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莉娜的离去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360 2003.11.15 00:43

    拉萨的大小商家们渡过了黄金般的三天。我们的莉娜小姐,3天内钻遍了拉萨的大街小巷,星剑给她换的500万第一天就用的差不多见了底,星剑不得不又去了一趟晶石商店。大到家用电器,小到发钗珠宝,莉娜为了回家后可以看电影,甚至还买了台小型发电机。魔界的众人们也有幸被选了礼物,直把魔界精英三人组的次元袋差点撑爆了(注),不过最让星剑等人苦笑摇头的是,莉娜居然花了天价买了一辆最新型的悍马吉普,而负责把吉普放进次元袋的悠星听闻那东西也要在她的次元袋里当宾客后足足呆了三秒钟。

  在回程途中,星剑计算了莉娜三天来的消费数字——合计8674532元人民币。

  回到“紫荆花”后,莉娜没说什么时候走,星剑和玄女自然也不会提及,他们俩的心情也是充满了矛盾,如果莉娜在地球,撒旦想进攻都要好好想想,可是想到如果莉娜的身份曝光,会引起多大的波动简直无从估计,再想到莉娜万一出什么三长两短,导致撒旦会有所过激行动,两人就头大如斗。

  耀日三人体验了一躺全自动旅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就连最“思家心切”的耀日也不再天天说回归的问题了。三人再次被莉娜安顿在紫荆花的宾馆。期间中年男来和莉娜要三人的住宿费,莉娜看也没看搓着手的中年男,自顾自的和星剑说道:“现在的物价好象不对的说,特别是晶石波动很大呢,我记得我进来时好象交了一块‘很不值钱’的晶石呢,也许不够了的说,你说是吧!校长大人!”

  “呵……呵呵,怎么会呢,如此英明神武的我怎么可能坑我可爱的学生呢,我只是来提醒莉娜小姐一下,您朋友的住宿费算在您多交的学费中了,呵呵——,我还有事,先走了”中年男“从容的”用御风术飞走了。

  ※※※

  第二天,众人好容易又回到课堂,可惜,第一节课下课后,在莉娜强大的心理攻势和债权压力下,玄女和星剑只好分别再次同意了她的不平等条约——翘课。

  日月星三人似乎很明白莉娜,他们并没有跟来,而抱着莉娜新买的全息DVD欣赏艺术去了。

  莉娜绕着两人跳着,笑着,嚷嚷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硕大的校园被三人的笑声所掩埋。她用才买的照相机和V8手提摄影机在紫荆花那些雄伟的建筑旁,喜马拉雅山庄严的雪峰上,飘扬着清香的松林里,处处留下了人神魔的影子,虽然那只是一啥那的永恒。

  “看来妹妹是要走了,”三人刚刚在雪峰上就着月色吃了一顿烧烤,玄女的小嘴不停的吸气,看样子是料理师傅的辣椒放多了。

  “恩,唉——,”星剑看着莉娜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合上了门。

  “怎么?舍不得呀——”曹晓霞笑吟吟的看着星剑。

  “我……,唉——,不知道怎么,有种失落感。唉——,我去练功,好久没有练了,晚安。”星剑关上了大门。

  “唔,我也好久没有去见过‘他’了呢”曹晓霞若有所思。

  话分两头,星剑自然是关上门和元素们大打出手。而我们的玄女小姐打算去见谁呢?

  不像一般的女生宿舍里绒毛玩具满天飞,曹晓霞的屋子里很整洁干净,除了学校里为女生宿舍配备的玩具熊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玩具。现在她正盘腿坐在床上,闭下了雾眸,也开始练功了。

  “你好,我又来了”曹晓霞进入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在她对面的是一团五彩斑斓的灵光。

  “看来你有心事呢”五彩灵光的声音显得有些苍老。

  “恩,最近好多事……”曹晓霞开始诉说最近发生的一切。

  “后来我们察觉到莉娜妹妹的身份,其实……”

  “咦??这?这是?”五彩灵光忽然打断了曹晓霞。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这还是曹晓霞第一次被‘他’打断。

  “这是‘创造’!他在,他就在附近,很近,”五彩灵光波动的厉害。

  “什么?您说您的三部分之一的创造在附近?”曹晓霞闻言吃了一惊。

  “没错,这是‘创造’的波动。啊!!天啊!!”五彩灵光忽然更加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怎么?您察觉到了他的位置吗?”曹晓霞也开始紧张了。

  “不是!不是!这,这是‘力量’,这是力量的波动,没错,这是‘力量’和‘创造’,他们就在附近,很近。”五彩灵光的声音有些抖。

  “啊!‘力量’也在附近,您可以感觉他们的大体位置吗?”曹晓霞有开始激动了,因为她很明白这代表的意义。

  “唔,‘创造’的波动减小了,‘力量’的波动仍然很明显,等等……,唉——,创造的波动消失了,‘力量’……,‘力量’大约在正北方向,咦?只有大约8米!”五彩灵光估算出了距离。

