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相遇于命运中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8707 2003.08.19 19:48

    “对了,你为什么要打工呢?”莉娜疑惑的看着继续站岗的星剑。

  “因为我欠了一个人200万呀,”星剑感到自由的日子是那样的遥遥无期。

  “200万?不是太多呀。”莉娜对次元袋里的晶石价值保守估计都超过了20亿人民币,何况还有几块拳头大纯净度很高的蓝晶,简直可以称为无价之宝。魔界的探子虽然打听不到重要的机密,但是晶石和人民币的价值比还是非常的准确,莉娜就经常听探子们私下说地球的繁华,才有了这次的旅程。

  “恩,200万。对我家也许不多。可是我要靠自己的力量还,因为男人做的事要自己承担。”星剑不知不觉间释放出了压抑以久的气息。

  “恩?”正在静坐的曹晓霞忽然睁开了那如梦似幻的双眼,一丝微笑慢慢的浮现于那无限美好的双唇,“好强大的力量,那就是你真正的实力吗?”曹晓霞走到窗前盯着大门的方向看。

  “臭小子,居然让英明神武的我都看走了眼,不错呀。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实力。恩——按照这样的元素波动,至少应该是下位大魔法师。不错不错——”在校长室里的中年男边喝咖啡边看着窗外的一颗正在努力生长的雪松。

  “好酷哦——,真难以想象他那温和的外表下居然隐藏了如此的实力。好强烈的霸气哦——。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他现在的气息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熟悉呢?”莉娜如痴如醉的看着浑身上下充满了霸气的星剑。

  “呃?”忽然发现自己低级错误的星剑连忙收敛起还在不断外溢的气息。

  “恩——好棒哦——,星剑,你的力量很不错哦”莉娜水汪汪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瞪着星剑。

  “……,莉娜,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我隐藏力量的事”星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隐藏了大部分的实力。

  “为什么?爸爸说好孩子是不能骗人的说。”莉娜好奇的看着星剑。

  很久很久以前,魔界。撒旦对莉娜实行恶魔的学前教育:“乖女儿呀。记得哦,魔族的好孩子是不能不骗人的”。

  “这个……这个,因为我不想被那个逼我还债的人用来当杀手,”不知道莉娜篡改了撒旦的原话,星剑好容易想了一个理由把我们英明神武的校长大人抬出来当挡箭牌。

  “那好吧,我就帮你一次。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哦——”莉娜开始漫天要价。

  “好的好的——我会记住的——”星剑暗自庆幸暂时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

  “说归说,你到底欠了谁200万呀?”莉娜开始对星剑的债权人感兴趣了。

  “就是我们的校长大人”星剑无奈的说出让他开始诚实劳动的人民教师之首——校长。

  “嘻嘻嘻——原来是他呀——”莉娜想起照顾自己“无微不至”的中年男。“你等我一下。”莉娜说完就转身跑了。

  5分钟后,校长室。

  “咣——”校长办公室的橡木门被一只淡紫色的小蛮靴轻柔的“打开了”,有幸成为地球史上第一扇牺牲在莉娜玉足下的门。

  “是哪个混蛋敢把我的门给……啊!原来是小姐您大驾光临呀,您休息的好吗?您的教材我都领来了,本来我打算亲自送去,没想到您自己来拿了。”头上还有不少木头渣子的中年男媚笑的看着大模大样踩着门走进来的莉娜。

  “校长先生,是不是有个叫星剑的男生欠了你200万呀”莉娜走到校长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是呀,是不是那小子什么得罪了小姐您呢?”中年男开始猜测莉娜来这里的目的。“奇怪,他们怎么会认识的?”

  “我想帮他还了债,当然了,我会给你补偿的。”莉娜拿出一块白晶石。

  中年男眼睛都瞪圆了,看着莉娜洁白小手上的白晶石。“当然,完全没有问题。那小子现在起就是小姐您的了。”中年男抢过白晶石一口答应了。

  “那麻烦你写张条子吧,校长大人。”阴谋得逞的莉娜丢给中年男纸笔。

  “完全没有问题,请您稍等。”中年男龙飞凤舞的完成了任务。

  关于星剑的人口贩卖问题就这样达成了。

  “呵呵,谢谢你呀。校长大人。那我走了。”莉娜拿起星剑的“卖身契”。

  “您走好呀,哦——对了,您在G1A班,就是高级1年A班。课程表我已经叫人帮你抄好了”中年男目送莉娜离开了校长室。

  “天啊!真的是白晶石,没有想到那小子那么值钱。”中年男把玩着手中的白晶石。如果让蕾莉亚知道他的儿子,整个盖伦家族的继承人只卖了区区800万人民币的白晶石,八成她的鼻子都会气歪了。

