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晶晶月儿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374 2003.09.30 18:26

    在芸芸大众头顶劳累了一天的太阳很高兴的听到人们对它的称呼变作了夕阳。它如同蹒跚学步的婴儿一般,一步一挪的向‘西山’蹭去,为什么人类的形容词会如此奇怪呢,象什么“日落西山”“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自己哪里会落下去,只是休息休息而已,想着想着,夕阳“突”的被金色的火烧云拌了一下,咕噜咕噜就滚到山背后去了。

  星剑他们的小型营地早已升起了篝火,虽然现在的科技有很方便很小巧的照明设备,可是在曹猎“野营点灯破坏气氛”的坚持下,5000年前的部分生活场景在众人面前得以重现。

  在星剑的努力下,诱人的烧烤香飘满了整个小营地,也让工作中的众人不停向星剑行“抽鼻礼”。

  “阿剑,阿剑——,好了吗?好了吗??”莉娜围着星剑绕呀绕的。

  “没,在等一下啦”星剑专心的烤着兔子。

  “妹妹,你要什么罐头?荔枝的还是雪梨的?”曹晓霞在分配水果罐头。

  “我要荔枝的,”莉娜头也没抬,在她“如炬的目光”注视下,兔子肉已经渐渐转变成了金黄色。

  “老姐呀,野营怎么可以吃罐头呢。要喝这个——”曹猎从次元袋里拿出一打啤酒和一小瓶白酒。

  “啊!阿猎,我们还没有成年,不能喝白酒的。”精灵看到了矮人手中的“五粮液”。

  “罗嗦!现在是在校外啦,再说我这堂堂矮人族第一高度,第一帅哥,第一战士外加第一魔法师不会喝酒会被笑的。”矮人指手画脚的提出喝酒和荣誉之间的紧密联系。

  “阿猎,虽然现在是在校外,可是我们在执行任务,并不是野营,所以我以指挥官的名义命令你不可以沾任何有酒精的饮料”星剑祭出权威。

  “小猎,没想到我和爸妈才几个月没有看着你,你长进了啊!居然会喝白酒了啊!拿来——”曹晓霞冲矮人伸出了玉手。

  “呜呜呜——老姐,我不喝行了吧,不用没收吧”曹猎紧紧抱着五粮液。

  “拿来——”曹晓霞盯着他。

  “呜呜呜呜——老姐,这是我千辛万苦才弄到的说,你就宽限一次啦”曹猎痛哭流涕。

  “……”曹晓霞什么也没说,看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矮人一眼,收回了伸开的手。

  “老姐,给!”矮人一反常态,毫不犹豫的把五粮液火速放到曹晓霞身边。

  曹晓霞的秀眸又看了看沮丧的矮人,想了想,说:“拿来!”

  “老姐,我不是给了你了吗,就在你旁边,”矮人指着地上的瓶子。

  “我说你次元袋里的。”曹晓霞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温柔的微笑。

  “老姐,我没有了,那是唯一的一瓶”矮人头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小猎,你还学会了说谎呀,恩,不错不错,”曹晓霞笑的越来越温柔。

  “呜呜呜呜呜——老姐——”矮人边哭边从次元袋里拿出一瓶瓶的五粮液和茅台。

  “老姐,这是最后一瓶了,给我留着行不——”曹猎用脸蹭着最后一瓶五粮液。

  “雅琳,你帮我数一下有多少”曹晓霞一点也不理会矮人哀求的目光。

  “1,2,3……,43,44,45,46。哇!阿猎,你是烟酒批发商呀”精灵数完了矮人的珍藏。

  “是47,小猎,给我”曹晓霞指着矮人手中不断抚mo的最后一瓶

  “雅琳,你帮我装一半,真没想到那么多”曹晓霞开始往次元袋里丢五粮液。

  “好的——”精灵也开始甩茅台。

  矮人痛苦万分的看着地上的瓶子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两个大洞不断吞噬,“不过嘛,嘿嘿,雅琳那小丫头有一半,嘿嘿……”矮人心中打着算盘。

