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铁血紫荆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新年的悲剧

铁血紫荆花 紫青水晶 7063 2003.08.21 11:18

    

  “哇——,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莉娜好奇的打量着一夜之间变的美仑美奂的校园。

  “咦?莉娜,你不会连元旦,也就是新年也不知道吧?”星剑也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无知宝宝。

  “新年?我当然知道啦——,不就是新……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嘛——,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姐姐,那边好漂亮哦,我们过去,”莉娜拉着低头思考的玄女跑了,“还好本小姐聪明,要不就完了啦”她暗地里吐了一下舌头。

  “奇怪,人好少哦?他们去哪里了呢?”星剑感到今天的紫荆花和以往不同。

  “也许他们都放假了,唉——”曹晓霞摇了摇头,自己居然连1月1日都忘了。

  “新年要放假吗?我怎么不知道?”星剑奇怪的问。

  “……,难道你从来新年没有放过假?”这次轮到曹晓霞奇怪了。

  “怎么可能嘛——,老妈每天都会把一堆功课交给我,还让一帮老头子做为现场监督,战术谋略,天文地理,人生哲学,思想教育,为人处世,军械操作……,天啊!我简直是毫无美好童年的人间机器——”星剑痛苦的抱着头,“每个新年我都是在上午的礼仪规范和下午的格斗练习中渡过,为什么呀!为什么……”

  “结论证实,他的背后一定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可是,真奇怪,地球上和我差不多年龄的‘贵公子’们我都看过照片和简历,没他呀……”玄女精光闪动的双眸又开始了对星剑进行X光谱分析。

  “莉娜……,我们去外面玩玩吧——”星剑被曹晓霞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他觉得自己比菜刀下的鸭子好不了多少。

  “等等,我要去换衣服”莉娜看了看她身上的淡紫色套装。

  “换衣服?”星剑狐疑的扫视着莉娜华丽的衣料。

  “妹妹,不用了,走吧。”曹晓霞拉起莉娜的小手。

  “可是,姐姐……”

  “走吧走吧——,你已经很漂亮了,再换衣服,想今天看到你的男士们灵魂出窍呀”曹晓霞自然知道莉娜心中想什么。

  “切——”旁边唯一的男士在曹晓霞“特别”的目光注视下把喉管口的话又咽回了胃中。

  “那当然,姐姐,我可是魔……魔……模了10多年的健美操的。”莉娜差点说出自己魔族第一美女的自封号。

  “呵呵,知道啦,我们走吧”曹晓霞狠狠地瞪了星剑一眼,“不要多嘴——”如下信息很明确的反映在星剑的大脑神经末梢中。

  “见鬼,连出租车都没有”到了校门口的星剑四处张望。

  “出租车?那是什么?”莉娜听到了新名词。

  “我说莉娜小姐,请问您是哪里人?居然连出租车都不知道,你们那里不会是坐马车吧?”星剑无力的摸着额头。

  “我……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一时间忘记了。可是,姐姐,没有出租车我们怎么去玩呢?”莉娜强词夺理后马上转移大众注意。

  “我们去学校里借部车吧,学校里应该有的”曹晓霞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说,我们总不可能还要学校里出司机吧?”星剑抬头看着天上漂浮的气球。

  “为什么要司机。”玄女奇怪的反问。

  “难道?”当星剑看到那聪慧的女孩掏出了一打卡片找出一张时,答案已经不用再重复了。从那一打的证书和资格认证中,区区的汽车驾驶执照算什么。

  “咣——”10分钟后,两人很荣幸的目睹了校长室的门再次无力的躺倒在莉娜的玉足下。

  “呵呵,小姐您怎么又来了呢?是不是这臭小子有什么地方令您不满意呢?”无奈的中年男看着对面的少女扶正了刚刚“剧烈运动”后歪了的紫色小圆帽。

  “校长大人,有出租车没?”莉娜显然不明白出租车和汽车有什么分别。

  “出租车?”中年男一愣。

  “校长,请问学校里有汽车出租吗?我们想租一辆”曹晓霞纠正了无知宝宝的怪问题。

  “有到是有,可是今天都被其他学员包了,你们明白,今天放假嘛。大家都跑到附近的定结市去玩了”中年男明白了几人的来意。

  “这样呀,那就没办法了。谢……”

  “姐姐,楼下那黑黑的不就是吗?”莉娜想起他们上楼时看到的一辆黑色铁块决定赌一赌。

  “那是我的车……”中年男急了。

  “现在归我了,您没有意见吧?”莉娜手中的红晶石娇艳欲滴。

  “完全没有问题,这是钥匙。”中年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搞定,走吧,姐姐。你呆着干吗?走了啦——”莉娜拉跑了还在感叹金钱之伟大的星剑。