  “你干什么去了?”星剑问失踪了15分钟的莉娜。

  “我去买你呀——”莉娜诚实的回答。

  “什么??买我????”星剑怀疑自己一向自信的听力今天背叛了他。

  “没错——我帮你把债还了的说。所以从现在起你欠我210万了。”莉娜拿出“卖身契”给星剑看。

  由于莉娜小姐帮星剑同学还清200万人民币的债务,从现在开始星剑同学必须听莉娜小姐的一切吩咐,直到星剑同学还清莉娜小姐200万人民币为止。

  ——英明神武校长:陈雨寒

  2028年12月31日

  星剑看完后,差点晕了过去。“看完了吧,看完就给我吧。”莉娜把星剑的“卖身契”收进了内衣口袋。

  星剑这才后悔刚刚为什么不把那该死的纸撕了,现在总不能去撕人家的衣服吧。也只好望衣兴叹了。

  “好了,我们走吧。”莉娜拉起星剑离开了门房。

  “走去哪里?我还要站岗呢。”星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由学校的男佣转化为莉娜的男佣了。

  “当然是帮我介绍学校呀,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莉娜特别强调了“我的人”三个字。

  “天啊——从每天只有4个小时睡眠时间的虐待少年生活中解脱出来我是很高兴没错,可是天知道这狡诈聪明的女孩想把我怎么样。”星剑无奈的看着在他前面蹦蹦跳跳的新主人。

  “这是腾龙阁,那边的是栖凤阁;左边树林后面是教学大楼,腾龙阁和栖凤阁之间的是食堂;教学大楼后面的是A,B,C,D,E,F,6个实弹射击训练场;教学大楼右边是学校的行政机关,包括了总务处,后勤处等等。”星剑带着莉娜飞到200米的空中对着“紫荆花”指手画脚。

  “好了,其他细节的东西我也不大清楚”才来了3天的星剑介绍完了自己当男佣3天而超前了解的学校。“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上课了。你在哪个教室,我送你过去。”

  “G1A”莉娜随口答道。

  在莉娜身边的星剑听到答案利马就“嗖——”的一声掉了下去,

  “喂,你怎么了?怎么忽然掉了下去呀?”莉娜奇怪的看着又晃晃悠悠飞上来的星剑。

  “呵呵——还……还真是巧呀。”星剑苦笑着回答。

  “你也在G1A班?”莉娜听到这个意外之喜高兴的不得了。

  “恩——,快走吧,要迟到了”星剑带着莉娜向教学大楼飞去。

  “她是谁?”刚刚走进教室的莉娜一眼就发现了一身白衣,淡雅如仙的“玄女”。

  “她是‘玄女’,叫曹晓霞,你不认识?”星剑奇怪居然有人不认识玄女。

  “玄女——?怎么这个名字那么熟悉的说?”莉娜低着头努力回想,“啊——原来是她!”莉娜想起两年前的某天她偷听老爸的军事会议中传出的女声,事后,魔族的探子打听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在地球有个外号——“玄女”。

  座位上的曹晓霞也发现了莉娜,“好可爱的女孩子,看她和星剑如此亲密,为什么我心里会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呢?恩?怪了,难道是昨天晚上练功出了问题伤了心脉?”从来没有爱情经验的曹晓霞看着渐渐走近的星剑和莉娜。

  “晓霞姐姐——你好漂亮哦——我叫莉娜,也是A班的学生。”没等星剑介绍,莉娜就拈上了曹晓霞。

  “莉娜妹妹,你也很漂亮呀——”曹晓霞不知怎么了对莉娜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星剑看着瞬间确立了姐妹关系的两个女孩,苦笑着在她们旁边做了下来。

