦——”洁白的小手痛苦的捂着小脑袋蹲在了地上。

  “莉娜?你醒了?你没事了?你还好吧?”狂喜的星剑不顾后脑的痛苦呻吟一把抱起蹲在地上的少女。

  “啊!”被星剑忽如而来的行动惊呆了的莉娜一时间忘记了痛苦中的前额。

  “你没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星剑喃喃的说着。

  “我没事——,大傻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我呢——”莉娜反手抱住了星剑沉浸在这意外的温柔里。

  “咳——!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门口传来了不自然的咳嗽声。

  “啊!!!对……对不起——”反应自己现在在干什么的星剑火速放开了怀中的莉娜。

  “呵……呵呵——,晓霞,你什么时候来的?”星剑看着门口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玄女。

  “我觉得不对就来了,”有了前车之鉴的曹晓霞在星剑的新门上做了一个感应装置,星剑的门只要不是正常情况下的开启,曹晓霞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刚刚就是因为感觉到了装置被破坏,她才匆匆穿衣赶来。却没有想到看到了穿睡衣的星剑因为激动而紧紧的抱住了一个少女。

  “晓霞姐姐,”脸还有点红的莉娜扑上来抱住了曹晓霞。

  “妹妹——你总算醒了,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曹晓霞爱怜的轻抚莉娜柔顺的紫色长发。“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

  “不就是一个‘暗魔噬天’嘛——,又什么大不了的呢。”莉娜毫不在乎的回答。

  “什么?不就是一个‘暗魔噬天’?你知道不知道我……哦,不,是有人为了救你差点就没有办法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了”星剑听到刚刚的话差点没有气的背过气去。

  “怎么可能嘛——这里可是地球呢,会光系高级回复咒语‘月夜女神之祝福’的应该一抓一大把呀”莉娜以为星剑在开自己玩笑。

  “什么??一抓一大把??你当是找扫地的呀”星剑忍不住开始抓狂了。

  “难道??姐姐,难道真的……?”莉娜看到星剑满头青筋,转头看着曹晓霞确定星剑话的真实性,“难道地球的实力真的那么弱?”莉娜的心里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妹妹。你真是很危险,要不是某人不知道怎么的救了你,你可能已经……”曹晓霞信守了不说出是星剑救了她的诺言。

  “某人?不就是星剑救了我吗?”莉娜奇怪的看着脸色都有点变了的两人。

  “你……你怎么知道我救了你,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没有那个实力。”星剑打着哈哈。

  “这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我亲眼看到的呢,还有我母亲。”莉娜好奇的看着开始冒冷汗的星剑。

  “什么?你母亲??”星剑为当时有第三人在场没有发觉而懊恼不已。

  “是呀——我母亲——”莉娜轻声重复。“走吧——星剑,陪我去看星星——”莉娜跑去拉星剑。

  “星星?妹妹,现在可是凌晨3:00呀,”曹晓霞看了看手表。

  “没错呀,要不是晚上,那里可以看到那么美丽的星空呢——我来找他的时候就注意了呢——像我家就看不到,姐姐,快走啦——”莉娜拉起还戴着睡帽的星剑打开窗子就飞了出去。

  ※※※

  “有必要在这里看星星吗?”星剑环视着周围脚下白雪皑皑的山峰。

  “你没有听过站的高,看的远吗?况且你们地球人不是有句话叫:欲穷千里眼,更上一层楼”莉娜买弄自己“魔界第一才女”的学识。

  “妹……妹妹,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曹晓霞也忍俊不禁。而星剑早就不顾形象的开口哈哈大笑了。

