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梦魇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517 2019.06.23 18:35

  “哥哥,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渝清伏在承宗身旁飘飘忽忽的说着,似乎清醒又似沉睡:“梦里有一个人,但是是我不认识的人。他也唤我清娘,他问我,待到他死之后,待到我及笄之龄嫁为人妇,还会不会记得他。他还说,他真的很恨我,很讨厌我,让我,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所以哥哥,他到底是谁?”

  在渝清看不见的地方,承宗明显有一丝错愕的神色,随即恢复如初:“傻姑娘,想什么呢,那只是一个梦。”

  “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吗?”渝清似乎有些不相信。

  “当然了,你都说不认识那个人了。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梦兽,专门出现在别人的梦里让人做噩梦的,也许那个人就是传说中邪恶的梦兽吧。”承宗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渝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是信了,毕竟哥哥一向都是最疼她的,也没有理由要骗自己啊。

  清儿,哥哥只是想你好好的……承宗侧回头望了妹妹一眼,眸中似有哀伤与无奈。

  承宗把已经半睡半醒的渝清交给穆娘,他在房外驻足许久,才黯然离去。

  曾经渝清孩子气的问过承宗:“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最常见的就是像三姑姑家的哲威表哥和令月表妹那种互看不顺眼天天吵嘴的兄妹相处模式,或者是像六叔叔和八姑姑那种形影不离是兄妹更似友人的关系。

  “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作为兄长当然要照顾好你了。”承宗说。

  其实承宗想起的是他的母亲临死前抱着刚出生的妹妹嘱咐他要好好照顾妹妹,不让妹妹被欺负了。

  妹妹刚出生的时候都说是妹妹害死了母亲,一开始他也对妹妹心怀芥蒂,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有一个老道说妹妹八字过硬,阴阳不调,需要找一个八字轻的男孩定下姻缘方可久安;后来祖父果然给尚在襁褓中的妹妹定下一桩婚事,祖母抱着妹妹哭了一夜,埋怨祖父……

  承宗虽然不知道缘故,但如今清儿把从前的一些事情忘的干干净净也好。

  陈年往事,皆为云烟,不念也罢。

  ·

  前半夜渝清都睡的不甚安稳,自然又是承宗口中的梦兽出来打扰少女清梦了。

  但是这个梦很甜美,梦中人用一块胡桃木给渝清雕小人像,还把小木雕凑到渝清鼻子下:“清娘,你瞧这像不像你?”

  “我哪有那么丑啊!”梦中的渝清撅起嘴,却不改欢喜的笑意,“小哥哥,你把我雕得好看些好不好?至少要像我一样美丽可爱才行。”

  少年嘲笑道:“小姑娘要谦虚一点,就算你美丽可爱也不能自己说出来啊。”

  渝清眨巴眨巴着眼睛问:“可是,我还是想做一个诚实的好姑娘。”

  少年微笑着说着什么,渝清却突然听不见了;不知何时亭台楼阁却变成了漆黑阴暗的世界,少年跪坐在案后,仰首望着站在他对面的渝清,轻声说:“清娘,其实我们都是可怜人。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渝清含着泪,转身离去。

  也是在这一刻,渝清从梦魇中惊醒了。

  月已当空,子午夜分。

  渝清夜不能寐,披衣走出房门,外面一片寂静,悄无声息。

  在她毫无察觉时,一抹修长的身影映落在渝清身后,那是月光投影下的影子。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渝清还不知道即将降临的危机。

  不知道昏昏沉沉的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渝清隐约是听见一男一女的对话声,男的声音有些奇怪,好像不是中原人。

  “你说过不会让我惹上麻烦的,我就不应该信了你们的话!”男的似乎很生气,怒气冲冲地说。

  “我们堂主许诺给你的好处绝对不会少,五万两银子,只要你把那个女孩交给我们,你马上就能拿到那五万两银子了。这笔买卖,你也不算亏。”女的冷冷地说,语气中不含一丝感情。

  “命都没了,银子还有什么用?杨姑娘,你们想要拿我当棋子,但我还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男的愤然道,然后就是什么东西破碎发出的巨大响声,“我父亲已经准备与唐王合盟,你们是故意的。”

  女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既然你都已经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了,那你为什么还帮我们将她抓过来?”

  男的冷笑着说:“这个就与你们无关了。”停顿了一下他又反问那被称为杨姑娘的女子,“杨姑娘,不过你瞒着你们堂主公报私仇,就不怕你们堂主怪罪下来,一怒之下把你赶出去吗?”

  “我所做一切,皆是堂主吩咐的。而且,我们南宗堂之事,可轮不到你一个外邦之人指手画脚。”女子以同样的话回敬男子。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耳边的声音逐渐远去,渝清依然觉得脑袋迷迷糊糊的,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睛,首先就看见一张轮廓生硬的外邦男子的脸,他也在盯着渝清。

  夜风呼呼吹过脸颊,他们竟然是在一棵高耸挺立的树冠上,而渝清现在正被那个外邦男子扶着坐在粗大的树桠上。那男子虽然面容稍微稚嫩,但因为肤色黝黑沧桑,说他是二十多岁的大叔都不为过。

  “啊,流氓!”渝清下意识就粗暴的一脚把毫无防备的男子踢飞下去了,当然她忘记了自己还坐在高高的树上,在那个人掉下去的同时渝清也直直往下掉落。

  没有想象中的和大地亲密接触,在半途渝清突然被那个男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挂在树上。

  男人凑近渝清笑眯眯的跟他说:“小姑娘,别那么凶嘛!听说你们中原的男人都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子,你这样可得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只能去庵里当姑子。”

  渝清几次想要翻爬起来咬他,但是都失败了,虽有些气馁但嘴上仍气呼呼的道:“就算我当姑子也与你无关,你拐乖小孩可是会遭天谴的。”

  “小孩?在我们草原里,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都已经是别人的新娘了。”男人喋喋不休,大有要逗逗小姑娘的意思,“我们那里有碧绿的草原、悠蓝的天空和清澈的湖水,比你们长安漂亮多了。小姑娘,你要不要跟我回去,做我的新娘,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天哪,原来这个人是娶不到媳妇的北边突厥人,跑来这里拐媳妇的?

  渝清吓得连忙摇头:“我可是大唐的郡主,你敢拐我,我的爹爹叔叔们都很厉害的。”

  男人轻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不过脸上还是装出有点失望的样子:“听说你们有一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回去当我的小媳妇,那就算了吧。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了,我就送你回去。”

  渝清气得瞪着一脸耍无赖表情的男人许久,才很是不情不愿的说:“渝清,李渝清。”

  “真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了。”

  男人点点头,抱起小姑娘从树上飞下来,把她平平稳稳的放在地上,还把一个什么东西塞进渝清怀里:“这个小玩意送给你,就当是我吓着你的一点补偿。你们小姑娘应该都喜欢这样的玩意儿吧。”说完男子就飞身消失在夜色中。

  渝清看了看怀里的人形小木雕,刚想直接把木雕摔了,却无意中看见木雕的底面似乎刻着一行小字:

  ——姝女李氏渝清

  这个木雕竟然和梦中那个木雕一模一样……

  渝清愕然;这个人到底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