  “对了,星剑。这是你的宿舍开门卡。”曹晓霞微笑着递给星剑一张磁卡。

  由于要重置计算机中女生宿舍的程序,所以星剑到现在才拿到自己的宿舍磁卡。以往他回宿舍都要通过管理女生宿舍的“老妈妈”开门。

  虽然曹晓霞对每个人都是微笑以对,可是莉娜却在曹晓霞夜空般漆黑的双眼中发现了只有在面对星剑中才有的一丝丝若隐若现的温柔。

  “呜呜呜——,原来晓霞姐姐也喜欢星剑,人家没有信心的说——”莉娜在心中开始模拟自己的爱情争夺战。

  “好了,同学们。开始上课了”一个出现在讲台上腰别激光剑的男子打断了莉娜心中的爱情实战模拟

  “今天我们讲述剑士的斗气和在战争中与其他兵种的配合问题。”顿了顿,他继续说:“斗气是每个剑士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想拥有斗气,除了要有高超的剑技和身体条件外,最要紧的就是要有愤怒的心情。因为愤怒的心情是斗气产生的导火索。其他的就要靠你们自己摸索了。下面我们说配合的问题,众所周知,现在的军队已经没有纯机械化了。现在所有的部队都由魔法师,剑士,军士和机械化部队组成。魔法师,军士和机械化部队都具有强大的远程攻击力量,而负责抵挡躲过了远程打击的魔兽们第一波攻击的就是剑士了,这就是剑士存在的必要性。”他打开了教室里的全息模拟装置。

  “大家看,一般的布阵是这样的。”他指着全息图象中的军队。“剑士在最前排,第二排为军士部队,他们主要的武器是拥有魔法属性的现代化武器,有一定的近战能力。第三排为魔法师,他们主要靠魔法攻击,虽然也拥有现代化武器,可惜数量少,而且都是轻武器,只可以短时间自保。所以当混战开始时,剑士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魔法师。而机械化部队由于有相对比较好的攻击和防御力量,通常被放在两翼。当然,这只是最常规的阵行。战场上的布阵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真正的名将重视的不是如何取得胜利,而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大家都通过全息系统做实战练习。”他打开了学生们的全息模拟开始观看学员们在各种不同环境下的模拟战斗。

  2028年的教育已经全面改革,教育不在以应试为主,而转向了实用性。教师在课堂上只讲授最基本的东西,而所有其他的方面都是靠学员在实际操作中模拟出自己的风格。教育系统也进行了分类,以实战为主的学校,把必修的高等数学,物理,化学等实际生活中基本用不上的东西变为选修,着重加强战斗技巧和武器使用的培养。而以科学研究为主的学校正好相反,负责培养国家的科技研究人才。

  2个小时很快就在学员们兴致勃勃的模拟实战中过去了。

  “晓霞姐姐——你好厉害哦——我和星剑联合起来对付你,居然都被你吃掉了一个机械化空突师和一个魔法师联队。你是怎么避开了我的检测魔法绕到了我背后吃掉了我的魔法师联队呢?”莉娜怎么想也不明白。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哦——”曹晓霞看来也很高兴。

  “晓霞姐姐你好坏哦——”当妹妹的莉娜开始撒娇。

  “好了——莉娜,那可是她的绝活,2年前她就应该是凭这一招救了15万人的吧”星剑也不明白哪里出了错误。

  曹晓霞听到星剑的话整个人猛然一震,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星剑。明亮的双眼透露着深深的欣赏和越来越明显的……温柔。

  “好了,好了。你们俩不要互相瞪了,我肚子饿了啦——”莉娜果断的打断了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

  “好吧,我也有点饿了。晓霞,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不知不觉间改变了称呼的星剑问曹晓霞。

  “恩——,走吧”白衣飘飘的她率先飞了出去。

  “等等我呀,晓霞姐姐——”莉娜第二个念动了御风术。

  “你们慢点,食堂又不会长腿跑了,真是小孩子”星剑也飞了出去。

  早春的微风吹动着青藏高原上的大片大片的高山雪松,带来了松木特有的清香。万里碧空的蓝天下,三道互相追逐的身影在艳阳下欢快的舞动着。碎石路上的学生惊奇的看着三条风驰电掣的身影撞进了紫荆花的食堂。

  “唉——真是待遇不公——”星剑看着自己面前的馒头稀饭和旁边桌子上的“飞禽走兽”。

  “我咬——”星剑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旁边传来了莉娜大声的对着她的晓霞姐姐介绍什么什么菜好吃,什么什么肉入口即化。

  “恩——激我?没门——”星剑开始喝稀饭。“虽然我现在是有点穷困和潦倒,但是像我这样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的三有少年是不会为了一顿饭向两个丫头片子低头的。古人尚且不食嗟来之食,何况我星剑乎——”星剑把食物问题上升到人生准则问题。

  “妹妹——你别逗他了,”曹晓霞看着“忍”的很辛苦的星剑。

  “不要,他多好玩呀——何况他现在可是‘我的人’呢”莉娜笑嘻嘻的看着星剑啃馒头。

  “‘你的人’?”曹晓霞对着三个字很敏感。

  “是呀——我把他从校长那里买了……哦,不,是校长把他‘移交’了给我。”莉娜笑嘻嘻的看着满头问号的“玄女”。“我真是太伟大了——居然可以难住玄女的说——”莉娜如是想。

