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轩辕遗族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4173 2003.07.20 14:30

    “第四机步师第一战斗金刚中队出击!”“德国第一师龙骑兵大队出击!”近百部机器爬虫向着残破的圣日山要塞小心翼翼的前进,他们后面跟着300来辆M1A4和德国的豹IIA8坦克,最后则是两军战战兢兢的步兵。步兵们踩着满地的碎石,抱着各自的武器,看着路边时不时出现的魔族残尸,唯一的依托就是前方喘着粗气的坦克。联合军队的炮击很成功,缩在城墙下的魔族部队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5000多的城头部队在精准的制导炮弹打击下大部都变成了冤魂,少数运气特别好的扛起单兵导弹把联合军队中的少数倒霉蛋送去见他们的战友。

  “将军,战斗金刚已经攻入了圣日山要塞。”通信官推进全息地图上代表联合军队的蓝色箭头。

  “恩,叫后续部队加快速度,意大利第三师开始跟进。”詹姆中将看了看表,15 分钟,不错。

  “报告,部队在要塞内部500米处受阻,”

  “报告,部队强行突破失败,损失士兵21人,313连中尉负伤。”

  “报告,敌军有很多重机枪,龙骑兵和战斗金刚已经到达作战区域。”

  “报告,突破敌人封锁,损失M1A4坦克3辆,豹IIA8坦克1辆,战斗金刚重伤一部,龙骑兵损失3部。部队继续前进中……”

  “报告……”“报告……”

  难得平静了几天的联合军队前线指挥部又恢复了繁忙。随着报告和伤亡数字的不断上升,詹姆中将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的好心情。虽然各个方面的损失都不多,可是汇聚起来也绝对不是让人高兴的数字。

  “将军,有几个自称是曙光城王族的人要见您”值日军官在走了进来俯身在詹姆中将耳边小声说。

  “什么?叫他们到2号会议室,我立刻就到”詹姆中将大吃一惊。

  “皮特少将,你暂时节制全军,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处理”詹姆中将临时指派了一个少将就急匆匆的向2号会议室的小楼走去。

  “将军,这是圣特纳王国第一****,奥兰多·凡塞尔·轩辕王子殿下。旁边那位是王子殿下的护卫,天空剑士提卡。”值日军官向詹姆中将介绍坐在会议室中的少年和旁边孔武有力的中年武士。

  “王子殿下,您好,我是联合军队前线总指挥詹姆中将,很荣幸见到您”詹姆中将疑惑哪里冒出来一个王族,听说圣特纳的王族25年前就全被魔族杀光了呀。

  “将军阁下,您好,”黑发少年握了握詹姆中将的手。

  “王子殿下,据……据我所知,圣特纳的王族已经……”詹姆中将现在很后悔自己没有带护卫来,万一对方是魔族派来的奸细,那自己就危险了。

  “将军阁下,25年前母后带我在圣安迪王国做客,所以才免遭了魔族的毒手。后来听闻曙光城沦陷后,母后就把我送到了圣日山里,25年来我和提卡叔叔不断聚集失散的士兵和人类难民,组成了游击队,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可以光复自己的祖国!”

  黑发少年的眼中散发着逼人的神采。

  “那……不知道王子殿下这次来有什么事呢?”詹姆中将还是不能确信黑发少年的身份。

  “我恳请将军阁下不要炮轰曙光城,作为报答,我手下的两万将士将供将军阁下驱使。”黑发少年恳切的说。

  “王子殿下,如果不进行炮击我们部队的损失会很大,你能给我一个不能炮击的理由吗?”詹姆中将奇怪的看着对面的王子。

  “将军阁下,城里……城里有500万圣特纳的子民呀!”黑发少年激动的站了起来。

  “什么!魔族没有疏散平民?”詹姆中将的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没错,将军阁下,我们在部署在城内的探子自从5天前就没有传出什么消息,而且我们在城外的侦察部队也没有发现平民撤离,相信曙光城已经实行了管制。将军阁下,您不能对500万无辜的平民开炮的!”今天早上联合军队对圣日山要塞长达20分钟的炮击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灵。

  “我……我会考虑的,请原谅,现在我没法给你答复,王子殿下,请您先去休息,我们开会后会通知您的。对了,那……那圣日山要塞和圣日河要塞有……有平民吗?”詹姆中将的头上一阵一阵的发虚汗。

  “据我所知,两座要塞没有平民,另外将军,这是魔族曙光城的兵力分布,”黑发少年递上一卷纸。

  “啊!谢谢王子殿下,”詹姆中将大喜过往,现在他最头痛的就是魔族的实力问题,联合军队现在在战场上的情报和瞎子聋子没什么分别。

  “将军阁下,请仔细考虑我的建议。”

  “我会的,王子殿下,告辞”詹姆中将拿着情报屁颠屁颠的跑了。

  “殿下,地球人好象并不热心,”黑发少年身后的武士开口了。

  “唉——,这也是正常的,亡国之人。”黑发少年环顾空旷的会议室。

  “殿下,我们还要帮他们吗?”武士口气中充满了不忿。

  “我不能丢弃500万的人民”黑发少年脸上闪动的一抹神圣的光辉。

  “……,我明白了,我会全力支持殿下的。”他拔出佩剑行了一个最高规格的武士礼。

  “谢谢你,提卡”黑发少年扶起了单膝跪地的武士。

  “殿下,去中国人那里看看吗?”提卡问身前的主人。

  “恩,也该去看看了,我们走。”黑发少年走出了会议室。萧瑟的秋风卷起一片幽幽下落的枯叶,远处的枪炮声显得如此的渺茫和清晰。蓝蓝的天空中晶合大陆特有的紫色月亮在兄长太阳的关照下只能显现出一个圆圆的白饼,无奈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头儿,有人来拜访。”警卫走进了星剑的指挥室。