  玄女很显然发现了矮人眼中闪动的“泪光”,她冲还在不断向次元袋里送茅台的精灵说:“你记住了,雅琳,无论小猎有什么理由,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给他任何一瓶。”

  “我知道了,姐姐”雅琳害怕的低下了头。

  “你记着,如果你敢违反我的规定,就别想我对你们的事有所助益,知道了没”曹晓霞咬着精灵的耳朵。

  “恩!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的!”听到了如此话的精灵立刻变的斗志昂扬。

  “那好,雅琳,我告诉你哦,……”曹晓霞和精灵说着悄悄话。

  “阿猎,你怎么那么怕你姐姐,”张龙和赵虎低声问低着头的矮人。

  “唉——你们不明白的,侯门深似海……,呜呜呜——”矮人由于“钓酒”阴谋胎死腹中而在痛哭中。

  “银月,好象很好吃的样子。”悠星等三人在一个角落看着星剑的烤兔发呆。

  “恩——,好香哦”银月闻着空气中浓郁的肉香。

  “好了,大家可以吃了”星剑终于宣布了兔子和烤鱼到达成熟阶段。

  “耶——”莉娜抢过星剑刚刚撒好了作料的半片兔子。

  “好——好吃——,唔,好烫。”莉娜边吃边跳。

  “来,这给你们,”星剑递过兔子和烤鱼给“发呆三人组”。

  “啊!谢谢,”银月很有礼貌的接过了让他们陶醉在香味中的罪魁祸首。

  “张龙,这是给你们的”星剑向赵虎他们丢去兔子和鱼。

  “雅琳,来,这是给你和阿猎的,”星剑招呼精灵拿走了另一只兔子。

  “晓霞,给。”星剑递给曹晓霞最后的半片兔子,坐到她旁边开始对手中的鱼进行开发工程。

  “唔——,真是太好吃了。”莉娜风卷残云的迅速消灭了手中的半片烤兔。

  “莉娜小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用——”张龙看准时机递上自己纹丝未动的烤兔。

  “啊!莉娜小姐,如果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慢了半拍的赵虎也递上了另一半。

  “真的吗?那我不客气了——”莉娜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兔子。

  “呵呵——,这是我们的荣幸。”张龙抓紧时机在莉娜旁边坐下

  再次慢了半拍的赵虎只好在莉娜另一边坐下吃自己唯一剩下的鱼和罐头。

  “莉娜小姐……”张龙和赵虎开始在莉娜耳边灌汤。

  忙于解决野兔的莉娜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的他们毫无意义的问题,眼角的余光却看着另一头的星剑和曹晓霞。

  “看你,刚刚那么大方,现在不够了吧”曹晓霞笑吟吟的看着星剑开始啃罐头。

  “我没事,你吃吧,罐头味道不错呢”星剑吃着罐头里的高热量速食。

  “唉——,张嘴,”曹晓霞丢了一块肉给星剑。

  行动过后,“啊!”反应过来刚刚行为不恰当之极的玄女一整张脸迅捷无比的染上了晚霞。

  “晓霞——”

  “干吗?”玄女的声音现在和蚊子差不了多少。

  “我还要——”

  “去你的,想要自己再去烤。”玄女的脑袋依然向着地面行注目礼。

  “唉——”星剑只好又埋头开始吃罐头。

  “给,”

  星剑抬头看到一条凑到嘴前的兔子腿和我们玄女小姐艳比玫瑰的俏脸。

  完全被曹晓霞难得流露出的羞态震慑了的星剑呆呆的瞪着她那可比雪玉玛瑙还纯净的娇红而毫无自觉。

  “给——”终于受不了星剑火辣辣目光的玄女把兔子腿塞到星剑张开的口中,垂下螓首,不敢说话了。

  直到曹晓霞的娇颜从眼前消失,星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拔出嘴里的兔子腿,开始“反省”自己被美色迷惑的全过程。

