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齐王大婚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82 2019.06.22 19:36

  齐王成亲当日,承宗带着渝清挤在人群中看热闹,渝清描述着新娘子是如何的貌美动人,不吝于赞美之辞。

  “清儿,你……是不是喜欢女的?”承宗越听越觉得奇怪,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问出来,“你放心,就算是,我也不会告诉父亲母亲的。”

  渝清整个人宛如被石化:“不是,哥哥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因为你好像眼里只看得见美女。”承宗实话实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迎亲队伍越来越近,喜庆的乐鼓欢腾着;兄妹二人向齐王府那边过去,突然渝清感觉好像有人拉住自己,回头望去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青衣素裙,一双灵动的眸子中含着惊喜。

  “清娘子……”女子出言唤道,也许是太激动了,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渝清想了想,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子:“不知姑娘你是……你认识我?”

  承宗伸手把渝清护在身后,生怕那个女子会伤害到自家小妹。

  女子神色一滞,随即也有释然:“清娘子怕是忘记了,小女子是城北的郑女梨儿;三年前七夕灯会,我与妹妹宁儿遭遇恶霸欺辱,是娘子与一位公子救了我们姊妹。娘子的大恩大德,梨儿没齿难忘;梨儿虽身份卑微,但愿为娘子做牛做马以报答娘子大恩。”

  三年前的七夕灯会……渝清确实是不记得有这一回事了:“姑娘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但是她也的确是清娘子。

  郑梨儿连忙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认错人。

  那可就奇怪了。

  “清儿,这个女子有些奇怪,我们还是走吧。”承宗拉过渝清道,渝清点点头跟着兄长走了。

  郑梨儿对着渝清离开的方向道:“娘子,梨儿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的。”

  ·

  齐王府里一片热闹,陛下亲临大婚,周围亦是守卫森严。

  老管家认出承宗兄妹,引他们进去:“大公子,太子殿下说若你来了让你去后堂找他。”又与渝清说道,“郡主,宫里的几位殿下都随陛下出来了,你可否要去与他们述话。”

  哼,这是想要拆散他们兄妹啊!不过因为渝清平时鲜少入宫,这倒是她难得与元景、至臻他们见面的机会。

  至臻看见渝清开口就说:“清娘,我母妃最近想你了,你下次跟嫂嫂进宫能不能去看看她?”

  最近想她的人可真不少,虽然她很可爱,可是怎么那么多人想她的?

  “八娘,你可别拉清娘下水。”元景迎手给至臻一个暴栗子,才笑着与渝清道,“杨姨娘怀孕了,总想起以前在太原时的一些事情,说有些话想与清娘说。”

  杨姨娘就是李至臻的生母杨嫔,因为以前在太原李家时也是称为杨姨娘,故现在元景也习惯唤她杨姨娘。

  杨嫔怀孕了,腹中的孩子应该是渝清的叔叔或姑姑;除此之外渝清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杨嫔突然要跟她说什么,她真的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女。

  “好的。”在六叔叔和八姑姑面前,渝清很痛快的答应了。

  今夜月光明媚,元景便拉着两个姑娘寻一处安静角落慢慢赏月光:“八娘,清娘,你们说长安的月和太原的月是同一轮月吗?”

  “六哥哥,你也想着太原了?”至臻蹙起眉问。

  在太原的记忆里,有一直相伴的八娘和清娘啊……有些话憋在元景心里,他却永远说不出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从前的记忆都找不到了。”在战火中改朝换代,变得是这个时代,同样也是这个时代的他们。元景是他们之中最清醒的人,也是最留恋着童年时代的人;踏入长安,踏入这座王都,走进被安排的命运,他们就都回不去了。

  “但是祖父册封哥哥为太原王了。”渝清望着清明的月轻声说。

  “渝清,承宗以后是要永远留在长安的。”元景很认真的告诉渝清;承宗作为长子嫡孙,那是真正的前途一片光明,基本上可以看见金光闪闪的前途在向他招手了。

  但是元景还是调侃几句大侄女:“清娘,以后有出息了,别忘了六叔叔我哎。”

  渝清自哀自怨:“爹爹都不让我像三姑姑一样上战场了,我还能有什么出息?估计以后也就和其他的姑姑们一样,连一个青史留名的机会都没有。”

  至臻瞬间懂了:“哦,原来清娘想的是要青史留名啊,这个我倒是有个主意。虽然古有妇好、冼太夫人,现在还有我们三姐姐;不过,同样名垂青史的还有先夏妺喜、商女妲己、郑国夏姬、西汉的赵飞燕姊妹,她们也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啊。”

  “八姑姑,我可是你的亲侄女,有你这么诅咒我的吗?那不叫流芳百世,那叫遗臭万年;她们上的也不是青史而是浊史,你懂不懂?”渝清瞬间进入暴走状态,她就好好的想当一个女将军,结果她亲爱的八姑姑直接指路让她去跟那些祸国殃民的红颜女子学习,肯定没安好心。

  听渝清编出一个“浊史”的东西,元景简直笑掉大牙:“浊,浊史是什么东西?我自认为读书无数,但从未听说过原来还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受教了。”

  渝清振振有词:“就是专门记录奸妃佞臣的史书啊。”

  元景和至臻共同表示,大侄女你太可爱了。

  夜到深处,前院依然热闹非凡,两个毫无防备的小姑娘都像小时候那样趴倒在石桌上迷迷糊糊,元景作为唯一清醒的人现在正托着腮看着两个姑娘表情复杂;谁能告诉他,他现在应该做什么?作为哥哥和叔叔,他应该把她们抬回去的对?吧但是怎么样抬回去呢?要不要找个人来帮忙。

  正好一抹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月光下,元景立刻向他招手:“承宗大侄子,快来帮忙。”

  承宗面无表情的瞄了一眼,然后毫不费劲的背起渝清抬脚就走,顺便给元景扔下一句话:“谁的妹妹谁负责,六叔叔还是看好了八姑姑。”委屈他了,明明这两个家伙比他还要年幼,却还是他的长辈,而且还是两位根本不靠谱的长辈。

  元景一脸崩溃,他可是和八娘同龄啊……有没有好心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