  “什么!”曹晓霞很惊讶,“正北8米,那……那是阿剑的房间呀”。

  ※※※

  “阿剑……,阿剑,你在吗?”曹晓霞轻轻敲着星剑的门。

  “怎么了?晓霞?”修炼被打断的星剑好奇玄女现在会来找他,“晓霞,晓霞——”打开了门的星剑被玄女聪慧的美丽大眼睛盯的有些发毛。

  “啊!对不起,”曹晓霞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闪身走进了星剑的屋子。

  “晓霞,你究竟怎么了?”星剑很确定自己身上和刚刚一样没什么特别,可是为什么她就是盯着自己看呢。

  “阿剑,我问你一个问题,”曹晓霞强压下内心的激动。

  “好呀?究竟怎么了?撒旦杀来了?”星剑很奇怪什么东西可以把玄女搞到这样。

  “你……你体内有一股五种颜色的灵光吗?”曹晓霞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答案了。

  “咦?你怎么知道的?”星剑大吃了一惊,这个秘密只有蕾莉亚知道,连家族的长老都没有告诉。

  “真的是你!太好了,”玄女整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晓霞,你……”

  “阿剑,你先听我说,不要打断我”曹晓霞努力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情。

  “好,你说。”星剑也想弄清体内的秘密,看情形曹晓霞好象知道。

  “这要从你们来地球的16年前说起了,16年前,撒旦率领魔族精锐突袭了出游的诸神之王,身受重伤的诸神之王临死前把灵魂和神格逼出体外,空间通道打开后,受到时空风暴的影响,诸神之王的灵魂和神格分为了三部分——分别是力量、智慧和创造,它们各自流落四方。其中的‘智慧’进入了当时临盆的母亲体内,而后,母亲生下了我,所以,我就是‘智慧’的继承者,而你,阿剑,你体内的五彩灵光就是‘力量’,换句话说,你是‘力量’的传承者。可惜,刚刚我体内的‘智慧’还感受到了‘创造’的波动,可惜,它太短暂了,我还没有把握到它的位置,只知道就在附近。阿剑,你明白了吗?”曹晓霞一口气说完了5分钟前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从来不和我说话呢,原来只是‘力量’的本能,而没有‘智慧’的理性”星剑终于明白了体内做了16年哑巴的五色灵光的真面目。

  “你说还有一个?是‘创造’?”星剑想到另外的1/3。

  “恩,就在附近。”曹晓霞轻点螓首。

  “那他应该就在紫荆花,不是老师就是学生了”星剑明白附近有能力的人都集中的紫荆花。

  “没错,我也那样想,可是,唉——,要怎么找呢?”曹晓霞为刚刚差一点就找到而可惜。

  “嘿嘿,我有办法,既然知道‘创造’在紫荆花,就不用急,等我带你去见我老妈后,她会帮我们解决的,不过嘛,晓霞,你想好了该怎么讨好我老妈了没?她要求可不低哦”星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曹晓霞抱羞的俏脸。

  “星剑,你在吗?”莉娜的敲门声挽救了玄女。

  “啊!姐姐,你也在呀,本来我也要去找你呢。咦?姐姐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呀?”莉娜发现了玄女的异常。

  “我没事,对了,妹妹,这不象你呀,”曹晓霞转移话题,眼睛瞟向了完好无损的橡木门。

  “啊!姐姐——”轮到莉娜脸红了。

  “莉娜,你来找我们有事吗?”星剑很欣赏面前的美人娇羞图,如果说曹晓霞是来自北国的风情画,那莉娜就是南国的晚霞。

  “对了,我来找你们看星星的,走吧走吧。”莉娜拉着玄女钻出了窗子。

  “妹妹,怎么忽然要来看星星呢?”三人来到了上次的雪峰,玄女隐隐猜出了莉娜叫他们看星星的目的。

  “是呀,莉娜,怎么了?”星剑庆幸自己这次装备齐全而穿的不是睡衣。

  “我……我明天就要走了。”莉娜拿出拉萨大采购的成果之一坐了下来。

  曹晓霞和星剑都没有说话,各自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星剑终于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坐垫。

  “我刚刚联系了老爸了,他会派人来接我的”莉娜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悠悠的说。

  “妹妹,你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吗?”曹晓霞温柔的拥住了微微有些颤抖的莉娜。

  “我……,我……,我没事”莉娜反身抱住了曹晓霞,“我有,我喜欢星剑,不知道怎么,我就是喜欢和你们在一起,可是……可是,我是撒旦的女儿,为什么——为什么——”莉娜心中的真实在大声呐喊。