  把一切都尽收眼底的莉娜,心中涌出了莫名的伤感,就连手中美味的烤兔肉也忽然间像搀杂了什么似的,充满了酸酸的苦涩。

  “莉娜呀莉娜,你不要想了。姐姐和他是天生一对,你是魔界的公主,自古神魔不两立,你和他是没有结果的——。可是——可是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和他在一起我会感到很安心,很开心。为什么,为什么姐姐也会喜欢他。”莉娜心中不断的天人交战中。

  最先察觉到莉娜异常的不是正在滔滔演讲的张龙,而是默默注视的赵虎。

  “莉娜小姐,你……你不舒服吗?”赵虎忧心的看着莉娜深蹙的眉毛和黯淡的眼神。

  “啊!我?我没事?”莉娜随口回答。

  敏感的张龙经由赵虎的提点也发现了莉娜的异常,他停下自己人生16年来的演说,从莉娜棕色眼睛的余光中发现了她注视的对象——星剑和曹晓霞。

  “好了,大家收拾一下吧,天快黑了。阿猎,你和雅琳去做两个防御结界。前半夜由我和阿猎守夜,后半夜是张龙和赵虎,女生和客人们尽管睡觉就是了。”星剑分配晚间任务。

  “大哥,有必要吗?我们头上那么多卫星和预警机,不用了吧”贪睡的矮人不乐意了。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如果魔兽过来了,我们就要全体给它们开欢迎会?所以我提议守夜并不是怕偷袭,而是怕打扰大家休息”星剑解释了在全天候警戒网下还要守夜的原因。

  “阿猎,营地里还好吧”从树上跳下的星剑走到了刚出来的矮人身旁。

  “好的不得了,莉娜把雅琳的电视‘借’走了,雅琳没办法只好在看魔法书了,那三个奇怪的客人和莉娜一起瞪着电视不眨眼呢,真奇怪,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张龙和赵虎在玩网络游戏;至于老姐嘛,她在上网,我也不知道在干吗,”矮人边走边说。

  “唉——,都快10:00了,他们怎么还不睡。明天还有任务呢”星剑闻言邹起眉头。

  “大哥,你就不用管那么严了啦,就是些C,D级魔兽,安啦——”矮人从次元袋里拿出行军椅坐了下来。

  “可是他们,唉——,算了,”星剑也在矮人身旁坐了下来。

  “大哥,你哪里人呀?”曹猎开始“肢解”自己的M4。

  “我云南昆明的,”星剑无聊的看着夜空。

  “哦,家里还有什么人呢”曹猎努力在擦着M4的枪管。

  “就我老妈,咦?你干吗?查户口啊!”星剑把视线收了回来移到矮人手中的零件堆中。

  “呵呵,这是为我老姐做前期准备工作,唉——不过呀——”矮人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星剑。

  “不过什么?”星剑有点紧张。

  “我老姐她已经,啊!对了,老姐不让我说的,唉——你们以后就知道了,老大呀,我坚决支持你,不要灰心,你一定要努力”曹猎好容易忍住了说出曹晓霞有“婚约”的冲动。

  “什么嘛——,”星剑打了曹猎一拳。“对了,你会用斗气,怎么会是魔法师呢?”星剑早就想问这问题了。

  “因为我以前一直是练习魔法的,看,这斧头就是我的魔杖”曹猎拿出巨斧。

  “我知道,里面有不少白晶石,”星剑早看出来了。

  “其实我的斗气是最近才领悟的,这还多亏了盖伦家那该死的小少爷”曹猎把巨斧丢进了次元袋。

  “?这是怎么回事?”星剑更奇怪了,自己怎么和他的斗气牵上线了。

  “因为那小子对我们家做了一件非常非常过份的事,我听到这事一生气,这斗气莫名其妙的有了。至于是什么事嘛,老姐不让我说。如果老姐会自己告诉大哥你是什么原因的话,呵呵——,那就恭喜你了,姐夫。”曹猎开始奸笑。