  “妹妹,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曹晓霞怎么也想不明白。

  “嘻嘻——事情是这样的。”莉娜把自己买断星剑人生自由的过程小声告诉了曹晓霞。

  “唔——她们八成在说我。两个臭丫头。”星剑看到旁边的两个女孩不断的互相咬着耳朵,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不时对着自己一瞟一瞟的。

  “可恶——!!”当星剑看到莉娜终于笑倒在曹晓霞怀里时,而曹晓霞也低着头,如云的绣发垂下遮住了她的俏脸,双肩还在微微颤动,任谁都看的出来我们聪明美丽的玄女小姐此时的脸定然是百花绽放。“呜呜呜——完了,看晓霞笑成这样,我的光辉形象一定都被莉娜那个臭丫头败坏完了。呜呜呜——”

  “奇怪?他有着那样的力量,从这里逃走也不是什么难事呀。怎么会被区区200万所困绕呢?而且他还要隐藏自己的力量不想让人知道。还说要靠自己的力量还清债务,‘自己’?唔,说明他背后的势力应该不小,而且从他的言行举止上可以看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难道他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某个王宫大臣的孩子?”笑过后冷静下来的曹晓霞分析出了非常非常接近标准的答案。可惜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面前的这个苦恼中的男孩子就是继承了创世神血脉的盖伦家族对外宣布正在闭关修炼的少主,也是在订婚前三天翘家的她玄女如假包换的未婚夫。

  如果让星剑知道她的未来妻子在他偶尔释放的一次力量和他的气质行为中就有如此的推断的话,不知道我们好容易翘家的主角有何感想。

  这时,毫不知道自己差点就暴露身份的星剑从次元袋里拿出了随身录放机别在腰上,从网络上指定了要听的歌,决定不管那两个丫头在怎么说自己,自顾自的进行音乐欣赏。

  “啊?那是什么?”莉娜一把就抢过了随身录放机。“刘若英?《后来》?《当爱在靠近》?这是什么?”莉娜看着随身录放机上显示的歌曲。

  “这是‘随身录放机’可以直接从全球网络上听你想听的歌曲。刘若英是25年前一个中国女歌手,《后来》和《当爱在靠近》是她的歌,当然,是我最喜欢的歌。”对于连玄女都不认识的莉娜,星剑对于她的“无知”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听听,”莉娜戴上了耳机。

  “你也喜欢她的歌?”曹晓霞好奇的看着星剑。

  “恩——她的歌很美很美,因为她的歌有一颗成熟、委婉而略带伤感的心,她是用自己的心在唱歌。听着两首歌,就像在听两个故事。难道你也??”星剑略带惊讶的看着旁边清丽脱俗的玄女。

  “恩,我也喜欢她的歌,比起那些靠外表和后台的歌手,她的确是太优秀了。”曹晓霞肯定了他的疑惑。

  “天啊本年度10大新闻之首,玄女居然会听流行歌!!”星剑瞪着曹晓霞。

  “怎么?玄女就不是人呀?”曹晓霞抿嘴轻笑。

  星剑完全被曹晓霞难得露出的少女娇态沉醉了,一眨不眨的盯着曹晓霞白玉般的俏脸。而这却苦了我们的玄女了,她被星剑火辣辣的目光盯的手足无搓,虽然心中有一点甜蜜,可是……可是他也太放肆了点,曹晓霞已经微微有了点恼意。

  “呜呜呜呜呜——”莉娜的哭声拯救了两人。“呜呜呜——好好听哦——好美哦——星剑,这东西现在就算我的了,你的债务减2000元,我很通情达理吧——”莉娜决定了贯彻她的另一条格言:好东西要想方设法据为己有。

  “你不能这样,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娱乐了!,你不能这样残忍——最少都要减少2500”星剑死死拉着他的随身录放机。

  “不行——,2000!”莉娜盯着星剑。

  “2350,我已经亏本了”星剑毫不示弱。

  “一口价,2150”

  “不行,2300,少一分不卖”

  莉娜额头出现了青筋,“喔唷——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要飞了?我现在只出1500,你卖是不卖,顺便说一句,你忘记了现在是在哪里了吗?”

