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神人送子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9 2019.08.11 17:51

  大唐与西突厥的和谈很顺利,为彰和好西突厥会再派使者进长安与唐皇详谈。

  据说突厥人一向对中原王朝的公主都挺情有独钟的……

  李氏宗室女太多了,就是李渊的亲生女儿也不少;如果一位和亲公主能拉拢来一位盟友,且西突厥又是如此诚心求娶,这一次李渊应该会答应。

  前朝的大义公主、安义公主和义成公主,和亲突厥后对突厥的影响甚为深远。

  和三年前一样,公主和亲一说在长安城内传得沸沸扬扬。

  赵王元景迎娶丞相裴寂之女裴氏为王妃,婚后回宫拜见,这是裴氏初次以李家儿媳妇的身份来拜见长辈。

  距离齐王元吉与齐王妃杨氏成亲,这已过去六年之久。

  元景嫡母穆皇后窦氏早亡,他的生母莫贵嫔便以母亲的身份坐在李渊下侧接受裴氏的新妇参拜。

  朝逢喜事,后宫诸人皆是喜气洋洋的装扮与新妇见面,贺赵王新婚之喜。九江公主至臻虽着盛装笑欢颜,说着祝福六哥哥六嫂嫂燕尔新婚,却也掩饰不住她憔悴之容。

  大家都清楚八公主是因为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和亲之事忧思过重,却也只能在心里感慨她是个可怜的孩子。上一次西突厥求亲陛下指的就是让她去,“九江”这个封号就是那时候赐下的;后来虽然因为突厥内乱也没有和亲,又为母守孝了三年而未能出阁,现在出了孝结果突厥人又来了。

  仿佛这就是八公主命中注定无可避免的一道劫难。

  元景看见至臻规规矩矩的站在养母张婕妤身边,娇艳胭脂也掩盖不住苍白的脸色,很是担忧心疼。和裴氏一起结束礼仪后,元景就过去寻至臻:“八娘,你最近看起来不太好,是因为西突厥使者的事吗?”

  至臻焉焉的点点头。

  “船到桥头自然直,其实你不必如此焦虑的。莫说和亲一事也就纯粹是人云亦云,现在连大哥二哥他们都还没有回到长安,你也担心得太早了。”元景安慰人的本事不行,也只能就事论事了。

  “你让我提前为自己哭一下还不行啊,我就怕我以后想哭还哭不出来了。”至臻用丝帕捂着脸哀哀戚戚的说。

  元景:“……”

  想了想他出主意:“或者可以让张娘娘去求万娘娘做主寻一门好亲事,提前请父皇赐婚。”

  “你忘了九妹妹就是张娘娘的亲生女儿?”至臻无奈。

  如果她被赐婚了,那么下一个肯定就是张婕妤所出的九公主,将心比心张婕妤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养女而让自己亲女去承受和亲的命运,你不愿意去难道别人就愿意了?

  没娘的孩子就是命苦。

  元景和至臻正说着,他的王妃裴氏就来了,温柔的唤他道:“殿下,我们还要去奉天寺祭祀奉祖呢。”她笑得很是灿烂欢喜,情意绵绵。

  元景一愣,好似才想起有这件事,歉意的与至臻说:“八娘,我有事就先走了,等下旬我便进宫看你。”

  “那八娘就不妨碍六哥哥了。”至臻敛眼点点头,低声说。

  原来这么快他们就长大了,六哥哥娶了六嫂嫂,于是就变成别人的了。

  看见元景与裴氏夫妻携手走了好远,至臻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六哥哥,清娘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已经走远了的元景没有听到至臻说的话。

  ·

  继元景裴氏成亲后,最近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而李渊就认为那是大喜事。

  一夜李渊梦见神人送子,醒后问后宫众人,却并无妃嫔有孕;继而秦王府之人来报,秦王府中侍婢诞下一子,是秦王的骨肉。

  李渊认为这个刚出生的庶孙就是梦中神人所送之子,一时大喜,令封这个刚出生的娃娃为宜阳王,并派人去向千里之外的秦王世民报喜。

  又想到宜阳王之母仅为小小侍婢不妥,便又封其母为秦王侧妃。

  神人送子的传言以及李渊丰厚的赏赐令很多人惶惶不安。

  而更有人获悉,那个生下此子的侍婢还不是普通侍婢,她乃前隋大将阴世师之***氏。

  阴世师被杀后,他的一双儿女就被没入宫中成了官奴,后来不知为何阴氏就到了秦王府成了秦王的侍婢,还怀上了秦王的骨肉。

  一向端正贤淑的万贵妃第一次当着众妃嫔的面摔了茶杯。

  “阴世师的女儿竟然做了秦王侧妃,陛下是老糊涂了吗?”

  “万姐姐慎言。”德妃尹氏吓得面无血色,哆哆嗦嗦的说道。

  年岁稍长的莫贵嫔连忙出言抚慰:“万姐姐,这种话我们姐妹之间说了倒无妨,可就怕被有心人听到了传扬出去……”

  听着这话,余下的一群妃嫔顿时同仇敌忾起来了。

  有心人?你说的是谁呢?我们姐妹一向安守本分,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有心人?

  莫嫔也发觉自己的话有歧义,有些尴尬的笑:“各位妹妹误会了,我说的是隔墙有耳。”

  所谓奇事,就是一众妃嫔聚在一起说陛下的坏话,最后还讨论应该怎么样防着陛下。李渊若知晓,恐怕会被她们气得吐血。

  妃嫔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着万贵妃,想起往事万贵妃不由哀伤落泪:“我儿惨死于那姓阴的手中,那姓阴的儿女却能安然无恙的活着,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妃嫔们表示很理解万贵妃的心情,若换做是她们恐怕一想到那个阴氏女就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了。

  但是现在有李渊的旨意,又有那个所谓的“神人送子”的梦,就算万贵妃再想对那阴氏女做什么也没有办法。

  “万姐姐莫急,现在动不了那阴氏女,但以后的事情如何可就说不定了。”宇文昭仪细声温语说,笑容也是温良无害,但说出的话却足够诛心,“万姐姐,那阴氏女,今日还是秦王侧妃,但是明日她是奴是婢,可就说不定了。若秦王都自身难保了,她一个小小侧妃,谁保得住她?到时候,那神人送子,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本来后妃妄议朝政是大忌,但现在后宫人人都已经站队了,这话在这里说来也并无不妥。

  万贵妃冷笑:“宇文妹妹,所言极是。”

举报

作者感言

Jan均晓

Jan均晓

研究过唐史,发觉李渊的后妃在都是站队李建成的,难怪会被李世民大肆渲染说太子齐王与后妃有染   发现李世民的人缘真的不太好,不知道为啥?

2019-08-11 17: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