  “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进‘紫荆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一家子呀,怪了!”星剑的大脑细胞早就把记忆库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有发现任何关于“玄女”一家的见面记录。

  “不说就算了,好无聊哦”星剑继续看着曹猎擦枪。“对了,我也好久没有上网了”星剑从次元袋里抓出自己的手提电脑。

  “老大,你要干吗呀?”曹猎好奇的看着星剑开始接通网络。

  “聊天,去去去——滚一边去,不要打扰我,这是隐私”星剑一脚把曹猎踢开。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矮人嘟囔着到另一边继续擦枪。

  “好久不见——”星剑刚刚打开OICQ,一个大眼睛女孩的头像就开始一闪一闪。

  “月儿——,好久不见,过的好吗?”星剑回了这个叫“晶晶月儿”的女孩的话。

  “还算不错,你好不?”月儿回答

  “最近好多事,忙的我头痛”星剑打字

  “我也是,唉——好多好多的事哦”

  “你知道吗,我进学校了,唉——可是是被迫的。”

  “?好巧呀,我也进了学校,你的学校环境好吗?怎么会被迫呢?”

  “环境还算不错,我是犯了错误才被抓进学校的,唉——”

  “哈哈,看来是你在家里调皮,让爸妈送去的。”

  “唉——也差不多吧,月儿,嘿嘿——”

  “怎了?”

  “记得我在极端郁闷的时候给你写过一首诗吗?”

  “记得呀,好消沉呢?好象是:红日当空照,心沉暮雪飘。世界无限好,可怜无福消。玉皇坐玉椅,阎罗把命烧。翔天南柯梦,贱命如风摇。”

  “好记性哦。你当时回了我一首我也还记得呢!雨落洗今朝,风吹万物消。乾坤尘埃造,何处觅仙瑶 。唯观此清幽,心已避闲扰。红尘无所靠,心神亦可逃。”

  “呵呵,看来我们俩当时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没错,可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嘿嘿——,月儿,你呢?”

  “恭喜哦,我也想通了,真是太好了”

  “同喜同喜——,这多亏了我遇到了一个女孩,月儿,你呢?不会是也遇到了一个男孩吧?”

  “猜对了呢,还真是一个男孩子改变了我哦”

  “嘿嘿,月儿,我遇到的那个女孩可是好聪明的说,又美的不象话”

  “我遇到的那个男孩也不差哦,也是聪明和气质的完美结合体”

  “月儿,好好把握哦”

  “你也一样呀”

  “对了,月儿,你在哪个学校呢?也许我们可以搞连益活动哦。”

  “呵呵,你不怕我是见光死呀?我可是不漂亮也不可爱哦。”

  “那没问题,也许我在你眼中也是青蛙一只。”

  “恩……,学校告诉你没问题,我在‘紫荆花’,普通的高级1年女生。你有本事就来找我吧。”

  星剑看着屏幕上的字呆住了。

  “001小队注意,001小队注意,有3只凯米拉从东北方向你们的营地靠近,距离1231米,请处理。”曹猎和曹猎身边的头盔传出了预警机的警告。

  “阿……阿猎走!”还有些晕忽忽的星剑丢下电脑,条件反射的戴上了头盔和矮人向营地外摸去,却忘记了电脑上的回话。

  “阿猎,肉搏,不要吵到营地里的人”星剑和曹猎伏在一棵雪松上看着地面上慢慢晃荡的3只凯米拉。

  矮人把M4丢进次元袋,拿出巨斧向星剑点了点头。

  “前面的两只给你,后面的那个是我的”星剑也从次元袋里拿出了一把流光荧荧的长刀。

  “走!”星剑看到魔兽已经处于他们的正下方,发出了攻击令。

  拥有斗气的矮人毫不费力的让两只凯米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让它们硕大的狮头变成了滚地葫芦。而星剑显然和矮人是********,他手里的长刀如孤光流星一般,绕出一条流光的弯月——第三个滚地葫芦诞生了。