  “……,那就算我错一次好了”莉娜的学识买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

  “我可以不可以去穿件衣服”来不及换衣服的星剑在夜晚的春风中发抖。

  “给——”莉娜抛给他一件披风。

  “就一件披风??”星剑狐疑的看着薄薄的布料,

  “没错,不要就算了。我们女士都不觉得冷,你一个大男人叫什么呀。”穿戴整齐的莉娜作势要抢星剑手中的披风。

  “行行——有总比没有强”星剑忙把披风裹上坐了下来。

  “妹妹,你怎么会昏迷了那么长时间呢?”曹晓霞递给莉娜本来属于星剑的垫子,拿出自己的靠着莉娜坐下。

  “晓霞,我的呢?”星剑羡慕不已的看着柔软的羽绒垫。

  “没了,就两个,你就忍忍吧”曹晓霞满脸歉意的看着他,有莉娜在自己也不好叫他一起坐。

  “呜呜呜——我好命苦的说——,什么男女平等嘛——根本就是骗人的。呜呜呜——”星剑的心在默默流泪。

  “我——我梦到了自己的母亲了”莉娜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不愿清醒的原因,“母亲她……在我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大大的棕色眼睛里浮起了泪光…“不过人家好高兴呢,梦中的母亲还是那么温柔,还一直夸我长的好看呢,她还和我讲故事,陪我玩,呜呜呜——母亲——”莉娜棕色的大眼睛流下了大滴大滴的泪珠。

  “好了,妹妹——不要哭了。你可以再见到她应该高兴呀,来,开心点,笑一个。你妈妈不是说你漂亮吗,哭就不好看了,你也不想在天上看着你的妈妈看到你不开心,对吗?”曹晓霞温柔的抱住莉娜开导她。

  “恩——姐姐你说的对,我要让母亲安心。让妈妈看看她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莉娜抹掉了自己的眼泪。

  “ 唉——原来是她做梦呀,可怜的莉娜”。从小就没有父亲的星剑分外可以感受到莉娜见到母亲的喜悦。

  “姐姐——你知道吗?”莉娜看着星光点点的夜空

  “什么?”曹晓霞也被青藏高原纯洁美丽的夜空所吸引。

  “梦中的母亲说,每一个星星都有一个好美好美的故事,一个同样很美很美的传说”莉娜梦呓般的说着。

  “是呢,我也听母亲说过,天上的星星就是父亲的眼睛,他会看着我成长,看着我欢笑,永远的守护我,陪伴我。”星剑也看着夜空插嘴了。

  “恩!母亲——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会让您因为拥有我这个女儿感到骄傲——”莉娜对着漫天的星辰大声的叫着。

  银色的月光下,3个少年男女的身影倒映在青藏高原的雪峰下,一起数着星星,诉说着各自的往事,忧伤的,欢喜的,快乐的,心痛的,这一刻,心和心之间没有了距离,人和人之间充满了温馨。漫天的星星一眨一眨的陪着他们开心,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倾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时间在3人不知不觉中指到了早晨。

  “老大,不好了,莉娜她不见了——”一早就去校医室探病的张龙和赵虎终于在食堂找到了星剑的身影。

  “你们说谁不见了呀?”换了一身淡蓝色套装的莉娜抬起了头。

  “咦?莉娜小姐你醒了呀?真是太好了——”首先从震惊中回神的张龙首先表达了自己的心喜之情。

  “呃——莉娜小姐,这……呵呵——你醒来就好——”不会表达的赵虎慢了半拍。

  “走吧,晓霞。要上课了”星剑看着两人对莉娜大献殷勤,拉着曹晓霞逃离战场。

  “你不喜欢莉娜妹妹吗?”走到半路的曹晓霞忽然劈头问了一句。

  “我……,啊!要迟到了!”星剑好象没听到一样,拉着玄女飞速向教室奔去。

  “阿剑,我知道你也喜欢妹妹,就象今天早上怎么抱她抱这么紧——”曹晓霞心里怪怪的。

  “哦——原来我们的玄女大小姐在吃醋呀——,那为了补偿你,我现在抱你一下吧”星剑张开了双臂。

  “去——,谁要你抱。就算我吃醋那又怎么样——”曹晓霞甩脱星剑的手摆起雌威。

  “OK,我是有点喜欢她,毕竟莉娜她是很漂亮可爱,如果对她没有好感的话那自己的男性身份就有待考察和再证实了。对不起,晓霞……,可是比起莉娜,我更……”星剑炯炯的目光中充满了爱意。