  一辆劳斯莱斯在准备上车的三人身边停下“嘿嘿,两位小姐好巧呀,怎么这么有空,不知道小王有没有荣幸邀请两位小姐呢?”,落下的豪华车窗里露出了痴白的兔唇和那满嘴的大黄牙。

  “原来是王子殿下,小民们那里敢打扰殿下的雅兴,殿下请自便”莉娜立刻变成了乖乖女。

  “没事没事,两位小姐。我刚巧要去定结市买点东西,两位也一起吧。”痴白混没有注意自己的兔唇中的哈拉子已经开始浇灌大地。

  “谢殿下挂心。可是我们并不去定结市。”曹晓霞马上改变了行程安排。

  “这……,两位要去哪里呢?小王很有时间。”痴白还是不死心。

  “我们可没有时间,走吧!”星剑看着痴白的尊容心头火气,从曹晓霞手中拿过钥匙催促两女上车。

  “小子,你是谁,最好别管我们的事!”痴白狠狠的盯着星剑。

  “你管我是谁,就凭你还不配问。”星剑熟练的点火挂挡,“坐好了——”。

  “咳咳——,小子你别走,给我追呀——”因为星剑的“龙摆尾”痴白吃了一嘴的车尾灰。

  “殿下,请不要追了。”旁边的黑西装开口了。

  “为什么?”痴白眼中闪动着yu望的火焰。

  “因为她们的身份并不简单,上次殿下吩咐我查她们的身份,可是我只查出一个,其他一男一女完全没有头绪,就是查明的那个女的,也不是可以轻易动的对象。”黑西装早就知道了曹晓霞的身份,只是他太了解自己的主子,所以才尽量避免痴白再次遇到玄女他们,可惜老天好象很喜欢开玩笑。

  “她是什么身份?元首的女儿?”痴白大吼。

  “她是中国一个将军的女儿,叫曹晓霞,也就是在中国军队中享有盛誉的‘玄女’,殿下,她不是普通对象,您可以找其他……”

  “‘玄女’又怎么了?我将来是国王!还配不上她!你们给我想办法,我就是要得到她们!”痴白歇斯底里的冲黑西装发脾气。

  “殿下……”

  ※※※

  “星剑,你也会开车呀?也不早说。”曹晓霞看着星剑娴熟的动作。

  “你又没问过我。”星剑以80码的速度拐了一个急弯。

  “哇哇——呀荷——,”第一次做车的莉娜兴奋的不得了,完全没有了刚刚面对痴白的淑女形象。

  “妹妹,坐下,很危险的”曹晓霞的长发高高飘洒,就象黑色的波浪。

  “呵呵,刺激吧——,臭老头的车很不错呢,”星剑把吉普的油门踩到底,机器也忠实的把星剑的意图反映为速度表上的120。

  “呀!”莉娜因为拨开了遮住双目的头发,按着紫色小圆帽的右手一不小心让“手中的囚犯”飞了。

  “轻柔的风元素呀,为我的心而跳动吧……”曹晓霞用风系魔法把莉娜高高飞扬的小帽子抓了下来。

  “哇!姐姐你好厉害哦。”莉娜翻动着完好无损的小圆帽。要把高速运动中的帽子弄下来她也可以做到,可是要完整无缺的做到曹晓霞这样的地步那要求的魔法控制力自己就没有把握了。

  “慢点!”刚刚星剑的车过了一个大坑,把两位女士好好颠簸了一下。

  “对不起,唉——,不是自己的车就是不太顺手。”星剑找了个地方停下了黑色的吉普车。

  “哇——,好美哦——”莉娜站起身看着蓝天白云和那悠悠飞鸟。

  “来——,帮忙,星剑!”莉娜从次元袋里拿出一整套野营装备。

  “哇!真有你的!这都随身带着”星剑吓了一跳。

  “这有什么,星剑,等下要教我开车!”

  “不是吧!我没有驾驶教练证……”

  “我不管,那车是我买的!”

  “……”

  “呵呵,妹妹,你别欺负他了……”

  蓝天白云下,幽幽碧草间。漫山遍野的野花在尽情歌唱着春天的到来,冬眠的动物们纷纷尽情的呼吸着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空气。刚刚睁开了眼睛的小生命迎接了它们生命中的第一个新年。“HAPPY NEW YEAR”少年男女们的欢笑声为着春的乐章点上了最悦耳的音符。