  “老大,那刀给我看看,”回到了营地的矮人缠着星剑。

  “好好,给。”受不了的星剑把刀丢给矮人。

  “天!老大,通体白晶石??”矮人抚mo着刀身。

  “没,92%白晶石,5%合金钢,3%蓝晶石”星剑摘下头盔。

  “蓝晶石?老大,你往哪里弄来的刀?”矮人怀疑的上下打量着星剑。

  “老妈给我练习刀法用的呀,什么哪里来的,”星剑不满矮人“看小偷”的目光。

  “老大,你老妈给你这把至少价值几千万以上的刀就是为了练习?那你怎么会欠了莉娜小姐区区两百万??”矮人头开始大了。

  “那是我老妈的,又不是我的,我是穷人”星剑坐到了电脑旁。

  荧幕上代表“晶晶月儿”的头像又开始了一闪一闪,“你怎么不说你在哪个学校呢?没有绅士风度哦——”“你怎么不说话了呢?”“怎么了?”“可能你有事吧,我明天要早起,先下了,再见——”,连续的4条信息如此显示。

  “唉——,”星剑合上了电脑。“她也在紫荆花,虽然没说哪个班,不过,高级班就一个呀。我们在网上认识了2年,她给我的感觉,……,不会那么巧吧?”

  “阿猎,给我,”星剑摇摇头,看到矮人闪烁的目光吓了一跳,为了自己还有可以防身的近身武器着想,他决定把矮人的想法扼杀在萌芽阶段。

  “老大,呵呵——大哥。”曹猎慢慢蹭到了星剑旁边。

  “少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刀现在是我唯一的近战武器,你想要以后自己和我老妈说去,现在?门都没有”星剑彻底贯彻方针,毫不犹豫的把矮人的动机“淹死”。

  “呵呵——老大,你这是哪里话呀,”被揭穿的矮人干笑着把刀递给了星剑。

  “再说我这刀你用也不顺手,”星剑扫了扫矮人浑身上下线条分明的肌肉疙瘩,“我老妈那里兵器不少,比我这东西好的多了,以后你自己和我老妈要去,当然,我会帮你的,不过嘛,呵呵——”

  “老大,大哥——,你要什么?我曹猎一定给你,老大,帮帮我吧”矮人一把就搂住了星剑。

  “咳咳——,放开。”星剑痛苦万分

  “啊!对不起,老大。我太激动了!”发现了用力过大的矮人松开了星剑。

  “咳——咳咳——我想知道,呵呵,想知道——”星剑对着营地里一顶白色的帐篷一瞟一瞟。

  “哦!完全没有问题!老大,我告诉你,老姐……”聪明的矮人反应了过来。

  “唔?天啊?不会吧,晓霞会那样?”

  “没错,还有更恐怖的呢,……”

  “哈哈哈,好可爱呀。”

  “呵呵,好玩吧,……”

  在星剑高级武器的引诱下,曹猎把他所知道的曹晓霞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星剑,使得星剑一个半夜间,在某些方面比曹晓霞还了解自己,为他们的将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唯一遗憾的事是矮人也不知道玄女在网上的名字,可是无间的谈话也获得了矮人的真心,让星剑将来的战斗中得到了一位忠实而强大的伙伴。直到张龙和赵虎来换班,两人才意尤未尽的钻进了各自的帐篷。

  “哇哈哈哈——今夜做梦也会笑——,唉——,月儿,如果你真是她的话,嘿嘿,还真是好玩呢——”星剑美美的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