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以母为荣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56 2019.06.20 18:41

  武德四年春,齐王元吉娶妻,王妃是弘农杨氏的嫡次女,有“弘农第一美人”之称的杨梦霏。

  齐王妃是平阳公主李筠萱相看的。太穆皇后早逝,平阳公主作为齐王元吉胞姐自然是担起母亲的责任。之所以选择弘农杨氏女,一则因为弘农杨氏与前隋皇室有些渊源,二则弘农杨氏作为百年世家贵族,杨氏女身份矜贵,自是再好不过。

  那日太子妃应平阳公主之邀过去,渝清也跟着母亲一起去。

  平阳公主的小女儿柴令月拉着李渝清在廊下聊天;令月比渝清年幼一岁,性格活泼开朗,最是招人疼爱:“清姐姐,听阿娘说,杨家阿姊长得可漂亮了。”

  “也许她以后就是我的四婶婶了。”渝清嘀咕说。

  “那也是我的四舅母。”令月也道。

  两个小女孩在廊外踮起脚往里面偷看,人影憧憧,却确实没看到杨家姑娘的面容。柴令月不满的咂咂嘴,出主意:“清姐姐,我们从后屋绕过去好不好?到时候我们可以躲在屏风后面偷看,绝对不会被阿娘发现的。”

  渝清表示没有意见,反正就算被姑母发现了,最后被责罚的也绝对是令月。

  后屋和前厅之间有长廊连通,渝清突然好像有听见朗朗读书声:“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这是《九歌·湘夫人》里面的一段,渝清觉得有些熟悉,回头问令月:“月娘,可是哲威表哥在念书?”

  “什么念书?我哥就是个只会舞兵弄枪的呆子,就连我阿爹阿娘都嫌弃他了。”令月很有优越感的说。

  “哪有这样说自己兄长的!”渝清小声嘀咕道。

  驸马柴绍和平阳公主李筠萱的一对儿女都像极了父母;其实柴哲威作为男子倒还好,但有大将之风的柴令月可是一直让李筠萱头疼不已,待到天下平定哪还需要什么铁娘子女将军?

  李渝清还有些疑惑,那么到底是谁在念书呢?毕竟姑母家可没有第三个孩子。

  不过她自从上次病了之后脑袋一直晕晕乎乎的,可是听错了吧……

  两个少女都没有发现,屋顶上一抹黑影掠过,无声无息。

  “那两个姑娘都是平阳殿下的女儿?”

  “稍长的姑娘应是东宫郡主,另一个才是平阳公主之女柴氏。”

  “这李家娘子倒是挺有趣的。”

  ……

  令月蹑手蹑脚的撩开帘子的一角,就突然被人敲了敲后脑勺:“你偷偷摸摸的躲在这里做什么?”渝清先回了头,看见柴哲威明显愣了愣,“渝清妹妹也在。”

  “柴家表哥。”渝清端端正正的唤道。

  “嘘,小声点。”令月神秘兮兮的挤眉弄眼。

  柴家大哥摇摇头叹气走了。

  渝清还记得曾经有一次听见柴家兄妹吵嘴,柴家大哥说的一句话至今还能让她用来笑话令月:“若月娘为男儿身,我和爹娘都不用如此为你操心了。”那时候渝清就在想,如果月娘是男儿身,恐怕是个大色胚子。

  初见到杨家姑娘时,渝清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果然不愧是弘农第一美人。

  杨家姑娘似也对这个小小的姑娘很好奇,端详许久才问:“可是郡主。”说着她莞尔一笑,“我幼时见过你娘,你与她很像。”

  “我娘?”不知杨家姑娘为何突然这样说,顿了顿渝清才明白她说的自己从未见过的生母。五姓七望之族相互通婚乃是惯例,杨梦霏的母亲即是出自太原王氏的女儿,按照辈分渝清的生母应是杨梦霏舅家表姐。

  一直以来都鲜少有人在渝清面前提起王氏,就连她兄长承宗亦是如此;只因在渝清出生后曾有一道人登门说渝清硬命克母,以后还会克死全家。当时道人倒是留下了一个稀奇的解法,如此才能十余年来相安无事。

  但是这些事情渝清都是不知的。

  “漂亮姐姐,我可以抱抱你吗?”月娘这个见色起意的姑娘看见美丽姑娘就心动,若她为男儿身恐怕是一个大色胚子。

  杨梦霏还未说话,令月她娘已面无表情的站在后面;李筠萱轻咳了两声:“小女令月,年幼不懂事。”令月看见母亲就焉了,乖乖回到母亲身边。

  渝清悄悄回头顽皮的对令月做了个鬼脸。

  回去的时候,渝清问太子妃:“母亲,三姑姑看上的可就是那个杨家二姑娘?”

  “应当是了;你也觉得她好?”太子妃温婉含笑问渝清。

  “杨家二姑娘貌美,以女儿之见,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是女儿曾听说过弘农杨氏姑娘的传闻,但这二姑娘却与传言并不符。”渝清想了想说道。

  都说弘农杨家的姑娘英姿飒爽,个个都是能文能武的英才,与男儿相比并不差;而这二姑娘倒是个温婉柔顺的女子,实在稀奇。原本渝清听三姑姑说未来的四婶婶出自弘农杨氏,本以为三姑姑看重的便是杨家姑娘的性情,没想到却是个不一样的杨姑娘。

  太子妃赞同的点点头:“三妹妹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你四叔叔性格刚硬,与这个梦霏姑娘倒是合适。”

  渝清撒娇般的靠在太子妃怀里,小声问:“那这次女儿也算是帮四叔叔相看新妇了;待到四叔叔和四婶婶新婚大喜,可得给清娘一个红包才行。”

  “难怪你今天非要跟来,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太子妃宠溺的刮了刮渝清的鼻子。

  “但是女儿今天也确实累着了。”渝清笑着说。

  “看不出来你累着了,在三公主那儿不是跟月娘玩得挺好的吗?”太子妃笑道。

  “三姑姑待月娘可严厉了呢,还是母亲待女儿好。”渝清伏在太子妃怀里轻声说,“三姑姑说月娘没有世家姑娘的样子,倒是不成体统了。女儿作为李家女儿,作为皇祖父的长孙女,得要当一个知书达理的姑娘,才不会给父亲母亲丢脸。”

  知书达理这个词语在渝清口中说出来总觉得有些荒谬;知书是真的,达理也是真的,但是渝清也说过她是要像平阳公主一样成为女将军的,跟柴令月拥有一样远大的梦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