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有女其嘉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113 2019.07.25 18:10

  行笄礼当日,渝清早早沐浴梳洗打扮好,然后换上准备好的采衣,将长发散开未挽。

  “小妹可知崔家特意派了大夫人卢氏前来,可见崔家是很看重你与崔二郎的婚事。”溱洧用木梳轻轻梳着渝清垂下的长发,然后涂抹上散发着淡淡幽芳的桂花蜜油,一边说着。

  渝清望着铜镜里面的妙龄少女,恍恍惚惚好像看到了身穿嫁衣的女子缓缓走来,她才扯起一丝浅浅笑意:“都还未过纳征文定,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呢。”顿了顿她又似想起什么回头问溱洧,“嫂嫂,我记得,好像在你和我哥哥还未行大婚礼时,郑家大哥曾来过几趟,哥哥真没有让郑家大哥给你传递什么?”

  没想到渝清会突然说起这个,溱洧羞红了脸:“这可不能说。”

  “那便定是有了。我哥虽是个榆木脑袋,却也懂得一些事情;我也听柴家嫂子说过,她与柴家大哥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亲娶礼之前也是从未见过面的,柴家大哥平时也是安安分分不敢逾矩的一个人,但该有的表示还是有的。”渝清仔细思量着,才想起这个问题。

  虽然说她选择嫁给崔家最主要的就是想要增加筹码,是存了私心的,但她也是绝对真心想要和那个从未见过的崔二郎崔颢做夫妻的。之前传出的什么崔颢待前未婚妻痴心一片,事实上那根本就是个幌子;既然崔家那边主动请了媒妁前来求娶,言语间也是真心实意,可那崔二郎却不知还有些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不过正好崔颢和李渝清都是心思深沉之人,说不定清河崔氏知道后还觉得他们很般配呢。

  溱洧为渝清梳了发,然后挑一根红绸暗纹发带将青丝简单的挽在身后。

  “谢谢嫂嫂。”渝清站起来对溱洧行礼道谢,溱洧含笑,本来为渝清梳头的应该是令月,但令月毕竟是第一次做赞者,她也是放心不下。

  这时令月才进来,对着渝清端详打量了一会才笑道:“许久未见清姐姐这样打扮了。”

  渝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裙,又望向铜镜里映出的人儿:“都已经不年轻了,还作纯真小姑娘的打扮,我还觉得不习惯呢。”

  溱洧掩唇轻笑,小妹这样说,那她这个当嫂嫂的岂不是要自称老身了。

  外面已经开始焚香燃烛,同安长公主唱道:“天地造万物,万物兴恒,以国以家,祖光荣耀。父母传我,人生家国,贵至荣和。夫,人之因幼,少而及往,青年独立继承。此,特予正礼明典。”

  奏乐之声起,是古曲《流水》之调,铮铮之音,淳和淡雅,又清亮绵长。

  过了一会儿执事女官进来引她们出去。令月先走出来,女侍呈上盛着清水的盥给她洗手,然后令月在西阶上入座;渝清从东房出来,向观礼的诸位长辈姊妹郑重的行揖礼,执事姑姑引她到笄者席上跪坐下,令月伸手解开她之前简单挽起的青丝,取了放在一侧的梳子为她梳发。

  端坐在太子建成和太子妃侧边的平阳公主李筠萱洗了手用绸布擦拭干净了水迹,沉缓的走到渝清面前;渝清抬头望见三姑姑时明显微愣了一下,平阳公主面色红润应该是涂了一层淡淡的胭脂,但这样仍然可以透过妆容看到她的脸色是苍白至极的。

  “清儿,姑姑为你行笄礼。”平阳公主见她不动,轻笑着低声说道。

  令月也悄无声息的拉了拉渝清的衣袖提醒她。

  渝清察觉自己一时失态,连忙依礼奉向东端正跪坐着,有司姑姑将罗帕和木制发笄奉给平阳公主,平阳公主吟颂祝辞:“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然后用梳子将渝清的长发盘起来加笄,令月又象征性的为渝清正了发笄。

  初加了发笄后,一众宾客向渝清祝福,渝清含笑一一受下还礼。

  回到东房换上淡青襦裙后,渝清出来向父母正式行拜礼,感念父母养育之恩。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平阳公主吟道,令月为渝清退去发笄,然后平阳公主给渝清簪上钗笄。

  渝清再换了紫罗曲裾深衣出来向正宾平阳公主行礼,以作拜谢师长。

  平阳公主又为她加上繁重的钗冠:“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渝清换上暗红金丝礼衣出来,祭拜先祖。

  执事女官给平阳公主奉上酒,平阳公主接过将醴酒交给渝清:“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渝清将酒洒一些在地上以作祭酒,然后把酒器沾唇轻抿一口,就放置在案上;执事女官又奉上饭,渝清依然是吃一点就放在案几上。

  然后渝清离席向平阳公主恭谨行拜礼,平阳公主取出赐字文书翻开,朗声道:“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女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其嘉子。”渝清接过文书拜道:“其嘉虽不敏,敢不夙夜祗奉。”

  太子妃作为笄者母亲训词:“事亲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顺,恭俭谦仪。古训是式,尔其守之。”渝清对道:“儿虽不敏,敢不祗承。”然后又与众宾客一一作揖拜谢,同安长公主便宣布笄礼成。

  渝清只感觉脑袋一片混沌眼前冒着小星星,果然就像母亲和嫂嫂之前说过的那天,笄礼恐怕真的比大婚还要疲惫,人家成亲还能坐在轿子上休息的呢。

  然后外面圣旨就到了,济济一堂的人感觉有条不紊的出去接旨。

  圣旨的具体意思就是说,孙女长大了,不但懂事乖巧而且端庄雅丽,陛下十分欣慰,特在笄礼上为大郡主上封号“长安”。

  渝清头晕眼花摇摇晃晃的接了旨谢恩,至于封号是什么好像也没听清楚。

  不过听清楚的人也已经在心里盘算起很多问题了,更多的还是在胡乱猜测陛下这到底什么意思。长安本是国之都城,陛下却赐给大郡主这个封号,这意思可是不言而喻了;之前还以为陛下真有让秦王取而代之之心,现在看来太子才是陛下的真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