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王老夫人之愿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1985 2019.06.26 18:55

  王老夫人已然年迈,入冬后身子就不太好,一直缠绵病榻不见有好转之势。

  就连太原最是医术精湛的老大夫都说了,王老夫人也算是儿孙满堂福泽绵延,之后的事情也就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王老夫人嫁给早逝的老太爷后一共生育了四个孩儿,除了嫁入李家不幸早逝的长女王氏,其他的三个孩子都侍奉左右享天伦之乐。如今年老病重之际,看着自己身边的儿女们,王老夫人才愈发思念着已经不在了的大女儿王氏,也思念着女儿留下来的一对外孙。

  每一次见到承宗兄妹,王老夫人必担心相问:“郑娘待你们可好?她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也是个好孩子。”

  承宗、渝清:既然外祖母都这样说了,那么我们……

  “外祖母身体可好。”渝清挽着王老夫人的手温声问,王老夫人满面喜气的握着外孙女的手:“看见你们兄妹俩,我的病也就好了。”

  渝清:原来我们其实是可以治百病的灵药啊!

  王老夫人气色的确在渐渐好转,之前的病重憔悴全无。老大夫说心情也能影响身体情况,也许是老夫人见到孩子心情愉悦了。

  “清儿,之前真的是让你受委屈了。”王老夫人泪流满面的抚摸着渝清,“我是不放心你,姑娘家的名声才是最要紧的。等过阵子我便上京;虽说我已是一把老骨头了……无论是王家,范阳的卢家,或是博陵的崔家,清儿你想做谁家的媳妇?”

  没想到外祖母会突然提起这个,渝清一愣,脸颊泛起丝丝红晕:“外祖母怎么说起这个?清儿还小呢。”

  在一旁听着的承宗也为妹妹附和:“外祖母,清儿确实还小。”

  王老夫人瞪了承宗一眼,怪他多嘴,他又不是像渝清一样不知情的;在王老夫人看来,渝清的姻缘大事虽然轮不到她这个外祖母说话,但早日定下来还是好的:“你们小孩儿懂什么。而且啊,若不久时我老太婆去见了你们娘,你们娘问起来叫她不安心。”

  “外祖母,清儿是不是与阿娘长得很像。”这是渝清从杨梦霏那里听说的,杨梦霏既是王氏的表姊妹,她说的话必然不假。

  王老夫人仔细端详着渝清的面容,眸中噙泪,却仍强作欢颜点头:“你与瑶儿闺中时,真是一模一样。”

  王氏闺名璐瑶,人如其名,美玉一般剔透的女子。

  承宗听到外祖母提到母亲的名字,暗暗落了泪。

  “外祖母好好养着病,等到好了,就能看到,看到哥哥成家生子了。”渝清故作笑颜,伏在外祖母身边轻声说。

  王老夫人抬头瞥了承宗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承宗我操不上心,倒是可以跟郑娘说一声。清儿啊,等到外祖母双腿一蹬,哪还管得着以后是否洪水滔天?”

  都说娶妻当娶五姓女,嫁人当然也要嫁给五姓郎;纵使以后李唐强盛,那些百年世族也未必瞧得上作为王室郡主当渝清,出于王老夫人的私心,她还是想把渝清留给自己家里的孩子,以后不会被欺负了。至少趁着自己活着,还能为外孙女做点事情了。这也是这一次王老夫人一定要把承宗和渝清唤到太原的主要原因,也算作是交代后事了。

  渝清不傻,当然听得出来外祖母这是在交代后事,又想起祖母临终前也是在担忧着自己未来的姻缘大事,不由阵阵哀痛神伤:“都是清儿不好,总是让外祖母挂记着。”

  “清儿是个好孩子。”王老夫人伸手揉揉渝清的头发,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清儿,你出去吃点茶果,我和承宗说几句家常话。”

  好了,现在终于要轮到哥哥了!渝清对着承宗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承宗敛去愁容,对妹妹点点头。

  不知道王老夫人对承宗说了什么,渝清在外面乖乖等着他们。

  三舅舅带着老大夫进来,渝清便上去和三舅舅问了好,又与老大夫询问:“大夫,不知道我外祖母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

  “这是我长姐的姑娘。”三舅舅低声告诉老大夫,老大夫略一思考才委婉道:“老夫人毕竟年事已高,这次的病况又来势汹汹,情况并不好,恐怕是伤了元气了。”

  三舅舅面色不变,想来王家都是清楚王老夫人的情况。

  老大夫开了药方,三舅舅就让管家跟着老大夫去买药。没有外人在,三舅舅才与渝清道:“清娘,母亲给你说了?”

  渝清愣了愣,才明白过来三舅舅说的是什么事,随即乖巧的颔首点点头:“嗯。”

  “母亲她是真的担心你。你知道的,王家的孙辈没有姑娘,长姐又只留下你一个姑娘。母亲,母亲是想看着你有一个好的归宿再走;只是你毕竟是李家的姑娘,而不是王家的姑娘。”三舅舅意味深长道。

  王室郡主听起来身份贵胄,但在世族眼里与五姓女子根本不能比较的。

  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在关心她的婚姻大事,而且她的婚姻大事也不是她自己就能够做主的:“三舅舅,我才十三岁呢,还有两年才及笄。”言外之意,我现在芳华正好,还不是嫁不出去的大龄老姑娘。

  三舅舅看着渝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三舅舅……”渝清也注意到了三舅舅奇怪的举动,不由疑惑。

  其实三舅舅也知道,母亲最主要还是想把渝清留在王家。

  太原王氏是名门望族,若渝清做了王氏的媳妇,同时还可以为太子这边增加筹码,这绝对是好事。不过话亦说回来了,他们本就是王家的外孙外孙女,若日后真有所求王家也是需得相助一二,这也正是世家大族相互结为姻亲的目的。

  出生在贵门,渝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又想起刚才外祖母若有暗示却不清不楚的言语,再与哥哥的话联想,终究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