  ※※※

  “咣——”。

  “唔——怎么了?唔唔——地震了吗?莉娜,错了,这是二挡,三挡在下面。”星剑用枕头盖住头继续和周公喝茶,白天教莉娜开车让他毫尽了浑身的精力。

  “起床了——”莉娜踩过地球历史上第三扇在她脚下寿终正寝的门开始摇熟睡的星剑。

  “唔——怎么我好象在骑马?”在梦中喝茶的星剑看到自己一颠一颠的身子。

  “好呀,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啦”莉娜满头青筋的看着睡的像猪一样的星剑,“怎么办呢?又不能用自己最拿手的雷魔法。”莉娜抬头看着天花板。“这样好吗?可是淑女是不能随便动手的,不过现在没人看到吧?”莉娜转头四周观察。“唔——这都怪你,谁叫你睡的那么死,还要人家牺牲淑女形象叫。你”莉娜开始做准备运动。“3,2,1。莉娜健美操——”莉娜对着床上的“死猪”开始做健美操。

  “哇——好痛哦——谁在打我”由于刚刚用枕头盖住头,所以星剑看不到海扁自己的是谁。

  “可恶——啊,好痛。你再不停我可要还手了,哇——不要打头——”

  跳健美操正起劲的莉娜完全没有听到星剑的哀号,嘴里还不停的说:“看你不起床,看你不起床”。

  “可恶——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呀。呀!”星剑猛的挺身而起,而掀起的被子不偏不正的把莉娜罩住了。“嘿嘿——现在该我了吧,”星剑看到在被子下不断蠕动的人形物体。“碰——”星剑毫不客气的就是一记老拳。“呀!”跳到空中的他刚准备下第二记重手时,“恩?有魔力波动。不好——这是魔法发动的前兆。”迅速完成的空中180度大回环足以让任何杂技演员嫉妒。“圣洁的光之元素,在我的身边汇集,抵挡邪恶的侵袭。圣光壁”口中迅速完成了光系的初级防御术。咒语声刚落,还没完全集合的光元素就被从被子里飞出的火焰爆弹击的纷纷溃散。星剑趁着火焰爆弹击溃圣光壁的这一点点的空隙,直接撞开了窗户。而那要人命的火焰爆弹也从撞开的窗户中飞向夜空。还没有等他喘口气,莉娜的人伴着她的哭声降临了。

  “呜呜呜呜呜——我长那么大,还没有人敢打我。呜呜呜——好痛哦——”莉娜左手捂着右边肩膀。

  星剑一看到是莉娜,头都大了,连忙解释说:“我不知道是你,我道歉还不行嘛——而且是你先打我的”。

  “呜呜呜呜呜——,我不管,连老爸都不敢打我。你站住,让我打。”莉娜接受不了有人敢打她的事实。“奔腾的雷元素呀,用你愤怒的天雷打开苍穹,把藐视你的一切都化为灰烬。天雷劈空——”莉娜念起里雷系的攻击咒文。

  “天啊——你想杀人吗?”星剑不敢让着就算不死也是去半条命的魔法打中自己

  “星光朝阳,月华盈满;如风般与我相依慰,如水般映照吾心;大地万物的监护者,如火般闪耀的精灵,庇护你的孩子吧。情人之吻”星剑发动了水系的顶级防御魔法。

  “好好好——你还敢反抗!”莉娜被气的神智开始不模糊了。“三眼魔神,自深渊中苏醒,到我座前,领受其命,以汝三眼邪炎,化为烈焰之雨,如索多玛城之炎,将所有阻碍消去;炎穿其心,炎夺其魂,火摧其魄。魔火焚天。”莉娜念出了暗系的高级咒文。

  星剑被不断的火雨轰击,情人之吻渐渐有不支的情况,终于他也窝火了,“臭丫头,你以为我怕你呀,”他从次元袋里拿出A套装备迅速穿上。“唉——为了不暴露实力,也只好借助你们了”,星剑开启了全息头盔中的火控系统。“作战模式”星剑命令。“作战模式开启”久违的电脑女声0。2秒内就完成了检测工作。

  “咔——”星剑咬下改装型军用手雷的保险插销,对着莉娜的方向就甩。没等手雷落地,星剑伸出左手大姆指和中指碰觸,食指和小指向上,无名指向內弯喊道:“土火木水金,天地玄玄翳我形。咒蛇缚”召唤出一堆低等魔蛇向莉娜缠去。然后马上又抬起M4哗啦一梭子就甩了出去。

  “目标受损0%,检测等级:B级上位。结论:A套装备突破目标防御结界可能为2%”电脑女声开始泼星剑冷水。

  “冰雪之魂,化作催魂之曲;赐予其永恒安眠,令其无爱恨之苦,陷入宁静深渊,沉欲结界。”星剑没有理电脑分析。“真是苯电脑,我难道不知道就凭我现在的水平和你这样最多只可以对付C级上位的轻武器根本就不是她那恐怖魔力的对手,我是想让别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来救我呀——要不我干吗把你拿出来制造声势。”星剑心中如是想。

  “好呀——,你居然敢用东西砸我,你等着!”莉娜忽然的双手一展,左手指天,右手指地,恐怖的咏唱在月空中回响:“黑夜中的魔魘,吞噬你的最愛,那可口的心智;先是一之鹊,再是黄阪坡,三是赤色之艳,四是丧魂之歌,五乃月之缺盈,六为蜘蛛眼,七是吾之名,”

