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阿史那叶可真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78 2019.06.25 18:15

  太子妃进了一趟宫,就带回了一个消息,陛下为太子赐下了两位侧妃。

  罗侧妃闺名荟蔚,乃是幽州守将燕王罗艺之女;而常良媛则是长安守将常何之妹,名唤常婉。常良媛也罢,但罗侧妃这样的出身,便是当亲王正妃都是绰绰有余的,现在成为东宫侧妃在旁人眼中总是有些委屈了罗家姑娘。罗荟蔚也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性情倒是与平阳公主相似。

  太子妃的脸色可不那么好看,毕竟没有女人会喜欢再来几个女人跟自己抢丈夫。但是鉴于女子之德,太子妃还是欣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幸而两位侧妃也都安分守己,倒是相安无事。

  而渝清最在意的问题就是侧娘是可以给她生弟弟妹妹的,而且她的弟弟妹妹们都是像承道、承德他们一样可爱。某一夜渝清梦见一大群可爱软萌的小娃娃围着她软软的喊姐姐,然后她就从梦中笑醒了。

  如渝清所愿,两位侧妃刚入东宫没多久,就一先一后的怀孕了。

  ·

  刚刚出春,承宗接到了来自太原王氏外祖家的书信,王老夫人旧疾复发病重,想再见外孙儿外孙女一面。向父亲禀明之后,承宗和渝清就轻车简从地赶往太原,太子妃也写了一封家书让承宗带给王老夫人。

  王老夫人元氏,是承宗渝清生母王氏之母,与太子妃的生母荥阳郑氏的太夫人是同胞姊妹。

  一路上渝清忧心忡忡,算起来也已经四年没有见过外祖母了,也不知道现在外祖母怎么样。太原的来信只说了王老夫人病重想再见他们,一般都是已经不太好了才会如此。

  摩挲着怀里的书信,渝清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清儿,外祖母一向安康,想来这次也会平安无恙的。”承宗故作镇定的劝妹妹安心,自己心里却无故觉得不安心,而这却是来源于他的小妹渝清。

  到达太原前的最后一夜,终于还是出了问题。

  就比如这个现在站在渝清床前的冷面女子;若非烛光映落那淡淡影子,渝清都要以为她是地狱鬼魅。

  “你是谁?”渝清望着那个女子,不明白她是从哪里进来的,明明门窗都已经锁得严严实实。

  “南宗堂朱雀护法,年馨。”她面无表情道。

  “杨年馨?”不知为何渝清脑海里突然就蹦出这个名字。

  杨年馨,前隋公主,炀帝孙女。她知道这个名字。

  女子冰冷的面容浮上一抹诡异的微笑:“原来你是记得我的,李家姑娘。”

  在杨年馨的眼中,渝清看到了危险与杀气,但是她心里却并没有觉得有多么惊慌恐惧:“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而已。”杨年馨冷笑着,笑意却在那一刻晕开在黑暗中,“好久不见了,渝清妹妹。”

  “你……我们见过……”渝清瓮动着唇,不确定的问。

  “呵呵,看来李筠萱真的……”不知杨年馨要说什么,因为她的后半句话已经被卡在喉咙里了——冰冷的剑刃架在她的脖子上,在黑暗中绽放着银光,而剑的主人正是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杨姑娘,你果然还是来找她了。”

  又一个人?什么情况?许久渝清才看清楚那个男子就是那天晚上突然将他拐走的那个人;这样想来,那晚她迷迷糊糊中听到他与一个杨姑娘对话,那个杨姑娘应该就是杨年馨。

  那么他又到底是谁?

  杨年馨嘲讽的望着渝清,话却是说给那个男人听的:“莫不是这个小姑娘是你的相好?你来演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

  “相好么?可惜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瞧不上我这种不懂礼的粗人。”男人虽是自嘲,但手上的剑可绝对不那么客气,“阿史那可不像杨姑娘一样没有自知之明。”

  这话对杨年馨绝对是辱骂之言,但杨年馨的神色却明显有些松动。

  原来他姓阿史那……阿史那是突厥王室的姓氏,也就是说他是突厥的王室。

  呃,突厥王室跑来中原做什么?

  渝清终于警惕起来了。

  杨年馨闪得很快,不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估计是自我觉得的确不是怪人的对手。

  渝清想的是,虽说这年头怪人不少,但是今年特别多,今天一遇就遇见两只。

  “那个大叔,你到底是谁?”渝清指了指他,表明大叔叫的是他没错。

  “大叔?我才十六岁,没有那么老。”他瞬间炸毛了;不过十六岁的少年都长得如此沧桑,可见大漠的烈日和风沙是真的凶猛。如果不是他自曝年龄,仅从外表说他三十六岁绝对不过分。但是“大叔”的重点转移得很快:“小姑娘,你是不是因为我,嗯,我长得比较沧桑所以你才不愿意跟我回去当我的小媳妇的。”

  渝清对着他的脸比划了一下,才说:“我是害怕有一天会被你们那里的风沙变得跟你一样沧桑。”

  怪人告诉渝清,他叫阿史那叶可真,不过他的亲生母亲是汉女,故还给他起了一个汉人名字,云都。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渝清很不解他的用意。

  “因为不久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阿史那叶可真很笃定。

  渝清表示,那可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每次看到他都没好事发生。

  阿史那叶可真笑起来就像黑夜中狡黠的狐狸,就像在微笑中酝酿着阴谋诡计:“那可不是你说了算。”这时候的渝清不知道阿史那叶可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她就知道了;尽管渝清对于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突厥人很无语。

  等等……她好像忘记问了,上次他塞给她的那个胡桃木雕是从哪来的?

  ·

  杨年馨已经想到阿史那叶可真会找过来了,但没想到他的速度会这么快:“想问什么,就问吧。”

  “李渝清和你有旧仇?”阿史那叶可真问得很直白。

  “不旧,很新。”杨年馨淡淡道,还特意强调一遍,“阿史那王子是不是色中恶魔我不知道,但是李渝清,你最好还是死心,不然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阿史那叶可真玩味十足的笑笑:“不就是硬命克夫吗?不是都已经克死了一个吗?”

  “你……”杨年馨气得要死,她从来没有想到阿史那叶可真竟然是知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