  “我们在食堂……食堂?”星剑忽然想起早上的惨痛教训。

  “呵呵!!不错,食堂。你看你现在的手是放在哪里呀?”莉娜继续提醒星剑。

  旁边的曹晓霞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轻声的讲价画面:星剑死死拉着莉娜腰上的小型随身录放机,莉娜的双手抓着星剑的手。两人的表情却正好相反,星剑一脸的苦笑,莉娜狠狠的瞪着她。

  由于随身录放机被莉娜别在了腰上,星剑拉着机器的体积过小,到了旁观者的眼中,一切就不同了:他们只看到黑衣少年的双手死死拉住了棕色眼睛少女的柳腰。棕色眼睛少女眼泪汪汪的拼命的推着满脸邪笑的黑衣少年的双手。

  察觉到眼前形势不妙的星剑想放手却被莉娜死死的按住了,看到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了他们。星剑忙低声道:“大小姐,算你厉害。2000拿走。”

  “500”莉娜嘴里隐隐开始传出呜咽声。

  “有没有搞错,1500”星剑心中在滴血。

  “呜呜呜——你要干什么?不要呀——”莉娜用整个食堂都恰好听清楚的“低声”回答了星剑。

  “天啊好吧——500。”星剑这次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早这样不就行了,”莉娜破涕为笑,放开了手。

  “唉——妹妹,你也太顽皮了——”曹晓霞不忍心的看着整个人都痛苦的趴在桌子上的星剑。

  “小姐,这小子太不象话了,请容许我代替小姐你教训教训他”一个满脸猥亵的矮小男子走到了莉娜旁边。

  “你是?”拥有海拔165CM的莉娜看着这个才到她肩膀的“重度残废”。

  “啊——小姐恕罪,我是印尼的王子,下任国王,痴·白·哈扎卡。小姐叫我痴白就行了”痴白猛盯着莉娜和曹晓霞,口水不断从那满嘴大黄牙的兔唇中流出。

  还好两女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莉娜强忍住了让他消失的冲动说:“啊——原来是王子殿下,他刚刚只是无心之失,劳烦王子殿下费心了”。

  “那……这样的话,看两位面子小王就不为难他了。不知两位小姐等下有没有时间呀,让我陪两位去赏雪。”痴白印尼“潇洒”的扫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莉娜拼命忍住胃液的翻动:“我们姐妹还有事找他商量。有劳王子殿下挂心了”。

  “啊——这……那下次再说吧”痴白不死心,猛瞪了两女几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迈着鸭子步转身离开。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你一个烂王子。你说是不,姐姐”莉娜冲着痴白摇摇晃晃的背影做鬼脸。

  “恩——!”连一向清淡的曹晓霞也厌恶的点头同意。

  食堂外,“你们去查查那小子的底,如果没有后台就帮我狠狠教训他一顿,敢和老子我抢女人,活的不耐烦了”痴白吩咐几个保镖。

  “好了,我们走吧,”莉娜拉起曹晓霞,转头招呼还趴在桌子上的星剑,“走了啦——,吃完就睡会变成牛的”莉娜说出了她的另一条格言。

  “姐姐,你现在要去干吗呢?”莉娜边听歌边问旁边的曹晓霞。

  “我以往这个时间都会去练功,”曹晓霞回答。

  “哇——姐姐好勤奋——你呢?”莉娜问耸拉着脑袋的星剑。

  “我?我现在在站岗”星剑下意识的回答。

  “噗——对不起——我不是笑你——”莉娜捂着可爱的小嘴。

  “唉——那现在我们去干吗呢?”莉娜低头沉思。

  “我要回去练功了”曹晓霞想查查早上心有点酸的原因。

  “那我也要回去练功了”星剑现在只想远离莉娜这个小魔女。

  “呜呜呜——你们好无聊哦——那我怎么办?也回去练功?”莉娜追着向“栖凤阁”飞去的两人。

  “咦??你住这里?”莉娜看到星剑拿出“栖凤阁”的住宿卡

  “是呀,男生宿舍没房间了。”星剑持卡在卡机上一刷,走进了栖凤阁的防御结界。

  “那你住几号?”莉娜追上了开始上楼的星剑。

  “栖凤阁3区5栋3楼6号”星剑说出已经背得的答案。

  “呀!!好高兴哦——你住我旁边啊——”莉娜拿出自己的卡,上面写着:栖凤阁3区5栋3楼7号。

  “咦?妹妹?原来是你住7号呀?”曹晓霞也看到了莉娜的卡“我住他对面,也就是5号,有什么事来找我哦——”

  “恩恩——”莉娜不断的点头,心里却在盘算怎么好好利用地理条件制造星剑和自己独处的机会。

  地球历,公元2028年12月31日。盖伦世家星剑·盖伦,人族玄女曹晓霞,魔族黯凤公主莉娜·撒旦相识于中国紫荆花高等魔法科技综合学院。命运的齿轮开始了运转……

  ※※※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 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