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对弈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206 2019.08.09 18:26

  一场大雨让东宫突然变得热闹起来,碰巧路过于是就进来避雨的,就比如那不知为何夜深了还在御花园瞎溜达结果被大雨困住回不去的秦王妃长孙氏和齐王妃杨氏。

  很神奇的一件事,东宫和秦王府交恶是人尽皆知的事,现在秦王妃还来东宫避雨?难道因为太子和秦王都不在长安就......

  来时长孙氏与杨梦霏二人衣衫都湿了,模样很是狼狈;看见太子妃惊讶的神色,杨梦霏笑意吟吟:“大嫂嫂,外面雨太大我们都回不去了,就过来叨扰大嫂嫂了。”

  太子妃温婉和善的笑着:“两位弟妹衣服都湿了,穿在身上可会着凉的。去换件干衣服吧。”

  “那就谢过大嫂嫂了。”两位王妃谢过。

  不一会儿换了衣服出来,外面的雨势依然未见减弱;太子妃本想着用马车送他们回去的,杨梦霏却咂咂嘴道:“夫君被薛将军拉出宫喝酒了,回去对着一群女人和小孩实在无趣;大嫂嫂不若就留我们一晚吧。”

  太子妃见杨梦霏如此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怎么就感觉齐王夫妇性格竟是如此相似;以前齐王每次来到东宫就赖着不想走,那架势就像恨不得一辈子赖在这里就好了,然后现在齐王妃也渐向着她的夫君看齐。齐王妃表示没办法啊,夫妻一体,耳濡目染得性情也相似了;从前的杨梦霏那么腼腆端庄的一个姑娘,这才嫁进来没几年就性情大变了。

  外面雷声阵阵,倒很像王珪家被天火烧毁的那天晚上。

  前儿荥阳那边稍了一些好茶过来给太子妃,现就拿出来泡了一盏好茶给她们俩喝,但喝着茶这也不免有些索然无味。

  “弟妹可要来对弈一局?”案上摆着棋局,太子妃坐在案边含笑问她们道。

  “大嫂嫂是知道的,我并不擅长博弈。不过,我好像有听说过,二嫂嫂琴棋书画,最擅长的就是棋了。”杨梦霏已经摆出了围观者的最好姿态,就等着围观热闹了。

  太子妃依然是温和的笑着与长孙氏道:“还记得以前在晋阳的时候,二弟妹也是刚成亲不久,夜来寂寞就坐在一起下下棋打发时间。算来,也是许久未与二弟妹对弈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棋子递给长孙氏让她选,如旧时一般,长孙氏选的依然是黑子。

  果然往事是最能牵人心弦的,也许确是想起了在晋阳时曾经的种种,毕竟那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尔虞我诈争斗不休,长孙氏也难得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大嫂棋艺精湛,我不过班门弄斧罢了。旧时与大嫂嫂对弈,每每还得大嫂嫂棋让两子,才堪堪能险胜呢。”

  太子妃噗嗤一笑:“莫不是这么多年你的棋艺还丝毫没有进步?”

  长孙氏略是委屈:“王府人多,却也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对弈之人了。”顿了顿她又轻笑问太子妃,“大嫂嫂可要再让阿妍两子?”

  “无妨。”太子妃微笑着点头应下。

  一旁专注于吃着瓜果的齐王妃杨梦霏已经吃完了两块瓜果,回过头来发现她们竟还没有开始:“大嫂嫂二嫂嫂,你们一聊起以前的事就没完没了了,我这个吃瓜的都已经吃了两块瓜了。”

  太子妃与长孙氏皆是笑而不语。

  好不容易开始对弈,白子黑子步步为局;明明只是一场对弈,旁观者杨梦霏却旁观得无比凶险,还暗捏了一把冷汗。

  棋局如战场,谋略之术,对弈其实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

  长孙氏的棋艺确实很好,也很擅长于设局引人往里钻,然后就被太子妃将计就计给破了局。都说观棋者需静默,但是杨梦霏这个观棋者一急起来就特别喜欢指点棋局,其实她根本什么都不会。

  “君子无以动手动脚,观棋动嘴非君子;没想到这瓜果都还堵不住你的嘴。”太子妃笑她道。

  “什么君子?我是小女子,才不是君子呢。”杨梦霏继续欢喜的吃着瓜,顺便看一波热闹。

  齐王妃可也真的是坦诚......

  两个女人下棋也是慢悠悠的,侍人进来换了三盏烛火,茶水更加淡然无味了。观棋者终于是忍不住了困意,像个孩子似的直接趴在桌边睡着了。太子妃瞧见了,无奈轻笑:“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语气倒像是姐姐对自家妹妹的宠溺,想来平日里太子妃和齐王妃也是经常来往的,毕竟太子和齐王兄弟俩那感情是也真的好得像一个人似的。

  太子妃便唤了侍人来扶着杨梦霏去内室休息,玩笑着说道:“若明日四弟见四弟妹顶着一双黑眼圈回去,可不得上来讨说法呢。”

  “他们夫妇感情可真是令人羡慕。”长孙氏轻捻着一颗冰凉的棋子低声说道,这语气更似有一丝的慕艳。

  “二弟妹贤德,长安城内无人不称颂的,二郎待你也是敬重有加;怎么二弟妹反倒还羡慕起旁人来了。”太子妃眉梢微挑玩味的望向长孙氏。

  长孙氏哑然失笑:“恩爱两不疑和相敬如宾只能选其一的话,敢问大嫂嫂会如何抉择?”

  太子妃好像真的去细细思索了一番,才道:“二弟妹心中不是早有了答案吗?”停顿了一下又问,“听说最近秦王身边又进了新人,还添了新丁......”

  “大嫂嫂,大哥身边侧妃虽少,这些年来孩子却也是一个接一个的呱呱坠地呢。”

  她们这样,倒像是互揭伤疤的行为。

  又下了一子,长孙氏又开口:“大哥可比大嫂年长了十二岁呢。”

  “我第一次见到夫君的时候,他还是我表姐夫呢。”太子妃慢慢的回忆着,慢慢的说,“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姨母家的瑶姐姐成亲,我随兄长去太原;新郎来迎亲了,王家的兄弟们拦在大门,我就守在瑶姐姐的闺房前对新郎官说,表姐夫不给我喜糖我就不让瑶姐姐出门的。”但是没想到后来......她的瑶姐姐红颜薄命,她的表姐夫就变成了她的夫君。

  听着太子妃讲故事,长孙氏时不时瞥几眼棋局上,神态沉思。

  太子妃轻轻落下一子,长孙氏才胸有成竹的落子:“大嫂嫂,承让了。”

  太子妃失笑正欲说什么,外面已有人轻轻敲了敲门就进来,少女端着盈盈笑意莲步轻移:“母亲,二婶婶,已是二更天了,可要歇息了。”

  看见渝清,长孙氏下意识就笑不起来;相比于坐在面前总是笑得温婉人畜无害的大嫂,她更觉得这古灵精怪的大侄女会让她心生惧意。

举报

作者感言

Jan均晓

Jan均晓

莫名觉得李氏儿媳妇们都挺可爱的

2019-08-09 18: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