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见阿史那叶可真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5 2019.07.08 18:40

  阿史那叶可真来得很不是时候,自然也没有如愿见到渝清。

  但是阿史那叶可真有时候就是个脑子转不过弯的傻子,他马上就要回突厥了,这一次又见不到李渝清;他就直接躲起来等渝清回来。

  幸而渝清的院子因是姑娘闺房,平时若无事外面的侍卫也不会进来巡查。

  渝清欢天喜地的去看刚出生的弟弟妹妹了,早上在太子妃那里和父母一起用了早饭才回来。但是一回来就看到自己房间里藏了一个大活人,而且还是男人,这差点就把她吓到半死。

  “嘘。”阿史那叶可真怕渝清会叫喊出来让外面的人听到,连忙上去捂住渝清的嘴。

  渝清满面惊恐的盯着阿史那叶可真,推开他:“你怎么在这里?别靠那么近。”

  阿史那叶可真想起渝清一直很排斥和男子接触,连忙后退着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找你的呀,之前跟你说过的。”

  “按照规矩,女子的闺房是不能允许异姓男子进来,就算是同姓成年男子都不能随便行走。”渝清很不悦的嘟起嘴,虽然她知道阿史那叶可真这个异族男子对于这些规矩定然是不晓得的。

  不过按照约定阿史那叶可真昨天晚上就来了,对此渝清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昨天晚上我爹爹的侧妃给我生了一对弟弟妹妹,我去看弟弟妹妹了;让你在这里久等了,实在是对不起。”

  阿史那叶可真表示无妨的笑笑:“没事没事。”顿了顿他好像想起什么又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渝清姑娘,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啊?”

  渝清从桌子上端了一碟糕点给他:“我今早是在母亲那里吃早饭的,这里就只有这些了。你要不就凑合着吃点吧。”

  阿史那叶可真道过谢,就接过来吃。

  “我听说你们突厥人都只能天天吃什么烤羊腿烤牛肉这种东西,那些东西想必是很难吃的吧。”渝清想想就觉得他们的生活太苦了,就连吃的都吃不好,简直就是人生大悲了。

  “可是我就觉得挺好的啊。我从小吃惯了,至少不像你们中原人吃的东西一样,食之无味。”阿史那叶可真辩驳。

  “食之无味?你们吃盐巴和胡椒粉长大的?”渝清心想此人怪哉,怪人果然点头:“差不多了。”那怎么没有咸死你呢?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姑娘可回来了?大公子来了。”

  渝清和阿史那叶可真对视了一眼,心中都觉糟糕,渝清更是不明兄长怎么突然往这里跑了。阿史那叶可真下意识就要往窗外跳,被渝清拦住了扔到柜子里锁起来,渝清压低声音警告他道:“给我好好呆在里面别出声,不然你死定了。”阿史那叶可真面色犹豫,倒也乖乖点了头。

  藏好了人,渝清定了定神才去开门,作笑意道:“哥哥怎么突然过来了?可让清儿吃惊。”

  “也无要紧的事,只是刚接到王家舅父的家书,年后外祖母上京来了。外祖母这次来,多半是为了你的事,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承宗就站在门外也不进来,就当着穆娘的面说道。

  渝清面上诺诺称道,心里腹诽,你这个当兄长的都还没有娶亲,甚至我未来嫂嫂连个影子都没有,怎么就先轮到我了,这总得有个顺序之分吧。

  承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倒是穆娘欢喜得不能自我:“这可为甚好,姑娘终于要有人家了,这下有王老夫人帮姑娘过目,肯定是个好人家。如此夫人九泉之下也就能安心了。”

  呃,穆娘你这样说着倒好像你家姑娘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打发走了穆娘,渝清又慎重的锁上了门,才去柜子里放阿史那叶可真出来;偏偏这个家伙出来时还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块软软的东西,一脸好奇的问渝清:“渝清姑娘,为什么你的肚兜上面还绣着蝴蝶和花朵啊?真是可爱呢。”

  如此私密的东西就这么被一个男子大大咧咧的拿出来,渝清羞得两颊发红,伸手就去抢过来:“还给我!你怎么这么,这么,这么无耻流氓。”想了许久,渝清还是觉得这两个词语与阿史那叶可真这种人最贴合了。

  “你只是好奇而已。”阿史那叶可真有些委屈的小声嘀咕。

  “那我好奇你们男的的身体长什么样子的,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你衣服扒了来看看。”渝清恼羞成怒道。

  “我娘说,你们不是有一个词语叫非礼勿视吗?”阿史那叶可真反问。

  “那你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吗?非礼勿视就是,就算你看到了我的肚兜,也要当作没看到。”渝清飞快地把那只肚兜扔进暖炉里烧了,对此她的解释非常合情合理,被男人摸过的贴身肚兜难道还敢再穿在身上?

  现在渝清对于阿史那叶可真这个人都十分生气,恨不得他马上消失在自己眼前:“你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提起这个,阿史那叶可真笑容古怪:“就是,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临走前,还想再见你一面。”啊,她终于可以再也不用见到这个讨厌鬼了,简直是太好了。

  “你走了那就是最好了,真的千万别再踏入中原了。不过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

  渝清从青瓷里面拿出那只胡桃木雕摆在阿史那叶可真面前:“为什么这个木雕会在你手中?你是怎么拿到它的?”

  “杨年馨。”阿史那叶可真很诚实的把事情都交代了,“杨年馨说,让我掳走你的时候顺便把这个放在那里,说是要吓唬吓唬谁。但是其他的,杨年馨没有说,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了。”

  原来是杨年馨……可是杨年馨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她到底想要做什么?明面上杨年馨是归附于南宗堂的,但是很显然她所做的一切却据说并不是南宗堂堂主示意;若杨年馨愤恨李唐而要复仇,也不应该只针对于她一个弱女子,以她现在无论何处皆可来去自如的武功,就算她闯入皇宫也是可以做到的。

  除非是因为杨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