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无字签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6 2019.08.17 17:21

  溱洧跪在佛前虔诚的磕头,然后小心的拿起放在佛前的签筒轻轻摇掷,竹签却只是在签筒里摇晃了几下。

  “嫂嫂,要用力摇。”渝清在旁边轻声提醒。

  溱洧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再次摇掷签筒,里面一支深褐色的竹签掉落在地面上。

  ——玉莲濯濯叶漫漫,秋霜晚降尤尚春;青莲未结秋华落,过后钟声报平安。

  竹签上面只有这样四句话。

  虽然不能完全解读这是什么意思,但又是秋霜又是秋华还有钟声,这都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溱洧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俯身捡起竹签握在手中,却仍故作淡定的与渝清道:“小妹,你去吧。”一会儿一起去解签。

  对于求签一事渝清没有多大的感觉,如果几支竹签就能囊括千万人命运婚姻的话,那未免也太虚无了。本来渝清是想问近来国是当如何,但转念想到这种命运大事不该在此儿戏,就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求一支姻缘吧。

  掷签,签落。

  竹签上无字,只画着一朵梨花。

  “梨”通离,其寓意更是糟糕。

  “嫂嫂我……”渝清拿起竹签走到一旁露出一截给溱洧看,“我这支,好像是花签。”字有意,花自也有意。

  溱洧轻瞥了一眼,眉心紧蹙起:“这,倒真是奇事。”

  去到解签处时,老和尚先拿过溱洧手中的竹签看了看,溱洧说是问子嗣的,老和尚展颜道:“若问儿女缘,施主命中注定当有一儿,当缘分到时孩子也就来了,并不急在一时,孩子出生在最适合的时候才能保你们母子一生安平。”

  听老和尚说能够母子一生安平,溱洧才放下心来连忙道谢:“谢谢老师父。”

  “施主的孩子与我佛门是有缘的。”老和尚又悠悠说了句,顿时将溱洧吓得面无血色,说她的孩子与佛门有缘不会是说她的孩子以后会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吧?

  老和尚似乎看出了溱洧心中所想,淡淡一笑:“施主莫要忧心,一切随缘。”

  溱洧连忙点头:“谢过师父。”

  解完了溱洧的签,渝清也上前:“还请师父帮小女一看。”她将竹签递到老和尚跟前,老和尚接过竹签凑近看了好几次,露出古怪的神色,欲言又止。

  “老师父?”渝清沉下心轻唤了一声,溱洧也看出了古怪问道:“老师父,不知,我小妹,这姻缘当如何?”

  老和尚抚着竹签眯起眼说:“施主求的是姻缘?此签为空签,无字是因为无所判言,而梨花乃是别离之意。这支签无论作何解皆为下下签,施主一生并无姻缘。”

  一生并无姻缘,是什么意思?渝清还沉迷在判言中没有回过神来,溱洧已是脱口而出问。

  “姻缘天定,不可强求。”老和尚说。

  “谢过老师父,我知道了。”渝清放下了竹签就低声道。

  这个判词倒是与她的命运极为相似,硬命克夫可不就是一生没有姻缘吗?可能她就真的是无论嫁给谁那个人都会死于非命的命运;这样算来她就应该去和亲的,然后把突厥的可汗都克死了——简直完美。

  从后殿出来溱洧看到渝清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她是太伤心了,连忙安慰她说:“小妹你别担心,求签这些未必可信,你,你与崔二公子一定能够顺利完婚恩爱白头的。”

  “现在还早着呢,这种事情不好说。”渝清苦笑着摇头,“不过,嫂嫂,这支签,现在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你可千万别告诉爹爹母亲和哥哥他们。”要是让他们知道可不得担心死了。

  外面烈日炎炎,热浪铺卷而来很是闷热,夏蝉的蝈蝈声令人不免烦躁。

  渝清掂量着侧头与溱洧说:“嫂嫂,不若你先去后堂歇息一下,我去大师处听讲。”只是空景大师本是云游四海的,是应净土寺住持方丈之邀才来此讲经,现在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净土寺。

  与溱洧分开后,渝清立刻加快了脚步朝前殿侧方的庙堂过去,向一位小和尚打听:“小师父,请问从巴中而来的空景大师现可还在此讲经?”

  小和尚连忙合掌:“阿弥陀佛,空景大师在上个月已经圆寂了。”

  空景大师他……死了?渝清满脸震惊。

  “那么,空景大师的弟子玄奘法师可在否?”渝清想了想又问。

  “玄奘师父在后堂诵经,施主这边请。”小和尚引着渝清向后堂过去,然后道,“施主还请在此稍候,待师父诵完经便出来了。”

  渝清点头:“多谢小师父。”

  佛堂里传来木鱼清脆的声音,清心静气,倒是让人心旷神怡忘却烦忧。

  里面的木鱼声才逐渐停下来,一会儿是一个青年和尚从里面拉开门出来:“阿弥陀佛,施主可是长安郡主?”

  “小女正是,玄奘法师别来无恙。”渝清合掌道。

  “施主里面请。”玄奘法师让身站到一侧让渝清进去。

  佛堂里并排放着三个暗黄色的蒲团,佛像慈悲悯生,檀香袅袅。

  渝清在中间的蒲团前跪下虔诚的对佛像拜了三拜,玄奘法师也在旁边跪下:“施主来此,想必是因为师父留下之物。”

  “诚然。只是没想到,空景大师已是德满功园。”渝清道。

  “令尊曾有恩于贫僧师徒,师父是为了报恩。”玄奘法师道。

  渝清从腰间摘下那只布袋打开拿出里面的两张纸条递给玄奘法师:“愿闻其详。”

  玄奘法师目不斜视凛然正身说:“师父本为出家人,不理红尘俗世,但曾与施主一见后感念有缘,遂作此举。三月前一位女施主曾来寺中求美满姻缘,并将她与意中儿郎的生辰八字放于佛前紫檀中;女施主说到所求姻缘乃与清河崔氏二公子,师父亦曾听令尊提起过施主的姻缘大事,心有记下,恐那女施主此番做派坏了佛门清规,故做主张将此物取出来转交予施主。”

  原来如此,不用问也知道那个女施主就是杜云娘。

  杜云娘做这种事情结果还被发现了,只能说她倒了八辈子血霉。

  “如此,便谢过师父了。”得到了答案,渝清谢过玄奘法师便将纸条重新放回布袋里收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