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参佛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248 2019.07.10 19:33

  听说最近朝堂上卷起了灭佛风潮,后来的事情怎么样就没有再听说。

  长安落入一片风雨欲来中,却又平静的与往日无异。

  二月二龙抬头过后,渝清跟着父亲去东都洛阳礼佛;据说洛阳净土寺有高僧讲经,慕名而去者无数。因为之前灭佛之声传的沸沸扬扬,净土寺最近倒是清净了许多。

  高僧面容沧桑垂垂老矣,拄着拐杖出来,他身边一名应是弟子的年轻和尚扶着他。高僧作合掌道:“阿弥陀佛,老衲空景,与弟子玄奘游经此地讲经。出家之人本应不理世俗,只是此前多事,仍需拜谢施主。”那位玄奘和尚亦同空景大师一样合掌;玄奘和尚看起来虽仅有二十来岁,但也是高深莫测的样子,几十年后应该又是与空景大师一样厉害的大师。

  为什么爹爹好像还与这位大师相识呢?

  这一次渝清很乖的跟在父亲身边,默默听着他们说话,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青年和尚。

  空景大师带他们进入净土寺大殿,殿内供奉络绎不绝,香火雾气缭绕。

  空景大师对玄奘和尚吩咐了什么,玄奘和尚应下便向后堂过去。

  “施主,还请禅房一谈。”空景大师作出动作道。

  渝清猜想父亲是来这里听经的还是做什么,反正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事,便仰首向父亲问道:“爹爹,清儿可以在大殿许愿吗?”

  太子建成含笑点点头。

  渝清在佛前蒲团端端正正跪下,合掌闭上眼睛默念心中所想,许下愿望。

  不多时似乎有人轻步过来,有人在旁边的蒲团跪下低声许愿道:“小女子杜云君,愿求一段美满姻缘,得心所愿。”

  应该是那位姑娘侍婢的女孩子俯身道:“二姑娘,这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了。”顿了顿那女孩儿又甜甜道,“何况,自大姑娘去后,崔杜两家要继续保持姻亲,姑娘你与崔公子的婚事就是板上钉钉了。姑娘又何必非得过来这里许愿?”

  “别瞎说,姑父都还没有应下呢。”那位名叫杜云君的姑娘娇羞的低头道。

  渝清表示,姑娘,你们是真当这里是你家闺房啊?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东西,难道真当在场的诸位都是空气?

  杜云君姑娘和她的婢女许完愿就走了,旁边没有人打扰,渝清安安心心的在心中陈述自己所求,但转念想到若自己所求太多难免会让佛祖生烦,干脆就只求阖家幸福即好。

  睁开眼睛站起来,有一个小和尚过来问她:“小施主可要到后堂去听师父讲经?”

  听讲经,那还是算了;渝清规规矩矩的问小和尚:“小师父,那我爹爹去哪了?”

  小和尚合掌道:“师父与殿下在禅房讲经。”

  怎么又是讲经?讲经有什么好听的?

  “那么小师父,在后堂讲经的又是哪位大师父?”姑娘好奇心起,听爹爹说那位空景大师是净土寺从蜀地请来讲经的,既然不是空景大师那么又是哪位博识的大师父谈经论道。

  “是玄奘法师。”小和尚道。

  玄奘法师虽然年岁不高,但因跟随空景大师游历四方多年,深得大师的传学。

  总而言之,玄奘法师学识渊博得不可言喻。

  渝清很有兴趣,不知道那个看起来与自家兄长年岁相似的玄奘法师讲经究竟是如何的学识渊博;当然她是好人家的姑娘,绝对不是去拆台的。

  既然是大师讲经,听讲的人也是不少,除了一眼看去就能分辨出来的光头和尚外,还有不少俗家娘子也在。

  渝清突然想起不知道听哪位姐说过一个笑话;有一个女子喜欢一位公子,奈何没有机会与公子相见,却打听到公子的娘喜好到某寺庙听讲经,于是也日日到去那寺庙听讲,把大师所讲学得通透。

  那时那位表姐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于是渝清自动脑补问:“是不是那位女子因此与夫人相识,并得到夫人喜欢,夫人替儿做主娉为妻,女子如愿以偿嫁给了喜欢的公子。”

  “非也非也。”表姐摇摇头,“那个女子在大师那里把佛经学得通透,看透红尘,出家为尼。”

  渝清:“……”怎么现在的故事都已经不按常理发展了?

  而现在自己就坐在净土寺讲经坛下听得津津有味,最后她自己都怀疑这样听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她也像故事中那个女子一样看破红尘。

  不过这位玄奘法师讲经也是真的挺不错的。显然周围的几位女眷也有同感,不然她们也不会在此听得如此痴迷。

  不觉天色已晚,渝清才出去大殿等候父亲,空景大师他们也从禅房里出去。渝清就特别疑惑了,怎么讲个经论个道都要那么长的时间,肯定就不是讲经那么简单的事情吧。

  “爹爹,清儿很喜欢听大师讲经。”渝清抬头声音软软的说。

  空景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这位小施主挺有佛缘的,这也是造化了。”

  太子建成看了一眼渝清,与空景大师道:“大师,可惜我这姑娘已是许配了俗世人家。”

  渝清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此后一路上渝清就缠着父亲问:“爹爹,你到底把清儿许配给谁了?清儿想知道嘛。”渝清是从小跟各种长辈撒着娇长大的,这一招无论对谁都无比管用,从未失灵过。

  “你怎么闹腾,谁敢娶你。”太子建成对女儿毫不留情的嘲笑,经过鉴定这是渝清的亲爹。

  渝清可怜巴巴的泪眼汪汪:“爹爹,清儿其实还是很听话的。”转念想到那位表姐讲起的故事,渝清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道爹爹觉得清儿会喜爱佛学看破红尘吗?清儿可还很喜欢这红尘俗世之地呢。”

  “小孩子跟谁学的这些。”太子建成敲了敲渝清的脑袋,特别无奈。

  “当然是跟哥哥学的啦。”渝清灵机一动,随时做好坑兄的准备。

  太子建成暗念李承宗这个臭小子,把这乖巧懂事的妹妹教的古灵精怪的。渝清在心里笑得无比阴险,等哥哥和嫂嫂结婚以后就不能随便坑蒙拐骗了,所以趁着现在嫂嫂还没有进门就抓紧时间坑呗。

  “可是,爹爹,我听说祖父最近一直想要灭佛,我们还来听空景大师讲经;这样不会有问题吗?”渝清还是有些担心的。

  “清儿,这些事情你一个小姑娘不必懂也不用去想的。佛讲究众生平等而儒则不然,虽僧有行为不端之徒,也有如空景大师一样澄明高洁之士;若强令僧人还俗,有伤德政和教化。”太子建成细心讲给渝清听,渝清思考着点点头,想起净土寺里的僧人们,觉得很有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