  “妹妹,你以后可以来看我们呀,”曹晓霞说着无意义的安慰的话。

  “恩,也许,我也许会来看你们的。”莉娜棕色的大眼睛已经开始布满了雾气。

  “唉——,是呀,她是魔界的公主,撒旦以后是绝对不会让她再来地球了,如果,如果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天,那……那只能是在——战场”星剑和曹晓霞心中默想着。

  “姐姐,能认识你们真好,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们的”莉娜把头深深埋在曹晓霞怀里。

  “妹妹,我们也会记住你的,”莉娜轻轻拍着莉娜的背。

  “莉娜,相机呢?今晚的星空这样美,不拍照太可惜了,”星剑一反白天打死不照相的原则。

  “咔嚓——”快门声见证了永恒的历史,一个月前3人相遇相知于同样的星空和月空下,今天在同样的繁星和弯月下却迎来了别离。也许这是永绝,也许这只是开始……

  ※※※

  “张龙,赵虎,这是莉娜给你们的东西,她……她已经走了”星剑第二天一早交给了两人一人一个小盒子。“阿猎,雅琳,这是你们的。”

  “唉——”星剑抬头看着青藏高原的蓝天和白云了。纯净地象宝石一般嵌镶在拉萨的上空的蓝天和那白得就象牛奶一样的浮云。脑海中不由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

  紫荆花的雪松林中,松林不断的发出哗哗声抚慰着两个失意的男孩。男孩们默默的看着手中的信和小刀,一遍又一遍。

  “赵虎,看来我们都失败了,”张龙把玩着手中精美的藏刀。

  “唉——,没想到她是撒旦的女儿,”赵虎拔出小刀轻轻抚mo着雪亮的刀刃。

  “走吧,我们去告诉大哥,毕竟这是她最后的要求。”张龙拉起赵虎走出了雪松林。

  ※※※

  “大哥,我们有事要告诉你,可以稍微打扰一下吗?”张龙和赵虎找到了在食堂用餐的星剑和曹晓霞。

  “有事就说吧,”星剑因为莉娜的离开心情有点不好。

  “莉娜给我们留下的信里托我们告诉你和玄女小姐,”张龙看了看四周,把声音压地很低说:“她说,其实她是魔界的公主,撒旦的女儿,全名叫莉娜·撒旦,很抱歉瞒着你们那么久,请你们原谅”。

  “哦,这事呀,我和晓霞已经知道了,不过,你们俩记住,现在只有我们4个知道这秘密,我不希望不相干的第五个人的出现”星剑严肃的交代两人。

  “我们知道,大哥,唉——,我们有点事,先走了”张龙很没精神。

  “唉——,你们去吧,不要太伤心了,也许……也许她会回来的”星剑说着几乎不可能的幻想。

  “恩——,大哥,帮我们请个假,我和赵虎下午不去了”张龙点了点头。

  “好,”星剑答应了。

  “走吧,赵虎,我们去哪里开心一下?”张龙和赵虎离开了星剑的视野。

  “唉——,晓霞,我们下午也别去了”星剑也受到了感染。

  “那我们去哪里?”曹晓霞出奇的没有反对星剑翘课的邀约。

  “我们去见我母亲,走吧”星剑努力甩开了愁丝。

  “什么?现在?我……”

  “走啦,走啦——”星剑拉起了玄女。

  ※※※

  “阿剑,不用搭飞机吗?”曹晓霞看着星剑开始念颂咒文。

  “不用,我家离这里不远,上来吧”星剑浮到了半空中。

  “恩,”玄女也念起了御风术。

  “跟着我,别掉了”星剑看着曹晓霞有点神不守舍。

  “知道了,走吧”曹晓霞顺口回答,“就要见伯母了,我该用什么语气呢?伯母和蔼吗?他们家是什么呢?万一伯母不喜欢我我该怎么办呢?如果……”曹晓霞心里添满了各种各样的担心和疑问,继承了诸神之王的智慧也失去了作用。

  “阿剑,快到盖伦世家的领地了,我们最好饶开”曹晓霞注意到了前方渐渐出现的巨大半圆结界。

  “绕开?为什么?”星剑笑看着玄女微微邹起的眉头。

  “我们就在他们头上飞过去太不尊重了,连这都要教呀。”玄女白了他一眼。

  “呵呵,不错不错,我们当然不能飞过去,不过我们也不能绕。”星剑开始逗曹晓霞。

  “那我们怎么过去呢?”曹晓霞现在99%的脑细胞都在分析等下见星剑妈妈可能出现的种种意外和自己应该怎样的应对措施。

  “呵呵,谁说我们要过去了。”星剑笑嘻嘻的欣赏着玄女一啥那的痴呆。

  “好了,走吧——”星剑拉住曹晓霞的手开始下降高度,他却没有发现曹晓霞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怎么办?他竟然是盖伦世家的人,我拿什么来面对蕾莉亚家主,上天啊!你为什么如此决情,竟然为我选择了最坏的情况”一向坚强的她陷入了深深的悔恨,惶惶忽忽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路上众人对星剑的恭敬和称谓,直到随着星剑步入了盖伦世家的议事厅她才稍稍恢复了点神智。