  “我就知道嘛,想瞒我!哼!”玄女一甩长发走了出去,后面急急赶上的男子却没看到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她眼中的喜悦和矛盾。

  ※※※

  “哼——什么嘛——姐姐,你居然丢下我先跑了,害我听了他们两个一堆废话的说——”好容易脱身的莉娜坐在曹晓霞身旁诉苦。

  “妹妹呀——,是阿剑把我拉跑的,不能怪我哦——”曹晓霞毫不留情的发挥了有事男人顶的现代女性心理。

  “好呀!星剑,你居然把债主放到水深火热的残酷环境里自己开溜,是不是我死了以后你就可以逍遥了?啊!!”莉娜叉腰质问着星剑。

  “请这位同学注意课堂纪律,如果是有人惹你发火了,你可以告诉我”正在上“陆地进攻和突击”的赵虎明显偏瘫莉娜。

  “报告老师,他打我。”冰雪聪明的莉娜听出了弦外之音,指着目瞪口呆的星剑。

  “星剑同学,请你回答下这个问题……”赵虎把握机会问了个星剑绝对回答不出来的学术问题。

  “这个……这个……我要求上诉。”星剑不甘心被联合打击。

  “要求驳回,既然星剑同学回答不出,那请你专心听讲,要不我下次要扣你成绩了”赵虎很念旧情没有赶尽杀绝。

  “是的,谢谢老师。”星剑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有异性,没人性,今天自己算是领教了。

  看到莉娜笑嘻嘻冲自己点头表示感谢,赵虎一高兴刚想说几句谦虚的话,猛然反应过来这里是课堂,自己现在是代理教师,忙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又开始继续上课“传统的陆地进攻和突击因为加入了魔法,魔兽还有空军主要战力的退出而有了很大变化,剑士的加入更是把这一变化推到了极至。陆地战争大致都是由炮火覆盖,空中打击,地面突进组成,虽然大的方面没有改变,可是小的动作却不少。首先,陆地装甲部队的主流——坦克。对付一般的B级以下的魔兽还可以,可是由于B级以上的魔兽会各种防御魔法,基本上普通坦克的火炮无法对其进行有效打击。所以,矮人工匠们结合现代火炮设计出了专门对付B级魔兽的魔动火炮。可惜,由于魔动火炮的发动需要下位高级魔法师,而部队中装备了魔动火炮的坦克数量稀少。不足以抵挡B级魔兽的冲击,所以剑士部队的重要性就突出了出来,一般一个大地剑士配合两个高级剑士就可以和一只B级上位魔兽打个平手,也就使得装甲部队不得不带大量的剑士部队。和魔族作战,一般是各种自动火炮用片杀伤弹大量杀伤C,D级魔兽,军士部队消灭冲过炮火的C,D级魔兽,魔法师和剑士部队则主要是为了对付B级或者是更高的A级魔兽。当然,战场情况千变万化,地底攻击的潜地兽就是很好的例子。16年前落日平原50万精锐美英部队的惨败有不少就是它们的功劳。加上魔族魔法师的魔法,所以,装甲部队离开了剑士和魔法师的掩护,同刚满月的婴儿和成年饿狼单挑的结果没有什么两样。还有就是陆地装甲部队和空中突击师的配合也显得越来越重要,改装型的RAH-66“科曼奇”攻击直升机和我国的武直-18空中格斗武装直升机是我们最重要的盟友和保证。他们强大的火力可以很好的消灭大量的C,D级魔兽,大大降低了剑士,魔法师和军士部队的损失,所以我们将来不想死的话,就要多多利用空突师,哦——,不是利用,是配合,当我刚才没说,你们都没有听到哦。”一个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赵虎为此懊恼不已。

