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令武出生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59 2019.07.17 19:23

  李如沴出嫁那天晚上,从秦王府出来,渝清是跟着平阳公主李筠萱回去的。

  “我已经遣人给嫂嫂传话过去了;月娘许久未见你,你便在姑姑这儿宿一夜吧。”李筠萱一手抚着大肚子,温声说。

  都已经上了三姑姑的马车,难道还能说不吗?

  渝清挨着李筠萱坐下,伸手去抚摸李筠萱的肚子:“三姑姑,小弟弟他可还乖?”

  “小孩子都挺顽劣的,哪能让他乖啊。”李筠萱身上散发着母性柔和的光芒,其实自她怀孕后性情就不太好,倒是难得这样心平气和下来,“你那时还在大嫂腹中,也是闹腾不休的。”

  渝清心下微微颤动,咬着下唇不说话。

  李筠萱却拉过她的手紧紧攥在掌中:“清儿,不要玩火自焚。”

  没想到三姑姑会这样说,渝清愣了愣,才低头轻声说:“三姑姑何出此言,清儿所做,清儿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了什么。二叔叔自认为军功卓越,便可取而代之,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这种事你瞎掺合什么。”李筠萱语气中已有训斥之意,甚是不满。

  “刚才二婶婶也是这样说的,她掺和的也不少呢。”渝清嘀咕。

  “她?她能做什么?”李筠萱不由皱眉,也许没有想到李家的女人无论是女儿还是媳妇全都不是省油的灯,然后正好就做了一家人,“长孙氏她并不像是那样的人。”

  渝清低眉道:“她当然是贤妻良母了,想来就连班氏都不如她贤惠识大体。”

  李筠萱无奈的戳戳她的额头:“看这语气酸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二郎他们夫妇都做的什么事,如沴那小小年纪的,也不怕招人耻笑的。”

  “三姑姑,这萧大人可也是位高权重,深受祖父敬重的臣公呢。”渝清很是不甘心的小声说,“而且别的不说,之前的小定下聘真的是一气呵成,好像还怕那萧家大公子会被人半途抢走了一样,也不想想谁敢跟他秦王府抢女婿?”

  若是往常,李筠萱听见她非议长辈也是要出言打断的,但是这一次李筠萱却是默不作声了,似若有所思。

  若阿娘地下有知,看到如今这情形,恐怕会被气得活过来吧。

  如果阿娘知道她最疼爱的小孙女也卷进这些风风雨雨,恐怕更要被气活了。

  “三姐姐落下的东西,二郎给你送过来。”是秦王世民的声音。

  平阳公主正襟危坐,不动声色。

  渝清从马车里探出一个脑袋:“二叔叔遣下人送来便是了,何需亲自走一趟。”

  “清娘?你怎么……”看到渝清也在马车上,秦王世民明显僵了僵,微眯起眼,“三姐姐呢?”

  “听说今天早上二叔叔摆了好大的阵仗把三姑姑给请过去了,三姑姑可累着了。”渝清撇撇嘴,不甚欢喜的道。

  秦王世民一愣,才对着马车拱拱手:“是二郎莽撞了。”

  李筠萱面无表情,隔着车帘淡淡开口:“无妨。不过你年纪轻轻就当了舅姑(注释1)总应稳重些,莫让亲家姑爷笑话了。”

  “三姐姐教诲,二郎谨记。”秦王世民连忙道。

  见平阳公主确实没有要出来的想法,他才有些不情不愿地把一个用布包起来很厚实的包裹交给渝清。渝清缩回马车里将布包裹递给李筠萱:“三姑姑,是什么东西?”

  李筠萱含笑着摇摇头:“小孩子,不要太好奇。”

  哦~~

  “不过,我也是真的累了;都不是省心的,见着阿娘了也没有办法交代了。”李筠萱揉揉太阳穴,靠在座上很是疲惫劳累的闭上眼睛。

  见如此,渝清乖巧的给三姑姑揉捏肩膀:“三姑姑可怪清儿自作主张了?”

  李筠萱望着渝清,终究是摇头:“清儿,你比月娘更像是我的女儿。”但是她也正是因为深深地明白自己的无奈,所以才要竭力阻拦下一辈的孩子变成像她一样。

  渝清轻轻靠着三姑姑,垂下眼敛:“月娘可比清儿要幸运。”但是清儿并不后悔……

  李筠萱叹息,终究是每个人都是各自的宿命。

  马车停下来了,下车前李筠萱拍拍渝清的手:“你去找月娘,跟她说说话。”

  有一瞬间渝清觉得有些不正常,怎么突然让她去跟令月说话了?平时她们姊妹聚在一起说的话也不少啊。

  于是渝清试探的问起:“三姑姑,是不是,月娘也快要嫁人了?三姑姑已经为月妹妹选好夫婿了吧。”

  “月娘还小,不急。”李筠萱若有深意。

  渝清:“……”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似乎在很早之前三姑姑就已经准备着为月娘找婆家了,比如那位侯远安。

  不过渝清还是乖乖听从三姑姑的话,去后院找令月。

  两个女孩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平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纯聊天。

  令月:“清姐姐,我最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渝清:“你太乌鸦嘴了,就算有不祥的预感也不要说出来。”

  令月:“那我……”

  渝清:“我们乖乖的熄灯睡觉好不好?”

  令月:“原来清姐姐就是特意来跟我睡觉的?”

  渝清:“你想多了,明明是三姑姑说你想我了。”

  令月:“我不承认。”

  红烛灯花成珊瑚,映落的影子特别好看。

  两个小姑娘最后终于达成一致,准备乖乖睡觉,外面就传来了声响。黑夜中两个姑娘面面相觑许久,决定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院子外面乱成一团,说主母羊水破了,要生了。

  “呸呸呸,我的乌鸦嘴。”令月自己呸了好多声;她娘都好没有足月就生了,这可不就是她不祥的预感成真了吗?

  平阳公主府上的灯火照明了整片黑夜,直到第三天破晓时分李筠萱才生下了小儿子柴令武,母子均安。

  曾经的柴令月无比盼望弟弟的到来,但当见到刚出生的弟弟那一刻她却并无半分喜悦之情,只是满满的嫌弃。

  “清姐姐,你家小二说得很对,弟弟就是丑丑的皱巴巴的像红猴子一样的怪物。”

  ————

  注释1:古时盛行表兄妹结婚,经常翁母公婆又为新人舅姑,故对翁母公婆又有舅姑一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