  “剑儿,你也舍得回来了呀!咦?晓霞?哈哈哈,是你把他抓回来的呀?”蕾莉亚发现了星剑身后面色惨白的玄女。

  曹晓霞一咬牙决定老实告诉蕾莉亚她和星剑的事,“蕾莉亚家主,晓霞请求您答应我一件事,我知道这非常的……”

  一旁的星剑却打断了她的话,握了握她的手,传递了一个“一切交给我”的眼神。

  星剑转头看着莫名其妙的蕾莉亚开口了:“母亲,我很冒昧的请求你,请你解除我的婚约,我喜欢晓霞,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母亲,请你答应我。你也不想看到我因为一个错误的婚姻而痛苦一生吧”星剑很坚定的握着曹晓霞的手。

  从星剑第一个“母亲”的出口,曹晓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他?竟然是他?他是盖伦家的少主?他是星剑·盖伦?”玄女苍白的脸色被兴奋的潮红所取代,巨大的幸福这样的忽然从天而降,使得她简直怀疑自己是在美丽的梦境。

  而听完了星剑一番爱的宣言的的蕾莉亚先是一惊,望着自己儿子坚决的神情,她强忍住快要崩溃的笑神经,努力平静的说:“剑儿,你不要后悔哦!”

  “我绝不后悔!”星剑很认真的一字一句。

  “好!我宣布——”曹晓霞满脸的笑意,“我宣布,盖伦世家星剑·盖伦和人族‘玄女’曹晓霞的婚约解除,哈哈哈,你满意了吧,剑儿——”

  “哈哈——,谢谢老妈,我就知道你……,咦?老妈,你刚刚……你刚刚说我和谁的婚约?玄女?曹晓霞?”星剑的大脑注意到了他刚刚被解除的另一半的名字。

  “怎么?要我重复一遍吗?如你所愿,你和‘玄女’的婚约解除了,唉——”蕾莉亚假装叹了一口气,欣赏着星剑的目瞪口呆。

  “老妈,你说……哪个‘玄女’?”星剑结结巴巴,看了一眼身旁早就羞得垂下了螓首的曹晓霞。

  “你说地球人中有几个‘玄女’”蕾莉亚很满意星剑的表情。

  “晓霞?我老妈说的是真的吗?你是……你是我的……我的未婚妻?”星剑痴痴呆呆的问身旁埋首于胸的玄女。

  “恩——”曹晓霞的声音几不可闻。

  可是那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对此刻的星剑来说无异于九天仙乐。

  “老妈?真的?”星剑还是不敢相信。

  “以前是真的,可惜现在应你的要求解除了”蕾莉亚“万分惋惜”的说。

  “啊!!!”星剑大叫一声,拥过身边的曹晓霞在她羞红的脸颊上狠狠吻了一口,跳着飞了出去。“啊!啊!!啊!!!”狂野的呼喊回荡在世外桃源中。

  “呵呵——,乖媳妇呀——,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不介意告诉我吧”蕾莉亚笑嘻嘻的走了下来拉起不知所措的曹晓霞向自己的居室走去。

  ※※※

  “晓霞,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隐瞒你有未婚夫的事实,”世外桃源的桃林里相拥着一对情侣。

  “你还不一样,不说自己就是盖伦家的少主,害我一直忧心到现在呢”白衣胜雪的女子温柔的抚mo着身旁的梅花鹿。

  “唉——,真是没想到,居然是你,”黑衣男子紧了紧怀里的娇娃。

  “唉——,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白衣女子接住了一片缓缓飘落的花瓣。

  “晓霞,你相信命吗?”星剑念出一个风系魔法。风元素忠实的执行了命令,把遍地的桃花花瓣卷起。

  “我也不知道,啊!好漂亮——”曹晓霞陶醉的看着桃林里随风起舞的翩翩飞花。

  “看来我们真是命中注定,你说是吧,‘智慧’的继承者”

  “也许吧,‘力量’的传承者,你什么时候把这些告诉伯母呢?”

  “明天吧,你现在是属于我的,别想有人把你抓去。”

  “哼——,美得你——”

  世外桃源,落花点点,比翼鸟终于甩掉了旅途中最沉重的枷锁,开始翱翔于天际。不知道是哪位盖伦人放起了一首老歌“All kinds of everything”,正像歌词中所倾诉的那样,“万事万物都让我想起你——不由自主!”

  注:次元袋容量,次元袋和各人的魔法修养成正比,魔力越高,次元袋容量越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