  “我们继续,陆地战包括:攻击,防守,突破,掩护,救援等等,其中和空中最大的不同就在防守方面,有人说:‘最好的防守就是尖刀般进攻’,这没错。还有人说:‘最好的进攻就是铁桶般的防守’,我也认为有理。你们别以为我在说废话,因为我和你们将来都会加入军队,而我们紫荆花的学员去到部队里,最低都是连长以上级别。那时候你不光要为你自己负责,更要为自己的手下负责。我认为,在各种不同的复杂条件下要怎么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和部下的生命就是防守和进攻的真谛!至于其他的战法,都离不开防守和进攻这两个基础。三国时代单人独骑斩将数十而突破百万大军的常山赵子龙尚且每日闻鸡鸣而起,练习枪法最基本的刺、闪、挡。何况我们这些还没有见过硝烟的毛头小子。”赵虎精光闪闪的双眼扫了一眼鸦雀无声的教室,“大家开始全息演练吧,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现在的每一次演练都是为将来的实战作准备,你们现在做的越多,你以后活的机会越大,好了,开始吧。”赵虎打开了全息设备。

  ※※※

  “呵呵,赵虎呀——看来以后我要叫你做老大了”星剑啃着馒头看着对面满脸通红的赵虎。

  “老……老大,我哪里敢呀,一日为老大,终身为老大——”赵虎抓了抓头。

  “呵呵,我是说真的。你别以为我那么小气。你的课很精彩”星剑微笑着看着惊诧的赵虎。

  “没错,赵虎。不知道你和原60军的赵司令是什么关系。”曹晓霞也奇怪赵虎小小年纪有如此的陆战见解。

  “那是先父,”赵虎眼微微红了。

  “啊!失敬了!请受晓霞一礼”。曹晓霞站了起来弯腰对赵虎鞠了一个躬。星剑和张龙也恭恭敬敬的和晓霞一起对赵虎行了大礼。

  “这……这,玄女小姐。这我怎么敢当”赵虎慌了手脚。

  “这是晓霞应该做的,2年前,要不是赵司令率领60军拼死断后,就算晓霞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挽救家父。却累的赵司令战死沙场,晓霞心中有愧。”曹晓霞低声致歉。

  “唉——这和你没关系。先父当时走的无怨无悔,要不是玄女小姐妙计退敌,先父遗体也无法寻回。我才是该谢谢你呢。”赵虎反向曹晓霞鞠了一个躬。

  “你们都怎么了?拜来拜去的?拜人好玩吗?”唯一不明白状况的莉娜疑惑的看着众人。

  “事情是这样的,……”星剑把原因告诉了‘无知’的莉娜。

  “哦——原来如此。”莉娜终于明白了,“原来他就是那个连冷月叔叔也赞不绝口的将军的儿子呀,不过他爸爸脾气也真是倔,被我们百倍的兵力围住了,却拒绝了冷月叔叔的劝降,最后大叫着‘炎黄血脉,岂可苟且投降’笑着死去。要不是冷月叔叔念他是一条铁铮铮的好汉,他早就尸骨无存了呢”莉娜回忆起了往事。

  “好了,大家不要再拜了。如果我们一味沉浸在对先人的缅怀之中,九泉之下的赵司令也会不得安息的。大家只要好好活着,就是对赵司令最大的报答。”星剑开导有些沉闷的气氛。

  “没错!,老大说的对”伴随着矮人特有的粗嗓门出现的是曹猎和那迷糊的精灵雅琳。

  “兄弟,我曹猎敬佩你父亲,他很伟大。”矮人重重拍了一下赵虎的背。“来,大家喝一杯”曹猎从次元袋里拿出一打啤酒。

  “阿猎——食堂里是不许喝酒的”迷糊的精灵对于校规记得很清楚。

  “管他的,不和恩人的儿子干一杯,我心里不痛快,校长老头子有什么意见叫他来找我”拗劲上来的曹猎才不管那么多。

  “警告!食堂里不许出现酒精饮料,如不收……”电脑的女声忽然间中断了。

  “看!天都帮我,现在出故障了,来,干!”矮人丢给每人一罐啤酒。

  “这……”曹晓霞看着激动的矮人迟疑着。

  “来,晓霞,”星剑那起啤酒递给了曹晓霞,

  “喝了它,校长不会怪罪我们的”收到星剑眼神里包含的如此信息,曹晓霞终于接过了啤酒罐。莉娜迟疑了一下,也拿起一个啤酒罐。

  曹猎:“为了赵司令——”

  雅琳:“为了爱——”

  张龙:“为了友谊——”

  莉娜:“为了生活——”

  曹晓霞:“为了先人——”

  星剑:“为了紫荆花——”

  赵虎:“为了自由——”

  众人:“干——!”