  “妹妹!不要——”“不好——”两股巨大的力量分别包围住了星剑。

  听到了曹晓霞的叫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念颂的是什么魔法的莉娜心中后悔的要死,“怎么办?就算他隐藏的那力量也许也挡不了老爸教我的这保命魔法的。不行,就算拼着受伤也不能让魔法发动”莉娜暗下了决心。“八是炎之心,九是冰之力,十是……”莉娜硬生生停住了咏唱。

  “太好了,你没事”莉娜看到挡在星剑面前的中年男和曹晓霞。“真是……哇——”莉娜张口吐出了血箭,身子也慢慢软倒了。

  一个身影在莉娜快要倒地的瞬间就抱住了她“妹妹你怎么那么傻,你不知道停止魔法的咏唱会被反噬吗?”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曹晓霞开始念动回复咒文。

  “姐……姐姐——,我怕你们受伤呀,对……对不起——”莉娜第一次说出了对不起三个字,血丝不断从她的小嘴中流出。

  “不行——她伤势太重,赶快送校医室”中年男脸色凝重的把着莉娜的脉搏。

  “让开——,快让开!”星剑对着结界外围观的“群众”大吼。

  被星剑叫声惊醒的一众学生和老师连忙闪开了一条路。目送着3个人用御风术托着莉娜飞速的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忽然停止咏唱呢?”男生A问

  “不知道,我看她八成完了。唉——可惜可惜——居然傻到停止了‘暗魔噬天’的咒文”老师C说

  “什么?那就是暗系的顶级攻击咒语‘暗魔噬天’,她怎么会那样的暗黑魔法?”女生B惊叫。

  “也许她和神族的人有关系,因为只有神族才知道暗系顶级咒文的修炼方法。”老师D回答。

  “那个男孩子也不错呀,靠‘情人之吻’支持了前面好几组的中级暗黑魔法和高级雷系和火系魔法。而且明知道A套装备伤害不了对方还坚持战斗,你们要好好向他学习。”老师E抓住机会灌输学员们努力拼搏不怕牺牲的精神。

  ※※※

  校医室。

  “怎么样?她的情况如何?”中年男问正在做扫描的一个“白大褂”。

  “唉——很不妙。她强行终止了‘暗魔噬天’的咒文,结果现在被反噬,内脏已经全部移位,还有大出血,肝脏部分还有破裂。手术的危险太大,成功机率几乎是0”白大褂看着刚刚扫描完的全息图。

  “还有,由于‘暗魔噬天’的反噬,我的光系中级治疗魔法收效甚微。会光系高级治疗魔法的就只有盖伦家族的人和神族。就算我们现在紧急联络,等他们赶来我看也来不及了”一个刚刚对莉娜用过治疗术的治疗师在旁边补充。

  “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曹晓霞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希望这些经验丰富的医生和治疗师可以想起什么遗漏的方法。

  “除非有人会光系的顶级治疗魔法‘月夜女神之祝福’,否则她撑不过今天中午。”治疗师仔细想了一下回答。

  “现代医学呢?”难得严肃的校长大人问白大褂。

  “我们已经尽力用激光帮她暂时止住了内出血,可惜她的内脏受损太严重。就算强行手术也不会成功。”白大褂回答。

  “不管了,先进行体外激光手术。可以修复多少就尽量修复。”陈雨寒发布了校长令。

  “另外,你们不断的对她施用光系中级治疗魔法,效果不好总比什么都不做强。”陈雨寒命令一众治疗师。

  “曹晓霞同学,请你和我一起去和盖伦家族联系。你应该和他们的家主蕾莉亚有点交情吧,至少你和她通过E-Mail,她应该会卖你一个面子,派一个会‘月夜女神之祝福’的长老来吧”中年男还不知道,她们不光有交情,还是婆媳关系呢。

  “好的,校长先生。我们快走”曹晓霞领头就走了出去。

  “星剑,你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谁也不知道她居然会暗黑系的顶级攻击咒语‘暗魔噬天’,唉——”陈雨寒安慰一直静静站在身边不说话的星剑。

  星剑听到陈雨寒的话,“不,这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就该让她的‘天雷劈空’打一下的,我知道她把魔击力控制的很好,为什么就不能让她一下呢,她只是个天真的小泵娘呀。星剑你真是个混蛋。你真混呀你。”星剑喃喃的不断重复着。

  “唉——,不要这样了,谁都不想这样的事发生。走吧,不要防碍它们治疗了”陈雨寒把失神的星剑拉出了校医室。

  公布下偶的邮箱mklovemoon@yahoo.com.cn 有什么事可以发信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