  “?谁?詹姆中将?”星剑和玄女的眼睛离开了曙光城的全息图象。

  “他自称是圣特纳的王族,叫奥兰多·凡塞尔·轩辕”警卫如实禀报,要不是有美国人陪着那个人,他差点认为今天是愚人节,队里的朋友来寻他开心。

  “什么!轩辕王族!快请!”星剑大吃一惊。

  “中国指挥官,您好,我是奥兰多·凡塞尔·轩辕,这是我的卫队长提卡。”黑发少年不着痕迹的观察着星剑。

  “奥兰多殿下,我是中国泰坦特别师团指挥官,星剑·盖伦。这是我的参谋长,曹晓霞少将。”星剑介绍着自己和身旁英姿飒爽的玄女。

  “啊!盖伦?敢问星剑少将,您和盖伦世家有什么关系呢?”奥兰多听到了久违的称呼。

  “蕾莉亚家主正是家母。”星剑点明自己的身份,他对这个黑发黄扶散发着勃勃英气的青年很有好感。

  “尊敬的盖伦少主,我是第四百八十七代的轩辕****,奥兰多·凡塞尔·轩辕。”奥兰多忽然向星剑行大礼。

  “啊!不敢当,快快请起,”星剑手忙脚乱的把奥兰多扶了起来。

  “谢星剑少主将军阁下”奥兰多更正了称呼。

  “晕,不要这样,你就叫我星剑,我叫你奥兰多。就这样吧,听到刚刚你那称呼我就头痛”星剑把自己的尊称扼杀在摇篮阶段。

  “这……”

  “奥兰多殿下,您就随阿剑吧,他很讨厌自己的身份呢。”玄女刚刚听到奥兰多的称呼差点笑出声来。

  “啊——!曹……曹晓霞将军”奥兰多听到曹晓霞的声音才注意到星剑身后的倩影,看着美若天仙的玄女,他的心莫明的开始狂跳,体内的红血球由“闲庭却步”变成了“集体冲刺”。

  “呵呵,奥兰多,你就听晓霞的吧,你比我们还大吧?”星剑微微奇怪的看着奥兰多有些不自然的面容。

  “恩……恩,那就却之不恭了,我今年25岁,”奥兰多注意到了星剑和曹晓霞之间的称呼。

  “哦,比我和晓霞都大5岁呢。呵呵,我们还该叫你哥哥,哈哈哈——”星剑哈哈大笑。

  “不不不,这不敢当,星剑少……星剑,你们还是叫我奥兰多吧”奥兰多的心里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呵呵,奥兰多,真高兴还有轩辕王族存在呀。当时你怎么逃出曙光城的?”星剑拉着奥兰多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又从空间袋里拿出一包黑色的咖啡泡了4杯。

  “唉——,当时母后带着刚刚满月的我去到圣安迪王国做客……”奥兰多重复了一遍对詹姆中将说过的话,不过这次说的更加详细,他已经不知不觉把星剑和曹晓霞当作了最亲近的人。

  “唉——,原来如此,奥兰多,你有2万人的军队?”星剑钦佩的看着白手起家的王子。

  “恩,不过詹姆将军好象看不上,唉——,星剑,让我们来帮你,好吗?”奥兰多恳切的看着星剑。

  “这……,没问题!我接受,叫他们过来吧,反正我的部队现在没事干,和你的人学点战斗技术也不错。”星剑还算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提卡,叫卡提把人带来。”奥兰多招呼身后陶醉在咖啡浓香中的武士。

  “是的,殿下,我立刻叫弟弟把部队带来。可是,殿下您一个人行吗?”提卡很担心的看着奥兰多。

  “没问题,去吧去吧——”奥兰多挥手。

  “那……属下告辞,2天后我和卡提会回来的,请殿下保重”武士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只喝了半杯的咖啡走了出去。

  “嘻嘻——,也难怪他不乐意呢,阿剑的咖啡可不是一般时候可以喝到的哦。”

  曹晓霞看到了武士告别情人般的眼神。

  “呵呵,晓霞,你还嫌少呀!我的咖啡都快叫你一个人喝完了。唉——”星剑叫屈。

  “去你的,就喝了你十几二十杯吧,别那么小气,你说对不,奥兰多”曹晓霞的明眸看向对面的王子。

  “对……对……”奥兰多渐渐平息的心跳再次飚升,可怜的红血球们又开始了挑战极限的冲刺。

  “呵呵,奥兰多,你怎么可以帮晓霞,男人要统一战线——”星剑开始用反间计。

  “阿剑,你怎么可以这样——”

  “呵呵,好好,不敢了。嗷——,好痛,晓霞,不要那么粗鲁,小心我不要你— —”

  “你!好好——”

  “好痛!不敢了——”

  “唉——,星剑少主和曹晓霞小姐是情侣吧,星剑少主真是好福气呢。”奥兰多看着眼前惨被曹晓霞蹂躏的星剑。“我有多久没有感到这样的温馨的气氛了呢?十年?不,二十年吧,自从母后走了后。母后,也许我又找到了一个家”奥兰多向着天空中紫色的圆月遥遥举起了咖啡杯。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 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