  总控制室里,一个老师问中年男:“校长,真的不用管吗?”中年男静静的看着痛饮的7人,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年轻真好——”。

  “赵虎,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曹猎,你老爸救了我老爸,等于你救了我一命,我一定会帮你。”耿直的矮人和赵虎碰着啤酒罐子。

  “好小子呀,赵虎,枉费我张龙和你那么久交情,居然你连我也不告诉,当我什么人呀?啊?”张龙给了赵虎一拳。

  “赵虎,你应该相信我们这些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们商量,毕竟人多主意多嘛。总比一个人闷着好。”星剑微笑着看着赵虎。

  曹晓霞和雅琳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真挚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赵虎感受到了失去已久的温馨。

  莉娜矛盾的看着这一切,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母亲,我现在该怎么办呢?是帮老爸把他们的除去,还是静静的离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母亲,请你告诉我好吗?母亲”

  “对了,玄女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赵虎怎么也不明白曹晓霞怎么会知道这只有校长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我看过赵司令的作战校验报告,你的作战思想和赵司令很相像,晓霞冒昧的猜了一次”曹晓霞淡淡的回答了赵虎的疑问。

  “啊!原来如此——玄女大名,今天我算是领教了”赵虎佩服的看着静静微笑的曹晓霞。

  ※※※

  晶合大陆,魔界,魔神殿。

  “陛下,您确定吗?” 轻摇羽扇的魔界宰相冷月看着笑容满面的撒旦。

  “没错,‘灵犀玉’里传来的莉娜的生命波动现在非常稳定,她已经脱离危险了。呵呵——”撒旦高兴的嘴都合不拢。

  “那还要进行搜索行动吗?”冷月问

  “要,当然要。虽然她回来了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撒旦打了个冷颤,“不过还是要把那个死丫头给我弄回来。”

  冷月沉默了一下,道:“陛下,到现在近卫军还没有任何发现,所以……我估计小姐不在魔界,也不在晶合大陆。”

  “什么?你是说……你是说那个丫头跑到人界去了?可是她怎么可能通过空间通道的守卫呢?不好!”撒旦转身就往外跑。

  魔界,聚宝库。

  “臭丫头!!连老爸我的东西都敢偷。”撒旦看着原来摆放着魔界二宝的地方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条,上书:莉娜到此一游,借老爸三宝一用。

  “呵呵——陛下,看来小姐她真的进入了地球。”冷月啼笑皆非的看着莉娜的留言。

  “死丫头,她当地球是什么——游乐场吗?居然……气死我了!!”撒旦暴跳如雷。

  “陛下,请下令‘日月星’三魔将立刻起程,潜入地球寻找公主”冷月脸色严峻的想着莉娜被发现的后果。

  魔神殿。

  “‘日月星’,你们一直都是莉娜的精卫,寒星和我都认为莉娜她现在在地球,现在你们立刻启程去地球,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她,让莉娜平安返回。”撒旦看着坐下的1男2女。

  “是,陛下请放心。我们一定找到公主,让她回来。”3人同声答应。

  “当你们准备潜入的时候,我会通知魔界边防军进行攻击行动掩护你们。而你们想回来,就只有通过莉娜公主身上戴的‘灵犀玉’通知陛下,我们也会发动攻击接应你们的。”冷月交代几人。

  “去吧,朕的女儿就靠你们了”撒旦挥了挥手。

  p。s:那位一直向偶的邮箱里丢垃圾邮件的大大,偶怕了你了的说……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 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